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是病娇兄长的良药(重生) > 25、2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重活一次,若禾有过许多打算。

  无论是做管家丫鬟还是出府嫁个好人家,都是不错的出路。只要宋梁成过得好,她便能活的好。

  可惜她算不到宋梁成的想法。

  林中阴翳,若禾被抵到树上,困在宋梁成与树干之间,衣物相贴,女儿家的绵软更是与男子结实的胸膛有了接触。从他胸膛上传来的心跳声,弄的若禾不知所措。

  她该义正言辞的拒绝,然后把方才的荒唐事忘得一干二净,但脚下仿佛生根一般动弹不得。

  宋梁成那张绝美的脸就在面前,只要是个女子都无法推开他。

  若禾硬生生忍住心底的悸动,她怎能接受宋梁成,不说二人曾有过的兄妹之情,单就眼下,她只是一个丫鬟,一个没有户籍的贱民,这样的身份怎么能与未来的国公爷相配。

  即便是做侍妾,她也过于低微,甚至不如玉晚娘家世清白。

  想到这里,若禾忍不住湿了眼睛。

  她本就无依无靠,若以丫鬟的身份委身于宋梁成,下半辈子可就没有盼头了。

  少女的眼眶渐渐染上雾气,落了泪,还未落下的吻停在唇边轻蹭,宋梁成偏执的阴郁瞬间被她的泪水洗涤,还以为是自己将她欺负哭了,犹豫再三还是松了手。

  他再怎么冷血也舍不得丫头受委屈。

  身上的禁锢松开,若禾便大力推开他,抹着眼泪逃离了他身边。

  望着她离去时落寞的背影,宋梁成的心也空了一块,一拳打在粗糙的树干上,手上青筋暴起,雪白的手背瞬间红了。男人像是感受不到这痛,只痴痴的望着她远去的方向。

  今日将心意尽数倾诉,丫头亦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

  他只怕,他想听的那句话,若禾永远都不会对他说了。

  用过中午饭,萧骁来看热闹。

  宋梁成的营帐附近没有人,萧骁猜到是三哥要跟小丫鬟独处,便识趣没有上前。片刻后便听到营帐前的树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小丫鬟从里头跑了出来。

  眼角还带着未干的泪水。

  萧骁心里咯噔一下。

  看这情况,两人不但没成,宋梁成还把人给弄哭了。

  本好心做次红娘,没想到弄巧成拙了。萧骁默默后退,却看到宋梁成紧随其后从树林中走来,原本就冰冷的眼神看到萧骁后多了几分愤怒。

  然后,宋梁成拉着他去空地上提剑打了一架,这才罢休。

  此后,若禾像话本里的田螺姑娘似的,收拾了营帐、准备好饭菜便离开,生怕撞见了醒着的宋梁成,生生躲了他一天两夜。

  终于等到夜猎结束,一大早就有人陆续收拾东西回城了。

  若禾不愿与宋梁成同行,怯生生地跟在陆昭身边。

  回到府中,若禾默默地做事,看似处处正常却不如之前那么活跃了。起初小七还觉得奇怪,同三郎君出去这一趟,不该这么不开心才对,难道是给谁欺负了?

  在小七的关怀备至下,若禾才勉强松了口,两人躲在屋里,将夜猎时发生的事一一告知,又嘱咐她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刚开始,小七还在为玉晚娘的奸计没能得逞而拍手称快,听到最后,头上却冒出几个问号,“我没听错吧?姐姐你竟然拒绝了三郎君?”

  若禾扭过头去,“我希望公子能为了爵位拼一把,怎么能让自己成为他路上的阻碍。”

  这样一说,小七也明白了,若禾姐姐来路不明,做侍妾也算不得良妾,若是真的同三郎君在一起了,日后定会落人话柄。

  不多时便入夜了,小七去外院守夜,若禾便在睡前洗洗身子,衣裳脱了一半,外头窗户上凑过来一个人影。

  青青盯着屋中的若禾恨的牙痒痒,她仍旧因为旧事记恨若禾,憋闷了几个月,正巧玉晚娘也在庭霜院受挫,今夜放她进来,她得趁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死丫头。

  正门走不得,就趴在窗前,戳破窗户纸打算放两只蝎子进去,叫她不死也吓掉半条命。

  只是从破了洞的窗户向里看,竟然看到那丫头后颈上有一块胎记!

  青青很小就来了宋府,在余大娘子身边伺候时,偶然听说了江侯爷一家遇难沉江的事,而那时不到七岁的江家独女,身后也有这样一块胎记,色如晚春,状若桃花,在后颈靠近右肩的位置……

  毫不知情的若禾拿抹布蘸了水拧干擦拭身体,躲在窗外的青青却惊得坐到了地上,赶忙将装蝎子的瓶子收了起来。

  难怪三郎君如此宠信这丫头,难不成他早就知道,才将她带回卞京。

  贱民无故死去无人会在意,若是被人发现若禾是贵女,那她也没有好日子过。青青衡量再三,转身离去。

  未走两步,面前挡了一个高大的人影,战战兢兢抬起头,吓得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看到什么了?”宋梁成冷眼望着她,毫不掩饰眼底的杀意。

  “奴婢什么都没看见,奴婢什么都不会说出去!三郎君饶命!”青青用极小的声音求饶,生怕再引来别人,她就没有命活了。

  宋梁成掏出贴身匕首扔到地上,“将舌头割了,我便信你。”

  冰冷的匕首贴在膝盖上,青青吓得直哭,磕头道:“奴婢明日便离开国公府,永不回来,求三郎君留我一条命在!”

  他本是趁着入夜来堵若禾,此刻也不与她多说,叫她闭紧嘴巴,滚的越远越好。

  “咚咚咚”有人敲门,若禾以为是小七回来了,忙套了件衣裳去开门。

  月光映照下,却是宋梁成踏进门来。

  若禾看着他泰然自若进门,还反手将门插上了,心底紧张,忙催促他出去。

  宋梁成岿然不动,两三步就将她逼到角落,沉声道:“别再躲我了,你这样,我会伤心。”

  不躲能行吗,若禾满脸通红地瞪着他,目光没有一点威慑力。回想从前,自己是怎么跟他独处一室还能完完整整走出来的,真是太迟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