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混吗混呗 > 第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三章

  林溯听过叶宵挨骂,坦白说,刺耳。

  他从小学习拔尖的,从来没被老师说过哪怕一句重话。他很难想象,如果自己是叶宵,被骂成这样,会不会想要找个缝钻进去,永远永远都不要再爬出来。

  但叶宵肯定不是。

  他非但不是,说的话能把石棋气上大半天,林溯这么一想,又觉得石棋怎么骂他都正常了,他要是叶宵的老师,可能会给气出心梗。

  “姜醒悦,那我先走了,我们改天见。”

  林溯跟她挥了挥手。

  没想到姜醒悦跟上来了:“走呗,一起。我去学校附近逛逛,那边有共享单车。”

  林溯求之不得呢,答应了:“好啊,你走路里边儿,小心别让车蹭着了。”

  姜醒悦头也不回地走了。

  花椒勉强搭着叶宵的肩,深沉地叹了口气:“宵哥,你没体会过我们凡人的心情吧?”

  “今天你也体会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宵扭头笑了笑:“滚。”

  花椒爆笑,完全没有被死亡阴影笼罩的自觉,笑得三条街外的鸡都要追他。

  “哥!”花椒的身影消失在公交车之前,他扒着窗户冲叶宵大叫道:“球赛和车赛,你参不参加都行,一定要来啊,我们会血洗三刀他们的!!你得看着!”

  叶宵冲他挥了挥手,又说了一遍:“滚吧。”

  他沿着街,漫无目的的往回走的时候,有点儿感慨。

  以前总觉得,再听到跟那些生活有关的词,可能血液都会沸腾叫嚣,不想在方寸之间一直守着待着。

  现在却有点,远超意料之外的平静。

  好像也就那样了。

  叶宵现在更纠结一点的事儿,竟然是……

  他都说他背完单词了,背完了诶,别说一周了,半周都没有,她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学习标兵变种了吗?为什么不兴奋,不找他问清楚怎么那么快背好,还跟着那个,叫什么来着,林……暂且叫他阿狗吧,他的头发微微卷曲,有点像许美来家邻居养的那只贵宾。

  跟着阿狗走了。

  嗬,真是好样的。

  叶宵不自觉地冷笑了声。

  以后有机会,必须给她点教训看看,再给点苦头吃。

  人就是不能惯!

  * 

  叶宵和姜醒悦双双在家窝了六天。

  叶宵在家吃薯片,看泰剧,做木雕。

  姜醒悦在家做卷子,打游戏,打拳。

  六天以后,姜醒悦接到信息,从书桌前蹦了起来,拎起外套冲出家门,直冲淖西区的花园酒吧。

  匆匆下楼梯拐进去,她一眼就看到,程瑞和花椒正坐在卡座里,□□味十足的盯着对方。

  程瑞是她今天拜托来帮忙的,花椒是几天前她拜托的,都是帮忙的人,姜醒悦没兴趣看他俩打架,上去一巴掌把他俩隔开了。

  “小姜!!”

  “姜妹!”

  两个人都是惊喜好像乡亲见红军一样。

  姜醒悦没空废话,直入主题地问道:“人呢?”

  她几天前给了花椒个号码,是从叶宵手机上弄到的,给他发了短信的陌生号。她让花椒帮忙查一下目前手机号的主人,但是要瞒着叶宵。

  花椒自豪地挪开身位,挑眉:“这儿呢!”

  姜醒悦定睛一看,是个很普通的男人,一米七上下,身形偏瘦,颧骨高耸,眼窝深陷,但整体就是非常平凡,扔到人堆都找不到的人。此时他被花椒和程瑞一左一右夹着,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这人满眼都是担忧惊恐。

  姜醒悦拖了个椅子,坐到他跟前:“先生我问完你事儿,你就可以走了,让朋友以这种方式把你请来,不好意思了。”

  姜醒悦坐下的那一刻,手已经自然地回到了原位,但那个人能感觉到,他的外套兜里鼓了点儿。

  知道自己没危险,还有钱拿,这人立刻直起身来,边拿唾沫点着红钞,抖抖索索地边说:“你说!”

  姜醒悦把手机拿出来,给他看了个相册。

  “你139开头,8614结尾的号,是不是私底下卖给了谁,或者说,他买了你这条号的短信?”

  对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那你看看,是哪一个?”

  对方傻眼了:“我……我没见过他啊,买家是通过app跟我联系的,我们互加了微信号,但他微信好像也没有照片。”

  姜醒悦皱了皱眉:“我能看看那个微信号吗?”

  果不其然是个小号。

  这怎么说呢……也能猜到吧。

  姜醒悦微信号的信息全都复制下来,最短的一句语音也录了下来。

  “好的,谢谢啦。”姜醒悦拍了拍他肩:“辛苦!”

  她态度和煦地把人送走了。

  转身拎着书包也要走人,花椒僵硬地抬起头:“这就要走了?完了吗?”

  姜醒悦点点头:“完了,我回学校啦,拜拜,程子周末约,别放我鸽子了!”

  等姜醒悦彻底离开花园酒吧,花椒才点了支烟,缓解了下焦虑:“她这,一直是这样子吗?”

  程瑞显得淡定多了:“你指的什么?”

  花椒:“……”

  还能指什么,穿着校服,眼不眨气不喘地熟练走流程,别的不说,就姜醒悦往那人兜里塞钱,那动作悄么声息,没个几百遍熟练练习是不可能的。

  程瑞无语,一脸’这也值得大惊小怪’的翻个白眼:“这算个屁,她脑子超级好用,就你这智商,可能被她卖了还在帮忙数钱。 ”

  花椒心有余悸:“幸好她不喜欢我宵哥!”

