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33章 第33章 火烧云深不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忘机回到静室,心情豁然贯通,一手抱起殷月,可它却在自己怀里扑腾着想要下去,而耿望一改平日里雷打不动的行径,竟也攀着自己衣摆站了起来。三瓣嘴急促的抽动,鲜红剔透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怀里的殷月,似乎想要上去。

  蓝忘机无奈摇了摇头,便蹲下将殷月轻轻放了下来。刚一落地,两只兔子便滚于一处,耿望再次安静了下来,半眯着眼缩成一团任由殷月在旁边打滚跳跃。

  蓝忘机心想要是自己跟魏婴能像耿望跟殷月这样就好了,遍观云深不知处,蓝忘机觉得哪里都有魏无羡的影子。藏书阁,冷泉,兰室......

  欣然翻出了忘机琴,开始抚琴,之前一直在谱一支特别的曲子,今日似乎特别有灵感,一边抚琴一边回忆着跟魏无羡为数不多的点滴记忆......琴声婉转连绵,似有道不尽的缠绵之意,又有诉不完相思之音;更有难舍难分的眷念之情。

  这日,蓝曦臣跟蓝启仁从不夜天回来。蓝忘机正在藏书阁誊抄古籍。

  蓝曦臣专程找到蓝忘机,道:“忘机......”

  “兄长,何事”蓝忘机见蓝曦臣欲言又止

  “射箭比赛那日,你与魏公子可有交心?他可曾知晓你的心意?”

  “否,兄长为何有此一问”

  “无事,只是你走后,听闻了一些事罢了。”

  “何事?”

  “温家长子温旭对魏公子似有恋慕之意,魏公子当众拒之,闻言魏公子说不喜男子,就算喜男子也应当如你这般。”

  蓝忘机一脸惊愕道:“魏婴可有惹事?”

  蓝曦臣摇了摇头道:“他也提前走的,在你回云深不知处的第二日。”

  “发生了何事?”

  “你走的当日,御剑比赛,御剑途中有很多障碍要躲避,温旭躲避不急,险些被枭鸟啄伤,幸得魏公子出手相救,温旭许是此时暗生情愫。为感激魏公子,当晚温旭设宴答谢,魏公子婉拒,温旭却出言轻佻,魏公子本当无事,谁知第二日,符篆比赛时温旭使了些手段,言行极为轻浮,将魏公子激怒,魏公子负气而走。事后温若寒虽责罚了温旭,但好像江家与温家也是不欢而散。”

  蓝忘机闻言,一脸忧心

  蓝曦臣又道:“忘机,此事本不欲告知于你,但又与魏公子有关,所以思前想后才决定说与你听。还有魏公子可知我蓝氏抹额的寓意?他对你?”

  “兄长,我对他有情愫,他并不知晓,也不知抹额的寓意。我知他喜女子,而我也并非是喜男子,我只是喜魏婴,与他性别无关。”

  蓝曦臣见蓝忘机如此回答便也知晓他内心不在纠结。

  .............................................

  距离上次岐山百家清谈盛会已过大半年,在这期间温氏相继吞并了三家小仙门并以各种为难姑苏蓝氏,现下又以在姑苏建监察寮人手不够为由,让蓝氏派人弟子前往支援。

  因不明温氏此次目的,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由蓝曦臣带一批弟子前去,蓝忘机跟蓝启仁守在云深不知处加固结界。

  几日后,云深不知处收到温氏的书信,要求由家住亲自去监察寮监工。蓝启仁跟蓝忘机正在商量此事。

  一蓝家长辈按奈不住怒火,骂道:“温家欺人太甚,堂堂仙门世家,去当苦力不说,现在还要求家主亲自前往,真当自己是天了。”

  另一长辈道:“什么监察寮,我看找苦力是假,借此羞辱一番是真。看如今蓝氏后辈人才济济,找茬罢了。”

  姑苏蓝氏家主青蘅君常年闭关不问世事乃是众人皆知,堂堂一家主放着家族之事不管跑去当什么监工,摆明了就是岐山温氏没事找事,也不知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药。

  正在此时,蓝忘机通行玉令发出红光示警

  蓝忘机道:“有人硬闯破了结界”

  一行人立马往结界处赶,只见一行人身着烈日艳阳袍,为首那人正是温若寒长子温旭,温旭衣裳更为华丽,烈日纹上襄了金线,反射着日光,显得整个人更加咄咄逼人。

  蓝启仁道:“温公子这是何意?为何强闯我云深不知处?”

