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30章 第30章 抹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

  如同昨日一般,早上先是仙家百门辩论,蓝忘机入场的时候看了一眼魏无羡,他手搭在江澄肩上,看口型像是再说他们这样像一对新人,江澄回了他一个滚字。

  蓝忘机逼迫自己认真倾听各家辩论,不知不觉也听了进去,终是一眼都再未看向江家。

  下午比赛射箭,赛场上有一千多个会飞的纸人靶子,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的纸片人附有凶灵,此次比赛要求只射附有凶灵的纸人靶子,射到普通纸人靶子的必须马上出局。所以这不仅要求射得准射得快还需看得准,很是考验人。

  靶场上有二十多个入口,各家不同,蓝忘机在领弓处,领了弓,正在试弦,拨一下听声,调试松紧。

  许是这拨弦的声音引起了魏无羡的注意,魏无羡竟然停下脚步盯着自己看,四目相对的蓝忘机虽面无表情,内心却汹涌澎湃。

  蓝忘机蓦然撇过脸,再拨一声,凝神听声时。魏无羡突然窜到面前,一脸惊喜的模样,拍着大腿道:“咦!这不是忘机兄吗?”。

  蓝忘机心道“若是不愿理睬,假装未看见,便从头装到尾,谁也毋需理会谁,只当从未见过便好,何须突然又假惺惺前来招呼。”

  蓝忘机提起弓,扭头就走。

  魏无羡吃个没趣,对江澄道:“又不睬我。嘿。”

  江澄表情冷漠地横他一眼,也是不打算理睬。

  从靶场入口处,到姑苏蓝氏的入口,蓝忘机径直走了过去。一袭红衣再次溜了过来,堵住蓝忘机的路。

  蓝忘机瞪过去,那是一年多没见到的一张脸,一张让他朝思暮想的脸;让他手足无措的脸;让他情绪波动的脸。那张脸还是那样明媚,那双望着自己的眼睛还是那样明亮,好像随时会弯成一盏月牙,在夜空中皎洁生辉。

  就是这样一张让蓝忘机念念不忘的脸,却在时隔一年多后将蓝忘机抛于脑后,忘得干干净净,不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都是把人戳得生疼。

  蓝忘机脑中混沌,心内一股气越憋越闷,有股发泄不掉的委屈和痛苦,只能选择垂眸不看魏无羡。

  入口狭窄,蓝忘机往左侧身欲绕过,魏无羡也侧,蓝忘机又朝右侧挪过去,魏无羡也挪,总之就是要堵住蓝忘机的路,不让走。

  蓝忘机抬眸看着魏无羡,眼神里充满了不可发泄的怨,可魏无羡似乎看不懂还故意挑眉挑逗他

  蓝忘机沉声道:“借过。”

  魏无羡脚步不动,完全没有让路的意思,还戏谑道:“肯理我了?刚才是装不认识呢,还是假装没看到?”

  蓝忘机心道“可笑,一直装不认识,假装不看到的人是谁,现在还好意思倒打一耙。”

  旁边传来了其他弟子的窃窃私语,其中还夹杂着嬉笑之声。

  蓝忘机不想让人当笑柄一样看待,佯怒一字一句道:“借过。”

  魏无羡嘴角含笑,挑挑眉,侧过身子。奈何入口窄,蓝忘机只得侧身而过,二人胸膛紧紧擦过。就那么一瞬,蓝忘机仿佛可以感受到魏无羡衣料下的体温,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还是一年前,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犹如云深不知处墙外被迫紧紧相拥的场景重现。蓝忘机魂不附体,心道“魏婴,你若知道我心悦你,你可还会这般挑逗于我。”

  蓝忘机前走没几步,便听到魏无羡大声喊道:“蓝湛,你抹额歪了”

  蓝忘机本能性的相信他,慌忙的用手扶了扶抹额,才发现,他又在捉弄自己。回过头只见魏无羡早闪到了一边,嘻嘻哈哈地扛着弓去了云梦江氏的靶场入口。

  入了靶场,温家那边一片嘈杂。蓝忘机闻声看过去,见温家的二公子温晁站在一木箱上,挥舞着一把弓,对地下的人嚷道:”再来个!再来个,还差一个!最后一个!”

