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春去几度念亦深江亦琛顾念 > 第1228章 别去见他,不然我剁他的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说:“你扒我衣服做什么?”

  秦可遇忍住了打他的冲动,说:“我让你自己洗,你动都不动,你浑身酒气臭死了。要不是看到上次你救我的份上,我可不兴伺候你。”

  景少承点点头:“嗯!”

  秦可遇把他扒了,瞄了眼,身材是真的好,八块腹肌清晰可见,这还不是健身房撸铁练出来,他果然是行走的荷尔蒙让人生出原始的欲来。

  等手到皮带处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儿,给自己做了些心理建设说没事的,他不行。

  她又把他裤子扒了,景少承哼了一声。

  景少承是真的醉了,没有任何意识,秦可遇将花洒递到他手上,让他自己冲,他直接照着自己脸上冲了。

  秦可遇颇为无奈。

  她深呼吸,给他调整了个方向。

  景少承闭着眼睛,热水冲在身上很舒服,干脆睡了过去。

  秦可遇瞄了眼关键部位,看着没什么毛病,但是怎么就不行了呢?

  她好奇。

  就拿手戳了戳。

  没什么反应。

  再戳一戳。

  还是没反应。

  她放心了,恶作剧一般又弹了几下,她唇角勾着笑意,结果手腕被抓住了。

  男人黑眸睁开来:“好玩吗?”

  带着酒气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

  清醒了吗?

  还是?

  她想抽出手,结果被他摁住了动弹不得。

  秦可遇:“……”

  她起身,结果脚底一滑,这会儿直接摔在他身上,手直接摁了下去。

  景少承痛得闷哼一声,他直接搂着秦可遇,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景少承,你放开我。”秦可遇觉得异常难受。

  她的手冰凉,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的热。

  “你不是想试试吗?”

  秦可遇脸蛋充血。

  不过很快,嚣张的男人,就没了声息。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他浑身乏力无法充血,还是说真的真的,就不行了……

  反正他雄赳赳气昂昂的风采没了,很快就耷拉了下来。

  秦可遇:“……”

  她拿起毛巾一把扔到他的脸上:“神气什么?”

  ————

  景少承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他完全记不得昨天发生了什么,意识模糊半醉半醒,也不知道有没有吐。

  等到起身的时候他看到秦可遇不知道在厨房忙些什么,有东西掉在了地上,她弯腰去捡。

  妖娆优美的曲线直接刺激到他的感官。

  这女人?

  他妈的又不穿裤子。

  秦可遇不知道他已经起来了,捡起东西起身的时候,有一道气息在身后萦绕,她眉头一皱,转身,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秦可遇,你大早上,为什么不穿裤子?”

  “裤子被你弄湿了,昨晚。”

  这话,说着怎么不太对劲。

  大早上,的确容易冲动。

  当他凑上来的时候,秦可遇睁大眼睛:“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一直想试试吗?”

  “你……你你……”她大脑一片空白:“不是不行吗?”

  景少承懒得多话,直接摁着她的肩膀,说:“你试试。”

  秦可遇被困在小小的一方之间,忽然生出了些慌乱。

  他低头,直接咬住她的嘴唇:“你昨晚,玩得挺开心?”

  秦可遇:“……”

  不过景少承最终还是没有直接碰她,他说:“家里没T,等会我去买,晚上你来我这。”

  秦可遇:“你想得美。”

  “嗯?”他掐着她的下巴说:“我就说你穿上裤子不认人。”他呼出的气息让她的脸瞬间有些红了。

  已经很多年,秦可遇没有和男性这么亲密过了。

  她装的

  她一点都不大胆。

  “那我去你那?”

  秦可遇别过脸去。

  “不说话,答应了。”他扬眉一笑:“害羞啦?”

  “我没时间。”

  秦可遇说。

  “没时间?你要和那个男人约会?”

  “和他吃饭?”

  景少承贴近她:“我陪你吃不是一样的?”

  秦可遇咬唇推开他:“你怎么这么有自信呢?”

  “那你今天别想离开这!”

  秦可遇皱眉:“你有什么问题吗?”她被他禁锢在这里也难受:“我和人吃饭也碍着你的事情了吗?你自己说的话这么快就忘了?”

  “我说什么了?”

  “那天,在景家,爸和你说的话?”

  那天景爸语重心长地和景少承说,让可遇找个好人家嫁了,景少承说好。

  景少承想起来了。

  “我现在找到了一个还不错的人,准备结婚的。”秦可遇说。

  “那不行。”景少承拒绝:“我这关过不了。”他顿了顿说:“我那天答应了,是没办法,你不知道我爸的脾气,他要是郑重和你说件事,你反对,他会直接上手抽你的,所以我只能先答应。”

  “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哄。”

  “我没有。”景少承很耿直:“我之前想的是你找个人嫁了,我祝福你,现在不这么想了。”

  秦可遇闭着眼睛笑了声。

  “可遇,之前的事我对不起你,那天我也想了很多,以后别人的事我都不管了,我就管你,好不好?”

  “我不要你管!”

  “你别口是心非。”

  “我没有。”

  秦可遇又好气又好笑。

  景少承模样看起来还有些委屈:“那这事先放一边。”他说:“今晚不许和别的男人吃饭,和我吃饭。”

  “我要是不答应呢!”

  秦可遇的身子随即凌空。

  “别去见他,不然我剁他的手。”

  秦可遇:“……”

  她知道叶震两只手的小拇指都被人剁了,一个是景少承干的,另一个是叶家人做的,她急忙勾住他的脖子:“你威胁我?”

  “没有。”景少承诚恳道:“我威胁他。”

  倒也没什么毛病。

  只是这男人平日里低眉顺目,甚至有些木讷,剁起人的手却丝毫不心软。

  “放我下来?”

  “你答应没?”

  “我要吃海鲜饭!”

  “我给你做!”

  “准备三人份的。带小曜一起。”

  “好!”

  “景少承?”

  “怎么了?”

  “你别以为做一顿饭我就乐意搭理你。”

  “好,那我多做几顿。”

  秦可遇无语,拿起拳头锤他:“你蠢死了。”

  “我知道。”景少老实巴交地说:“所以你以后心里怎么想的,都直接和我说好不好,我没有那么聪明能猜准,但是你有什么要求说出来,我一定会满足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