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2989章白衣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逃逃逃……”“还好,没来追我,我活下来了!”

  神宫一偏僻走廊中,一道黑影快速飞掠着,神念探查四方,发现紫天和卓不凡没有追击过来,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旋即通过神宫出口,出现在神宫之外。

  此人身形微胖,脸上透着心有余悸的惶恐。

  这道身影正是惊恐逃出来的天狼界皇“全部都死了,彭狱界皇不说,本身实力就弱,死有活该。”

  天狼界皇依然惶恐,“可鹿蛰界皇实力本身强硬,在百蛟渊排能排第三,且又融合炎魔的力量,最终还是死在卓不凡的银枪之下。”

  “炎魔族的气息,你是炎魔的人?”

  忽然,一道突兀的声音凭空出现在天狼界皇脑海。

  “谁,是谁?”

  天狼界皇立刻‘查看’四方,却没发现任何人。

  他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投靠鹿蛰界皇就等于投靠了炎魔族,就算卓不凡和紫天不追杀他,等这件事情在妖域传开,他也会受到追杀,甚至连一些大能都会主动出手,活命的机会太渺茫。

  因为炎魔族是整个妖族的敌人。

  只能苟延残喘,谨小慎微才有活命的机会。

  天狼界皇瞪大眼睛,只见眼前空间扭曲,一道白衣身影缓缓出现视线,体态欣长,一袭白袍衬托出其优雅儒生的气质,银色长发垂落腰间,身上并未有那种强者的压迫感,反而如静湖般平静,换句话来说,便是深不可测。

  “你是谁?”

  天狼界皇眼神警惕,戒备之意很深。

  “你是鹿蛰界皇的奴仆?

  鹿蛰界皇在哪里?”

  白衣身影看着天狼界皇,神色平静道。

  天狼界皇虽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但从第六感而言,眼前这个家伙绝对能轻易斩杀他,想到这里,天狼界皇连道:“鹿蛰界皇死在了神宫内……”“死了?

  这个蠢货还动用了‘炎魔令’,连炎魔侯都没能救出来。”

  白衣男子修长的眉毛微微一簇,问道:“是谁杀了他?”

  “影杀王,卓不凡。”

  天狼界皇道。

  说出这句话后,天狼界皇敏锐察觉到后者身上气息波动,不过这种波动瞬息间便收敛,只是白衣男子那薄薄唇角间却扯着一抹略显锋锐的弧度。

  “又是他?

  不过这一次他恐怕没有在龙族的运气了。”

  白衣青年说着,袖袍一挥,一枚乳白光芒掠向天狼界皇。

  天狼界皇没感觉到威胁和敌意,主动伸出手掌将那飞来的白芒抓在手中,垂头一看,是一枚普通的玉牌,上面没有任何纹路,平凡无奇。

  “这枚玉牌可以随时联系我,并且可以遮掩你的气息,除非界主级的强者强行查看你的灵魂,否则不会发现你的身份。”

  白衣男子淡淡道。

  天狼界皇微微一怔,正欲说话,却发现白衣男子已经消失不见。

  “难道,他也是炎魔族的人?”

  天狼界皇捏紧手中的玉牌,微微蹙眉。

  ……浩瀚宇宙,苍生无数计。

  一颗名为‘涟漪星’的星球位于宇宙偏僻一角。

  星主乃是一名界将级的强者。

  一栋酒楼伫立在繁华街道,临近中午时分,酒楼内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座酒楼名叫‘徵君酒楼’,在这座小城极为有名,让它有名的不仅仅是酒楼中菜肴和酒水的美味,更有名的是酒楼的老板娘,乃是一名风华绝代的美女。

  “老板娘……”“秦徵姐……”酒楼的伙计们忙忙碌碌,客人们三五一桌,见到一名身穿青色素裙的女子进来,都连忙朝她招呼。

  女人身材欣长而妙曼,即便可以衣着朴素,也很难掩饰她身上那种冷艳的魅力,三千青丝如垂云落于纤细的柳腰处,垂落于两鬓的头发则以一条红绸束起在脑后。

  秦徵微微与这些和她打招呼的客人点头示意,脚步快速向着酒楼后方走去。

  待她走后,便是有着一些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在酒楼内响起来。

  “传言果然不假,酒楼老板娘果然绝代风华……”“好美,比我们国的芸公主都要漂亮。”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嫁给一个老头子。”

  而随着秦徵脚步渐渐远去,这些嘈杂的声音也逐渐微不可闻,类似的话几乎每天都能在酒楼里听见,她来到酒楼后方的院子里。

  院子面积极为广阔,修建水榭亭楼,回廊曲折,红枫如火。

  在那边红枫之处,修筑鱼塘,一名满头银发的老者盘坐旁边,正手持鱼竿垂钓。

  “夫君。”

  秦徵走近,轻声喊道。

  老者转过头,满脸褶皱的皮肤,老态龙钟,眼神也有些浑浊,见到秦徵走来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看看我钓的鱼,今天收获不错。”

  秦徵看了看鱼篓,吹弹可破的脸颊展露一抹笑容,然后走到老者身边坐下,看着一日一日苍老的丈夫,忽然涌入一股辛辣,让她鼻尖发酸,眼眶盈满泪水。

  “怎么哭了,谁欺负了你?”

  老者笑眯眯说道,但浑浊的眼眸深处却悄然划过一抹凌厉寒芒。

  “没什么。”

  秦徵擦了擦湿润的眼睛,“夫君,你真甘心陪我在这里开一间酒楼,了了残生吗?”

  秦徵看着眼前老态的丈夫,曾经他也是一名天才,身上拥有着耀眼的荣光,如今却变成了这样,她倒不是后悔嫁给后者,只是替他感觉悲伤。

  “自从龙族一役,卓不凡将我重伤后,我的实力境界一直跌落,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至少还能活着。”

  道君自嘲一笑,轻轻搂过妻子的肩膀,让妻子的脸颊贴在肩膀上,“这一切都怪我,我自己和黑暗至尊们勾结,犯了错,你跟着我不后悔吗?”

  “夫君,当年若不是你救了我,秦徵早已死了。”

  秦徵红着眼眶,“你犯了错,我也愿意跟着你,即便你是错的,那我就陪你一起错。”

  道君深吸了一口气,搂住妻子手臂微微收紧,两人望着眼前的鱼塘,满目红枫,恬淡而平静。

  “我活不了多少年了,最后这段日子,我就陪你在这里开酒楼,聊度残生。”

  道君淡淡道。

  待妻子离开后。

  道君站在池塘边缘,负手而立,原本浑浊的双眼此刻却透着一种令人心悸的精芒。

  “秦徵,我这具身体就在陪伴你百年,我的太上忘情诀已经修炼出第二层,早已有了另一具身躯,终有一天,我会让卓不凡和星空联盟陪葬,一雪前耻。”

  道君望着平静的池塘,蠕动嘴唇,微不可闻声音却带着无比冷冽的寒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