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堕落吗神明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回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越说越投入,大家听了竟有些伤感,虽然这女子长得奇形怪状,一做表情动作就有些吓人,但还是能从脸上看到少女娇羞。

  吴若走到孟江离身边,拍拍他肩膀,看了看脸色无恙后,轻声道:“好好看看人家。”

  元城站在他边上,说:“这事儿好好处理,人家姑娘对你痴心一片,即使方法不对,你也应该好好表达下。”

  孟江离无奈道:“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在大家的交流沟通下,他郑重道歉,这让神秘女子感动得眼泪哗哗,原本这些都不敢痴心妄想,以前孟江离都不看她一眼,现在她接收到对方诚挚的歉意后,慢慢开口,“那你现在愿不愿意和我成亲,圆我一个梦……”

  “呃……”

  这声停顿很长,大家都为难地看向他,只见孟江离一脸痛苦地看着元城做嘴型,“快救救我啊!”

  元城无奈看向吴若说:“怎么办?”

  “这事是他自己闯出来的,你别看我。”她转过身正好看到向萱忍俊不禁的脸,憋得太厉害一下子哇声大笑,眼泪都流出来,拍着他肩膀说:“恭喜啊!”

  孟江离愤愤退了一步,躲开她的手,“这个时候能不能别说话。”

  “为什么不能说话,人家姑娘等你这么久,你也应该有所行动了吧。这事儿向来是男孩主动的,你丢不丢人。”

  “少说风凉话,现在让我安静会儿。”他躲开大家关切的目光,找了个位置坐下,苦着脸说:“一定得这样吗?”

  神秘女子感受到他的抗拒,心情低落,低声说:“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别当真。这段时间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这话一出口,孟江离自责心就重了。场面也不知如何控制。

  “且慢,先别走!”说这话的正是向萱,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出主意,“反正人家时间不多了,您就圆了这个心愿吧。好歹人家为了你连命都豁出去了。一两句轻飘飘道歉的话有什么用!”

  “臭丫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后面话别说了,我不想听。”他捂上耳朵,对她怒目相向。

  向萱扒拉下他的手,“行了,赶紧给人家一个交代,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做缩头乌龟好不好,趁着今晚大家都在给你热闹热闹!”

  “啊,你这丫头!”他低声说了句,就要去捂住她的嘴,她巧妙躲过去。

  吴若拉住他胳膊,阻止二人的打打闹闹,接着看向一脸哀伤但又带着丝丝期待的神秘女子,说:“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姑娘的名字呢,可否自我介绍下。”

  “叫我小花就好,我还没有名字。”

  “呃……”向萱恰到好处地来了句停顿。

  吴若看了看向萱和刚刚停下来的孟江离,示意二人注意得体。

  女子温柔道:“没事的,我本来就是一株无人知道的小野花,没有名字也是正常的,随意取的一个,笑笑也无妨。”

  “呃……”这次换孟江离了。

  “姑娘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听你刚才所说应该是在遥青山附近修炼吧,来这里恐怕不容易。”她一脸探究望着丑陋的脸,语气温和地说。

  女子叹气一声,“此事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正如我刚才所说,丧命时被陆大高人救了。在遥青山附近修炼。后来陆大高人找到了我,告诉我你在哪里叫我来找。”

  “你是说我叔父叫你来找我?”他满脸的不可置信,语气都变了,“他那么忙,怎么会这么无聊。我不信。”

  对于陆定,在场人除了孟江离,吴若还是了解一点。柳轻轻把一些资料给她看了看,简介上说平凡也平凡,说伟大也伟大。总之是他这把年纪该有的辉煌都有了。

  “你叔父该不会故意整你吧?”向萱问。

  女子摇头道:“陆高人是个好人,他知道我命不久矣,特地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你说什么!”孟江离忽然高声道:“我叔父把你带来的?”

