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如果宠妾想逃跑(主角:叶荣昌) > 第 4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这话真真是莫名其妙。

  倘若当初不是他救了她, 她又怎么可能进得来这叶府。

  “我当时落了水,可不是您把我捞上来的?”云黛疑惑得很。

  叶清隽道:“我当日划了小船去垂钓, 虽凑巧碰见了你落水,可我并没有打算救你。”

  他这话更是令云黛愕然。

  “总不会是我自个儿蹦到您船上去的吧?”云黛小声嘀咕道。

  当日村里那么多人眼睛看见的, 又怎么会轻易出错。

  叶清隽扯了扯唇角道:“他们可曾告诉过你, 我的头发都是干的,我没有下水, 又怎么救你?”

  云黛见他语气那般认真, 愈发信了几分。

  “那我是如何被救上来的?”

  叶清隽道:“自然是你自己抱着鱼竿死活不肯松手, 这才爬上了我的船。”

  云黛的表情逐渐变得茫然。

  “不过即便如此,我倒也勉强算是救过你的。”叶清隽道:“你上了船后没了意识倒在我的船上,可你喝了一肚子的水,若不是我踩了你两脚叫你把水吐了出来, 兴许你未必能活过来。”

  “说到底,我与你并没有任何肌肤之亲,只是在你身上盖了件衣服替你遮羞, 偏那些村民要我为你负责, 我这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他一面说着, 一面却又露出了感慨的神情对她道:“你可知我府中的美人无一不学识渊博,长袖善舞,你如今也算是令我破了例了。”

  云黛的表情愈发讪讪, 竟对他无言以对。

  他的意思她是很明白了,他这是嫌弃她, 他可从没有娶过一个这么没有出息的小妾。

  云黛觉得脸热,想为自己挽回几分面子,又道:“我自然也有我擅长的地方,只是你这府里与我那乡下家里实在不同,我也施展不开……”

  叶清隽问道:“你擅长什么?”

  “我比较擅长照顾小动物。”云黛心虚道。

  叶清隽挑起眉,盯着她看,似在等她下文。

  云黛被她盯得不好意思了,这才用更小的声音道:“就是……早上喂喂鸡,喂喂猪,有时也会喂喂鹅……”

  叶清隽微微颔首,与她说道;“如此也是巧了,我也正是擅长喂猪。”

  云黛没曾想他不仅没有嘲笑自己,竟还能与自己寻到相同之处,顿时羞赧道:“府上的猪在哪里?”

  她没事儿的时候兴许也能帮忙喂喂呢。

  叶清隽摸了摸她脑袋没有说话,心道他不正在和猪讲话呢么。

  隔日一早,丫鬟们都放轻了手脚,收拾好东西回家去探亲。

  云黛睡得酣熟,是被人硬推醒来的。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乍然瞧见了叶清隽那张脸,心里头竟还有几分阴影。

  昨儿后半夜,她几乎都梦见自己在抄书。

  书上的字儿密密麻麻,云黛抄完了一个又一个,却还有成百上千个在等着她,叫她恨不得回到答应叶清隽抄书之前,选择让他打自己一顿。

  云黛紧张地爬起来,道:“您起了吗,要不要我给您打水洗脸?”

  叶清隽却问她:“你不是一直想回家看看的么?”

  云黛愣愣地点了点头。

  即便这里锦衣玉食,高枕无忧,她也早就想回家去看望婶婶和堂姐了。

  叶清隽对她道:“你去吧,我让青翡送你去。”

  他说完这话便转头走了。

  云黛一头雾水的,想到他方才的表情,心里又觉怪怪的。

  待她收拾好了,青翡便领着她坐上了马车。

  云黛坐在里头抚着滑软的坐垫,心想家里人看到了自己指不定怎么惊喜。

  青翡看着她的举动若有所思,问道:“姨娘平日里在乡下都做些什么?”

  云黛道:“也就养养鸡喂喂猪这些杂事。”

  青翡却惊愕道:“原来姨娘家里这么有钱,竟还养得起猪?”

  她这惊愕着实真情实感了些,令云黛愈发不好意思,“也就两头猪而已,村上的王婶子家才有钱,每年都卖了不少驴子呢。”

  云黛想到叶清隽一早不太一样的地方,便问道:“家主今日怎这般好心,竟主动叫我回家去瞧瞧?”

