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如果宠妾想逃跑(主角:叶荣昌)(作者:斐妩) > 第 7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黛犯了一个错。

  这个错既不是逃跑,也不是逃跑失败。

  她错就错在,她不该撒谎。

  如今家主大发慈悲地信了她前半句话, 却要她解释一下后半句话, 这简直还不如一开始就不信。

  她再想蒙混过关,可他叶清隽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么?

  云黛捏着自己的小手指, 一脸愁容。

  “我觉着,做人有些野心也没甚不好的。”

  叶清隽坐在椅上,眼眸含若有似无的笑意, 唇角却压平了, 叫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云黛心里怕得要死, 战战兢兢好半晌,见他这话仿佛有松动的意思,便鼓着怂胆低声问道:“您能原谅我这一回吗?”

  叶清隽笑:“我旁的妾侍能歌善舞, 德才兼备, 你除了吃闲饭, 还会作甚?”

  她什么也不会,空口一句就想叫他原谅了她?

  云黛羞赧地红了红脸,嗫嚅了片刻,更是答不上来。

  在叶清隽看来, 小姑娘不仅蠢,无知, 阅历浅薄, 目光短浅,无德无才, 贪食,贪睡……总之有一堆他都懒得点数的缺点。

  但她也不是没有优点, 她如今年岁不大,皮相莹嫩,朱唇杏目,面若梨花,却是个美人胚子,日后长开来了,姿容相貌必然不亚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

  这样的女子留着日后用作送礼或是做个细作却是再合适不过。

  然而当初这个念头在他脑中也仅仅是晃过一瞬的功夫,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真叫她去了,别人府上有几头小乳猪够她吃……就不说她那脑子了,他唯恐她去了之后把人家家主气得吐血身亡。

  旁的不说,有这将她培训成个细作的功夫,他早就将人家一窝端了。

  也亏得他这脾性是磨耐过的,这才容得下她,不然面对她左一句“不行”右一句“不中用”,他怕是早就气得把她调养成个禁脔玩弄去了。

  仔细想想,她如今能面不改色地当着他的面撒谎,也算是个有勇气的人。

  叶清隽搁下了茶盏,食指轻扣桌面,随即叫了青翡。

  云黛见他脸色变了又变,却不知道他究竟是想了什么,心里愈发没底了。

  青翡进屋来了,叶清隽那冷淡的目光又重新落在了云黛的身上。

  云黛愈发感到如芒在背。

  叶清隽顿了半晌,却启唇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儿来。

  “打。”

  云黛满脸的惊惶,求饶的话也不敢再说,看着青翡两手空空,疑心是打得啪啪作响的耳刮子,还是乱拳一顿捶身上。

  可不管是哪个她都怕疼得要紧。

  青翡走来她面前,跟前的影子像个怪物一般将弱小的云黛整个吞没了。

  云黛小脸苍白,浑身发软,更想着自己今日还有没有命活着回去了。

  青翡见她一副摇摇欲坠要昏倒的模样,心里暗骂她蠢。

  要昏还不快点昏过去,昏过去了她也不用卷起袖子暴打美人了。

  可是云黛不该坚强的时候,却坚强地挺住了。

  她愣是没昏过去——

  青翡叹了口气,变戏法似的从袖口里抽出了一把戒尺。

  “请姨娘伸出手来。”青翡公事公办的口吻。

  云黛怯怯地把手伸出去,青翡便在她还没准备好的时候重重落下了第一下。

  “呜……”

  小姑娘蓦地缩了回去。

  “躲一下,就多打一下。”

  叶清隽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捏着茶盖,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却又料到了一般,淡声加了一句。

  等这十一下都打完了之后,青翡收起戒尺退出了房间去。

  云黛却捧着挨打的手满脸的泪珠子,哭成了个小泪包了。

  “我打心底便觉得做人有些野心没甚不好。”

  叶清隽面容沉静,对她可怜的模样视而不见,仍是毫无情绪的口吻:“可这不代表一个没有脑子的蠢货有资格去做些出格的事情。”

  “日后你若再犯,我绝不会轻饶。”

  他可以容许一个聪明人私底下做许多的小动作,哪怕是逃离叶府,只要对方够聪明,他都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对方离开。

  可她蠢得连谎话都不会说,逃跑连个细软都不收拾,身上的衣裳头上的头饰无一不再说明她的身份,她却连伪装都不会。

  他原也不乐意管她的死活,可她进了门做了他的妾侍,他却免不得负有调、教她的责任。

  云黛哭得一抽一抽的,掌心红通通火辣辣的,青翡是个有功夫的人,当着叶清隽的面打自然不会手下留情,每一下都用足了七、八成的力度去打,这十一下也不比寻常人打个一百下要轻。

