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3429章拜山论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男一女,来自犀邝星另外一个剑宗,名为‘赤流剑宗’,在犀邝星一共有五大剑宗,统领星辰五方,东南西北中。

  赤流剑宗正是统领北域的剑道宗门,这两男一女皆为青年人模样,境界也在界王境,神色倨傲,身上自带着一种高人一等的气息。

  没办法,剑心宗在五大剑宗里,只能屈居末尾,而赤流剑宗则排名第三,双方还是有差距的。

  “好多年没来剑心宗了,这些剑术还是如此老套,啧啧,真是没一点进步啊。”

  一名留着长发,腰间胯着一柄佩剑的青年,嘴角弯起一抹上扬的弧度,轻声嘲弄道。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练武场上的弟子,个个境界也不低,自然听得一清二楚,纷纷停下动作,目露寒光盯着他。

  “骆义,我们这次是来给剑心宗送请帖的,不得无礼。”

  三人中,为首一名俊朗青年,身后背着一黑一白两柄飞剑,皱眉提醒道。

  “师兄,我说的只是实话罢了。”

  骆义耸了耸肩膀,一副惫懒之色。

  “青丹师兄,我觉得骆义师兄说的没错,剑心宗已经好几十年没拿到‘剑碑’了,剑术垫底也是事实。”

  唯一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淡淡道。

  女子身材修长,穿着一袭水蓝色长裙,勾勒出水蛇般柔嫩的腰肢,脑后扎着一束马尾,有着一抹流畅的翘起弧度,给人清爽干练的感觉。

  而他们这些对话,落到那剑心宗弟子的耳中,自然让人愤恨,不少弟子双目带着寒意,捏握着拳头。

  “他娘的,赤流剑宗的人也太嚣张了,跑到我们地盘,还大言不惭!”

  “真想上去教训他们一顿。”

  “有什么了不起,我早晚会打败那个青丹,把他踩在脚下。”

  剑心宗的弟子均是忿忿不平,满脸怒意。

  三人一行穿过练武广场,步入大厅,大厅之内吴尘已在等候,端坐在椅子上,三人上前,对吴尘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他是一宗之主,也是一名界皇境的强者!“弟子青丹见过吴尘宗主,特意奉师傅之命,送上请帖,半月后‘剑碑争斗之战’在我赤流剑宗举行。”

  青丹躬身拱手,上前送上一份金箔请帖。

  吴尘手接过请帖,翻看了一眼,随后合上,“嗯,我知道了,半月后,我一定会去赤流剑宗拜访尊师。”

  “哼,每次都最后给我们剑心宗送来请帖。”

  站在卓不凡身后的惜弱,撅着小嘴,嘟囔道。

  刚才卓不凡正在和吴尘宗主商量准备离开,在剑心宗待了一月,暂时收集了一些死渊圣地的信息,也挑选了几个奇闻轶事,准备去探寻一番,没想到赤流宗的弟子就到了。

  卓不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

  “此番前来,除了送请帖,我们也想领教一下剑心宗弟子的剑术,希望宗主不吝赐教!”

  马尾女子凤琪上前一步,拱手躬身道。

  这是来拜山了?

  估计也是想试探一下剑心宗这几年,剑术是否有所精进!吴尘皱了皱眉头,每次这些宗门送来请帖,都会让弟子进行一场切磋,往往很少能胜,大多数是输得局面,让他这个宗主也颇为没有颜面。

  而且赤流剑宗在五大剑门排名第三,估计这次‘剑碑之争’后,很可能排名提升到第二位置。

  “师傅,我愿意领教一下赤流剑宗的剑法?”

  惜弱突然站出来。

  “宗主,我们不辞幸苦赶来,总不能随便找个小丫头打发我们吧?

  难道是怕我们赤流剑宗偷学你们的剑法?”

  骆义轻蔑看了一眼惜弱。

  惜弱只是界侯境巅峰,距离界皇境还有一段距离,实力不够雄浑。

  “你是不是害怕了?”

  惜弱抬起尖尖的下巴,不甘示弱。

  闻言,倒是让青丹、凤琪、骆义三人一怔,凤琪转过头,望向惜弱眼中也划过一抹不屑之色,冷笑道:“既然这位师妹想跟我切磋,我也不能驳了她的面子,不过若是落败受伤,弄得太过狼狈,可不关我的事情。”

  “谁输还不一定,话不要说的太早。”

  惜弱微微一扬脑袋。

  “好,那我就看看师妹,有什么能耐。”

  凤琪冷冷一笑。

  “太上长老,我一定不会给你丢人。”

  惜弱悄悄对卓不凡传音说道。

  卓不凡闻言,哑然一笑,这丫头又不是自己弟子,能让自己丢什么人,不过惜弱这一个月剑技的确精湛了不少,只是元力不够雄浑,但只论剑术,应该能击败凤琪。

  双方要比划剑术,又是两位美女,顿时引起了轰动,很快剑心宗弟子便将大殿门口的广场围得水泄不通。

  “是惜弱师妹,她要和赤流剑宗的人比试么?”

  “惜弱师姐还没跨入界皇境,对方是一名界皇境,摆明欺负人。”

  “看来咱们这次又要丢人了,哎。”

  一群弟弟叽叽喳喳,议论着,而惜弱和凤琪已经走到了广场中心,留出一数百平米的空地,凝结出一方阵法,防止剑气伤害到旁人。

  “???剑术切磋,点到为止!”

  吴尘雄厚沉闷的声音传出。

  “师兄,凤琪师妹想要赢那个小姑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简直没意思。”

  骆义不屑道。

  “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对手。”

  青丹则摇摇头,对师弟的态度,颇为无奈。

  “小姑娘,出剑吧,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如果等下被我打得趴下,千万不要哭鼻子?”

  凤琪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一脸轻视看着惜弱。

  被对手如此藐视,惜弱俏脸涨红,双眸透出冰寒怒意,“废话少说!”

  锵!惜弱拔出腰间一柄佩剑,剑身细长软绵,随着手腕抖动剑身颤动,发出一声清亮的脆鸣,而后倏忽绷直,刺向凤琪面门。

  细长剑身带起一抹飘忽的寒光,速度疾快。

  双方比试,意在比试剑技,并非真正的搏杀,也没动用元力,只是单纯使用肉身力气而已,但剑术中蕴含的奥妙、修行者对道的参悟层次,却丝毫没有改变。

  “有点意思!”

  哗!凤琪抽出长剑随意挽出一个剑花,化作一团剑光,包裹着惜弱刺来的剑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