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那个千辛万苦追寻先天鸿蒙紫气的人好帅

第三百七十八章 那个千辛万苦追寻先天鸿蒙紫气的人好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苏凝神静坐,盘膝而坐,进入了识海云台。

  长生云台还是如往昔一般,透着一股极为神秘的气势,即便如今云苏已经是准圣了,每次面对它的时候,依然如同仰望无尽虚空一般,深邃,诡秘。

  云苏以前也反复想过这个问题,从一些小说和影视作品中的经验和实例对比来看,这识海中的长生云台,古朴大气,来历极大,但却不是系统,而是越来越像一件造化神物。

  云苏也很想知道,这么厉害的识海云台,在往来不同世界的方面太强大了,如果不是像自己一般,通过往来许多世界,窥破了不少关于世界方面的规则,才能自行潜入聊斋这样的世界,换了其他,就算是圣人,也做不到。

  鸿钧老祖虽然没走神龟那样的修行之路,而是选择合道,但他原本应该是可以在较小的范围一些世界往来的,可惜洪荒世界壁垒森严,反而更加困难,多半无法突破世界壁障。

  但长生云台,却能通往太虚之地,从而轻易去许多世界,包括洪荒。

  我长的那么帅,长生云台会不会害我。

  我那么善良,长生云台会不会利用了我。

  这么神秘强大的造化神物,到底是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弄出来的。

  到底是因为我人太帅,积善行德太多,运气好,还是别的原因,随意许下的愿望,居然成真了。

  云苏在成为准圣后,曾经反复推衍过,用了一个比较有灵性的分身,花了上千年时间,什么事也不做,深入研究了一下长生云台,惊奇无比的发现,这个长生云台居然隐隐透出一股血脉相连,如同己身一般。

  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不是说因为得到或者占有而产生,而是比盘古幡和自己的那种联系还要亲。

  像盘古幡这个级别的先天至宝,一旦彻底认主,那便如臂指使,能轻易做到心随意动,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气息相通,只要在一方世界,即便是隔得再远,一个念动就能收回身边,而一个念动,也能杀人于亿万里之外,远远不是一般法宝仙器能比的。

  灵宝之所以能传诵无数年,威名传遍无数世界,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它不仅仅强大,而且还是如意之物,拥有一些造化之能。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云苏都认为是当初自己异想天开写下了长生不老的愿望,长生云台才会忽然出现在脑中。

  但是,静坐思悟时,云苏的脑海中却犹如电光火石一般,忽然迸发了一个念头。

  尤其是在找到王木玄之后,发现他身负大秘密,在百世霉运中苦苦挣扎,云苏这种念头越来越强。

  “有没有可能,这东西一直在我脑子里面,只是当我写下那长生不老的愿望时,才意外唤醒了它。”

  云苏设想了许多可能,比如这东西是宇宙自然而生的造化神物,又或者是自己意外捡来的。

  他也向着‘此物也许是另有高人所造,拿来让我养宝的’这个极端方向去查过。

  结果发现这长生云台一直以来都没有相关的端倪出现,既没有挑唆自己做什么,也没有因为它惹来什么麻烦,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云苏自己以外,别人都不知道这个大秘密。

  走了那么多世界,也未曾遇到一个谁忽然跳出来说一些类似“因为你脑中有一件神物,拥有一个大秘密,便要为我做什么,或者与我有缘”。

  从未有过。

  长生云台也从不记录他什么。

  最关键的还是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云苏越来越怀疑,这东西就像天生就是自己一部分,或者说身体中的一个构成。

  “总不至于,这东西就是我自己创造的吧。”

  云苏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能肯定此物不是谁故意送给自己的,或者帮谁在间接地做某件事,反而越来越肯定它和自己有一种极为神秘的关联。

  这种关联和外物,外人没有任何关系,就像是脑子和身体躯干的关系一样,天然而然,密不可分,没有罅隙,没有异常和意外。

  云苏之所以研究到最后,会冒出来这种想法,是因为他曾经听说过一种关于宇宙起源的构想,那种构想说,宇宙的存在,是因为某个强大的生物在想象,只有当它在想象的时候,这个世界或者一方宇宙才能具有勃勃生机。

