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是病娇兄长的良药(重生) > 13、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堂上立着陆昭和谄媚的青青,若禾被公子那意味不明的眼神看得心慌,同小七将饭菜放在桌子上,不动声色的请宋梁成来用饭。

  退在一旁等着服侍,若禾将自己的襟口理了理,还以为是衣裳脏了,才让宋梁成格外注意。

  无意间抬眼一看,站在一旁的青青竟然摆着一副嫌恶的表情对着她,撞上自己的目光后还对她翻了个白眼,可谓十分嚣张。

  这青青是有多想做大丫鬟,怕不是跟她想到一起去了。

  想攀附宋梁成平步青云。

  可惜大丫鬟的名额只有一个,她既然已经占了,便不会让给别人。

  宋梁成如常吃早饭,青青殷勤着倒茶又夹菜,可是没把自己当外人。

  若禾看在眼里,心中也细细盘算。

  这个大丫鬟的位置,她必然不会拱手让人,青青明目张胆的想要抢她的位置,自己也不能放这样一个有野心的人在庭霜院里,更何况她还是从净檀院出来的,心里头认谁当主子还不一定呢。

  思来想去,还是把青青送走为上。

  只是作为主母给三郎君的赏赐,哪个院愿意再接手呢,不然做些坏事嫁祸给她,赶出府去……好像又太过分了。再说自己哪做得了什么坏事,小偷小摸尚且一试,也不是大到能赶出去的罪过,到头来还给宋梁成头上抹黑。

  思索着便到了下午,日头真是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宋梁成虽然受了伤,依旧去军营练兵,在外人眼中与平日并无二致,只有若禾看过他身后的伤,默默的担心。

  “若禾姐,你又在想什么呢?”

  两人洗了衣裳晒起来,干完了活,小七凑过来好奇地看着她,做个怪脸,笑问。

  “莫不是在想咱们三郎君?”

  一句调笑,竟像点中了若禾心事似的,羞赧道:“你胡说什么,小心被人听了去。”

  “她们几个在前院收拾小厨房呢,这儿只有我们两个,不然我也不敢问姐姐啊。”小七是个调皮的,拉着她躲到廊下,小声问:“姐姐莫装傻,她们私下都在猜呢。”

  若禾云里雾里,“猜什么?”

  “猜三郎君什么时候纳你入房啊。”

  这……扯到什么地方去了。

  且不说宋梁成是个孤僻的冷性子,动不动手里就沾点血,少有对女子动心,如今年十八也没论过婚配。单说她自己,对他可是没有半分不轨之心。

  虽然也会忍不住肖想他的美貌,但那也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才不是因为男女之情。

  “你又乱说话。”

  若禾愠怒着拧了一下小七胖乎乎的手臂,疼得她嘶一声抽回手去,仍不死心,摆出证据来。

  “我虽然入府晚,但是听她们几个说,三郎君从来不与女子过多交谈,就连官员之女心悦于他,他看都不看一眼。姐姐可是三郎君亲自带入府的,又不与人讲明缘由,可不就是喜欢姐姐嘛。”

  宋梁成为何带她入府,若禾自己心里明镜似的,哪是因为什么喜欢,分明是自己借着恩情对他死缠烂打。

  两人相识的缘由与那些刺客脱不了干系,若禾知道宋梁成不是善罢甘休的人,一定还在查是谁背后指使,才没有将实情告知主母。

  没想到会在府中传成这样。

  若禾摇摇头,无奈道:“事情很复杂,真不是她们想的那样。”

  听了当事人的解释,小七依旧持着怀疑的态度,反问她:“那昨晚,姐姐去哪儿了?”

  没等若禾编出谎话来诳她,小七便从袖子里掏出一支银钗来递过去,“这是姐姐的钗吧,昨儿个我还见它在发髻上别着,今早我打扫院子,看见它在三郎君窗下的花丛里。”

  说着便嬉笑起来,“姐姐啊,你就别骗我了,日后等你做了三郎君的侍妾,我来服侍你可好呀?”