  温旭勾起嘴角道:“此次来是请你们你们蓝氏家主的,想必书信你们已经看了,建设监察寮不是小事。必须由家住亲自监工。”

  蓝启仁忍怒道:“我家家主正在闭关,不宜出关。蓝曦臣是他长子,在仙门中也颇有威名,由他来代替,你们定可放心。”

  “有点意思。”温旭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子,接着道:“看来你们这家主是打算换人了。”

  蓝启仁忍怒道:“温公子,请你注意言行,我蓝氏的家事还不劳你们温氏来管。”

  温旭挑衅道:“是吗,那今日我偏要好好管教管教。”

  蓝启仁气的山羊胡须颤抖不止,眼里冒火。而蓝忘机一手已摸在避尘剑柄处,随时准备应战。

  温旭拔剑道:“给我打”,此次温氏有备而来带的全是高手。

  蓝氏子弟纷纷拔剑,仙剑出鞘之声铮铮响起,与温氏一片混战。蓝忘机修为虽高,但眼下这些温家修士都是高手,以一对多也实属困难。

  此时蓝启仁挥剑与蓝忘机一同抗敌。

  蓝启仁道:“忘机我先挡着,你快去找你父亲,让他赶紧走”

  蓝忘机道:“不可,走不了”

  有人言,道:“去放把火烧了藏书阁”

  “叔父,他们要烧藏书阁”蓝忘机道

  蓝启仁道:“那你快去藏书阁,我先挡着”

  藏书阁乃是姑苏蓝氏的立世之本,从第一代家主蓝安开始,所有蓝家剑术,琴谱,秘籍全都置于藏书阁。还有诸多从各处收集来的古籍涵盖了天文地理,人文历史,皆是奇书,藏书之全,乃仙门之首。

  蓝忘机赶到藏书阁时,温旭已经在此等候

  温旭道:“蓝二公子,好一个泽世明珠,也难怪魏无羡说男人就喜欢你这样的。今日我便烧了你云深不知处,毁了你这泽世明珠。”

  蓝忘机咬牙切齿道:“你!敢!”

  温旭向藏书阁甩出几张燃火符,蓝忘机阻下几道,唯有一道燃火符甩到了藏书阁旁的玉兰树上,霎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温旭本不是蓝忘机的对手,几招下来温旭已被蓝忘机刺伤。

  数名修士见温旭受伤,便集体围攻蓝忘机使他无法脱身,寡不敌众的蓝忘机很快右腿被刺了一剑,正当另一剑快要刺向蓝忘机腹部时,一道浑厚的青色剑气降下,劈开了蓝忘机身周的温家修士

  一名面容姣好的白衣男子从天而降,落在了蓝忘机的跟前。

  蓝忘机道:“父亲……”

  来者,正是蓝忘机和蓝曦臣的父亲,青蘅君。

  白衣抹额,面容俊美而沉稳,看不出一丝神情,身周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在场的人,都仿佛坠入了冰窟。

  分明就是一位放大版的蓝忘机。

  蓝启仁也受了伤赶了过来,然而寡不敌众,如若再僵持下去,只会死伤更多。

  蓝忘机一剑砍翻一个温家修士,对青蘅君道:“父亲,琴,藏书阁。”

  青蘅君点头,边打边往藏书阁方向后撤。青蘅君琴艺名动天下,弦杀术更是一绝,有琴在手便多了一分胜算。

  众人退至藏书阁,蓝忘机挥出一道剑气掩护青蘅君上楼取琴。刚踏进屋门,一道红色身影闪出一掌正正打在青蘅君胸口上。这一掌用了十成十的力,又因偷袭毫无防备,青蘅君直接被推出藏书阁砸在地上。

  “父亲!”蓝忘机听见这声巨响回头去看,只见青蘅君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两次都未成功。心下大恸,回身看那偷袭之人正是化丹手温逐流。难怪刚才乱斗中未见其身影,原来早在藏书阁躲了起来找机会偷袭。

  “卑鄙无耻。”蓝启仁看家主受伤,顾不得自己,一道剑光过去将面前温家之人逼退,连滚带爬去扶青蘅君。青蘅君捂着胸口勉强站立,又生生喷了一口鲜血,一身白衣胸口早已被鲜血染透了一片。

