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燧灵记 > 第两千三百五十一章 入套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福王也是悲催得很,每一次出京都会遭遇生死危机。这一次更甚,刚刚登基的明诚帝发出讨伐令号令申国,凡截杀福王有功者,上可封侯拜相,下可荫蔽家人。

  巨大的利益之下,眼见申国内战将起,动了心思的人不在少数。

  幸亏福王今非昔比,他的运气向来也极好。此次他武功已经晋升先天之外,陪同他回京的还有朱启生。朱启生在半路上收到明诚帝登基,要跟福王争抢皇位的消息,除了传令回盛京城请求援军接应之外,当即传信给奎山派掌门。

  奎山派掌门接到传信,半道上跟无极门和明光堂的掌门商议,三人率领三千奔赴霍迪国增援的江湖好手,一路跟明诚帝的军队拼杀,率先向着福王迎去......

  三天后他们日夜兼程,终于跟福王和朱启生汇合,掉头再向着盛京城杀去。

  明诚帝哪里肯让福王回京,他下旨让汪正兴带着汪天行,一边集结明王麾下的伪先天,一边沿路截杀福王。

  与此同时,昔日的勇毅侯,今日的讨伐大元帅孙长青也接到明诚帝的旨意,父子三人带着明诚帝集结的兵马,加速向着盛京城攻去......

  明诚帝还在阜阳城下旨:跟霍迪国的战争即刻停止,安国公息战就地跟霍迪国和谈。

  有意思的是,明诚帝没有派人去霍迪国,去安国公的军中传旨,而是让人在申国国内,一夜之间将他的旨意写成告示,张贴到了府衙的大门口。

  各地的府衙,有及时撕毁明诚帝张贴的告示,大张旗鼓清查明诚帝人马的;有揭走告示半信半疑,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的;还有如获至宝,信以为真当即停止征兵征粮,期望马上停战的......

  申国朝廷的权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申国乱了。

  祁贤期待的申国江湖门派援军中,能暗中培植出五百伪先天的计划,随着福王距离边境渐行渐远,迅速变成了泡影。

  申国内乱起来,卫国的局势也没有比申国更太平。

  就在明诚帝在阜阳城称帝的同一天,卫国南疆空明城,被突然出现的成国公率军占领城中府衙,控制了城外驻军的军中将领。

  面对宁死不降的郡守和军中将领,成国公没有大开杀戒,他让人在府衙中布置灵堂,让麾下的大军从城外一路缟素迎进宣明帝的棺木,对着披麻戴孝扶棺进城的祁王大礼参拜,在府衙中聚众宣告宣明帝驾崩,大肆给宣明帝举丧。

  等郡守和手下的将军们,被人带到宣明帝灵前,成国公当着不肯跪拜哭丧的众人,痛心疾首地跪求祁王下令,打开宣明帝的棺木让郡守验看真假。

  郡守乃是天子门生,不止一次在天京城拜见过宣明帝,等他率领众人,硬着头皮仔细验看过宣明帝的尸体,检查过祁王手中的传国玉玺,听完江源讲述他们如何护着宣明帝逃出皇宫,逃出太后的围追堵截......郡守领头纳头便拜,失声痛哭跪倒在宣明帝的灵前。

  郡守承认了宣明帝的身份,其他人也只能跟着认了。

  不管宣明帝是不是真的,传国玉玺没有假,握有传国玉玺的祁王,直接戳穿了天京城中太后的谎言,比还在路上未能赶回天京城的德王,更有可能是卫国皇位的继承人。

  当着跪满一地的空明城官兵军民,成国公请出传国玉玺,双手捧着站在宣明帝的棺木前,慷慨激昂大声怒斥:

  “太后给皇上下毒,囚禁皇上不成,收买皇家供奉,烧毁皇上寝宫,弑君祸乱朝廷。皇上重伤逃出京城,一路被太后的党羽追杀,救治不及不治身亡。”

  “皇上亲手写下遗诏传位于祁王,令我等助祁王登基,兴兵讨伐太后和德王。”

  “德王乃是飞云门弃徒,乃是太后伪造启成帝遗诏,冒认混淆皇家血脉的傀儡。辛啸天跟太后一党里外勾结,挑起跟霍迪国的战争,借机害死先太子,再借助跟霍迪国开战,大肆屠杀异己......”

  成国公高举玉玺声声血泪,痛斥太后跟丰国公府联手,一起祸乱朝纲祸国殃民,他要让正义的声音从宣明帝的灵前传出去......

  身体孱弱的祁王,只管跪在宣明帝的棺木前,配合着成国公的说辞真心诚意地捶胸磕头,痛哭流涕痛不欲生。

  成国公高举国玺大声疾呼:“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不能放过太后和德王两个窃国贼!三日后,祁王将在空明城登基,号令南方各路兵马,兴兵夺回天京城,告慰先帝在天之灵!”

  成国公目眦欲裂,掷地有声忠心护主。

  巧合的是,源源不断有从南疆各地赶来声援的兵马,一起赶来宣明帝灵位前哭灵......

  三日后,祁王在宣明帝的灵位前登基成为复兴帝。

  新皇登基后第一道诏令:太后弑君夺位,祸乱朝纲罪不可赦,人人得而诛之。国难之际,忠于卫国的臣民,凡杀太后,诛德王,灭丰国公府,有功于朝廷者,按功劳大小一律重赏。

  成国公留下江源护卫复兴帝,率领在南疆集结的三十万兵马,兴兵向着天京城进发,一路攻城略地,誓要替先皇报仇,拨乱反正......

  天京城中的太后收到消息祁王登基的消息也不甘示弱,下懿旨痛陈成国公野心篡位,谋害皇上偷窃国玺,挟持祁王用兵自立,乃是罪恶滔天的反贼。

  太后在懿旨中悬赏,凡能铲除成国公,救回祁王为国立功者,重赏。

  丰国公世子率兵三十万,星夜出京驰往南疆,誓要与叛军决战到底。

  卫国也乱了。

  卫国的江湖人仿佛一瞬间被卷入内乱中,德王回京的路变得凶险万分,层出不穷的明杀暗杀此起彼伏,袭杀德王的和营救德王的江湖门派,在纷争中选择效忠的对象,都想在乱局中获利......

  申国和卫国都卷入了皇位的争抢之中,两国朝廷忙着平息内乱,全然顾不上跟霍迪国开战。高天期望的卫国继续开战分担战场压力,和祁贤寄望的从卫国申国江湖人中,培植一千伪先天都落了空。

  这一千伪先天乃是胜败的关键,祁贤接连传信给高天施压,高天无奈之下,只能同意飞云门也跟天鹰宗一样出一千人。三百人服下仙人丹,七百人服下天人丹,配合天鹰宗和安国公麾下的卫国军队,齐心合力拿下霍迪国。

  风云际会中,极北之地给安馨禀报消息的人,从奚欢变成了高妙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