  他腔调一变让女子忽生惧意,带着哭腔说:“是的呀,你别生气。”

  他缓了缓情绪,说:“你别害怕,我只是惊讶。”

  “干嘛这么大声,吓到我们了。”向萱骂道。

  他娓娓道来:“我这叔父绝对不会这么好心带你来见我,肯定有阴谋。”

  “瞎说什么,他都救了人家了,难道就不能带她来见你?”向萱回。

  他顿时垮了一脸,“这么说的话,他一定来这里了。”接着望向女子,“你们来了几天了?他在哪儿?为什么一直没来找我?”

  女子慢悠悠道:“不知道,高人只叫我来找你,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他猛然站起来,抬头四望屋子,半天才回过神来,放心道:“应该不在这儿!”

  “你这是做什么?”元城问。

  他哭丧着脸,说:“你不知道啊大兄弟,叔父虽然让我来人间好好历练,可是他要考察我的啊。没达到他的目标,我会被带回去的啊!你是不知道山上有多无聊!”

  “整天嘻嘻哈哈的,也没看出你身背大任啊,你有什么任务?”元城问。

  就这时,孟江离原本要接嘴回复,空中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悠远而又沉稳,“你的任务就是救回她,阿离。”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家神经紧绷,听到后面二字才放下心来。

  吴若竖起耳朵听了听,看向孟江离,只见他已经没了精神气儿趴在桌上撑着脑袋无力摇头。

  声音继续说:“小小年纪不历练,一天天瞎玩胡闹,能不能长点心干点正事儿!你说说自己下山多久了,本事学了多少?我就给你出难题,你给我好好看看到底怎么做。”

  “叔父……”他嗓音闷闷的,有气无力道:“可是……她要嫁给我的啊!”

  “嗯……这个你就自己处理吧。”

  “叔父?叔父?”他接连叫了两声,确定人确实走了,这才趴在桌上不言不语,有气无力地哀叫。

  女子有些尴尬,犹豫片刻,“要不我走吧?”

  他求之不得,立马抬头就要说话时,吴若和向萱一脸看戏的表情让他有些不痛快,于是立马拉过吴若背过身轻声窃语,“你快给我想想办法,之前我误伤她是我不对,可现在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的一辈子就攥在你手上了!”

  “那你是想她死还是活?”她问到重点,他也愣了一下。

  如果不救,小花肯定没命了。救了的话十有八九就要娶人家了。

  他脸上五官挤成一团,像女孩子撒娇一样恳求道:“救救我喽,想想办法吧,我只能靠你了。”

  “唔……”她也很为难,“这是你自己的事儿……”

  “我帮你照顾了那么久的元城,你是不是应该也帮帮我。”

  她刚想说元城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时,元城就过来了,看着她,试探地问:“要不我们帮帮她?”

  “你要帮谁?她还是我?你只能选一个!”孟江离质问。

  元城一下子无话可说,对吴若说:“还是你来处理吧,打扰了。”

  吴若也没有办法,说:“这事儿你要和人家说清楚,人家姑娘虽然说一厢情愿,可你也得赶紧划清界限,早点让她醒过来吧。至于性命,我……”她迟疑着,此事的确难办。

  “吴若啊……”他还想再恳求一句,向萱大着嗓门,“你不救我来救。”

  他转过身,“你在开什么玩笑,要救别人先把自己的脸弄干净些好么?”

  “死妖怪你在说什么呢?”她说着就要一掌过来,元城帮忙接住一掌,看向他,刚要张嘴,又看向吴若,“还是你来。”

  她抿了抿嘴唇,沉思片刻,终于道:“救吧。”

  神秘女子笑了,孟江离露出复杂的脸色。

  “既然要救,肯定是你来救。”吴若把他拉到女子身边,“现在我要带你们回到你误杀的那一刻,尽力挽回吧。”

