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对象难搞 > 【十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距离发布会只有三周。

  彭希也经历过设计师临时变卦,或者灵感一现的时刻,最可怕的一次是一位设计师在后台可能越看他衣服越不顺眼,拿起剪刀就在他身上刷刷开始剪裁。

  彭希看着那剪刀的银光闪动,心也跟着颤抖。

  简凝显然这次也不知道是出于灵感一现还是心血来潮,但足够证明他的举动基本奠定了所有人加班半个月的现实。

  此刻,所有的设计手稿被一字排开在黑板上,粉笔记号笔荧光笔把剩余部分占据得满满当当。

  许柯来回穿梭在各个人台间,根据简凝的手绘制作图进行剪裁和修改。

  但凡一件样衣做出,彭希就需要立刻上身,先给版师确认上身的整体合身程度,再要给设计师确认整体造型后,在工作室内临时搭建的无影白棚中,许柯还要兼职摄影分正反左右拍摄一组四张到六张的定妆造型,之后把定妆造型发回公司,方便样衣部门确认之后的流程,包括衣服和妆造。

  这个过程枯燥乏味,要不是彭希和许柯还能笑嘻嘻插科打诨两句,彭希面对进入工作状态后一语不发的简凝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简凝和许柯像两台高强度永动机,永远没有累的时候似的,在连续高强度工作十二个小时后,彭希完全想不起自己干了点什么,加上感冒还没有完全好,整个人却已经累得站不直了。

  然而那俩怪物脸上真是丝毫看不出疲惫来。

  “左肩点高了。”简凝用手指着,拿定位笔点上,“这里的抽褶做歪了,拆了重新裁,歪了一点都影响效果。”

  “嗯。”许柯应了一声,“还有吗。”

  简凝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圈,落到了彭希的脸上,彭希被他盯得莫名一紧张,困意都一激灵得没了。

  “衣领。”简凝盯着他看了两眼,又把目光收回,“衣领可以再加一层花边细节。”

  “会繁琐吗?”许柯说。

  “试试再说。”简凝看了眼表,“十二多个小时了,休息会吧,起来再做第三批。”

  “行吧。”许柯说,“我先把定妆照导出来,发给样衣部门对比工艺,小希辛苦啦!看你都打哈欠了。”

  “没事啦。”彭希摇摇头,“你们才辛苦了。”

  连续的工作后,三人终于迎来了一些休息时间。

  彭希去洗了个澡出来,才发现弟弟又给自己打了个电话,但按照他只打了一个并没有多打的习惯来看,应该没什么急事。

  彭希想起自己已经有了一笔定金解了燃眉之急,足够还完弟弟部分的欠款,自己也能过得富裕一些,心里的石头就放下去了大半。

  简凝这家公司规模不大,但真是财大气粗啊……起码没见过哪家公司给薪酬的时候还先付一大笔定金的,就不怕自己卷钱跑路吗?

  彭希洗完澡,觉得自己身上舒服了一些的时候,困意又渐渐淡去了。

  已经第二日的凌晨三点,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结束,他在房里睡不着,又开门回到了走廊上。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通向后方的大露台,彭希洗完澡,头发还有点微湿,想去那边透口气。露台的门大开着,夏夜的风很凉爽,彭希觉得胸口那些瘀积几日的不爽和疲惫,都好似在这一刻安静的夏夜风中一扫而空了。

  他走进了大露台刚要靠近栏杆时候,才发现露台另一侧的阴影里还站着个人。

  “……!”彭希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下。

  阴影中一点星火明灭,旁边的人显然也看见了他,他抬手按亮了露台上一个小壁灯,彭希才看清昏暗光线里的人是穿着睡袍,头发披散垂落着的简凝。

  “……简先生。”彭希没想到还有和他一样失眠的人,“还不休息啊……?”