  心下了然,温家如今之势十之八九源于其家主温若寒。此人城府极深,为人狠绝,还有一身可敌万夫的修为,温家在其运营下可谓越发强盛。许是生活环境太过安逸,温家后辈却是一言难尽。

  温家长子温旭也算一表人才,可与其他世家的后辈比却略显平庸。而次子温晁,更是荒唐,修为人品没有一项拿得出手。也难怪自家举办的射箭比赛都凑不出人来。

  蓝忘机回头欲不再看时却听到那熟悉的声音。

  魏无羡道:“谁说他没拿过弓?他不紧拿过,而且射得还很好!”

  众人都略微惊奇地看看魏无羡,再看看那少年。原来那少年是昨日在花园射箭的白衣少年

  少年的脸原本有些苍白,因为众人的目光忽然凝聚到了他身上,一下子变得通红,漆黑的眼珠使劲儿地瞅魏无羡。魏无羡负手走了过去,道:“你刚才在花园里射得不是挺好的?”

  温晁也转了过去,怀疑道:“真的?你?射箭好?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少年唯唯诺诺低声道:“我...我最近......才开始练的...”

  他说话声音很低,还断断续续,仿佛随时能被人掐断,也确实经常被人掐断。温晁不耐烦地打断道:“好吧,那儿有个靶子,你赶快射一个来看看。好就上,不好就让开。”本是簇拥的众人立马给他空出位置来。

  魏无羡见他很是不自信的样子,拍拍他的肩,道:“放轻松,像之前那样射就行了!”

  那少年很感激的看了魏无羡一眼,然后拉弓准备射箭,许是紧张那少年手臂一直在发抖,一箭飞出,连靶子都没中。

  围在一旁观看的温家中人发出讥笑之声,纷纷道:“这也叫射得好,哈哈哈哈”

  “我闭着眼睛都比他射得好”.........

  少年觉得丢人,仓皇而逃,魏无羡追喊:“喂...琼林兄,你别跑呀,方才你是不是紧张了?”

  听他在背后叫自己,温琼林这才停了下来,垂首转身,从头惭愧到脚的样子,嗫嚅道:“……对不起。”

  魏无羡奇道:“你跟我说对不起干什么?”

  温琼林内疚地道:“你……你推荐我,我却让你丢脸了……”

  魏无羡道:“我有什么可丢脸的?你以前不常在别人面前射箭吧?刚才是紧张了?”

  温琼林点了点头,魏无羡道:“有点自信。我老实跟你说吧,你比你们家的人射得都好。我见过的所有世家子弟里,箭法比你好的绝对不超过三个。”

  江澄走了过来,手搭在魏无羡肩上,道:“你又在干什么?三个什么?”

  蓝忘机见江澄很熟络的将手搭在魏无羡肩上,不自觉的眉角一抽。

  魏无羡指着他道:“喏,比如说这个,他就没你射得好。”

  江澄暴怒道:“找死!”

  魏无羡受了他一掌,面不改色地道:“真的。其实没什么好紧张的,多在人前练练就习惯了,下次一定能让人刮目相看。”

  这个温琼林,大概是个温家里旁系又旁系的世家子弟,地位不上不下,性格却羞怯自卑,缩手缩脚,连说话也结结巴巴,好不容易苦练一番,鼓起勇气想参与比赛,却因为太紧张而弄砸了。

  魏无羡对他鼓励了几句,再简单说了一些需要提醒的要点,纠正了他昨日在小花园里射箭时的一些细微毛病,温琼林听得目不转睛,不住点头。江澄道:“你哪来这么多废话,马上开赛,还不快滚去入场!”

  魏无羡一本正经地对温琼林道:“我现在就要去比赛了。你待会儿可以看看场上我怎么射的……”

  江澄不耐烦地拖着他离开了,边拖边啐道:“看什么看,你以为自己是楷模吗?!”

  魏无羡想了想,奇怪地道:“是啊。我不就是吗?”

