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21章 第21章 冷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近段日子以来,蓝忘机已是冷泉的常客了。像往常一样,蓝忘机在冷泉边一件一件地脱下衣服,整整齐齐地叠放好,然后慢慢让冰冷刺骨的泉水从脚底漫上小腿、膝盖、腰部、胸部,行至泉水中央后,静静闭目养神。

  手心和腿背的一百多道戒尺伤还赤剌剌地疼着,但蓝忘机并不打算借助冷泉疗伤,心道“魏婴身上也有同样的戒尺伤,应该也是这么疼着吧?不知道他涂了药没有?没有冷泉的话,怕是三四天也没法消了。此事后,他应该也不会再理我了吧......”

  “蓝湛。”

  一直想要逃离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他甚至以为自己产生幻听了,难道冷泉都无法让他平静了吗。然而敏感的五感告诉他,他的身边确实有人。他蓦然睁开双眼,侧首一看,果然,魏无羡正趴在冷泉边的青石上,歪头对他笑。

  蓝忘机吓得后退一步道:“你怎么进来的?”

  魏无羡慢吞吞爬起来,边解腰带边道:“泽芜君让我进来的。”

  “兄长?兄长为何会如此?”蓝忘机心道,为未来得及深思,只见魏无羡已经脱下了外衣,蓝忘机惊呼道:“你干什么!”

  魏无羡用脚蹬掉了靴子,一边脱得衣服满地都是,一边道:“我都脱了你说我是来干什么的。据说你们家的冷泉除了定心静性的修行之用,还有去淤疗伤的功能,所以你哥哥让我进来跟你一起泡泡。”

  姑苏蓝氏的冷泉,虽有祛瘀疗伤的功效,但并非人人都能所用,需借助蓝氏灵力才能达到治疗效果。所以蓝忘机算是知道他兄长是何意了!

  须臾间,魏无羡便将衣服全部脱完,借着月光,也让蓝忘机看了个彻头彻尾,登时他心头大乱,一双耳垂瞬间绯红,却无法阻挡少年优美的身躯映入眼帘。蓝忘机顿了顿,立马扭头回避。

  魏无羡未觉丝毫不妥,坦坦荡荡,道:“不过你一个人来疗伤有点不厚道。哇呜真的好冷,嘶—”

  魏无羡一下水就被冷的扑腾不已,浑身打颤,赤条条的身躯不停在蓝忘机眼前晃。蓝忘机与魏无羡拉开一丈远的距离,才接他的话道:“我来此是为修行,并非是为疗伤——不要乱扑!”

  魏无羡扑腾着往蓝忘机身边移动,水花四溅,泼的蓝忘机一脸,发丝被浸湿,往下滴着水。魏无羡身影都在打颤:“可是好冷,好冷啊.....”并非是魏无羡故意扑腾打闹,而是非蓝氏子弟确实无法承受冷泉刺骨的寒意。

  蓝忘机闭眼沉声道:“别动。”说罢将手压在魏无羡的肩头,将一阵灵力输了过去。

  这是他第一次用手掌去碰一具未着寸缕的身体。掌中少年的皮肤在这寒气逼人的冷泉中显得格外炙热。本是为了给魏无羡增加灵力对抗冷泉的寒冷,蓝忘机自己却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周身冰冷的泉水都似要沸腾。

  这时,魏无羡却缓缓靠了过来,胸膛贴将过来,几乎快要靠在蓝忘机身上。蓝忘机心中一紧,怕像昨夜一样失控,立马掌上用力将魏无羡挡在身外,道:“作甚。”

  “不作甚,好像你那边暖和点。”

  蓝忘机也察觉到他身体迸发出的热意,更是将魏无羡牢牢抵住,不让他亲近分毫,羞愧再起,甚至有些气急败坏,道:“并不会。”

  魏无羡看到蓝忘机如此嫌弃的模样,瘪了瘪嘴,便不再靠近,站定道:“蓝湛,我实在是佩服你。说要罚你还真连自己一并罚,半点都不姑息放水,我没话说了。”

  蓝忘机不语,心道“我这一番折腾到底是在干什么”

