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是病娇兄长的良药(重生) > 18、1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没有……”

  若禾下意识地反驳,却看到他的眼睛,没有想象中的狠厉与杀意,反倒柔和又谦逊,就好像……很在意她似的。

  虽然想着自己一定猜不到宋梁成的想法,嘴上的话却不由得变了味道,“我没有逃跑。”并不否认自己在躲着他,但逃跑是绝对没有的事。

  眼下又被捉住,能跑去哪里呢。

  宋梁成的体魄比一般男子要健壮许多,但却不让人觉得他过于勇猛,跟他的亲兵护卫比起来,在一众汉子的衬托下,反而显得他的身材刚中带柔,甚是赏心悦目。

  气质沉稳,心思缜密,如此近距离,一眼看去,连细密的睫毛都看得清楚,着实是让人挪不开眼睛。

  若禾绝对是爱美色的,前世做国公府的姑娘时,还同其他大人府上的千金看过乐人弹琴奏曲,一个个长相精致,如同壁画上的仙人,举手投足间尽是风情,叫她这个未出阁的姑娘也觉得春心澎湃。

  只是宋梁成同他们不一样,他是京城第一美人,却不是那种阴柔美,而是由内而外散发的那种隐忍坚毅的气质,被千金们戏称是“冰美人”。

  可是眼前这“美人”,怎的没了高冷的气质。

  宋梁成手脚并用,逼近一步,双手将她搂住,把人牢牢抱在了怀里。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若禾猝不及防地被他撞得往后退了几步,背抵在了坚硬的假山上,宋梁成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蹭了蹭,把少女的衣服拱得乱七八糟,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带着少女的馨香。

  她从没见过宋梁成这副模样,放下防备,如同一个普通的十八岁青年,在她面前展现自己的喜怒哀乐。

  这个男人很会隐藏自己的心,儿时经历的苦楚让他封闭自己,不相信别人。可他却在自己面前卸下了伪装,若禾第一次感觉到他散发出了“抱抱我”这样的信号,心底抑制不住的柔软下去。

  “我没有逃跑……”少女重复一句,语气轻柔的就像一片羽毛。

  试探性地摸了摸宋梁成的肩膀,轻声安慰着他,覆在后腰的手臂不断缩紧,若禾也回应了他的拥抱,伸出双手环住了他精瘦的身子。

  宋梁成平日里冷僻的模样全都不见,有的只是对少女的依赖和占有欲,在若禾抱住他的下一刻就把人按在墙上,嗅着她颈项间淡淡的香味,渴望又急躁地吻了上去。

  像一头被蛰伏已久的饿狼,不管不顾的要将她整个人吞入腹中。

  脖颈间的肌肤被人又舔又咬,一股酥麻的痒意犹如过电一般窜到全身,若禾浑身一个激灵,脸红的快要滴血,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宋梁成的动作,却不经意地把自己往那滚烫的怀抱里埋得更深了。

  她总是无法拒绝这个男人。

  就算是被欺负,也觉得宋梁成一定有他的道理,自己没办法帮上他多大的忙,至少能弥补一点他心里的创伤。

  这就是他给她的,完全的信任。

  她甘之如饴。

  一阵清风吹过,带走了些两人间弥散的热气,宋梁成从她的颈间抬起头来,鼻间蹭着她的肩膀。

  他说:“既然你想留在我的身边,就永远不能离开。”

  若禾被欺负的双腿发软,只能抱着他的肩膀让自己站稳,带着喘息声,抚摸他的头发,向他承诺,“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就算是不嫁人,给他做一辈子丫鬟,自己也是愿意的。

  她自己选的路,绝不后悔。

  回到房里的时候,已经夜深了,小七朦胧着双眼从床上坐起来,看她脸颊绯红,也没多问,只说方才陆昭送来了药膏,说是给若禾消退伤痕的。

  小七又趴回去接着睡,若禾坐在桌边,看着那瓶药膏。

  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脖子,后颈那里结了疤,方才被吻过的地方,还带着消退不下的温度。

  脑海中不断重演着方才的旖旎,若禾脸蛋发热,只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溺死在他的温柔乡里。她真的对宋梁成的脸没有一点抵抗力,甚至觉得,以他的相貌和本领,若是配个郡主公主也是有本钱的。

  如若做了宋国公会短命,还不如找个郡主公主撮合给他,然后晋升皇亲国戚,自己的身份也跟着尊贵起来。

  白日梦做的倒是挺美。

  一夜过去,清晨起来便听得小七一声惊叫,“姐姐,你这脖子……”

