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是病娇兄长的良药(重生) > 10、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太太没事作什么看一个丫鬟。

  若禾偷偷摸了下自己的脸,难道是刚刚吃东西的时候饭渣粘到脸上了?摸了半天,啥都没有。

  许是看出她是个新来的,由此才多注意一些。正梳理情绪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宴席的一片和睦。

  痛苦的声音传到耳膜中,宋梁成放下了手上的筷子。

  众人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若禾看到坐在对面的宋建邺痛苦的弯下腰去,锤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位置前剩着吃了一半的鱼肉,她想都没想便冲过去,慌乱的丫鬟们不知所措,若禾端起一杯茶水喂到孩子嘴边。

  扶起宋建邺,一杯茶水入喉,若禾悉心的在他胸前按压抚顺,小鱼刺就这样被冲下去了。一场小的骚乱还没发生,就被若禾给解决了。

  看着长孙的脸色逐渐变好,众人也安下心来,坐在儿子身边的孙氏直率地夸奖道:“多亏你机灵,回头我赏你些银两。”

  “奴婢不敢,这是奴婢该做的。”若禾恭敬地跪到地上,“奴婢不求赏赐,只求长孙平安健康。”

  这样一个懂事乖巧又能干的丫鬟,帮宋梁成在众人心里加了一些好印象。

  宋烟忍不住呛声道:“方才建邺他咳嗽的厉害,怎的你一杯茶水下去就没事儿了?”

  “长孙是被鱼刺卡住了,鱼刺细小,许是一开始没有咽下去,后来又顺着别的食物下去卡住了喉咙,奴婢跟在三郎君身边也学过处理方法,长孙也是有福气的,若是碰上了大一些的鱼刺,就得请大夫来看了。”

  若禾回话有礼又滴水不漏,在座的主子们都觉得这小丫鬟很是讨喜,老太太更是看着他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众人其乐融融,一边哄着宋建邺吃东西的时候小心慢些,一边笑谈三郎君身边有一个机灵的丫鬟。

  只有宋梁成笑不出声来,他自然知道她是在说谎,她跟在自己身边什么时候学过这些东西,不过是说这话来在宋家人面前为他博得好感。机灵可爱的同时也显露出了她的小心机,看着人畜无害,原来也是个有脑子的。

  丫头的一片心意,他自然领情。

  只可惜……

  一双微扬的凤眼暗了下去,宋梁成端坐在原位,看着对面受众人宠爱的宋家长孙,垂下眼睫,不动声色地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嘴中。

  若是把那孩子掐死多好。

  ——

  晚宴过后,宋梁成回了庭霜院,他不喜与宋家人有过多的交流,谈多了总是会触及自己儿时的苦楚,自找罪受。

  若禾只是跟在他的身边,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做丫鬟也挺好的。

  她可以为宋梁成鞍前马后,叫那些背地里想要使阴招子害他的人都滚的远远的。身为下人,平日里不引人注意,也更容易与其他院里的下人打交道,做事更方便些。

  回去的路上,宋梁成并没有对宴席上发生的事夸奖她,若禾也不希望他夸奖自己。

  眼下没有证据,也可能是她多想,但这意外或许不是意外。宋梁成在前世的时候确实对宋建邺动过手,间接导致了孩子落水溺死,但那是半年后才会发生的事,何况眼下的路并不是原封不变的照着原先的模样发展,或许这议事宋梁成改变了想法呢。

  又或许,只是让那孩子换个死法。

  戏文中的反派总有几个谄媚黑心的狗腿子,若禾倒是苦笑着接受了这样的身份,现在想起来,反派做事也是有自己道理的,就像宋梁成,再坏也没有到滥杀无辜的地步。

  在心里理清自己的定位,若禾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就在储物间的旁边,对面是陆昭的房间。