  蓝忘机本欲去扶自己的父亲,但心念一转,擒贼先擒王,温逐流是出了名的高手,如若针锋相对犹如以卵击石,倒不如抓住温旭,让温逐流等温家修士先撤离。

  蓝忘机手握避尘,飞身向温旭扑去,温逐流像看懂的蓝忘机心思一般,从身后一掌劈来,蓝忘机侧身躲避而不及,只见青蘅君飞身一跃挡在蓝忘机身前,硬生生的替蓝忘机受了此掌,这一掌来的极其猛烈,连被护在身下的蓝忘机都被震的一阵眩晕。而青蘅君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软软地瘫伏在蓝忘机身上,失去了意识,不知是死是活。

  蓝忘机嘴唇发抖,淡色的眸子布满了血丝,一时间他竟没有勇气去探父亲的鼻息,甚至连碰都不敢碰他一下,生怕一碰就碎了。

  而温旭在差一点被蓝忘机抓住时,侧身手臂只被避尘划了一下。

  温逐流走到温旭身边,低声道:“差不多就行了”

  温旭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青蘅君这是多久没练了,受了两掌就这样了,这家主当的真心不能服众。”说着就弯腰抬手去探青蘅君的脉

  坐于地上的蓝忘机怀抱着青蘅君,见温旭欲碰自己父亲,猛地把温旭的手打开,一字一句道:“别,碰,他。”

  像是被蓝忘机浑身的冷气激到,温旭手一缩,道:“我的任务是为众家清理门户,照这情形,看来是完成大半了。”

  蓝忘机不明其意,只是将怀里的父亲抱的更紧。

  温旭又言:“好一对姑苏双臂,眼下还不是一样被我踩在脚下。”

  蓝启仁急道:“你把曦臣怎样了”

  “你觉得他能全身而退吗,哈哈哈哈,清谈大会你们蓝氏可是出尽了风头哇,今日放你们一马也可以。”他指着蓝忘机道:“烦请蓝二公子放火烧山”

  蓝忘机挣扎起身欲捡剑奋力一搏,温旭似乎早有意料,抢先一把捞起壁尘一剑刺入蓝忘机右腿。似乎能听到避尘剑刃擦过小腿胫骨的刺耳摩擦之声,温旭灵力陡然注入剑锋,“咔嚓”一声传来,蓝忘机腿骨被直接震碎。钻心的疼痛顺着小腿,沿着脊椎窜入脑门,冷汗瞬息而出,蓝忘机没有吭声,咬牙生生忍了下去。

  温旭道:“避尘还真是把好剑,不错不错。蓝二公子可想好了,下一剑可不一定是腿了,也不一定刺谁了。”

  蓝启仁咳着,一边吐血一边言道:“温公子,慢。”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向蓝忘机

  蓝启仁对着蓝忘机道:“忘机,你先带你父亲走。”接着转向温旭道:“老夫来烧,烦请温公子说话算话,放过我蓝氏众人。”

  “叔父!”蓝忘机绝望的喊出来

  温旭大笑着,啪啪啪拍着手道:“还是蓝先生识时务,也罢,你们自己放火烧山,我温氏便不做计较。蓝先生请吧。”

  蓝启仁含着泪道:“活着,只要活着,有朝一日,便有可能卷土重来,重振宗门”

  有人流泪,有人流血,却无人发出一丝哀鸣。

  所有的蓝家子弟、修士们,都像约好了一般,十分默契的,没有露出丝毫可怜的神色,皆是一派傲然。

  蓝忘机也有生以来第一次明白什么叫“无能为力”,腿上的伤敌远不过心头的痛。

  藏书阁也烧起来了,火是从玉兰树那边蔓延过去的。二楼放了许多蓝氏珍贵古籍和孤本。蓝忘机恍惚看到有人影在不晃动,其身影看上去似乎是蓝曦臣。

  熊熊的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企图把所用的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远看像是一股妖气在盘旋,灰灰的带着一些狰狞,走近似乎有张血盆大口袭来,带着浓烟与灼热,夹杂着肆意妄为的呼啸声,还有让人窒息的气体急速燃烧的嘎巴声,似乎天地也为这股喷涌而来的爆发而放行。

  温氏见如此大火,便也如言离去。

  百年仙境,毁于一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