  青翡想了想,道:“兴许因为今日是他生辰吧。”

  云黛顿时恍然。

  因为今日是家主的生辰,所以他才大发善心给了云黛一个回家看看的机会。

  云黛忽然觉着家主也并非是那般不近人情的人。

  青翡见她误解了什么,更没有吱声。

  去路愈发颠簸,云黛朝着窗外看去,便瞧见了四周愈发熟悉的场景,心里也隐隐有些高兴起来。

  车夫在她的指引下停在了她家门口,云黛下了马车,便往自家院子走去,只是门上上了锁,家里竟好似没有人在。

  云黛瞧见窗子还敞着,便往屋里瞧了一眼,这一瞧,整个人彻底就傻眼了。

  屋里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四面墙壁,还有些蜘蛛网丝。

  隔壁屋出来个妇人,往这里瞧了一眼,揉了眼睛甚是迟疑道:“哟,这不是云黛吗?”

  “你家婶婶和堂姐去了江南老家,竟也没有告诉你一声?”

  云黛的表情愈发惊讶。

  待那妇人絮絮叨叨与云黛交代了一通,云黛才失魂落魄地坐上了马车,让马夫打道回府。

  回途中,云黛颦着细眉,一双眸子也凝着水雾,却一声不吭。

  青翡怀疑道:“你婶子同你感情当真有那么好?”

  云黛没甚力气地点了点头,道:“婶婶待我不好,怎么会把我养这么大。”

  青翡没有反驳,心里却道,感情好,能离开了杏村竟和云黛连个通知都没有?

  “她们把家里的桌子都送给乡亲烧柴火,想来是不打算回来了。”云黛声音里仍有一丝不易察觉地受伤。

  她说罢又抬起黑眸,又怀着几分期待问道;“若是我日后想去江南看望她们一眼,你说家主能同意吗?”

  青翡毫不客气地打击道:“此去路长,谁知道你去了之后还回不回来了,放你去了,不等于叶府白养你一场,你还是莫要多想了。”

  云黛心思逐渐灰暗,想着婶婶和堂姐昔日待自己的好,心里却愈发不能理解了。

  回了府里,云黛便一副沮丧模样。

  叶清隽见她回去一趟反而更是郁闷,待知晓了内情后反而隐隐觉得好笑。

  “如此说来,叫你回家去看看反而成我的不是了。”

  云黛自然不是那般不知感恩的人,忙与他道:“您待我很好了,要是我一直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到最后也只会更加难过。”

  她想起些什么便与他道:“您今晚上怎么不吃东西?”

  叶清隽垂眸道:“自然是不饿,你若是饿了就自己去厨房里找些吃的。”

  云黛见他今日也是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便起身独自出了屋去。

  天黑下来,屋里头隔了外面微弱的光,便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叶清隽兀自点了盏灯放在手旁,只有极小的一团光打在他下颌处,却映衬得他脸愈发阴郁。

  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云黛端着一碗面食走来他面前,放下碗后似烫手般捏了捏耳垂,小脸亦是红扑扑的。

  “今晚上外面是极安静的,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云黛小声对他抱怨道。

  叶清隽挑起唇角,眸里也是一片阴影。

  “这是什么?”他垂眸打量那碗糊糊的东西问她。

  云黛略有些羞赧,低声道:“我……我第一次给其他人下面,你不要嫌弃才好。”

  她抬起杏眸,目光澄澈:“不管您过不过生辰,生辰这日一定要吃碗寿面才好。”

  她想谢他,便特意献了这个殷勤,也是打心底希望他好。

  对面的人似怔住了般,看着她复又重复了一遍。

  “寿面?”

  他的表情像是染上了一层阴霾,瞧着竟比平时还要陌生。

  云黛读不懂他的目光,仍旧低声道:“人家都说吃了会增添寿数和福气,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但总是有很多很好的寓意。”

  “您要尝一尝吗?”

  她的口吻隐隐透出期待。

  直到她看着叶清隽对她缓缓露出了抹笑来。

  他的手指碰到了那碗云黛亲手做的面,而后……蓦地掀翻。

  云黛微微一窒,神情也凝住了。

  那碗面闷闷地趴了一地,碗也砰地一声倒扣在了一旁。

  她原就微不足道的心愿顷刻间化作了一摊狼藉。

  他望着她的目光似浸过了冰川深处的寒气一般。

  他的表情也如目光一般阴鸷。

  云黛脸上迟缓的表情终于变成了无措。

  他这是……不喜欢么……

  她吓傻了,却下意识地想伸手去将地上的东西收拾了。

  叶清隽瞧见她的举动,扯了扯唇角,笑得满脸戾气:“你伸手过来试试。”

  云黛的动作顿时僵住。

  他看着她一字一句说:“滚回稚水苑去——”

  云黛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忍着泪意,缩回了自己的手,转身便往外跑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