  原本他以为是吹牛,结果遇到那只准圣神龟时,发现这货居然就是那么做的。

  它把一个偌大的世界背负于自己的龟背上,四方游荡,它的一梦,便是一场世界轮回,它梦到了什么,梦里就会有相应的衍化。

  所以,当云苏捕捉到那种血脉相连感觉后,不禁天马行空地猜测,会不会是自己一直幻想长生不老,一直喜欢修炼,喜欢那些流传于各个世界并且最终被地球文明所接纳或者被诸天投影到了地球的神话传说,然后导致自己意外触动了宇宙中的某种神秘规则,让造化之力云集,最终诞生了这个长生云台,等到时机一到,便开启了它。

  当然,云苏只是这么胡思乱想,而最终的结论,却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不是什么坏事,而是某种好事,只是尚未窥破其中玄妙罢了。

  “既然是大脑和身体躯干的血脉关系,那便留待以后再说吧,也许证道成圣之后,或者捕捉到了更多的先天鸿蒙紫气,知晓更多的造化法则,宇宙神道之后,才能进一步研究透彻。”

  云苏反正觉得自己已经赚大了,没事儿也不想总是去胡思乱想,现在琢磨长生云台,就像在琢磨为什么自己脸太帅,为什么运气好这样的问题,等到成圣之后,再一窥究竟。

  “云台依旧,虚空古树依然破败不堪,只有这个流程从未变过。”

  当云苏消耗了长生仙令,踏上长生金桥,抵达太虚之地的时候,发现这里的变化很大,他很容易地就寻到了洪荒世界的入口。

  因为它实在是太大,太显眼了,汹涌澎湃一般,不知道吸收吞噬了多少的太虚漩涡,变得越来越壮大。

  “洪荒天地的气运,仿佛越来越强了,这无数个世界也在彼此竞争呢!”

  云苏成为准圣,和以前自然不同,看问题也自然更加透彻。

  以前只觉得,人才争气运,后来发现太虚之地的这些漩涡也在彼此融合吞噬,现在更是确定,它们就是在争抢某种更神秘的气运。

  这不是简单的天地气运,也不是什么功德气运,更像是基于大宇宙层面的某种神道气运。

  “也许成圣之后,才可以像一个幼儿园学生一般,开始参悟这些宇宙大道,等到了归墟之境,能不依靠长生云台徜徉在无数大世界之间,才能把这些规则和玄妙搞明白。”

  云苏也是太虚之地的常客了,闲庭信步,四处走走看看。

  他虽然还看不透那漩涡迷雾,但大概能察觉到哪些世界是已经开花绽放,而哪些世界还是混沌一片。

  这些已经开辟成功的世界,各种各样,理论上来说,都值得云苏去探索一番,只是目前的长生仙令虽然多,也禁不住这样的浪费,以后若是数量够多了,他是准备每个都派一个分身去走走逛逛的。

  而那些浑浊不堪的混沌世界,基本都还是鸿蒙状态,云苏暂时也放弃了,这样的地方,闯进去了,如果不是恰逢有混沌神魔要开天,那就是在混沌中悠悠荡荡,可能怎么去的,怎么回来的都搞不明白。

  云苏如今的境界,如果有盘古幡在手,强行开辟天地也是能做到,但必须是小型的世界,否则就是浪费长生仙令,或者折腾自己。

  当然,云苏也很喜欢这样的体验,只是现在长生仙令有限,一万多枚看起来很多,但光是这一次大海捞针寻找有先天鸿蒙紫气机缘的世界,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还不知道成圣之后或者为了成圣时,这些底牌一般的长生仙令有没有更大的用途,如果现在就拿来无数次去挑战开天游戏,大部分必然以失败告终,就为了听个响儿,着实有点浪费。

  反正活得久,长生仙令可以慢慢攒,云苏也不急着去猎奇游玩。

  “还真是大海捞针,毫无迹象可循。”

  云苏逛了很久,至少已经查看过成千上万的漩涡了,这些漩涡有的已经开天衍化,有的还是混沌一片,但却都搞不清楚里面到底有没有先天鸿蒙紫气。

  如果里面没有,那进去闲逛一番就是浪费时间。

  现在洪荒那么多准圣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说不着急,是骗人的,云苏也是居安思危的人,他已经将这个气运暴涨的洪荒当成了自己踏上归墟之境的必经之路,那是绝对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后面的诸多谋划和计算,都需要实力为前提,不管是在准圣境界还是圣人境界,都要做到绝对的强大。

  聊斋世界的意外所得,既是一个惊喜,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

  “嘶!只能拿出最后的神通,一次次试了。”

  云苏长叹一声,一想到试一次就是一个长生仙令,饶是他存了一万余枚,也觉得肉痛,这些可都是乾元世界一点家产基业攒下来的,有点看天收成的意思,即便偶尔催熟一下,也不过小增一些产量。

