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53章 第53章 射日之征——江陵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膳后,魏无羡虽走得远远的,却也算是在众目睽睽下斜笛横吹。

  一阵清脆的笛音扬起,音韵悠游柔转,宛若朱雀般轻鸣,片刻四周怨气横生,全往魏无羡一处聚集,霎时重重怨气拖起魏无羡飞了起来

  蓝忘机在远处看得眉头深锁,他不知道为何魏无羡不御剑,而是选择操纵怨气

  乎间笛声由清脆转为低沉,不一会四周飘来挥之不去又令人恶心作呕的腐尸之臭,一波走尸随着笛声缓缓而行,笛声越吹越快,走尸如听话的傀儡般开始暴走起来,朝敌方探去

  众人看得皆目瞪口呆,待魏无羡驭尸走远后,才哗然一片

  “这么厉害...”

  “真的有人能操控怨灵...”

  “这是什么邪术...”

  “他为何不御剑...”

  蓝忘机拂袖而去,在无人的地方招出避尘,欲追上魏无羡

  待蓝忘机追上时,看见魏无羡正往树林里走去,他快速收回避尘落地,抬腿跟上,虽是夜间,但月光很亮,蓝忘机可以清晰的看清魏无羡一举一动

  直到魏无羡走到溪边,蓝忘机终于忍不住开口喊道:“魏婴”

  魏无羡走到一块大石头旁坐下,半躺,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草,道:“蓝二公子,跟了我这么久,我若是不理你,会不会显得我太不厚道了啊!”

  蓝忘机顿了顿,逐步靠近他,站在他旁边,问道:“你身体没事吗?”

  魏无羡闭着双眼,如同睡着一般,半晌才应了一声,道:“没事”

  看魏无羡的样子,显然是不想跟蓝忘机多话,他站在那里显得有些无能为力,可又不甘心就这样走开。缄默半晌后,蓝忘机又问道:“你为何不御剑,而是操控怨气?”

  魏无羡闻言后,睁开双眼,侧首目光犀利的看着蓝忘机,随后邪魅一笑,道:“我若诡道剑法同修,岂不是天下无敌了,总得给人留条活路不是?”

  “剑道乃正途,岂能荒废,你...”

  魏无羡猛的坐了起来,道:“正途?何为正何为邪?我非摄取他人灵识,又怎么算是邪道呢?我修的是符咒,习的是音律,这又究竟哪里不是正途?”

  蓝忘机急切道:“此道损身,方才你吹笛驭尸,身体气息皆有些虚弱,难道你没发现吗”

  “那又如何,我自己的身体,损不损身,损多少,我自己心里有数,还不劳含光君费心”

  蓝忘机被这一声声客气的称呼急得如猫爪挠心一般难受。

  虽心急,却没有再多言,而趁魏无羡不注意时直接伸手探向他的脉搏

  魏无羡猝不及防的被这么一抓,反应也是极快,一掌将蓝忘机推开,怒到:“蓝忘机,你到底想干什么?”

  蓝忘机被这一推,神情也剖有委屈,沉声道:“你若身体真无异样,又为何不让我检查?”

  魏无羡站起来道:“我的事,不要你管”,说着就侧身欲绕过蓝忘机,迈步要走

  蓝忘机再次伸出手,欲抓住他的手腕查探脉搏,却不曾想抓到的是魏无羡的手,看上去就像是两人牵着手一般,蓝忘机顿时怔住,抬眸刚好对上魏无羡戏谑的眼神,他慌忙的想收回手,却被魏无羡紧紧握住

  蓝忘机内心骤然惊涛骇浪,目光一滞的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垂眸,看了看握住蓝忘机的手,轻轻的捏了捏,用拇指摩挲,随后又台眼看着蓝忘机,邪魅的笑着,道:“从前,我靠近你一寸你则退一丈,一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还说什么不与‘旁人’触碰。那么,现在,又是谁碰谁?嗯?”

  魏无羡指间微凉的触感让蓝忘机感觉似有一股灭不掉的火焰从他指间直窜脑门,烧得他一阵晕眩,本想说些什么,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开口

  “魏无羡,你在干嘛呢?”

  江澄的喊声惊醒了二人,蓝忘机双耳泛红,慌忙甩开魏无羡的手,背在身后,轻握成拳,仿佛在挽留指间的余温

  魏无羡轻咳了两声,道:“江澄啊,你怎么也跟来了!不是让你别跟来嘛”

  江澄道:“蓝二公子也在这”,像是在回答魏无羡蓝忘机能跟来自己怎么就不能跟来。随后又道:“你不是驭尸探路了嘛,怎么躲在树林里来了,害我找了好久”

  魏无羡转着笛子,绕过蓝忘机走到江澄身边道:“我这不是在等消息嘛,探路又不是非得我亲自去,再等一会,会有走尸回来汇报的”

  话音刚落,就有几具如傀儡般的走尸回来

  “怎么只回来了这么点”魏无羡蹙眉道,随后,撅起嘴吹了几声口哨,果然,探路的走尸损耗一大半

  那些傀儡张牙舞爪的嘶吼着,魏无羡道:“好吵,一个一个说”

  江澄跟蓝忘机都是第一次见魏无羡跟死尸的交流,皆有些不适应,蓝忘机走得远远的,负手而立,思索着魏无羡失踪的三个月到底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又是什么契机让他习的诡道?