  没想到宋梁成对她的试探没有被人误会,反倒因为他们靠的太近叫人起疑。

  日后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草草搪塞了小七,收了银钗,嘱咐她不要与别人乱说,小七也是个说话算数的,答应帮她保守秘密。

  任凭别人想三想四,只要不被抓到把柄,流言终归是流言。

  这几日,她躲着人去给宋梁成上药,平日还要看青青在各处讨好宋梁成,光看着都觉得心塞。

  不能再让那青青赖在院里。

  想范几日得出办法来,趁着出府置办物件的空档,跑到糕点铺子里定制了份糖糕,自己出得食料,又给了双倍加工费,支出了小半个月的月钱,叫铺子里细心做着,她第二日来拿。

  逐渐熟悉了在府里的生活,小丫头忙碌了起来,宋梁成只在上药时能与她独处一会。可惜丫头总是紧绷的像只被狼盯住的兔子,上过药便悄悄逃了。伤好后,便更是少见她再入他房内。

  几日梦回,他多了分怀疑,又寻不得机会辨明正身。

  身在国公府,处处受擎制。

  坐在军帐中,问询陆昭:“我名下的私产可理清了账目?”

  陆昭:“回将军,属下请了账簿先生打理,查出不少亏空,城中的铺子还好些,城外的庄子倒是有几家少了几年的营收,眼看着就没有营收了,不得不查。”

  想要立府别住,自己手里得攥足够的银钱,老国公给他留了一些私产,再加上官家赏给他的良田,总有些积蓄。

  自从他入军营,庄子那边便亏了不少银钱,风调雨顺的年景还能亏钱,必定有问题。

  “下月入了秋,随我去城外庄子里查查,究竟是谁私吞了本将军的产业。”

  “是。”

  说罢,又想起丫头来,“她近日又忙些什么?”

  将军一直派亲兵私下观察禾姑娘,消息报到陆昭这里,主子如此在意若禾,他自然也时时在意,回道:“前几日都没出过府,昨日晌午去置办新的坐垫,拐角又去了南丰斋,好一会儿才出来。”

  宋梁成皱眉,“南丰斋?”

  “一家糕点铺子。”

  “她去那儿做什么,府里厨房做的不够她吃了。”

  “属下去问过,说禾姑娘在他们铺里定制了一份糕点,今日过去拿。”陆昭笑道,“许是禾姑娘为您准备的点心,想要给您个惊喜。”

  “惊喜?”宋梁成不甚在意,想到她微红着脸将精心准备的点心送给他,脸上却多了几分暖意。

  念着丫头为他准备的心意,宋梁成便收拾了盔甲,今日早些回府。

  黄昏时分,拿了糖糕回来,带着余温,一路香气,馋的人直流口水。

  提着糕点,走在路上便听外院的家丁笑问:“禾姑娘是带了什么点心给三郎君啊?隔着老远,我们便闻见香气了。”

  若禾大方道:“也不是什么珍馐,外头铺子里就有卖的,下次我给你们带一点尝尝。”

  入了内院,身后跟上来一个孩子。

  正是下了学堂的宋建邺。

  原本下了学回府,不成想被这甜蜜的香气给勾着走了,孩子贪吃,受不得美食诱惑,走到人少的地方便上赶着要夺一块尝尝。

  手里的糖糕被抢,若禾假装吃惊,苦闷道:“长孙想要吃什么糕点,奴婢再去问青青姑娘便是,何苦要抢呢。”

  香甜软糯的口感夹杂着香脆的坚果,越嚼越香。

  在府中娇生惯养,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宋建邺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糖糕,又是刚下学没吃晚饭,一会便将糖糕吃了个不剩,随侍的丫鬟追上来时,油纸包里只剩些残渣了。

  照顾长孙的丫鬟年岁大些,也是净檀院出去的,叫碧月。

  “你!”碧月怒道,“你怎么敢给长孙乱吃东西,伤了肠胃你担当的起吗!”