  他也打定了主意,为了效率,如果不是有特别大的机缘,只要没有先天鸿蒙紫气的踪迹,那进去一次就秒退,一个长生仙令就当烧了。

  “这个漩涡,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说不定便是我要找的。”

  云苏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像小时候打牌或者买奖票一样,总觉得这一次,这一张就是好东西,结果等他选定了,一步踏入,才被浇了个透心凉。

  进去之后,确实是秒退,只是不是自己退出来的,而是被一群强大的神魔联手轰爆了,当场失败。

  “果然特别,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万物都被这些莫名其妙的神魔吃光了,大地海洋沧海桑田什么都没剩下,真是惨绝人寰。”

  这种万物寂灭,被那一界神魔吃得干干净净,最后连神魔都陷入了某种疯狂的情况,很像当初神龟背上的大梦世界,云苏踏入进去的时候,这个世界除了那些你吃我我咬你的癫狂神魔就什么都没有了,那自然是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当场被发现,然后失败出局。

  “难道这些稀奇古怪的世界,总是会在漩涡给人带来的感觉上,显得特殊一些吗?”

  云苏不信邪,一口气又选了第二个。

  这次依然是一个破灭的世界,和先前那个一比,居然已经破灭到了极致,世界循环,有重归混沌的趋势。

  像这样的世界,会孕育一些大机缘,所以在漩涡层面上,给云苏的感觉就是有一些吸引力,结果进来才发现,呵呵,地方是好地方,就是来早了,怕是要在这里孤苦伶仃,等到世界重返混沌,一个人徘徊几万甚至几十万个元会,等到那些机缘慢慢孕育。

  这就等于世界在轮回转世了,时间节点不错,可惜云苏等不及。

  退出!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严格说起来,云苏也是一个不信邪的人。

  “本少偶然降临到的聊斋世界,什么都没有做就等来了半道先天鸿蒙紫气,难道专门来寻类似的大机缘,就有多难?”

  于是,云苏有点像赌红了眼的赌徒一样,当强制秒退第一百次整的时候,他有点怒了。

  正常来说,这时候人都会有一种手气不好,改天再来的想法,但云苏这人就是真不信邪,继续进,什么方法都用上了。

  一开始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漩涡,都去投一个长生仙令,跳进去试一试。

  很快发现这种方法,很不靠谱,这些世界千奇百怪,大部分都是有些问题,才会显得格外特殊,容易被他察觉到异常。

  接着,他换了一种方法,那就是看眼缘,觉得对眼的,不管是因为漩涡显现的异象,颜色,气息,甚至是因为忽然看它顺眼,就投币跳入进去,不对才秒退。

  结果,也是失败了。

  这些世界倒也不是都破灭或者寂灭,或者正处于重返混沌的过程,许多世界都和白蛇世界,聊斋世界一样,正儿八经像那么回事,但没有先天鸿蒙紫气,也没有什么大机缘,要不就是那大机缘太过遥远,连云苏都有点等不起的感觉,才只能强势秒退。

  “贫道还真就不信邪了!”

  于是,云苏采取了第三种方法,那就是隔三取一,或者隔五选一,抽牌一样,按照一个规律,反复抽。

  没有意外,还是颗粒无收。

  当云苏糟蹋掉了三百多枚长生仙令的时候,他终于悟了。

  “看来终究是舍不得羊子,套不着狼。”

  云苏一咬牙,把目标直接定为一千枚长生仙令,在一千枚长生仙令用完之前,绝对不变方法了,那就是随机,完全随机,什么都不看。

  他也没办法,这运气好的时候,总觉得出门右拐就能遇到想要的东西,但运气一旦开了玩笑,就好像是踏破铁鞋也找不到。

  以前觉得太虚之地漩涡众多,反正也没空,没有多余的长生仙令去闲逛,但真花起来,反而束手束脚了。

  这样不好,先定个小目标,干爆了它,再说其他。

  于是,云苏反复进入,秒退,一些不大不小的机缘都放弃了,到了最后,一千枚长生仙令也被干爆了,也没有找到。

  “贫道的内心,已经在滴血了。”

  云苏花掉了一千枚长生仙令,还没有遇到一个想去的世界,就觉得道心虽然依旧坚定无比,但念头有点不通达了。

  正好,前方有一个漩涡,看起来有点让人讨厌,有点危险的感觉,云苏二话没说,直接就跳了下去。

  “我X!!!”

  入界的那一刻,云苏就知道苦尽甘来,终于等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