  “蓝二公子,我们先回营地吧”江澄喊到

  说着江澄就招出他的三毒

  魏无羡道:“江澄,带带我呗”

  “随便不是已经给你了嘛,你的随便呢”

  “没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你的三毒力气大,带我们两个没问题哈”

  江澄道:“我还以为你不久前驭怨气飞行是为了耍帅呢”

  “我有那么无聊吗”

  “有!少啰嗦,走不走赶紧的”

  蓝忘机招出避尘,他倒很想带魏无羡,只是江澄没有给他留这个机会,直接一把捞上魏无羡便快速往营地赶去

  三人回了营地,众人都睡了只有一些夜巡的值守的修士没有睡

  魏无羡看了看那些夜巡的修士,道:“江澄,要不你让这些夜巡值守的修士都回去休息吧”

  江澄瞥了眼魏无羡,道:“他们去休息,你来啊?”

  “我让走尸来值夜!”

  蓝忘机闻言后眉心一抽

  江澄一脸嫌弃道:“能行嘛?况且谁受得了浑身飘着腐尸臭的东西大半夜的在外摇晃”

  魏无羡道:“我这不是体谅同僚嘛”

  江澄道:“今日议事的时候你不早说用走尸来代替夜巡......哎算了明天议事的时候在给众家说到,免得明天大家起来吓一跳”

  “我今天不是打了个盹嘛,这才想起来”魏无羡转着笛子道

  蓝忘机道:“那今日探敌情可有所获?”

  魏无羡停止转动笛子,道:“很不乐观啊,加上地理优势,若真打起来我们很容易吃败仗”

  江澄道:“不管温狗怎么厉害都得打下了,还有这都什么时辰了,你们不觉得累么,走吧睡觉,明天等大家坐再一起在讨论不好吗...”

  魏无羡瘪着嘴,点了点头,道:“休息”说完就转身一边用笛子敲着自己的肩头一边往他休息的营帐走

  蓝忘机一直默默注视着魏无羡离去的背影,江澄道:“蓝二公子,早些休息,江某告辞”

  当天晚上,蓝忘机躺在榻上,辗转反侧,脑海里尽是魏无羡那张略显苍白而阴郁的脸。

  翌日

  众家修士聚集议事,魏无羡简述了一遍昨夜探查敌情的情况,温氏修士不仅在驻城边设了结界还在河道上布了阵法,且敌方高阶修士占多数

  修士甲:“对方有不少人?”

  魏无羡道:“不知,敌众我寡,如今我有一计”

  修士乙道:“什么计?愿闻其详”

  “那就是多去刨坟,我要取尸体拿来做成傀儡,这样可以解决我们人手不够的问题,还有走尸不怕疼,可以替我们挡一挡敌人带来的伤害,减少我方的伤亡”

  魏无羡年少时便想法颇多,思维清奇却不失理论,那时他便能提出以怨气御敌,而且说的不无道理,只是有违人伦。

  一年长修士忍不住,道:“不可,昨日我就想说了,刨坟,那是人家的祖祖辈辈安息之地,怎可如此罔顾人伦,辱人尸身”

  魏无羡道:“恕我直言!这都什么时候了?是活人重要还是死人重要!这人都死了,尸身埋于地下还不是腐了。若不这么做,请问这仗要怎么打,敌众我寡,也许你能以一挡百,不怕温狗,那我们云梦江氏的子弟怎么办?其他家族的子弟怎么办?还有其他不是四大家族的修士,他们又怎么办?都去送死吗?!”

  那人被魏无羡怼得面红耳赤,却也无言以对

  江澄道:“挖坟掘墓也是迫不得已,战事在即,特殊时期,何必拘泥于此。何况,昨日魏无羡行事时都在棺中留了钱,以赔侵扰之罪。如今云梦江氏重建不久,能拿出的银两虽不多,但也是尽力弥补了”

  清河聂氏的一名代表修士道:“魏公子的建议虽有些违返常纲...但当下这局势却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众人商讨之声中大多数人是同意魏无羡的提议,而此时蓝忘机则起身踱步离开议事的营帐

  有人小声嘀咕道:“恐怕含光君见不得这种做法,气走了吧”

  “可不嘛,他们姑苏蓝氏的重视礼节,怕也见不惯这异类术法”

  蓝忘机急着出营帐,是因为刚收到蓝曦臣的金蝶传讯,姑苏一带本接近稳定蓝启仁镇守,但这几日温氏突袭,战事焦灼,加之琅琊战况更为吃紧,蓝曦臣无法脱身,他希望蓝忘机能抽身回趟姑苏!