  只见周身一股白光出现,脚底下的光亮差点亮瞎了眼,再睁眼时,三人已到了一处树林中,此处正是在遥青山附近。

  “你有这本事儿?”他惊喜道。

  “也就倒回个几年而已,再往前就没法子了。”她看向衣着华丽的小花,“当时案发现场在哪边,带我们过去。”

  小花走在前头,走了一段路后,指着一块空地说:“就是这里。”

  吴若算了算,时间还没到,问了一些细节,她对孟江离说:“你想法子去找附身的凡人,找到当时的小花把一切说清楚。”

  他点点头,立马顺着她指的方向去了。对于这条路他还是有印象的。

  接着吴若对小花说:“我把你单独留下来是有深意的,等会儿你就能看到那时候的孟江离了,你一直无法在他面前现出人形,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说清楚。”

  女子高兴地连忙点头。

  吴若上上下下看了她一眼,“你穿的太招摇了。”

  “可我不会变换。”

  吴若响指一打,她身上变成朴素简单的衣裳。

  “快去吧,趁时空还没交叠错乱时,赶紧把一切都说出来。这是唯一能救你的机会。”

  “好。”女子本身也有些激动,从草丛中窜出来,在阳光底下转了几圈后,满脸惊喜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要是好好修炼,别想东想西,这点小事就都会了。”吴若扬扬下巴,示意前方有人来了。

  前方草叶密集处来了个走路蹦蹦跳跳的年轻人,后背有根拂尘,还有把宝剑,装束也是乱七八糟的。

  想必这就是几年前的孟江离了。

  小花很激动,脸都涨红了,站在原地看看吴若又看看远处的人,一时半会儿不知怎么办。

  “傻啊你,快点上去啊。”

  “可是我……”

  “我什么我啊!”吴若急了,就差出去拉她过去。

  人儿跳着走着终于和她面碰面了,吴若躲在草丛中察言观色,现在的孟江离脾性她是知道的,以前的他给她的感觉有些不同。

  今日过来的孟江离穿着一身浅色灰衣。

  虽然从刚才的走路姿势可以看出今天心情不错。可是一看到小花的出现他脸色就变了。

  抽出宝剑对着她,“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小花一下子慌了。本想高高兴兴的上前和他相认,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种态度。一时半会儿立在原地支支吾吾地涨红了脸。

  “我……我……”

  “你要说什么?”

  “我……是来……”

  说了半天屁都没放一个,吴若听的真想把她舌头捋直。

  “从哪里来的妖怪话都说不清楚,赶紧给我让开,我今天心情好,不然别怪我一剑一个。”他说话十分冷漠,没有现在可爱。

  “我有话要跟你说。”

  “你要说什么?”他的剑依然指着对方没有放下来,警惕的看着她。

  “阿离,我们两个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我认识你。你记不记得曾经给一株野花送过几滴水,你救了我的命。”

  “停停停,你给我打住,什么阿离,谁让你叫我阿离的,我认识你吗?”他说着就要动手收妖,她吓得惊慌失措,语无伦次道:“你别杀我,杀了我会后悔的。”

  这一句话正是激怒了他,“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这个妖怪到底在说些什么,我认识你吗?小妖,赶紧给我让开。我告诉你,最近我刚好要捉妖,你别碰我枪口上啊。”

  “你别杀我。你真的救过我,我对你没有恶意,今天过来只是想向你表达我的心意。”

  也许是第一次被妖怪如此对待。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好的话术,呆呆道:“行了,那我知道了,你走吧。”

  小花看起来有点失望,立在原地半天看着他欲言又止。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你这样对我,是不是因为我长的不好看?”

  空气中有些安静。

  灰衣孟江离沉默片刻,“如果这样说能让你死心,那就是吧。”

  小花这下子是真的伤心了,眼泪夺眶而出,带着哭腔说:“我为了你丢了自己的性命,等你这么多年,结果你因为我长的不好看就这样对我。”

  他听得稀里糊涂。

  吴若越听头越大。

  事情完全偏离发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