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绝世战神 > 第二十二章:告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这一艘比五层楼还高的钢铁巨兽,林初雪震撼了足足有十分钟,才勉强能说话:“沈七夜,他也在上面?”

  坦克点头:“是。”

  “他是怎么做到的?”

  林初雪回头看了一眼,今天三江封道,离江面最近的警戒都有几十米远,连江心公园都被封锁了。

  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而坦克竟然开车进来的。

  林初雪依稀还看到,不少人站在楼顶往这边看。

  坦克说道:“林初雪同志,你可以上去问你老公。”

  对于沈七夜的过去,坦克可不敢多说。

  林初雪点了点头,跟随着坦克的脚步,踏上了这艘钢铁巨兽。

  足足走了十几分钟,林初雪才在船顶见到了沈七夜。

  寸头,戎装,皮靴,沈七夜的身姿如同标枪般挺立,任由江风捶打着他的脸庞。

  虽然沈七夜背对着自己,但林初雪已经能感受他内心中的那一份孤独。

  离家十年,生前不能为父亲养老送终,死后,只能孤身一人来祭奠。

  沈家,林家,唐家,没有一个人来,这可能是身为人子最大的悲痛吧。

  “沈七夜。”

  林初雪走近,轻声喊了一句,她本来是想问沈七夜是怎么做到登船的,但等到他回头,林初雪整个人呆了。

  因为今天的沈七夜是那么的英气勃发,她从未想象过,自己的男人穿上戎装会这么帅。

  而且他的胸前,挂满了勋章,恰好一阵江风吹过沈七夜的胸口,十几枚金属材质的勋章犹如夏日里的铃铛,叮当作响。

  林初雪的美眸微微湿润起来,因为她知道,这些勋章都是沈七夜用命换来的。

  “这些都是你荣立的战功吗?”

  玉手轻轻抚摸过沈七夜的胸口,林初雪整个人颤抖起来。

  但是,沈七夜的笑容却如同骄阳般灿烂:“这些勋章好看吗?”

  “好看。”

  “那我都送你。”

  林初雪捂着嘴,努力不让眼泪当着沈七夜的面前落下,立马跑向了船玄,大口的大口喘气。

  这时,船已经开动了,在他们这艘后面,还有整整十几艘。

  林初雪抬头看着天上的白云,还有几只小鸟在其中穿梭,三年的压抑,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掉下来,奋力大哭。

  “沈君文叔叔,我跟七夜来看你了。”

  林初雪将脑袋挂在船舷外面,对着滔滔江水喊道:“虽然今天只来了我们两个人,但是你别怪七夜,他真的尽力了。”

  “他给每个人都打过电话,但是他们都不来,他们都在找借口,他们是看不起沈七夜,但是沈叔叔,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你儿子身上挂的勋章了吗?”

  “他不是废物,你的儿子是英雄,那些看不起沈七夜的才是废物。”

  “我林初雪嫁了个英雄,沈家的人,你们早晚会后悔的。”

  “沈叔叔,你听见初雪说的话了吗,你别哭,我也不哭。”

  每说一句话,林初雪眼泪大把的掉下来了,活活哭成了泪人。

  这时船队刚好路过了沈氏大厦,沈长生在楼顶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明辉,我好像听到了林初雪的声音?”

  沈明辉一愣:“没有啊,爷爷你从哪听到的?”

  沈长生指着从面前驶过的船队说道:“好像是那。”

  噗嗤一声,沈明辉笑出了声:“爷爷,这怎么可能,今天是演习,林初雪怎么可能有资格登上船?”

  “你是不是因为没有去吊念三叔,所以产生了幻觉。”

  沈明辉还以为沈长生心里过意不去,才会产生幻听。

  “可是,我真的好像听到了林初雪的声音。”

  虽然沈氏大楼离着江面有上千米远,但是沈长生还是坚信听到了林初雪的声音。

  见爷爷坚信,沈明辉干脆拿了一个望远镜给沈长生:“爷爷,要不你自己看看。”

  但等到沈长生拿过望远镜去看时,哪还有沈七夜与林初雪的影子,他们乘坐的船早就驶入了富春江段了。

  与此同时,林初雪的嗓子都已经喊沙哑了。

  “初雪不哭,你忘了今天还有一个重要日子吗?”

