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17章 第17章 鸟蛋——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行人御剑回到云深不知处山脚,云深不知处境内不允御剑,上山只能徒步行走,魏无羡哪是能好好走路的人呐,东跑西串的,一会儿就串没影了。

  蓝忘机目光一直投在魏无羡不见的那个方向,似乎在探寻他的身影,不知不觉放慢了脚步......忽然闻得江澄道:“不用等他,他野惯了。”,蓝忘机才下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

  蓝曦臣笑着道:“魏公子可是一向如此?莫不是不在云梦,少了管束,这才跳脱了些。”

  江澄一副生无可念的样子道:“确实跟在云梦时不一样,云梦也有人管束,你们见到他现在的样子最多只能当云梦的一半。都先走吧,不用管他。”

  蓝曦臣看了一眼蓝忘机,似乎看懂了蓝忘机的心思便道:“忘机你去寻魏公子,我们一行人先走。”

  蓝忘机往魏无羡走的方向寻去,偶尔间也能听到一些响动;见到他的身影,都是一晃而过,不知道在追逐些什么。心知魏无羡还要闹腾一会儿,便找了一处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

  阳光透过树木,形成斑驳的光影,林间还时不时还传来飞鸟的鸣叫,涧水流声胜有生,蓝忘机翻出忘机琴,闭眼轻捻琴弦,弹出一段悦耳又缠绵的音符。

  “蓝湛,我还是第一次听你抚琴,真好听!”魏无羡道

  蓝忘机抬头见魏无羡坐在他对面的大树叉上,好一副洒脱随性的样子。

  “你衣摆里兜的什么”蓝忘机收掉忘机琴道

  魏无羡跳下来道:“好东西,你要不要。”

  蓝忘机心知魏无羡说的好东西不一定是好东西,边随口道:“无聊”

  “喏,给你看嘛,今晚请你吃鸟蛋可好”

  蓝忘机余光看向魏无羡衣摆里兜了大大小小十几个鸟蛋,心想“难怪方才时不时能听到飞鸟的惊鸣声。”

  “你吃不吃嘛”魏无羡问道

  “不吃”

  “今日看到彩衣镇有家湘菜馆,反正这几天不用听学,明日我请你去吃可好,就当答谢你今日救了我。”

  “不必,不早了,赶路。”蓝忘机拂袖转身而去,魏无羡跟在他身后呶呶不休。

  二人回到云深不知处已然是酉时末。

  不听学的这几日,蓝忘机几乎都待在藏书阁,或是翻阅典籍查找兑付水行渊的方法或是誊抄古籍亦或是倚窗眺望期待那人路过......看看他的身影听听他爽朗的笑声。

  这日亥时已过,吠声不断,灵犬狂吠定是有事,蓝忘机寻声而去,在不远处一灵犬正绕着棵大树仰头狂吠,树上有个黑影,他一眼就认出那黑影是魏无羡,蓝忘机又靠近了几步站着不动,灵犬见蓝忘机双目凛凛瞬间没了气场,只得乖乖安分的蹲在地上摇尾吐舌。

  蓝忘机没有立刻赶走狗,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那条狗,心中感慨道“魏婴啊魏婴,一条狗也能把你吓上树,你平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转念间又思忖着魏无羡怕狗的原因,猛然想到魏无羡是被江氏收养的故人之子,想必定与他幼时经历有关。想到这里蓝忘机突然有些心疼这个“浪荡惯犯”,于是招了招手,对着狗道:“离开”

  赶走狗后蓝忘机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树下盘桓

  “蓝二公子!”聂怀桑、江澄跟另外两个门生道

  蓝忘机转身见都是平时跟魏无羡走得近的人,问道:“亥时已过,为何还不休息?”

  聂怀桑道:“哦,我们好像听到魏......”江澄撞了一下聂怀桑打断他的话

  道:“噢,我们被这狗叫声惊醒了,心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

  聂怀桑恍然道:“额...额是啊,真正奇怪,云深不知处境内怎么会有狗?”

  另一门生道:“好像是金子轩,把他在兰陵金氏养的灵犬带上来了。”

  聂怀桑道:“这也行,那我下次是不是也可以把我的灵龟带来!”

