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27章 第27章 莲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已是盛夏,云深不知处的听学已经结束。

  深山之中,却是一派静谧世界,清凉天地。

  兰室外,两道白衣身影端立于长廊上。风过,白衫轻动,而人纹丝不动。

  蓝曦臣和蓝忘机,正在端立。

  倒立。

  二人皆是一语不发,似乎已进入冥想之境。流泉淙淙,鸣鸟扑翅,是此间唯一声音,反倒衬得四下更为寂静。

  半晌,蓝忘机忽然道:“兄长。”

  蓝曦臣从冥想中悠悠脱离,目不斜视,道:“何事?”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你摘过莲蓬吗。”

  蓝曦臣侧首,道:“……没有。”

  姑苏蓝氏的子弟若想吃莲蓬,自然不用自己去摘。

  蓝忘机颔首,道:“兄长,你知道吗。”

  蓝曦臣:“什么?”

  蓝忘机:“带茎的莲蓬比不带茎的好吃。”

  蓝曦臣道:“哦?这倒是没听过。怎么,为何忽然说到这个?”

  蓝忘机道:“无事。时辰到,换手。”

  两人将倒立支撑的那只手从右手换到了左手,动作整齐划一,无声无息,安定至极。

  蓝曦臣还待再问,定睛一看,却是笑了:“忘机,你有客人。”

  木廊的边缘上,一只白绒绒的兔子慢慢爬过来,蹭到蓝忘机倒立的左手边,抽动着粉色鼻子。

  蓝曦臣道:“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蓝忘机对它道:“回去。”

  那只白兔却不听,咬住蓝忘机抹额的一端尾,用力扯,似乎想就这么叼着把蓝忘机拖走。

  蓝曦臣悠悠地道:“它想你陪着吧。”

  拖不动的兔子气急败坏地绕着两人蹦了一圈,蓝曦臣看得有趣,道:“这是爱闹的那一只吗?”

  蓝忘机道:“太闹了。”

  蓝曦臣道:“闹也无妨,毕竟可爱。我记得有两只。两只不是经常在一起吗,为何只来了一只?另一只是不是喜静不愿出来?”

  蓝忘机道:“会来的。”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木廊的边缘上,又扒上了一只雪白的小脑袋。另一只白兔也跟过来,寻找它的同伴了。

  两团雪球相互追逐了一会儿,最终选了个地方,就是蓝忘机左手旁,安心挤在了一处。

  一对白兔黏着彼此挨挨擦擦,即便是倒过来看,画面也煞是可爱。蓝曦臣道:“叫什么名字?”

  蓝忘机看着兔子不语

  蓝曦臣却道:“我上次听到你叫它们了。”

  “喜静的叫耿望,好动的叫殷月”说完蓝忘机耳垂泛红

  蓝曦臣由衷地道:“是很好的名字。”

  蓝忘机换了一只手。蓝曦臣道:“时辰未到。”

  蓝忘机默默又把手换了回来。

  一炷香后,时辰到,倒立结束,两人回到雅室静坐。

  第二日,蓝忘机独自一人下山了。

  向人打听在离约云深不知处三四十里处,有一片几十亩的大莲塘。

  在去莲塘途中下雨,蓝忘机同几名农人在废弃的老棚子里避雨,其中有一人带伤。老棚子有一根柱子断了,蓝忘机徒手撑起,棚子有一吊死鬼,使得这片棚顶异常沉重,无论如何也没法被普通人抬起来。

  蓝忘机出门没带度化之器。这邪祟并无害人之念,自然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将它打得魂飞魄散,

  蓝忘机暂时无法说服它把自己吊着的尸体放下来,便只能先手撑起这屋顶了。回头上报,再派人来处理。

  那邪祟在蓝忘机身后晃来晃去吊了一阵,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抱怨道:“好冷哦……”

  “……”

  它左看右看,找了个农人靠上去,似乎想暖一暖。那农人忽的一阵哆嗦。蓝忘机微微侧首,给了它一个十分冷厉的眼角余光。

  那邪祟也打了个哆嗦,委委屈屈地回去了。可还是伸长了舌头抱怨道:“这么大,这么大雨,这么敞着……真的好冷哦……”

  “……”

  直到大夫来,众农人竟是都没敢跟蓝忘机搭话。待到雨停,他们把伤者挪出木棚,蓝忘机放下屋顶,一句话也没说便走了。

  待他赶到莲塘时,业已日落。他正要下湖,对面撑出来一只小船,船上一名中年女子道:“哎哎哎!你是做什么的?”

  蓝忘机道:“摘莲蓬。”

  那女子道:“日落了,我们天黑以后不放人进去的,今天不行了,改天吧!”

  蓝忘机道:“我不多做停留,一刻便走。”

  女子道:“不行就是不行,这是规矩,规矩不是我定的,你问主人去。”

  蓝忘机道:“莲塘主人在何方。”

  采莲女道:“早回去了,所以你问我也是白搭,我要是放你进去了,这湖的主人可没好话对我说,你不要为难我。”

  听到这里,蓝忘机也不勉强了,颌首道:“打扰了。”

  虽然神色平静,但就是能看出一种失望之意。

  采莲女让蓝忘机去街头买

  蓝忘机正要转身,闻言止住,道:“街边莲蓬不带茎。”

  采莲女奇道:“你难道就非要带茎的?吃起来又没什么区别。”

  蓝忘机道:“有。”

  “没有的!”

  蓝忘机执拗道:“有。有人告诉我有。”

  采莲女扑哧一声笑,道:“究竟是谁告诉你的?这么犟的小公子,鬼迷了心窍了!”

  一番对话后,采莲女最后还是放蓝忘机去莲塘采莲蓬了。

  翌日

  空山新雨后,云深不知处。

  雨后玉兰,分外清新娇美。蓝曦臣看得心生喜爱,在案上铺了纸,临窗作画。

  透过镂花窗格,见一道白衣身影缓缓走近,蓝曦臣也不搁笔,道:“忘机。”

  蓝忘机走过来,隔着窗道:“兄长。”

  蓝曦臣道:“昨天听你说起莲蓬,恰好今天叔父让人买了莲蓬上山,你要吃吗?”

  蓝忘机在窗外道:“吃过了。”

  蓝曦臣有点奇怪:“吃过了?”

  蓝忘机:“嗯。”

  兄弟二人又简单说了几句,蓝忘机便回静室去了。

  画毕,蓝曦臣看了一阵,随手收了,将之忘到脑后,取出裂冰,去往他日常练习清心音的去处。

  龙胆小筑前,丛丛淡紫,缀点点星露。蓝曦臣顺着小径步入,抬起眼帘,微微一怔。

  小筑门前的木廊上放着一只白玉瓶,瓶里盛着几枝高高低低的莲蓬。

  玉瓶修长,莲茎亦修长,姿态甚美。

  蓝曦臣收起裂冰,在木廊上临着这只玉瓶坐下,侧首看了一阵,心内挣扎。

  最终,还是矜持地没有动手偷偷剥一个来吃吃看,带茎的莲蓬到底味道有什么不同。

  既然忘机看上去那般高兴,那大概是真的很好吃吧。

  夜间蓝忘机在藏书阁里作画,画了两只兔子,一片莲塘,并在空白处提笔这下: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魏婴然后放置在装小纸条的木匣子内。

  随后又翻出忘机琴开始断断续续的抚起琴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