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绝世战神 > 第二百五十七章:沈君文死前的警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磨坊酒吧营业了八年,很少有敢在这里捣乱,就是因为他们的幕后老板背景强大,乌华市黑白两道都有结交,但是在东门与西门面前,他连跟个毛线都不是啊!

  而朱红河更膝盖微微颤抖,噗通一声,当场跪下,因为他的罪孽比周总更严重,他经常冒着东门的牌子,在外面狐假虎威,现在陈东亭都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岂有不跪之理。

  “陈老大,我就是喝多了酒在吹牛逼,我根本不认识东门的人啊,陈老大,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啊!”朱红河直接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匍匐着爬向陈东亭。

  他只是过过嘴瘾说弄死人,但是东门那可是真敢杀人啊,虽然朱红河的做法非常丢脸,但是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敢笑话他,这就是乌华四门的能量。

  周总也学起了朱红河,噗通一声跪在了陈东亭与西飞鸿的面前,希望沈七夜能放自己一马。

  身为酒吧老板,他的眼光何其毒辣,沈七夜明显是更高位面的存在啊。

  他想到这种可能后,更是被吓的瑟瑟发抖,脸色铁青,仿佛置身于十二月的西伯利亚,对着沈七夜狂磕头。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有钱,我可以买回自己这一条命。”周总跪地求饶,卑微到了极点。

  西飞鸿一脚将两人踹翻,如果沈七夜要他们死,何须这么麻烦,他与陈东亭两人就可以把整个酒吧干翻。

  “你们求错了人。”西飞鸿冷冷的说道。

  周康与朱红河急忙爬到了郭晓岚的脚下,一边磕头,一边狂求饶。

  “晓岚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让您陪我喝酒,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别杀我啊。”朱红河哭爹喊娘的说道,现在整个红磨坊酒吧被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别说跑了,就自杀都没门。

  朱红河知道今天要是不获得郭晓岚的原谅,他下半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种心理压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

  周总更是后悔到了极点,早知道郭晓岚有这样沈七夜这样的晚辈,他恨不得把她供起来啊。

  “晓岚,我可一直对你不薄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周总咬牙,一把抱住郭晓岚的小腿说道:“你不是一只想要一家自己的酒吧吗,我给你,我现在就叫律师把红磨坊过户给你,求求你放我一马。”

  朱红河瞬间回过神来,然后也说出了愿意赔钱了事,相比于命,钱算的了什么。

  但是,郭晓岚才是全名最懵逼的那个,她前一秒还在想怎么替沈七夜求情,但是下一秒,朱红河跟周总竟然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放他们一马?

  还送酒吧送钱?

  她现在脑子都转不过弯来!

  这时,十几个中年人走到了郭晓岚面前,这些都是刚才被沈七夜点到名的人,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紧跟着酒吧内响起了无数道跪地声,求饶声。

  “晓岚姐,我们错了。”

  郭晓岚猛的回过神来,他们不是像自己低头,而是向沈七夜低头,她突然又哭了,只是这一次是幸福的眼泪。

  “君文,七夜长大了,有本事了,我郭晓岚一个寡妇,何德何能,能做她的长辈…….”

  “君文,你看到了吗?七夜现在有出息了……”

  郭晓岚再一次哭的撕心裂肺,只不过这一次,全酒吧没人再敢嘲笑她,因为这个弱女子的身后,站着了陈东亭与西飞鸿,还有一个神秘的大老,谁敢笑话郭晓岚,那就是跟天过不去了。

  足足哭了半个小时,红磨坊酒吧内的几十个人也听了半个小时,但没有一人敢有意见。

  其实,酒吧老板对郭晓岚一直不错,她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就原谅了他,这也在沈七夜的意料之中。

  直到目送到沈七夜与郭晓岚走远,陈东亭才反应过来。

  “原来,沈先生是帮郭晓岚赢回自尊啊!”陈东亭恍然大悟的说道。

  西飞鸿翻了翻白眼说道:“你才明白?”

  “那郭晓岚跟沈先生算什么关系?”陈东亭更是愣的出神,这并不是一个傻的问题,而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他们都是沈七夜的手下,而郭晓岚跟沈君文曾经又有夫妻之实,现在她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这态度要该有。

  “严格意义上说,郭女士算是沈先生的小妈吧。”

  这时,两人已经离开红磨坊酒吧很远了,郭晓岚低头看着手上的房产转让合同,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因为她的卡里莫名多了很多钱。

  有了这笔钱,她能立马在乌华买一套房子,再也不用挤在破出租房里,一想到这,郭晓岚高兴的无以复加啊。

  “我还可以给你一个选择,完成你最初的梦想。”沈七夜把郭晓岚拉回了现实,正是看到了郭晓岚对父亲的爱意,他决定再送郭晓岚一桩造化。

  而这个梦想,他听郭芙说起过。

  但是这个梦想,久远到郭晓岚都想不起来了,反问道:“什么梦想?”

  “你不是想当歌手,我有个朋友,开了几家娱乐影视公司。”沈七夜淡淡的说道。

  郭晓岚一愣,如果沈七夜之前这么说,她肯定不信,但见识了陈东亭与西飞鸿后,她相信沈七夜真有这样的朋友存在,而不是吹牛。

  “陈老大,跟西老大,也是你朋友?”郭晓岚看着沈七夜好奇的说道。

  “算是吧。”沈七夜说道。

  “但是,我看陈老大,跟西老大,更像……”

  跟班,这两个郭晓岚刚想说出口,却又猛的咽回去,她已经得到了够多了,再问那就是贪婪的表现了。

  郭晓岚立马改口说道:“七夜,你听芙儿说的我想歌手是吧,其实跟了你父亲在一起后,我早就死心了,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沈七夜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郭芙事实的真相?”

  郭晓岚看向沈七夜说道:“你的意思呢?”

  “就按照你们原先的约定,等郭芙考上大学以后吧。”沈七夜面无表情的说道。

  郭晓岚猛然想到一个可能,沈七夜有危险,他怕这种危险会转嫁到郭芙的身上,所以要保持他与郭芙的秘密。

  但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连沈七夜都对付不了事情,她怎么可能帮的上忙。

  她仔细在脑海思索了一下,瞬间想到了沈君文曾经交代过的一件事情。

  “七夜,君文曾经跟我说过,他私底下寻找找过你的亲生父母。”郭晓岚说道。

  沈七夜一惊,这事他从来没听沈君文提起过,父亲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跟自己说呢?

  其实他对身世一直很淡薄,既然家人决定抛弃他,肯定有他们的苦衷,又何必自烦恼。

  “发现什么?”沈七夜说道。

  “没有,你父亲说你就像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正因为如此,君文才觉得这是最大的古怪。”郭晓岚娓娓道来,将她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一个人,哪怕是一条狗,不可能没有一点身世,当年君文在东海市也小有能量,但是他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查不到关于你的任何蛛丝马迹。”

  “所以他怀疑你的身世大有来历。”

  “另外,君文死之前特意交代我,沈家最危险的不是沈长生,是姜萌萌的母亲,沈爱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