  往日里家主或喜或气,或笑或冷,都不曾为难过小姑娘。

  可这回他显然是有些怒了。

  仅仅是有些,却也一样叫云黛吃不消了。

  翠翠迎回了云黛之后,见她躲进寝屋里便再也没有出来。

  晚上丫鬟们不知是得了谁的吩咐,送了好生丰富的菜肴,翠翠哄着云黛去吃,云黛也不曾出屋一步。

  她躲在帐子里杏目濛濛,泪珠盈睫,酸涨的脑子里全是家主那句口吻冰冷的“没脑子的蠢货”。

  她晓得她脑子不灵光……

  同村里秀才哥哥学习的时候,秀才哥哥也说她是个没有天赋的。

  婶婶和堂姐总安抚她傻人有傻福,村里的奶奶也总昧着良心夸云黛能认得几个字,日后定然有状元之才。

  云黛一面羞赧,一面惭愧,可在村里却不用想太多的烦恼。

  像是山间的傻兔子,没有人告诉她什么是蠢,什么是没脑子,它整日里傻乎乎地吃着青草一样能高高兴兴地养一窝小兔子。

  当天夜里,翠翠见她睡着时候蜷在锦被底下,偶尔还会抽泣一两声,也是有些心疼。

  姨娘是个老实本分的乡下人,没有学问没有心机,傻乎乎的却很知足,只是她却不适合叶府,也不该卷进家主的那些事情里面。

  翠翠叹了口气,收拾了一顿困得也去睡了。

  只是等到第二日,翠翠却发觉云黛身上烫人,忙催人告知了叶管事,没多久叶管事便派了个大夫来。

  大夫开了药,叮嘱了几句便又离开了。

  那苦涩的汤药熬好端来,云黛却是一口都不肯喝。

  睡梦里难得冒出了一股执拗,嘴巴也跟蚌壳一样闭得严严实实。

  云黛想念婶婶,也想念杏村,一直都想。

  在外面只有她一个人,她却什么都不懂,一不小心做了什么,会惹来异样的目光,一不小心吃多了东西,也会叫人私下嘲笑。

  没有人喜欢她,他们要么用怜悯的目光看待着她,要么满心冰冷嘲讽打心底瞧不起她。

  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穿着陌生的衣服,做着陌生的事情,孤立无援到了极致。

  意识沉浮间,云黛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有个柔软温柔的手抱着她轻抚着她。

  对方温柔耐心得哄慰着她,在劝她喝药。

  “乖乖,把药喝了,睡一觉就全好了。”

  那个女子温柔得很,声音也似春水般绵柔。

  岂料她才含了一口,就被这汤苦得不行。

  “你做什么?”

  身后蓦地传来个声音。

  云黛下意识扭头,便睁着双杏眼,脸鼓得像青蛙似的,含了满满一口的汤。

  她原本就是打算要一口吞的,如今真真是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叶清隽唇伸出两根手指来,朝她脸颊轻轻一捏。

  云黛含在嘴里的汤喷了出去,他的袖子顿时接了大半。

  云黛仰着脑袋看着他,他亦是低头望着她。

  他勾起唇角,随即另一只手拿过桌上那只碗狠狠地朝墙上掼去。

  那声音在夜里头刺耳至极,不仅云黛吓了一跳,外头的丫鬟也吓了一跳,忙推门进屋来。

  待她们瞧见家主一手捏着姨娘的脸,另一只手却满是褐色汤水的时候,脸色愈发惶恐。

  家主爱洁得很,该不会是这姨娘弄脏了他的衣服,他要捏死她吧?

  叶清隽见人进屋来了,便目光冷冷地扫过她们,问道:“青翡呢?”

  丫鬟立马去将青翡请来,片刻青翡过来,便瞧见屋里的狼藉。

  叶清隽松开了云黛,指了指地上的汤渍对青翡道:“把地上给我舔干净。”

  青翡脸色一僵,“你说什么?”

  叶清隽朝她露出抹笑,青翡转身要跑,外头却有两个穿着深青色衣袍的男子忽然出现,将她架了回来。

  青翡没想到叶清隽早有防备,气得几乎要炸毛。

  “你想干嘛?”

  叶清隽语气慢悠悠反问她道:“你想干嘛?”

  青翡磨了磨牙,看了眼云黛犹豫道:“你……你不喜欢大屁股喜欢这种身材干瘪的丫头,什么时候才能生出孩子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