  姑苏

  蓝忘机快速赶回姑苏,正好遇到突袭的温氏修士,虽孤身一人,却也故技重施,趁温家人进攻姑苏时,他只身潜入温氏驻扎营,放火烧了营地,营地着火,阵前的温家修士无暇顾及战事,便草草结束战役

  蓝忘机与蓝启仁会合,并肩作战数十日才勉强再一次平息姑苏一带的战乱,中途听闻江陵也开战了,魏无羡驭尸抗战,能凭一己之力大杀四方,以一抗百,虽战事焦灼,却也一战成名。

  姑苏稳定后,蓝忘机则又快速返回江陵,到达营地时已是傍晚

  江陵

  与上次离开时不同,此次到达营地,周边巡逻的全都不是人,而是走尸。

  蓝忘机着急寻魏无羡担心他身体有异,便直奔他休息的营帐,却不见其人,想着即将入夜,他必然会回来就寝,便没有离开,而是定定的在魏无羡帐外等候...

  执拗的蓝忘机就这样等了一宿

  直到卯时过半,才见一袭俊逸的黑色身影,缓缓而来,墨发玄衣,肤白胜雪,面容俊逸潇洒,身形颀长而优美,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散发着幽光,美得不可方物。

  蓝忘机看得有些失神,几乎无法挪开目光。

  魏无羡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快走近了才意识到营帐前站着人,抬头看了眼营帐周围,像是在确定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

  “蓝……含光君?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在姑苏嘛”魏无羡原本脱口就要叫出“蓝湛”,却又转口叫了他的尊称。

  比起尊称,蓝忘机更喜欢魏无羡叫他蓝湛,几次下来,也算是听习惯了,他喜欢怎么叫都随他吧

  蓝忘机道:“姑苏战事稳定,昨日傍晚回的此处”

  “你找我?”

  “嗯”

  魏无羡像是有点高兴,笑着道:“找我什么事?进屋里说?”

  “不必”

  魏无羡也不勉强,道:“那好,说吧什么急事,一回来就找我。”

  蓝忘机顿了顿,想着前两次直接问他身体状况,他都很排斥,这次便吸取教训,避免直接开口。而他又彻夜未归,便道:“魏婴,你昨晚去了哪里?”

  魏无羡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不减,调侃道:“含光君这一回来就在我帐外守了一夜呢?我若是姑娘,怕是要误会了。”

  “没有......”他本想说的是“没有误会”,却又及时管住嘴,没说下去。

  “没有什么?没有守我?没有非分之想?还是......没有误会?”他的语气越来越暧昧,满脸的俏皮,满眼的蛊惑

  蓝忘机的耳垂已经红得似在滴血,心头鹿撞,脸热得发烫,却仍是肤白胜雪,微微垂下眼帘,纤长的眼睫完美的掩饰了眼中的波动,看不出任何情绪。

  沉默则便代表默认。

  魏无羡见他不说话,又走近一步,做了一个更大胆的举动。

  他伸出一手,轻轻挑起蓝忘机的下颚,十分暧昧且魅惑的道了声:“嗯?”

  与上次林间被魏无羡挑逗不同,这次蓝忘机飞快的退了一步,“铮”的一声拔出了避尘,指着魏无羡,大有“你再敢过来一步我就宰了你”的架势。

  见他这副誓死捍卫贞操的模样,魏无羡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起来,道:“蓝湛啊蓝湛,想不到你还是这么禁不起撩拨,哈哈哈哈......”

  蓝忘机就着避尘指着魏无羡的架势,转回话题,问道:“回答。”

  魏无羡一脸有恃无恐,好笑道:“白天睡多了,晚上失眠,到处逛呗,还能去哪?”

  闲逛自然是不可能,蓝忘机猜他多半是去夜巡了,也不多疑,只道:“你身上的血腥味?”

  蓝忘机之所以这么一问,也只是担心他遇到什么状况,或是受了伤,穿一身黑衣又看不出来

  魏无羡道:“哦,闲逛时遇到几只不走运的温狗,送了他们一程,不小心沾了点儿。怎么,这么远都能闻到?也无妨,我正准备洗澡呢。”

  听他这么说,也就放心了,指着魏无羡的避尘却还没有收回去。

  魏无羡道:“那么请问,含光君,你的审问结束了没有?我现在可以进去洗澡了吗?还是说……含光君想看魏某人洗澡?亦或是想同魏某人一起洗澡?”

  蓝忘机:“......”

  脑海中浮现两年前在冷泉,魏无羡在他眼前脱得光溜溜的景象,和那个难以启齿的梦......喉结微不可查的滚动了一下,从容的收了避尘,淡定自若地往自己营帐走去。

  蓝忘机剑指魏无羡一事被路过的一些修士看见了,修士们之间又多了一项谈资。

  修士甲:“听说了吗,含光君昨日回来,今日一早就和魏公子打起来了,还用避尘剑指着魏公子呢。”

  修士乙:“那是自然,含光君这样正统仙门名士,当然看不惯魏无羡那样的邪门歪道”

  修士丙:“是吗?听说他们以前不是同窗过吗?”

  修士丁:“是同窗过,不过那时候,含光君可是最讨厌魏公子的”

  修士丙:“哦!也难怪他早上气冲冲的从魏公子的营帐方向过来,看来又是闹得不愉快了。”

  修士甲:“战事在即,但愿含光君暂且不要为难魏公子,先全力对付温狗才好”

  众人皆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