  蓝忘机道:“云深不知处禁私携领宠物入内”

  聂怀桑道:“是嘛!还有这规矩啊”

  “那方才的灵犬?”江澄问道

  蓝忘机道:“明日便将它遣送下山”

  江澄又问:“那个,蓝二公子,你...你在这里又做什么?”

  “夜巡!”

  “哦”

  蓝忘机又反问道:“你们又为何逗留?”

  聂怀桑道:“我们...我们晚饭吃多了,撑得慌,裙子想出来散散步,走走消消食,呵呵呵”

  蓝忘机道:“云深不知处禁止夜游”

  几人道:“哦...”;“那是,那是”

  蓝忘机见这几人没有走的意思道:“你们为何还在此处?”

  “哦,那我们先走了”;“我们回去睡觉了”;“那你先夜巡...”几人慌张离开

  见那几人离开,蓝忘机又在树底下等了许久,本欲等魏无羡下来,但树上那人似乎没有要下来的意思,蓝忘机心道“许是不愿我见到他的怂样吧。”静默片刻后才迈步离去。

  蓝忘机并没有走远,停在了不远处的转角,不久后便听到魏无羡窜下树的声音,仿佛能感应到他还差点跌倒,蓝忘机欲前去找他,却听到魏无羡道:“江澄~”

  江澄道:“不然你以为是谁?就一知道你是这副德行,肯定又吓得串树上了缩着了”

  魏无羡抱怨道:“噢,没走完,留个暗号吱一声,行不行?背后突然这么来一下,我还以为蓝湛又回来了呢。”

  江澄道:“扶你,你还要屁话了,你不是不怕他的嘛,这个时候还要吓一跳,腿软了吧?你说他是不是他发现你在树上?”

  魏无羡坐在地上道:“不知道,他要再不走我就只能睡树上了,你不知道那上面好多蚊子,还有条蛇在旁边一直瞪着我。”

  江澄道:“你又在胡说,黑漆漆的,你还能见到蛇在瞪你?你活该。”

  魏无羡道:“还不都怪你,你要早点来我也不至于爬树啊。”

  江澄道:“我一听到声音就赶来了,谁知道会遇到蓝忘机呢。”

  “我不管,明天你得给我捉条蛇来给我补补。”

  江澄道:“滚,你想得美。”

  魏无羡道:“天子笑,你还想不想喝了,不是为了下山买酒,回来能遇到狗遇到蓝湛嘛!”

  江澄道:“起来,走啦,免得一会又来人”

  魏无羡用撒娇的语气道:“走不动~腿软,你背我~”

  蓝忘机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看他们远去的背影,心口处紧了又紧,有着难以言表的揪心的疼。不自觉的又踱步到了方才的树下

  “忘机,你怎么在这里?”蓝曦臣一脸疑惑道,“今天不是你负责夜巡吧?”

  蓝忘机低沉道:“嗯,出来走走”

  “嗯,原来如此,你看着这个树做什么?树上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蓝忘机微微吐了口气道:“没什么,看看罢了。”

  翌日,蓝忘机亲自把灵犬遣送下山,在回山的途中蓝忘机遇到魏无羡一行人,一路欢声笑语的,不知他们是要去何处,蓝忘机只是躲在一处远远的看着那活泼的背影远去。

  回到云深不知处的那一上午,蓝忘机都在倒立,直到四肢麻木,头脑一片空白。

  蓝曦臣现在他面前道:“金公子的狗不见了”

  蓝忘机慢慢放下腿道:“早晨我送下山了”

  “金公子不知道,到处再找”

  蓝忘机面无表情道:“我忘说了”

  蓝曦臣觉得蓝忘机异常,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道:“那我让人跟他说一声”

  蓝曦臣见蓝忘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又追问到:“不过,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遣送下山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蓝忘机麻木道:“扰人清净”

  蓝曦臣顿了顿,觉得蓝忘机有些反常,道:“忘机,你可是有心事?今日看到魏公子一行人下山,你应该跟魏公子多出去走走”

  蓝忘机沉默半晌后便起身去了藏书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