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6章 第6章 听学2——辩论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日听学,许是休沐一日过后,魏无羡显得特别兴奋,前后一大一小两个“古板”监视他都无用,蓝启仁气急,捋着黑山羊胡道:“魏婴”

  魏无羡道:“在。”

  “我问你,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魏无羡笑道:“不是。”

  “为何不是?如何区分?”

  “妖者非人之活物所化;魔者生人所化;鬼者死者所化;怪者非人之死物所化。”

  “‘妖’与‘怪’极易混淆,举例区分?”

  “好说。”魏无羡指兰室外的郁郁碧树,道:“臂如一颗活树,沾染书香之气百年,修炼成精,化出意识,作祟扰人,此为‘妖’。若我拿了一把板斧,拦腰砍断只剩个死树墩儿,它再修炼成精,此为‘怪’。”

  “清河聂氏先祖所操何业?”

  “屠夫。”

  “兰陵金氏家徽为白牡丹,是哪一品白牡丹?”

  “金星雪浪。”

  “修真界兴家族而衰门派第一人为何者?”

  “岐山温氏先祖,温卯。”

  魏无羡这厢对答如流,在座其他人听得心头跌宕起伏,心有侥幸的同时祈祷他千万别犯难,请务必一直答下去,千万不要让蓝启仁有机会抽点其他人。

  蓝启仁却道:“身为云梦江氏子弟,这些早都该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答对了也没什么好得意的。我再问你,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者逾百人。横死市井,曝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

  魏无羡顿了顿,没有立刻作答。旁人看了看魏无羡,均有些坐立不安,有的甚至拿起书开始翻阅起来,蓝启仁呵斥道:“看他干什么,你们也给我想。不准翻书!”

  众人连忙把翻找的书上拿开,也跟着犯难:横死市井,曝尸七日,妥妥的大厉鬼、大凶尸,难办得很,这蓝老头千万不要抽点自己回答才好。蓝启仁见魏无羡半晌不答,只是若有所思,道:“忘机,你告诉他,何如。”

  蓝忘机颔首示礼,淡声道:“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先以父母妻儿感之念之,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不灵,则镇压;罪大恶极,怨气不散,则斩草除根,不容其存。玄门行事,当谨遵此序,不得有误。”

  众人长吁一口气,心内谢天谢地,还好这老头点了蓝忘机,不然轮到他们,难免漏一两个或者顺序有误。蓝启仁满意点头,道:“一字不差。”顿了顿,又道:“无论是修行还是为人,都需得这般扎扎实实。若是因为在自家降过几只不入流的山精鬼怪、有些虚名就自满骄傲、顽劣跳脱,迟早会自取其辱。”

  魏无羡转头看了一眼蓝忘机,又若有所思的道:“先生,我有疑”

  “讲”蓝启仁道

  魏无羡道:“虽说是以‘度化’为第一,但‘度化’往往是不可能的。‘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说来容易,若这执念是得一件新衣裳倒也好说,但若是要杀人满门报仇雪恨,该怎么办?”

  蓝忘机道:“故以度化为主,镇压为辅,必要则灭绝。”

  魏无羡微微一笑,道:“暴殄天物。”顿了顿,方道:“我方才并非不知道这个答案,只是在考虑第四条道路。”

  蓝启仁道:“从未听说过有什么第四条。”

  魏无羡道:“这名刽子手横死,化为凶尸这是必然。既然他生前斩首者逾百人,不若掘此百人坟墓,激其怨气,结百颗头颅,与该凶尸相斗……”

  蓝忘机闻言,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这些书中的东西早已滚瓜烂熟于心,虽每次都想从书中获取新知可也从没想过“第四条路”。魏无羡答得有条不紊,想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回答的,他到是挺有想法,不过此道终非正道,若钟于此道并非是好事。

  众人闻听魏无羡所言,一片哗然,蓝启仁更是气得七窍生烟,反问道:“那你可曾想到第四条路”

  魏无羡道:“尚未”

  蓝启仁怒道:“等你想到第四条出路时,仙门百家便容不得你,滚。”说完便一本书跟他扔过去,被魏无羡灵巧的躲了过去

  蓝忘机面不改色的看着魏无羡在自己眼前的一举一动,听着他用轻松的语气跟叔父对答,叔父让他出去,他转过身走的时候一脸轻松,不紧不觉得难堪,还好似一副解脱一般的表情。

  魏无羡扛着剑,微笑挑眉看了看蓝忘机还冲他眨眼,一副挑逗且无所谓的样子,蓝忘机有些恍惚,不觉双耳耳垂微红。

  他仿佛在魏无羡眼里看到星辰大海,心中疑问道“人,真的可以这么......这么恣意潇洒......无所畏惧吗”

  散学后,蓝忘机漫无目的行走着,内心时不时闪出魏无羡俏皮的样子,又忽然想起他课堂上那番话,虽想法奇异,却不可取。心里寻思着那人。不远处传来的喧哗声,蓝忘机便沿着声音寻去。

  魏无羡笑道:“我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走这阴沟里的独木桥干什么。真这么好走早就有人走了。放心,他就这么一问,我只这么一说。喂,你们来不来?趁着没宵禁,跟我出去打山鸡。”

  江澄斥道:“打什么山鸡,这里哪来的山鸡!你先去抄《雅正集》吧。蓝启仁让我转告你,把《雅正集》的《上义篇》抄三遍,让你好好学学什么叫天道人伦。”

  魏无羡坐在高墙上,吐出叼的那根草,拍拍靴子上的灰,道:“抄三遍?一遍我就能飞升了。我又不是蓝家人,也不打算入赘蓝家,抄他家家训干什么。不抄。”

  蓝忘机静静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道“不入赘蓝家,呵!我到看哪个蓝家人敢要你,我便罚她三十诫鞭”

  聂怀桑忙道:“我给你抄!我给你抄!”

  魏无羡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有什么求我的?”

  聂怀桑道:“是这样。魏兄,蓝老头有个坏毛病,他……”

  蓝忘机忽觉他们停止对话,便抬头望去,与坐在墙上的魏无羡四目相对,霎时间感觉到炽热,蓝忘机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仓皇而逃,绕过那颗郁葱葱的古树,耳后还能清晰的听到那人在叫他“忘机兄啊,你等等我......”

  魏无羡吃了个背影,自讨没趣道:“他不睬我”

  聂怀桑道:“看来他是真的很讨厌你啊魏兄,蓝忘机一般……不对,从来不至于如此失礼的。”

  魏无羡道:“这就讨厌了?我本想跟他认个错的。”

  江澄嘲笑他:“现在才认错,晚了!他肯定和他叔父一样,觉得你邪透了,坏了胚子,不屑睬你。”

  魏无羡不以为然,嘿声道:“不睬就不睬,他长得美,我睬他就行。”

  蓝忘机脚步微微凌乱,依惜听着他们的对话,听着魏无羡说他“美”,他不觉的抬手,要摸自己脸,然后觉得自己有些魔障了,朝向冷泉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