  回到卞京的第一个夜晚,星辰漫天,仰起头就能看到檐上无尽的天空。

  若禾安然入睡。

  第二天,太阳刚刚冒头,庭霜院里就热闹起来,若禾起床换了衣服去看,竟是来了新的丫鬟。

  目光掠过去,若禾眼中多了一丝喜悦。

  府里的管家领着四个丫鬟过来,平时负责打扫庭霜院,也照顾宋梁成的起居。亏得一行人来得早,宋梁成还没吃早饭,再晚一些,人就到军营里去了,不到晚饭时间是不会回来的。

  将四个丫鬟一一过目,宋梁成点了点头,收下了她们。

  正巧这时若禾也过来了,宋梁成便将这些人都留给她管着,物尽其用,指着若禾告知她们。

  “若禾是这院子里的大丫鬟,平日里有什么事儿先跟她说,少来问我。”

  “是。”

  管家走后,陆昭从厨房那儿端来了早饭,宋梁成用早饭的空档,若禾带着四个丫鬟下去,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

  四个女子看着都乖巧老实,年龄都是十五六岁,眼睛里也都是干净的。若禾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一个微胖的丫鬟身上,轻咳了两声,微笑着问:“你叫什么名字?”

  “回姐姐,我叫小七。”

  是了,她就是小七,对自己最忠诚的丫鬟,也是个爱玩的小傻妞。

  将其余的挨个问话后,若禾为她们分了房间,将小七安排与她一间房,前世的主仆,这次共处一室,也好培养感情。

  从前宋梁成在府里没有地位,院子里的丫鬟也很少,后来一年才回来那么几天,便没了丫鬟伺候,管家只在快要入冬的时候派人来收拾院子。眼下这四个是第一次来到庭霜院,听久了关于三郎君的传言,难免会怕。

  “三郎君不喜欢人给他惹麻烦,你们出了院子做事一定要干净利落,不要丢了三郎君的脸。”若禾兢兢业业地指导这些丫鬟,尽管自己也是新手,但也不想让她们因为一时失误被宋梁成给“处理”了。

  “姐姐伺候三郎君多少时日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三郎君如此信赖一个丫鬟,从前他院子里都是不用丫鬟的。”

  说话的是青青,府里有名的话事精,喜欢打听事,从前是在净檀院里做事的。

  知道青青的出身,若禾提防着她的话,厉色道:“来了庭霜院便好好做你的事,瞎打听什么,小心被郎君知道了,赏你一顿板子。”

  几句话便打压了青青,叫她不敢再乱打听。

  三个丫鬟都知道青青是净檀院出来的人,是主母赏赐给宋梁成的,就算是来到了庭霜院,背后依旧有主母撑腰,总是会硬气些。若禾在她们面前训斥青青,一来是让她不要在庭霜院找麻烦,二来也是杀鸡儆猴,在丫鬟们中树立权威。

  她可是能够帮宋梁成出谋划策的人,眼下收拾这几个小丫鬟,还不是小事一桩。

  给丫鬟们立了规矩,而后开始收拾庭院和屋里的东西,若禾带着小七去收拾宋梁成的卧房。

  房间里普普通通,装饰也很朴素,屋里头连一株装饰的花都看不见,着实冷调。

  晒被子、洗衣裳,忙碌不多时也到了中午,太阳高照,热烈的阳光将被子晒得又热又软,若禾与小七聊着天,心情难得的放松。

  看着到了时辰,若禾告别了小七,跑去厨房领饭菜,装在食盒里带走。宋梁成在城北的练兵营中训练新兵,她得去送午饭。

  按理来说,宋梁成可以在军营里吃饭,也可以回到府里来吃,可他不想回来又想吃宋府的午饭,叫若禾跑这一趟。

  正午的阳光热得厉害,若禾走在路上,头都晒晕了。

  军营在城北,若禾赶到后,守门的侍卫传话给了陆昭,他出来接若禾。

  陆昭过来拿了食盒又叫住了她,“进来看看吧。”

  “啊?”若禾感觉莫名其妙,她是来送饭的,又不是来送自己的。再说了,这军营里面都是男子,她一个女儿家进去瞎逛什么,也不怕被哪个坏人给盯上。

  “还是算了吧。”若禾刚拒绝,陆昭也没有强留,只是俯下身投投在她耳边道:“将军他发脾气了,你进去劝劝吧。”

  呃——

  让她劝,管用吗?