  “魏无羡!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见江澄跟魏无羡勾肩搭背的走远

  蓝忘机脸色也不是很好,回过头来,不再看魏无羡。此次射箭比赛,涉及家族颜面,蓝忘机不敢再胡思乱想,便收敛心神。

  入场正式开始比赛之后,不断有世家子弟因错手射中普通纸人而退场,场上之人只剩三成不到。

  虽说不胡思乱想,但蓝忘机在赛场上也随时关注着魏无羡,见他有条不紊,全身无丝毫浮躁之气,箭无虚发。他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比赛之中,双目凝神,拉弓果断,身形优美,和平日里聒噪小动作不断地他,简直判若两人!

  随着淘汰的人越来越多,场上参赛选手只剩了不到一层,温氏的选手更是所剩无几,附有凶灵的靶子也越来越少。不知不觉蓝忘机竟然跟魏无羡越靠越近,蓝忘机正专注的瞄着一躲在普通纸人后面的凶灵靶子。忽然后方传来魏无羡的声音

  “忘机兄”

  蓝忘机将弓拉得满如圆月,很本能的应了他:“何事?”

  “你抹额歪了”

  蓝忘机心想:方才骗我一次,眼下又想捉弄我。便没有当真,回了他一句:“无聊”

  魏无羡道:“这次是真的!真的歪了,不信你看,我给你正正。”

  蓝忘机原本可以避开那只伸来的手,身体却不知为何僵在原地,心中冒出不可思议的想法:‘本来就应该是他的。’

  忽然额间一松,眼睁睁的看着抹额从自己睫毛划过。蓝忘机没想到魏无羡会直接扯下自己的抹额。

  姑苏蓝氏的家祖曾经立下规矩,只有在命定之人和倾心之人面前,才可以不必有任何的规束。

  我本就倾心于他,如今他又摘了我的抹额......他就是我的命定之人,这算是我当众示爱表白了吗?

  蓝忘机缓缓回过头,看着魏无羡,期待着他的回应。只看到他一脸茫然的拿着自己的抹额,掂了掂抹额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给你,你重新系上吧。”

  蓝忘机闻言,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被这命定之人撕碎

  什么叫“给你,‘你’重新系上”!

  为什么不是“我给你重新系上”?

  抄了那么多家规,你当真是不知道抹额的含义,还是假装不知道抹额含义?

  或者说,你这是在拒绝?

  你知道当我发现自己喜欢上同为男子的你是有多痛苦吗?

  你知道我表面的傲娇只是为了掩饰我内心爱你的卑微吗?

  真的只是为了好玩,才靠近我的?

  为何你要如此肆虐毫不顾忌的来撩拨我?......

  蓝忘机的脸色十分难看,握弓的手背青筋暴起,整个人像是在发抖,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心中的失落和委屈高涨到了极点,喉咙有股快要压制不住的咸腥味。只觉得视线一阵模糊一阵清晰

  蓝曦臣揽过蓝忘机的肩,率先开口:“忘机,魏公子不是故意。要不你先下去吧。”

  蓝忘机毫无阻力的拿回那条抹额,对方没有一丝想要挽留。此时只觉得周围的人不紧像在看一场滑稽的戏码,更像是在看一个自作多情的笑话。

  一人道:“这只是意外,无须那么生气。”

  另一人道:“不是女子,只是男子,不必在意。”

  再有人道:“可是家规并没有规定命定之人一定是男子或女子。”

  还有人道:“虽然只是意外,可这抹额确实只能命定之人触碰啊。”

  蓝忘机转身离开,因为他知道此刻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身后传来江澄的声音,道:“你又干什么了?不是让你不要撩他的吗?一天不找死心里就不痛快。”

  魏无羡道:“我说他抹额歪了,第一遍是骗他的,可第二遍是真的。他不相信,还生气。我不是故意拉掉他抹额的,你说他为什么那么气愤?连比赛都不参加了。”

  江澄嘲道:“那还用说,当然因为你格外惹他讨厌!”

  不是的,魏婴别听他胡说,我怎可能讨厌你,我只是...只是...

  蓝忘心里的苦闷却也百口莫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