  白玉一般的脖颈上落了两点红色的印记,在右侧暗粉色的胎记旁,就好像是刻意为之。

  若禾上手摸了摸,心中疑惑,不过是被亲了几下,怎么还留下印子了,忙掩饰道:“昨日在外头散步的时候被虫子咬的。”

  小七一边穿衣服一边感叹,“初秋的虫子咬人可厉害了,这庄子也不比国公府里,蚊虫什么的可多了。”

  若禾一边应着她的话,一边找衣裳能遮住脖子上的痕迹。

  对男女之事知之甚少,若禾本不觉得这是什么让人害臊的事,只是看到镜中,自己颈子上那红色的印子,想起了昨日夜里的事,便渐渐的红了耳朵,心里也痒痒的。

  难不成是生病了。

  早饭过后去宋梁成屋里帮忙看账本,走到门口的时候还觉得紧张。如今她已经不担心宋梁成会伤害她,转而去担心会不会又被他捉住又亲又抱。

  她虽然比普通的女子要开放些,不会太介意同男子之间的肢体接触,但是宋梁成好像吃准了她心眼好,每次都要得寸进尺,她真担心自己会嫁不出去,到时候厚着脸皮要宋梁成养她一辈子。

  万般担忧之下,还是进了屋,宋梁成不在,若禾松了一口气。

  为了月钱也得好好干活啊,一个上午的时间,看完了账本,虽然有些许瑕疵,但比起敬山庄那杂乱的账目来,还算是可以了。

  打理好账目后,将一些边边角角的亏缺记下,找到陆昭,托他呈给宋梁成。

  账本上亏的钱算是小数,庄主解释一通,说些佃户借款、复耕旧田之类的理由,也说得过去。

  至此,三家庄子的账目都查了清楚。

  敬山庄仍有一大部分钱款以送礼的名义不知去向;露水庄的账本同府上的账本对不上,想来是管钱的婆子钻了空子;莲花庄问题不大,因为是官家赏赐的庄子,他现在所用的银钱,大半是从莲花庄所出。

  出城几天,将庄子的事处理了清楚,便启程回府,需得将剩余的问题弄个明白。

  ——

  中午休息,宋府管事的婆子们在一起吃酒,说着自己手上流过去的花销,为宋府做出过多大的奉献。

  像国公府这么大一家子,就连下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也就只有她们几个握着肥差的管事婆子才有闲暇时间吃酒。

  酒性正酣时,五个壮汉闯进门来。

  四个婆子吓了一跳,刚温好的新酒也洒了大半。还没等她们开口哀嚎,便被麻绳捆了带到庭霜院宋梁成面前。

  “三郎君呀,您这是跟老奴们开什么玩笑,老奴犯了什么错,还请三郎君告知。”

  “若真有什么大事儿,为何不见大娘子来捉我们?三郎君您对家仆动私刑,若被外人知道了,那是要入刑部大牢的!”

  宋梁成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上的酒杯,听她们一人一句哀嚎的没力气了,才开口。

  “你们四个管着下面庄子送来的钱财,今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你们,答不出来或是说谎话诓我的,今日就别想囫囵个儿的走出庭霜院。”话音刚落,陆昭便走上前掏出鞭子来,吓得四人缩成一团。

  此番严刑拷打,得出结果来。

  宋梁成的庄子里不知去向的银钱,一成入了四个婆子的口袋,其余九成,听雨阁占三成,净檀院拿六成,净檀院那位自然不会独享这钱,变着法子给儿子和孙子弄去花销。

  整个宋府上下,有意的无意的,都贪了宋梁成的钱,整整九年。

  如今才真相大白。

  在一旁围观整个过程的若禾心里也不是滋味,一方面心疼这宋府对宋梁成暗戳戳的恶意,另一方面又担心今日严刑拷打的事传出去,其他几个院的人又该怎么败坏宋梁成的名声。

  事情不多时就传到了主母的耳中,余檀香不仅没有处罚宋梁成,还将那四个婆子发卖了。

  做了九年亏心事,事情败露了才装好人。

  当天下午,几个院子里的人轮番过来说情,无非说什么“都是一家人,分什么你的我的”,“晚辈孝敬长辈是应该的”,宋梁成冷着脸,挨个将他们送走。

  只有宋吉夫妇觉得理亏,孙氏过来时带了不少的银票,“这些可能还不够,叔叔不要生气,我们夫妇花了你多少,一定会尽数还给你,不要因为这事儿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

  人情冷暖自知。

  太阳落下,若禾恭敬送走了孙氏,却看到冯玉莲领着两个丫鬟姗姗来迟。

  其中一个“丫鬟”,她是见过的。

  那是宋梁成未来的妾室,玉晚娘。

  若禾的心凉了半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