  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若禾便被陆昭勾起了好奇心,跟着他进了军营。

  大热的天,士兵们训练辛苦,许多扛不了热的早就脱了外褂上衣,裸着上半身在沙地里打滚,好不潇洒。一众男人不拘小节,若禾从中走过,羞哧难当,低着头做缩头乌龟,眼睛盯着路面,目不斜视。

  在陆昭的护送下,若禾看到了宋梁成的身影,他站在射箭场上,一身深蓝色劲装勾勒出强健的肌肉,弯弓射箭,次次命中红心,为一旁的新兵做示范。

  男人高大冷峻,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是在生气。

  走近一些,才发现在排列整齐的新兵队伍外站着一个孩子,有些面熟。

  新兵大都是十五六往上的年岁,也不乏某些王公贵族将子女送进训练营锻炼体魄,宋梁成便是十三岁入训练营。

  那个被罚站孩子是宋建邺,才十二岁就进了训练营,平日里是学堂训练营两头跑,国公府的主母做主,叫他好好锻炼身体,不要步他爹的后尘。

  将军罚一个新兵就是一件芝麻大小的事儿,只是放在这儿便不太合适了。

  宋建邺是府里受尽宠爱的长孙,难免调皮顽劣一些,宋梁成却是相反,两人是叔侄,年纪却也只差了六岁,宋建邺就更不怕这个三叔,说起话来也是不过脑子,自己做错了事还要诋毁了宋梁成的母亲,这才被罚了站。

  若禾十分理解陆昭的担心,欺负了一个宋建邺,他背后的爹娘和奶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宋梁成又会被人背后捅刀子。为了一个小孩子被人记恨,实在不值得。

  走到他身边,若禾轻唤:“公子。”

  微风拂过,男子鬓边的细发飞舞而起,转过头来,与夏日明媚的阳光融为一体,美成一幅画卷,若禾忍不住脸红心跳。

  丫头来了,宋梁成解了弓箭交给士兵拿下去,与她和陆昭前往营帐里吃午饭。

  将军走了,新兵们自动解散去吃午饭,只有被罚站的宋建邺不被允许离开,除非宋梁成开口解了他的惩罚,否则连午饭也没有他的份。

  “公子,长孙他年纪还小,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他吧。”嘴上为宋建邺开脱,心里想的还是不想让宋梁成被人记恨。

  “连你也这么说。”宋梁成放下筷子,抬起头来,“你是跟陆昭商量好的吗?”

  啊,又被怀疑了。

  若禾急忙摇头,“我只是担心公子,是为了公子好才说的,并不是……”

  “既然是为了我,便不要忤逆我的决定。”宋梁成瞥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因为烈日的暴晒,脸上有些微红,“下次再来的时候叫府上的马车带你过来,你一个人走得太慢了。”

  有那么慢吗?她可是提早半个时辰出门的。话风又被宋梁成给带偏了。

  劝不了宋梁成,若禾只能出去看看宋建邺,烈日晒的少年满头大汗,仍旧倔强着不求饶,有几分傲骨。

  小跑着来到他面前,若禾抬起衣袖为他遮住一片阳光。

  “小公子……你想吃什么吗?我去帮你拿。”

  “哼!”宋建邺不满地扭过头去。

  “不然,您给三郎君他认个错儿,就不必在此受这罪过了。”

  “我才不要!三叔就是小娘养的,心胸狭窄,以公谋私,我要跟娘亲说,我要让奶奶给我出气!”说着便卯足了力气将若禾推开,看着她一屁股摔到地上,衣裙都被泥沙给弄脏了,少年这才开心的笑了两声。

  若禾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看着站姿一塌糊涂的宋建邺,自己都忍不住想打他,整个儿一熊孩子。

  果然不能以貌取人,原来宋建邺决心站在这儿受罚,只是为了让宋梁成因为他受罚。

  很可惜,宋建邺如愿以偿了。

  回到府中,晚饭过后,宋梁成便被主母单独传进了净檀院里。

  隐约能听到女人苦口婆心的怨念,而后是情绪失控的怒骂,不多时,里头传出了鞭打的声音,若禾趴在院子墙外,听得心惊胆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