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24章 第24章 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彩衣镇的水行渊给姑苏蓝氏带来了极大麻烦。这东西无法根除,蓝家又不能像温氏那样将它驱赶到别处。蓝家家主常年闭关,蓝启仁为此大耗心力,讲学的时辰越来越短,魏无羡带人在山中溜达的时间则越来越多。

  这日一早,蓝忘机如同往日一般在藏书阁抄书,忽然窗外一片嬉闹声,蓝忘机心一紧,不自觉的望了过去。玉兰花枝,稍稍有些挡了视野,蓝忘机稍稍坐直了一点,方才看得清那边的情况。

  魏无羡被七八个少年拥着,正往这个方向走来,对于他们的行踪,蓝忘机已能猜出大半,通常往这个方向走,多半是要去后山。

  他远远的看见聂怀桑凑到魏无羡身旁,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魏无羡也应了他。

  太远了,声音小,蓝忘机听不见

  随即江澄又说了句什么,蓝忘机只听到一句:“我看他盯的就只有你一个人。”

  蓝忘机一阵心虚,“他们在说我?”

  一众少年已经越走越近,他们的对话仔细听已经能听清了。

  只闻魏无羡道:“嘿。等着。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

  蓝忘机心道:收拾谁?我吗?

  江澄道:“你不是嫌他闷,嫌他没意思?那你就少去撩拨他。老虎嘴上拔须,太岁头上动土,整日里作死。”

  魏无羡道:“错。正是因为一个大活人居然能能没意思到他这种地步,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蓝忘机闻言后一阵无奈......

  既然说要回来收拾我,好,那我便等着!蓝忘机心道

  临近午时,蓝忘机端坐案边,整理他写好的一叠纸,忽觉窗外玉兰花树簌簌抖动,惊飞了树上的几只鸟,蓝忘机知道定是魏无羡来了,虽说早有心里准备,但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了一下。

  抬头一看,魏无羡正从窗外翻了进来眉飞色舞道:“蓝湛,我回来了!怎么样,几天不抄书,想我不想?”

  蓝忘机心道“果然还是这么撩拨我,而不自知。”

  早知道他要来,一上午头脑里过了无数条对策,蓝忘机被魏无羡突然这么一撩,本就想好的对策,瞬间化为乌有。蓝忘机只得装淡定,状如老僧入定,视万物如无物,甚至有些麻木地继续整理堆成小山的书卷。

  魏无羡见蓝忘机沉默不理他,便又逗蓝忘机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必然是想我的,不然刚才怎么从窗子那儿看我呢?”

  蓝忘机闻言后,立刻看了魏无羡一眼,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惊讶和谴责,他没想到魏无羡会如此直接的戳穿他的心事,仿佛要把自己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公之于众。

  魏无羡坐上窗子,道:“你看你,两句就上钩。太好钓了。这样沉不住气。”

  蓝忘机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魏无羡不仅戳穿他心事,还冷嘲热讽一番,他再也沉不住气,对魏无羡道:“你走。”

  魏无羡道:“不走你掀我下去?”

  蓝忘机不语直勾勾的盯着他

  魏无羡看蓝忘机脸色差得不忍直视,忙说:“别这么吓人嘛!我来送礼赔罪的。”

  蓝忘机立刻拒绝道:“不要”,魏无羡这般殷情,指定没打好主意,上次春宫图就是个教训。

  魏无羡道:“真的不要?”看魏无羡动作,是准备从怀里掏东西。蓝忘机眼里生出了戒备之色,恍惚中都认为他会从怀里再掏出一件比春宫图更恶劣的东西。

  可令蓝忘机没有想到的是,魏无羡从怀里掏出来的竟是两只白的如雪一般毛绒绒的兔子。他将这一双毛球提到蓝忘机眼前晃,道:“你们这里也是怪,没有山鸡,倒是有好多野兔子,见了人都不怕的。怎么样,肥不肥,要不要?”

  蓝忘机未搭话,还在思索魏无羡究竟是不是还有花招。因为魏无羡早上说过要“收拾他”

  魏无羡看蓝忘机没反应,道:“好吧。不要,那我送别人。刚好这些天口淡了。”

  “送别人,送给谁?”当然这句话蓝忘机并没问出口,忍了一会喊道:“站住。”

  魏无羡摊手:“我又没走。”

  蓝忘机忍不住问道:“你要把它们送给谁?”

  魏无羡道:“谁兔肉烤得好就送给谁。”

  蓝忘机道:“云深不知处境内,禁止杀生。规训碑第三条便是。”蓝忘机的意思是让魏无羡放生。可魏无羡尝尝不按套路出牌

  魏无羡道:“那好。我下山去,在境外杀完了,再提上来烤。反正你又不要,管那么多做什么?”

  蓝忘机无语,真担心魏无羡将两只绒球杀了烤了,一字一句顿道:“给我。”

  魏无羡坐在窗台上嘻嘻而笑:“又要了?你看你,总是这样。”

  两只兔子,一只安静,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另一只一刻不闲,辗转腾挪,好动的兔子之前踩了一脚砚,在书案上留下一条黑乎乎的墨汁脚印。没一会就把桌上留下了无数黑脚印,甚至还把墨渍蹭到了那只安静的兔子身上。

  蓝忘机看着满桌狼藉无从下手,蹙着眉不知怎么办,却听魏无羡呼喊道:“蓝湛,蓝湛。”以为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回应道:“何事?”

  魏无羡道:“你看他们这样叠着,是不是在......”

  蓝忘机以为魏无羡又要胡说八道戏弄自己,不想让他再说下去,随口抢先反驳道:“这两只都是公的!”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兔子的雌雄。

  话一出口立马顿住了,登时就想起那天晚上荒唐的一梦,一对耳垂瞬间就染上了绯色,自己和魏无羡又何尝不是两名男子,两只公兔子他都觉得荒唐,更何况是自己和眼前这人。

  魏无羡道:“公的?奇也怪哉。”一边说一边揪着兔子耳朵提起来看了看,道:“果然是公的。公的就公的,我刚才话都没说完,你这么严厉干什么?你想到什么了?说起来这两只是我捉的,我都没注意他们是雄是雌,你竟然还看过它们的……”

  蓝忘机被魏无羡说的哑口无言,一阵羞恼之意升腾起来,终是忍无可忍,抬手将窗台上的魏无羡推了下去。

  魏无羡在半空中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哐当”一声,蓝忘机狠狠摔上了窗,跌坐回书案之旁。

  他扫了一眼满地乱糟糟的宣纸和墨汁脚印,还有两只拖着菜叶子打滚的白兔子,闭上眼,捂住了双耳。

  簇簇颤动的玉兰花枝被关在窗外了,可是,任他怎么抗拒,魏无羡那快·活又放肆的大笑之声,却无论如何也关不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