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52章 第52章 射日之征——江陵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忘机在驿站门口笔直的矗立着,他虽无法说服魏无羡跟他回姑苏,但也同样不会被江澄说服,与他们分道扬镳,就此离开。

  魏无羡只说请他回避一下,那便回避一下。

  不能带他离开,那便留在他身边守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寂静的夜色被凄厉的长嚎声划破

  半晌,江澄跟魏无羡一同出了驿站,见蓝忘机还矗立在驿站大门,二人神情皆诧异

  江澄问道:“蓝二公子可是要与我们同行?”

  蓝忘机侧身看向他们,微微颔首

  江澄回想方才在驿站里确实有些话说得不体面,如今温晁被杀,也算完成任务,如今要按计划建设新的据点,并且蓝忘机本就是作为援军支援云梦,一而再的下逐客令本就不好,道:“好,那还请蓝二公子先去江陵等候我们,我跟魏无羡先回一趟莲花坞。三日后我们再返江陵,共同伐温。”

  “好”,蓝忘机内心是窃喜的,这个过程中,魏无羡虽然没有直视自己,但是他没有反对江澄的提议,也就是说他是默认的,愿意同自己在一个阵营。

  江澄道:“那我们先告辞了”

  魏无羡一只手勾搭在江澄的肩上一边走一边道:“江澄,我想吃师姐炖的莲藕排骨汤了,这几个月馋死我了,先说好到时候你可别跟我抢。”

  “切,我干嘛要让着你,凭本事看谁吃得快...”江澄轻轻将他一推

  蓝忘机看着他们一同离去的背影,如同当初在云深不知处求学一般,只是魏无羡腰间上多了一管墨黑色的竹笛,竹笛上挂着的血色流苏随着他的走动不停的摆动。也许一切都没变......

  江陵、河间、琅琊、甘泉都是地处岐山的要界,聂明玦所向披靡,自从上次在河间砍杀了温旭后,河间一带战事如今形式还算稳定,而琅琊战事吃紧,此次蓝忘机赶往云梦同江澄会合本就是自己兄长成全自己所为

  蓝忘机金蝶传讯给蓝曦臣不仅告知寻到魏无羡的消息,也告知他们接下来打算赶往江陵,希望能得到支援。

  带着先前跟来的蓝氏子弟一同御剑飞行到达江陵地界,江陵原属云梦地界,有一条贯穿的河流,莲花坞被血洗后,岐山温氏便将江陵作为一个重要据点,看地形正面狭窄,贯穿的河流,一组连绵的坡地向上呈喇叭口逐渐收缩,典型的易守难攻,蓝忘机微微蹙眉,心知欲攻下江陵怕要费些时力了。

  不久后蓝曦臣带着一批修士也赶来江陵,这批修士中大多数都是中低阶修士,也自愿加入射日之征,如今江陵作为新据点,定是人手不够且此地易守难攻,也准备着打持久战。

  一众人在一块比较隐秘的平地上开始主营扎寨搭建起来,蓝曦臣见蓝忘机神色黯然,并没有因为寻到魏无羡而有所好转,开口问道:“忘机,你这是何故?魏公子不是已然寻到了吗”

  蓝忘机垂眸,却不自觉的将手中的避尘握得更紧,蓝曦臣见蓝忘机如此反常的神情又道:“可是出什么事了?”

  蓝忘机闻言后,踌躇不言,片刻后缓缓将夷陵监察寮被逆转的招阴符递给蓝曦臣查看,蓝曦臣不解的接过符篆,略感不祥道:“此符篆有异,可知其是何作用?”

  蓝忘机缓缓的将沿路的惨尸以及温晁所受折磨一一道来,蓝曦臣听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无言以对。少间,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魏公子当真如此厉害?”

  蓝忘机愕然,本以为蓝曦臣得知后肯定跟自己当初一个反应,认为这种杀人手段太过残忍,却不曾想兄长此等反应与自己当初迥然不同。

  之前还本欲给魏无羡辩解一二,想说他并非嗜杀成性,却不成想蓝曦臣开解自己,道:“在战场上厮杀牺牲在所难免,而双方交战之时,断手断脚、重伤难治之人大有所在,然亦不能立急死去了却痛苦的也是常态。魏公子的手段听起来虽是残忍了些,但我姑且问你,除了温家修士,他可曾滥杀无辜?”

  蓝忘机道:“不曾”

  蓝曦臣道:“那他用此法杀温晁,你可曾想过原由?”

  蓝忘机沉默

  蓝曦臣又道:“魏公子为人大义,江老宗主夫妇于他有教养之恩,温晁当初血洗莲花坞,江老宗主虞夫人都惨遭毒手,魏公子这失踪的几个月来定然也受了不少苦,你想想当初我们云深不知处被烧,父亲重伤难治,我们是不是也很想手刃仇人!江小宗主跟魏公子手刃温晁本就是替他们自己报仇,况且江小宗主还杀了温逐流,也算是替我们寻了仇”

  蓝忘机道:“兄长,可此术法是控制怨灵,与邪祟为伍,终会损耗心神,况且...”,况且蓝忘机还担心魏婴他是否与怨灵签下血契,以血饲养恶灵......只是后半句多并未说出来。

  蓝曦臣道:“虽不知魏公子为何会突然改修他道,但我认为另辟蹊径不一定就等于是邪魔外道。只是一点我与你看法相同,便是此道损身,耗费心神。而我姑苏蓝氏的《清心音》对他稳定心神应有帮助!”