  简凝前倾身体,双臂趴着放松地靠在栏杆上,手指尖夹着一根黑色金尾的烟,他半眯着眼看了眼彭希后,又转头看向了花园:“你不也没睡。”

  彭希还是第一次看简凝抽烟。

  他手指纤细又长夹着黑色的眼,抽烟的姿势也喜欢微挑着下巴,看起来随意漫不经心的,浑身都在放松,和平时的样子又很不同。

  简凝看他盯着自己看不说话,手夹着烟撑头看他:“看我干什么?”

  “第一次知道你还抽烟……”彭希咳嗽了一声。

  “因为有点累。”简凝说着,对他翻出烟盒,“要么?”

  “不了不了。”彭希摆摆手,“我不会……”

  简凝也没有别的姿势,直接把烟盒合上收了起来,彭希借着昏暗的壁灯和月光,忽然看见他在对着花园笑。

  “简先生,你在笑什么?”彭希忍不住开口问。

  “小孩。”简凝对着他评价。

  “……我二十二岁了,不是小孩!”彭希不满道,“所以为了健康!简先生也应该少抽一点。”

  话虽然这么说,但鲜少看见简凝笑得轻松开朗,彭希盯着他脸看,挪开眼一会就是浪费。月色下的简凝总让他感觉,他从一个近似透明的人慢慢构筑出了血肉。

  是因为烟吗,还是因为月色。

  这种沉默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散,但谁都不觉得尴尬,反而有种温和的默契。彭希放下困意之后,又莫名希望他和简凝一起站在露台上的夜能长一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简凝明明凶又阴晴不定,但站在他旁边的时候,他会觉得开心。

  直到这种沉默被几声激烈的狗叫打破。

  半夜三四点,花园里传来了莫名的狗叫。彭希就着路灯的光看了一会,什么也看不到,简凝显然也被这狗叫破坏了兴致,趴在栏杆上向下看去。

  “简先生,不好意思!”花园下方有人喊道,“有只狗闯入花园来了!我现在把它赶出去。”

  简凝把烟灭了,对着下方道:“哪儿来的狗?”

  “是隔壁那户的,他们昨天搬走了,把狗留下了。”

  简凝沉默了一下,说道:“先别赶,等我一下。”

  他看了眼彭希:“去看看。”

  “啊?哦……”彭希马上跟了上去。

  楼下的人应该是平时帮简凝打理花园的中年园丁,一副在睡梦中被惊醒的样子,手中还拎着个扫把,他引着简凝和彭希走到后门口,花园的地方趴着一只正吐着舌头喘气的阿拉斯加。

  “隔壁家前几天搬走啦,把狗留下了。就是那只总被他们虐待的狗,你看,现在身上还有伤呢。”园丁说。

  彭希就着手电筒的光看,那狗身上确实有几处脱毛和伤口,看起来蔫蔫怪可怜的。

  “我看它被扔了,就喂了两天骨头吃。晚上不小心让它闯进院子里来了……吵醒您了吧,不好意思。”

  简凝摇摇头,又问:“是隔壁不要的吗?”

  “是啊。”园丁说,“喜欢又不喜欢,成天打骂,我看它也怪可怜的……”

  彭希走过去蹲下来,狗盯着他看,然后把头伸过来,一副求爱抚的姿势。彭希小时候家里养过狗,他也喜欢大型犬,忍不住上手摸了两把它的头:“它叫什么名字呀?”

  “名字倒是不知道。”园丁照着光,“我都喊它灰灰,你看,灰不溜秋的是不是?”

  彭希又撸了两把,摸得阿拉斯加舒服乖顺地在他身上滚了两下,还试图要舔他,彭希摸着它后背,它已经翻过来肚皮向上了,彭希感叹道:“它好容易相信人啊……为什么要抛弃它?这么傻一狗,出去除了卖萌还有别的生存能力么。”

  “我明天联系联系周围朋友,看看有没有想要领养的。”园丁说,“我一会把它赶出去……”

  “不用了。”简凝抱着手臂在旁边开口道,“先养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太太今天咕咕咕了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岁月静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