  程瑞哼了声:“你的什么哥,还配的上我阿姜?你们曙江的,自己自产自销就行了啊,别祸水东流了!”

  花椒:“呸!我还说你们西埔建设的比我们曙江还烂呢,路是人走的吗啊你看看……”

  他们废话的间隙,姜醒悦已经回到余中,敲开了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门。

  “原老师,我想跟你说点事。”

  老原有点吃惊,但还是让她进去,把门锁紧,给她倒了杯水:“小姜,这几天还好吧?很快了啊,在五班同学的帮助下……”

  姜醒悦道:“这事儿就是五班人干的。”

  姜醒悦:“我尽量简单点跟您说吧,这条短信是延时发送,具体到达时间,是十二点二十六分,这时候距离下课交卷,还有……十四分钟。但是编辑时间肯定更早,现在的问题是,谁有时间能在你出的题,目前网上没有任何重合题目的情况下,把答案编辑一半发给他?除了五班当时做卷子的,我想没了吧?您是允许我们小考上厕所的,在十二点半前,我没记错的话,有至少六个人出去上过厕所。四男两女,是谁先不讨论。”姜醒悦把自己手机推过去,不紧不慢道:“这个手机号的主人,承认自己收了一百二十块,答应帮人发短信,到137开头,也就是叶宵那个手机上。”

  姜醒悦:“这个人用了小号跟帮忙的联系,非常谨慎。但是到目前为止,是不是至少能确定,叶宵的手机短信,不是他自己寻求场外帮助的,是这个理吗?”

  叶宵平时在学校里很少玩手机,如果有一条未读消息的话,滑开立时就是那条信息了。

  原主任凝视着她,神色很复杂:“继续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你的猜测是谁。”

  姜醒悦:“不是猜测。我确定,是林溯。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我真的不知道。”

  原主任:“你怎么……”

  姜醒悦:“我跟他吃饭的时候,本来是想问他能不能扫码领个优惠券,他当时大号领过了,干脆就用小号登录了。”  

  姜醒悦:“我看见了,微信号是whlhiev……”

  原主任:“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能背出来,吕老师说你记忆力很优秀。”

  他忽然话锋一转:“但你为什么要去查这个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姜醒悦正襟危坐:“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原主任被她逗笑了:“得了吧,你说实话,我给你平时分加0.5!”

  姜醒悦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唇,端起水杯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抹完嘴后才沉了口气:“我觉得叶宵有点委屈。”

  姜醒悦:“我知道他很想退学,但我总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他想走那是他的选择,他作弊被退学,那是另一回事。”

  姜醒悦:“如果是我,我不想受这样的委屈。”

  她的手掌并在一起,放在膝盖上,声音很轻:“所以他也不行。”

  所以他也不行。

  原主任听完,笑着摇了摇头:“你们真是,真当来拍电视剧呢,做个调查,多好的事儿,还非得分开来做。”

  姜醒悦懵了,满头的问号:????

  原主任拿起桌子上的手机贴在耳边:“喂,许女士,您听到了吗?”

  姜醒悦瞪圆眼睛:!!!!

  原主任:“是是是,您来敲打我们是对的,但是孩子们速度比我们快多了,小叶这自己都能解决了,校长那边到时候一定会给您个满意的答复,如果您还执意想换班的话——”

  那边不知道谁在说话,原主任笑的八颗牙都开了:“哈哈哈哈哈,孩子自己不肯离开五班,那要不就听他的吧?我们答应承诺的道歉一定会有的,林溯家长我们也通知了,最晚明天你们就可以会面,但是孩子们就让他们继续上课吧?哦,林同学我会重新考虑给他安排班级,对对对。”

  挂断通话,姜醒悦僵硬地指了指他手机,干脆直呼他绰号:“老原头儿,你什么意思?”

  原主任笑得贼兮兮的:“叶同学比你快一步哦,他们现在都在校长室。是叶宵姑姑说,不相信你还会来,跟叶宵打了个赌。”

  本来许美来听说了叶宵被污蔑,直接杀来学校,从教导主任办公室一路骂到校长室,踩着八寸高跟鞋说,叶宵,绝、对、不、会!今天他要是真作弊,我从五楼立刻跳下去!

  结果还没等多久,叶宵自己把林溯揪过去了,跟许美来在校长室门口撞了个正着。

  原主任感慨道:“他们那边在协商了,至于到底什么原因,你可能得自己去问问了!就是你刚好过来,我就开着手机了,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你跟叶宵还挺默契,他跟石棋打赌,说自己期中考试能到前五名,让石棋给你道歉!”

  姜醒悦一肚子的怒火被堵了回去,愣住了:“什么?”

  原主任叹了口气:“是不是有个周一,升旗仪式你们俩悄悄说了句话,你被石老师拉到办公室批评了?”

  姜醒悦想起来了,草莓牛奶糖那次。

  原主任:“他对这事很不满意啊,说你不该受这个委屈。”

  姜醒悦心里五味杂陈,实在待不下去了,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消化下这莫名其妙的一切——她还以为自己是唯一在做这事儿的人。

  简直,丢大人了。

  姜醒悦抓起手机,低低道了句原老师再见,埋着头就往门外冲。

  人也不看路,刚一开门,就跟别人撞了个满怀。

  哦,准确地说,是怼到对方胸膛里了。

  “对不起对不起!”

  姜醒悦忙道歉,谁知道一抬头,对上张标致漂亮的俊脸,对方正勾着点唇角,好整以暇地垂眸望着她。

  少年的声音有点懒散又磁性十足。

  “姜醒悦,中午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