  沈七夜轻叹了一声,他知道这三年林初雪嫁入沈家吃了不少苦的,干脆就让她发泄出来。

  “什么?”林初雪抽搐了几下,一脸茫然的看着沈七夜问道。

  三年前,养父病危,沈七夜匆匆回家,那一次他顺便就跟林初雪领证。

  沈七夜笑道:“三年前的今天,我们领了结婚证,所以今天也是我们的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你还记得?”

  林初雪刚缩回去的眼泪,瞬间又掉了出来。

  沈七夜替林初雪轻轻擦去眼泪,一脸温柔的说道:“我当然不会忘,到死都不会忘。”

  “哇,沈七夜,你这个大骗子,我恨你,你说,你今天是不是就专门来骗我眼泪的。”

  说着,林初雪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的捶打沈七夜的胸口,她今天一天流的眼泪,比一辈子都流的都还多。

  这时,躲在甲板尽头的坦克,见到沈七夜,竟然有这么温存的一面,他一个铁塔大汉,也是大哭特哭起来。

  “真他妈的太感人了,毒蛇他们几个要是见到这一幕,肯定也要哭死。”

  坦克一边哭,一边恨老天爷不公:“吗的,我什么时候也能遇见一个像嫂子这样的人啊。”

  沈七夜的穿后面,毒蛇几人却是吵成了一团。

  “毒蛇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怂恿我们几个来东海市找境主,他能这么早退伍吗?”

  “是啊,毒蛇,你要承担大部分的承认。”

  “我要看,毒蛇你直接跳江算了。”

  毒蛇今天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又被几个老兄弟责骂,他顿时气的要死。

  “草,你们几个还有脸怪我。”

  “黑熊,你他妈不也赞成吗?”

  “猴子,坦克是你联系的吧,现在出了事情,你们都怪我,你们还是不是兄弟。”

  “飞鱼,这船是你联系的,你不让退伍,你弄这么大场面干什么。”

  剩余四人,被毒蛇怂的不要不要的,毕竟他们都是沈七夜带大的兵,自然希望沈七夜能永远留在西北。

  但现在看起来是不可能了,他们只能让沈七夜退的风光。

  “行了,境主去意已决,说什么都没用,我去通知放烟花。”说完,黑熊就去传达。

  下一秒,嘭嘭嘭,十几艘船只发出的烟花,顿时响遍了三江两岸,看的围观的群众个个叫好。

  沈七夜眉头一皱,他立马就觉察到,毒蛇等人肯定藏在某艘船上,就在他想发飙时,一道惊叹的声音发出。

  “好漂亮.....”

  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林初雪看着天上的烟花,笑的非常高兴。

  沈七夜的心中一软,看着林初雪脸上的泪痕问道:“初雪,你喜欢看烟花?”

  “嗯嗯,我最喜欢看烟花了。”

  沈七夜走到一边,拨通了毒蛇的电话:“先别否认,我知道你们几个肯定躲在船上。”

  毒蛇等人刚想解释,沈七夜立马打断的说道:“小蛇,小黑,你们几个帮我完成一个心愿好吗?”

  小蛇?

  多少年了,沈七夜一直都是以铁面无私的形象,鞭笞着他。

  男人有泪不轻,只是未到伤心处。

  今天是沈七夜退伍的日子,他们几个人本来情绪就很激动,一听沈七夜有事相求,个个把胸板拍的震天响。

  “有事您吩咐,上刀山下火海,我一定帮您办到。”

  “还有我。”

  “我。”

  黑熊猴子等人争着表现说道。

  看着林初雪高兴的像个孩子,沈七夜咬咬牙,下达了他最后一个指令。

  “我想让三江两岸都有烟花。”

  “拜托你们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