  魏无羡又道:“真的,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一本正经说一不二的人,我肯定是做不到你这样的。你好厉害。”

  听魏无羡这么说,蓝忘机更觉得受之有愧,仍闭目不语,手抵着他的肩,默默往他体内输送更多更纯的灵力。

  魏无羡不冷了之后,开始在冷泉里游来游去。

  手上的触感随之消失,内心有一丝失落感

  “蓝湛,你没听出来刚才我在干什么嘛?”魏无羡已经游到他跟前,笑着道。

  蓝忘道虽闭着眼却能感觉到魏无羡靠了过来,而且很近,蓝忘机有些不知所措道:“不知道。”

  魏无羡道:“这都不知道?我在夸你啊,在套近乎啊。”

  蓝忘机闻言,如临大敌。他觉得魏无羡无端献殷勤,一定又要捉弄自己,忍不住睁眼看着他,质问道:“你想做什么。”

  魏无羡道:“蓝湛,交个朋友呗,都这么熟了。”

  听闻“朋友、熟”这个字,蓝忘机一下回想起夜间的那个梦,“朋友?魏婴如此坦坦荡荡以朋友二字相称,而自己却对‘朋友’生出了这般心思,在梦中对‘朋友’做出那般荒唐事。并且才打过他,他竟然还想跟自己交朋友。”蓝忘机内心无比羞愧,沉声道:“不熟”

  魏无羡不满的拍了拍水,道:“你这样就没意思了。真的。跟我做朋友,好处很多的。”

  蓝忘机好奇心被勾起,忍不住问道:“比如?”

  魏无羡得意起来,靠于岸边青石,头一抬道:“我对朋友一向很讲义气,比如新拿到手的春宫,一定先给你看......”

  蓝忘机以为魏无羡会说出几句正经话,哪知提起春宫图,便知他又在嘲笑自己,不想再听下去,转身就要走。

  魏无羡慌忙掉转话头:“哎哎......回来啊,不看也没什么的。你去过云梦吗?云梦很好玩儿的,云梦的东西也很好吃,我不知道是姑苏的问题还是云深不知处的问题,反正你们家的饭菜太难吃了。你来莲花坞玩儿的话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我带你摘莲蓬和菱角啊,蓝湛你来不来?”

  蓝忘机顿了顿道:“不去”

  魏无羡道:“你不要老是用“不”字开头讲话嘛,听起来好冷淡。女孩子听了会不喜欢的。云梦的姑娘也特别好看,跟你们姑苏这边的好看不一样。”

  蓝忘机本想改口,却又听魏无羡提起姑娘,想到他见到女子便百般撩拨,一声声姐姐叫得无比亲热又轻浮的模样,莫名的升起一股恶气,他缓缓看向魏无羡,却见魏无羡对自己挑眉、眨眼,跟在彩衣镇与女子调笑一般,蓝忘机瞬间胸中憋闷,道:“不......”

  魏无羡一直被这样拒绝,总算失去了耐心,对蓝忘机道:”你这样拒绝我,一点面子都不给,不怕我在走时顺手拿走你的衣服吗。”

  见魏无羡又要作恶,蓝忘机心神更乱,忍无可忍对他喝到:“滚!”

  蓝忘机突然生气,冷泉本就冰冷,如此一来更是雪上加霜。魏无羡只道蓝忘机今日挨了罚心情不好,脾气格外大。看来今日不适宜招惹蓝忘机。

  魏无羡从水中站起,赤条条的身躯再次映入蓝忘机眼帘。见他三下两下套上衣服,回头对蓝忘机道:“那...那我先滚啦,忘机兄,你慢慢泡。”说罢,便吹着口哨摇头摆尾的走了。

  蓝忘机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来,甚是无奈:今日的一番折腾到底是为什么,此次魏婴被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自己对他有“邪念”,罚他便是罚自己,见他受伤心生怜悯、愧疚。而方才在冷泉里的一幕幕,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在唱独角戏,罚他,他并不怨恨自己,想和自己做朋友,还是一如往常的撩拨自己。这潭泥沼只怕自己越挣扎陷得越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