  果真是当局者迷,蓝忘机闻言豁然开朗了许多。先前自己之所以这么忧心,不仅是因为他觉得魏无羡此次回来变得残忍阴郁,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担心魏无羡修炼此术法会损身、耗心神,不利修行。

  因为琅琊战事吃紧,蓝曦臣跟蓝忘机交接战事计划后便前往支援

  三日后,江澄如约带领着大部分江家修士赶往江陵据点,蓝忘机不见魏无羡的身影,四处寻找了一番,依然没有见到他,心下了然他应该没有同江澄一起来,难道他真的就这么不想看到自己吗,内心不觉感到一阵失落,随之而来更多的情绪是难过......也罢,只要知道他好好的,比什么都好。待到局势稳定了自己在去寻他...

  江陵作为一个新据点,河流贯穿始终,他们的据点地处下游,不论是水战还是陆战形式都不利,傍晚时分,众家派遣为首的修士均聚集在议事的营帐内,商议这如何开战,蓝忘机赶到时已经有一部分修士聚在账内了,各家行完见面礼后便各自坐下

  陆续的,参加议事的修士逐一赶到

  修士甲:“诶,你们听说了吗?云梦的几个监察寮......”

  修士乙:“可不是嘛,死法有千百种,太惨了...听说大多数还是高阶修士!”

  修士丙:“真的?假的啊!”

  修士甲:“......我听说是云梦的魏公子干的”

  修士乙道:“我还听说,那温晁死前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是玩够才弄死的,啧啧啧...”

  蓝忘机闻得几人窃窃私语,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这也是他担心的一部分,怕魏无羡受人诽议,为世道所不容,心里暗下决心,不管怎样,一定要劝魏无羡重回正道。

  “这江宗主怎么还没到啊?江陵战场的主力可是他们江家的,这么多人都到了...”

  “到底是年轻家住啊!办起事来...哎”那人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

  蓝忘机有些听不下去了,也不便说他们“背后勿语人是非”,起身往帐外走去,刚伸手欲揭帐帘时,帐帘一下被人掀开,蓦然对上那双灵动的双眼,蓝忘机心中一怔,不知如何是好,他没想到魏无羡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以为他会留在莲花坞......

  二人对视少倾,蓝忘机率先败下阵来,艰难的移开目光,垂眸不语。魏无羡在他耳边低声戏谑道:“我好看吗,这样看着我”

  蓝忘机心跳快了半拍,袖中的手指微微卷起

  江澄随后跟上来道:“你们门口杵着干嘛?魏无羡你还进不进去了”

  闻言后,蓝忘机才想起让路默默地侧身,魏无羡江澄一同进了营帐,蓝忘机也回到方才的座位上。魏无羡则坐在蓝忘机的斜对面,不用刻意去看他都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江澄道:“抱歉,诸位久等了!方才因为一些事耽搁了”

  “无妨,无妨”

  “江宗主年少有为...”

  蓝忘机:“......”无语,这些人还真是......两面三刀

  这是江陵据点的第一次议事,商议着一些小规则,如夜间怎么轮流值守、多久召开一次议事、后勤物资怎么分配、战事后流民的安抚......

  蓝忘机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眼睛却不听使唤的总往魏无羡一处看,见他满脸疲态的闭着眼,脸色微微泛白

  “蓝二公子”,一金氏长辈喊到,将蓝忘机飘走的思绪拉回议事上来

  蓝忘机拱手示意,那人道:“两日前泽芜君带了一批修士与你交接,可有嘱咐过战事计划?”

  “有”

  蓝忘机简略说了一下战略计划,后又道:“不过具体情况还要各家商议,水战或是陆战亦或是并行皆需要初期战事探路!”

  魏无羡闻言探路一下精神道:“探路?我去!”

  蓝忘机惊愕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会突然接话

  魏无羡像是被众人看得不好意思一般,用食指摸了摸鼻子道:“小时候经常去江陵一带玩,路我自然熟”

  一修士道:“魏公子,这可不是儿戏”

  魏无羡道:“我知道,我知道,交给我吧,今天沿路赶来,我把周边的坟都挖出来,做了一批走尸”

  蓝忘机闻言第一反应是:难怪他没有和江澄同时赶来,但又觉得魏无羡挖坟取尸有些太——违反常规了

  “走尸...?!”

  “挖坟?”

  “这不是辱人尸身吗...”

  瞬间哗然,众人议论纷纷

  一年长者问:“魏公子,你这挖坟,人家家人可同意了?”

  江澄道:“谁会同意,还不是我给钱,他挖了坟,取走尸体就在棺材里留了一吊钱,方才来晚了还不是帮他一起藏挖出来的尸体了。”

  “这尸体怎可能听你差遣?”一人略微不屑道

  魏无羡道:“我自有法子”

  蓝忘机:“魏婴,你用何方法控制?能否保证安全”

  魏无羡憋了一眼蓝忘机,取出腰间墨黑色的竹笛在手中转动,道:“自是笛音控尸,至于安全嘛,尸体本就是死的,我只是把尸体做成听话的傀儡,还要什么安全...哈哈哈哈”

  众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蓝忘机问的安全是指魏无羡的安全,魏无羡如此聪明不会不明白蓝忘机是何意,他故意答非所问,蓝忘机就越是怀疑控尸对他身体有妨害

  魏无羡自告奋勇的坚持要当夜探路,查看温氏在江陵一带的部署,众人见他这么有信心,便将信将疑的同意了

  议事结束后,天刚刚擦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