  “姐姐勿怪。”若禾躬身,“本是青青姑娘指点奴婢有家铺子做点心是一绝,这才买了些来给三郎君尝尝,不成想……”

  碧月还要问责,被宋建邺一把推开,吮着手指意犹未尽,“你说的那个青青,她可知哪里有卖好吃的?”

  “自然知晓,青青来府里年岁久,奴婢还是求了她许久才得知那铺子。”

  几句话便勾的宋建邺嘴馋不已。

  当晚家宴上,众人正吃着,宋建邺便对着祖母要求青青去他院里照顾,孩子死缠烂打,孙氏又看不得儿子闹腾从旁催促,余氏只得松了口,将青青拨给他。

  庭霜院这边,自然是没有反对,青青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便被送到了宋建邺院里。

  小计谋得逞,若禾忍不住偷笑。

  送走了青青,拔掉了余氏在庭霜院的眼线,本是好事一桩,可宋梁成却没有因此多说一句,甚至……有些失落?

  若禾抓着小七躲回房间,问:“公子是怎么了,难不成是留恋青青?”

  小七想了一下,“许是因为姐姐你出府买糕点,入府时还说是给三郎君带的,三郎君自然以为姐姐是为他准备的,却不曾想你将点心尽数给了长孙。因此心里不快吧。”

  “我那不是为了赶走青青嘛,难不成还留她在这里叨扰公子。”

  “是~”小七安慰道,“姐姐你那么聪明,做这些都是为了三郎君好。”

  自己一心为了宋梁成好,他总不会不明白她的付出。又宽慰自己似的,喃喃道:“公子他又不是那与长孙抢糖吃的孩子,何至于因为几块糖糕不快。”

  “我也是听府里人说的,三郎君是外室所生,从小到大都不受重视,孩子时候便没尝过什么好东西,这精致的点心就更是轮不到我们三郎君了,常常是安世轩和听雨阁那儿只剩下的才装模作样的送给三郎君吃。”

  闻言,若禾微微蹙眉,“真的吗?”他可是国公爷家的公子,怎么过得那么惨。

  小七应道:“我都是听府里人说的,说的出口的已经是这般,说不出口的,不知三郎君还受了多少委屈呢。”

  若禾想了想,自己厨艺不佳,这糖糕的配料还是婶娘留给她的秘方,不让外传,自己只能准备好原料叫铺子里再做一份。今日,太阳都落山了,怕是来不及了。

  这可如何是好。

  夜市还要开一段时间,若禾打算出府再订一份,明早去拿了回来,也勉强能弥补一下。

  换了衣裳出府又回来,月亮都升得老高了。

  正想回屋休息,却隐约听到后院传来砰砰的击打声。伤口刚好全没多久,怎么就在半夜打起拳来了。念着他的身子,若禾往后院走去。

  但走到后院,看到了眼前一幕,若禾愣住了。

  宋梁成在打拳。

  他光着膀子,露出了紧实的肌肉,曲线优美,戌时的月光透亮,清亮的月光下,汗水覆在他那健壮的手臂上,宽肩窄腰,看着便叫人脸红心跳。

  若禾咽了口唾沫,脸上的温度蹭一下就上来了。她不是第一回见到宋梁成光着膀子了,只是从前灯火昏暗时,白皙的肌肤带着些暖意,今日却是从头凉到了脚,如神祗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非礼勿视,该是转身就走。可她的脚就跟生了根似的,根本不听使唤,眼珠也控制不住落在他身上。

  少看一眼都觉得亏了。

  此刻若是美梦,有没有人能打醒她。

  宋梁成擅长射箭,练拳是少有,今日却因为那半路没了的糖糕,怒火中烧,丫头却没有半点察觉,她的迟钝,让他心底火上浇油。

  方才宋梁成虽有听到有人过来的脚步声,但紊乱的喘息影响了听觉,他以为是陆昭。

  转过头,对上那张羞红的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