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拐个王爷去种田 > 第134章 谣言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家上房西屋,陈杏儿正在大红的背面上绣花,手中的针线飞快上下穿梭。卢氏、陈桃儿和陈凤芝分别坐在另外两边,也帮忙绣花。

  这个时代女孩子出嫁都要自己缝制嫁妆,谁家姑娘绣活做的好,在夫家是很有面子的。

  “李二狗把六郎给揍了?”陈杏儿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陈桃儿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惊讶,“为啥啊?”

  “谁知道呐。”陈桃儿摇了摇头,“是老张家二丫看着的,那块就离她家门口不远。听说李二狗把六郎揍的跟血葫芦似的,陈果儿还在跟前呐,连劝都没劝一句。”

  谢家窝铺村口有一棵老槐树,树下有一口古井,全村人用水都去那里挑。

  夏天傍晚的时候经常有妇女去那里一边做绣活一边唠家常,眼下虽然是深秋,但庄户人家地里的活计都忙完了,也经常有人去哪里唠嗑。

  陈桃儿也经常去那,听听东家长西家短的很热闹,今天她一去就听到大家伙正热火朝天的说这件事。

  “现在村里都说这事呐,还说果儿和李二狗肯定早就有啥事,要不他能帮着揍六郎?”陈桃儿撇了撇嘴,“李二狗是不咋地,可也看不上果儿啊,谁不知道他心里一直惦记着杏……”

  陈桃儿的话被两声干咳打断了,抬起头就看到陈杏儿刀子一样的眼神,陈桃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李家曾经找媒人来陈家提过两次亲事,都是给陈杏儿提的,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可眼下陈杏儿即将要进王府了,再这么说她当然不乐意了。

  “陈果儿跟李二狗倒也算般配。”陈杏儿嘴角微勾起一丝狞笑,上次十三爷来的时候已经订好了日子,再有半个月她就要嫁进王府了。

  虽然只是妾室,可那是十三爷的小妾,甚至比寻常官宦人家的正妻还要高贵的存在,这个当口绝对不能传出什么闲话来。

  陈果儿是天命之女又怎样?

  名节毁了就是毁了,任何事也无法掩盖的事实,往后别说是高嫁,就算一般的庄户人家都不会要她了。

  一想到陈果儿嫁给鼻涕咧些的李二狗,陈杏儿一直以来积压在心里的一口恶气总算是出来了……

  西厢房东屋,陈志节气哼哼的一进屋就看到六郎背对着门躺在炕上,大步走过去一把拽起六郎,当看到他脸上的淤青,陈志节的气更不打一处来。

  “你个完犊子玩意,昨天问你咋不说呐?走,咱找李二狗去,敢削俺儿子,他小子活腻歪了。”陈志节把六郎从炕上扯下来,叫上一旁的三郎,又让八郎去东厢房叫上陈志孝和二郎,“咱找他去,不削的他娘都认不出他来,俺就跟他老李家姓。”

  白天陈志节串门子的时候,也听到了六郎被李二狗痛揍的事,气的他立马跑了回来。

  “俺不去。”六郎甩开陈志节扯着他的手,又爬回到炕上,拉过被子蒙在脑袋上。

  仇肯定得报,不光是李二狗,还有陈果儿。但这是他自己个的事,他会自己想办法。

  “你个没囊没气的玩意,老子咋养活出你这么个孬种来?”陈志节气的掀开六郎的被子,再次扯起他,“你今天不跟老子去,老子把你皮扒了。”

  陈志节挒着不情愿的六郎下了地,六郎毕竟只有十四岁,挣脱不开之下只得跟着到了门口。八郎把陈志孝和二郎也叫了出来。

  “老三,这,这到底咋回事?”陈志孝一边趿着鞋一边从屋里出来,看到六郎鼻青脸肿的样子也吓了一跳,“六郎这是咋整的?”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赶紧跟俺去老李家。”陈志节拎着铁锹往大门口走,迎面正遇到了回来的陈果儿他们。

  见陈志节他们一窝蜂的涌出来,陈志义也吓一跳,当听明白陈志节要去找李二狗算账的时候,陈志义的脸沉了下来。

  “你先问问为啥打他。”陈志义没好气的瞥了六郎一眼,要不是陈果儿拦着,又没找到机会,他昨天就想教训六郎了。

  “为啥咋地,就能随便打人呐,瞅俺们老陈家没人了咋地?”陈志节一脸忿忿,指着陈志义说道:“别整那用不着的,你就说跟不跟俺去老李家得了。”

  “俺丢不起那人。”陈志义黑着脸,带着陈果儿和七郎走进院子里,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陈志义刚才看着六郎狼狈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心疼,好歹是亲侄子,可一想到他做的那些事,陈志义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嘿,老四你长能耐啦,敢跟你三哥这么说话?”陈志节气愤不已,“六郎不是你侄子咋地,眼瞅着都叫人家骑到脖颈上拉屎了……”

  上房门打开,陈老爷子手里拿着旱烟袋,背着手从屋里出来,扫了一圈院子里的众人重重的咳了两声,“吵吵啥,都进屋来。”

  说着陈老爷子又背手回了上房。

  陈志节等人紧随其后。

  陈果儿和七郎回去了西厢房,陈志义则是也跟着去了上房。

  外间屋,冯氏烧了一锅开水,把鸡放进去褪毛。这是早上被黄皮子咬死的那只鸡,这个时候放不住,秦氏就让冯氏和戚氏把鸡炖了。

  屋里,秦氏带着陈凤芝、陈杏儿包菜包子,陈桃儿和卢氏负责和馅、擀皮。

  炕上两大盆馅,剁碎了的白菜馅里掺杂着少量的肉。

  虽然陈老爷子说要包一兜肉的包子,可秦氏还是往里面放了很多白菜,用她的话讲放点肉借借味就行了。

  陈老爷子坐到炕上,其余人也都各自找了长条凳在地上坐下。

  “说说吧,到底咋回事。”陈老爷子点着了旱烟,连续抽了好几口才说道。

  “……你瞅这脸叫李二狗给削的,赶上唱大戏的了。”陈志节忿忿不平的把听到的事说了一遍,“甭管为啥,他李二狗是啥玩意,老子整死他。”

  陈老爷子斜睨了陈志节一眼,摆了摆手示意他住嘴,又看向六郎。

  “六郎,你说说到底咋回事。”

  六郎从进屋开始就一直低着头,始终一言不发,此刻却突然站起来跑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