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次元世界融合目录 > 第72章 任务...失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月见习暂时退场了,不过应该没有死掉,后面的剧情还有他不少戏份,这次的重伤似乎是月见习自己吃自己,获得了不少能量自救了。

  喰种就是这样生命力顽强的家伙,有了体力和能量支撑就很难被杀死。

  救援了金木研,齐流海返回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金木研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危险,鬼斯也在,齐流海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齐流海从修炼中醒来,看着天色有些阴沉,似乎随时都会下起雨来。

  来到古董咖啡店,发现门依旧没开,有些无聊的齐流海开始在街上闲逛。

  看着已经越来越接近的时间,齐流海想到自己的宠物空间资格任务还剩几个小时就完成了,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不过齐流海没高兴太久,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齐流海撑起早就准备好的伞,继续雨中漫步。

  走过一条步行街,刚刚转过街头,齐流海就看到笛口雏实正在雨中急跑。

  “这个小姑娘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看见笛口雏实一个人,齐流海有些奇怪的上前,准备去看一下情况,但是,齐流海刚刚迈脚。

  “警告:笛口医生已经确认死亡。

  宠物空间资格任务失败,失败无惩罚,本世界不再开启宠物空间资格任务。”

  “什么!!”

  笛口医生死了?!!

  齐流海看着在奔跑中摔倒在地的笛口雏实两眼瞪大愣在原地!

  怎么会死?!

  什么时候出来的?遇到什么人?怎么死的?

  这些问题在这一瞬间都不重要了。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救救爸爸妈妈!”

  笛口雏实在泥水中起身,泪水混杂着雨水,在街道上大声呼救。

  但是周围的人全都远远避开,没有一个人上前哪怕是扶一下...

  “......”

  齐流海的眼神变得有些冰冷,一眼不发走到笛口雏实面前,将伞倾斜,为笛口雏实遮挡雨水,然后...

  “你父母在哪?我去救他们。”

  “!!!”

  笛口雏实见过齐流海,在咖啡厅,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是此刻的齐流海却给了无助的雏实满满的依靠感。

  就像是一个人即将落入万丈深渊,这个时候上面即使伸下来的是一根稻草,也会给这个人无限生存的希望。

  “大哥哥!请你救救我的爸爸妈妈!!”

  雏实一把抱住齐流海的胳膊,声音和身体都在颤抖。

  “嗯,雏实乖,有我在。”

  齐流海松开雨伞,一把将雏实抱起,然后在笛口雏实的指引下,快速前往笛口医生被杀现场!

  ......

  ......

  “怎么会这样...雏实...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雨中的寂静过道,笛口凉子,也就是雏实的母亲正坐在地上,旁边就是已经失去气息的笛口医生。

  笛口凉子不擅长战斗,连自己捕猎的记录都没有,她的血肉来源都是从丈夫那里得来的病人血液。

  虽然拥有潜力不错的赫子形态,但是战斗经验和本身力量都太弱,刚刚的战斗一点都帮不上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被杀害,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雏实先跑,自己留下了拖住眼前的白鸽。

  真户吴绪看着笛口凉子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一旁的亚门钢太郎眼神有些不忍。

  “桀桀桀!前几天让你给跑了,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了,而且还拖家带口~桀桀桀,不好意思,我忘记你已经听不见了,这位夫人,实在是抱歉,连你丈夫留遗言的机会都没有给~”

  真户吴绪睁着一大一小的眼睛瞪着笛口凉子,手中拿着一把太刀型昆克。

  “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笛口凉子已经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丈夫身死,她也不想跑了。

  “哈哈哈!好下场?什么才是好下场!我的下场就不劳烦你费心了,一个杂鱼喰种,你放心吧,我很快就送你和你丈夫见面!对了!桀桀桀!还有那个小姑娘!”

  真户吴绪并没有想过要放掉逃跑的笛口雏实,他对喰种的恨,让他完全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女子或者孩子。

  “呀!!”

  但听见真户吴绪还将自己的女儿定为目标,笛口凉子瞬间发动了最后的攻击!

  四片蝴蝶翅膀一样的赫子刺向真户吴绪,这是甲赫,而且是不善攻击的那种!

  “嘻嘻哈!”

  真户吴绪大笑着躲掉攻击,手中太刀昆克一挥便将笛口凉子的翅膀斩碎!然后欺身而上!在笛口凉子愤怒的表情当中!

  “唰!”

  一刀划过笛口凉子的身体!

  “不要啊!!”

  笛口凉子缓缓倒下,倒在了自己丈夫的身边,在她意识涣散之际,似乎听到了女儿的哭喊。

  “嗯?回来了?桀桀桀!这下倒不用我再去找了!”

  真户吴绪扭头看向路口,原本已经跑掉的笛口雏实又回到了这里。

  “混蛋!”

  齐流海看了一眼倒在一起的笛口夫妇,脚下一动瞬间来到真户吴绪的面前!一只脚毫不犹豫的踹向真户吴绪!

  “铛!”

  齐流海的一脚踢在了真户吴绪横起来的太刀上面,太刀直接断裂!真户吴绪整个人飞了出去!

  “真户先生!”

  亚门钢太郎大喊一声,手中握着长柄棒槌盯着齐流海,大喊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着喰种!!”

  亚门钢太郎还记得齐流海,几天前曾经擦肩而过,但没想到几天后又遇到了。

  “......”

  齐流海没有理会亚门钢太郎的叫喊,放下怀着的笛口雏实,看着雏实满脸泪水的扑到父母身上,齐流海心里有些不好受。

  “啊...真是倒霉啊,没想到我的昆克几天内被破坏了两件...”

  真户吴绪从远处地上爬起,手中太刀只剩半截,嘴角流血,显然刚刚那一脚已经让他受了伤。

  “妈妈!爸爸!你们睁开眼睛啊!我是雏实啊!”

  雏实扑在父母身上哭喊,齐流海走到雏实身边,伸手握住笛口凉子的手腕,发现竟然还有一点微弱的脉搏!

  “还有救!雏实,把这个豆子给你母亲吃下,应该能救过来!”

  齐流海取出一颗仙豆,心中略有一丝不确定的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