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54章 第54章 射日之征——江陵3 招阴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陵开战以来,战况是好是坏,周边的平民百姓深受其苦,叫苦不迭。与其说他们被战争波及,倒不如说他们是被那丧尸满地疯咬的阵仗吓的。

  魏无羡出场的战争都十分骇人,别说是寻常百姓了,就是仙门世家子弟,也没谁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打法

  每次应战,百姓们都有一种岐山温氏的修士很可怜很无辜,魏无羡才是那十恶不赦的“大魔头”的错觉。

  好在有姑苏蓝氏子弟每每留守最末,驱散邪患,安抚人心,并试图替魏无羡洗白。久而久之魏无羡便有了“无上邪尊”、“魔道祖师”的称号

  战事以来,关于魏无羡的话题就从未停歇过,有对他敬若神明的;也有惧他如鬼神的;有自豪与他身在同一阵营的;也有趋之若避的......

  女修们但凡聊起天,皆是三句不离“魏公子”。再加上魏无羡相貌极佳,丰神俊朗,如今更添一股桀骜不驯,就算是男子见了也难以抵挡这风采,更别说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了。

  姑娘们说到魏无羡的时候,也总是喜欢提起蓝忘机。有道是:无上邪尊魏无羡,泽世明珠蓝忘机。二人年纪相仿,一个邪魅狂狷风流不羁,一个雅正端方皎皎君子,放在一起当真是难分伯仲...!

  这日,又打了胜仗,夜间,众人皆坐在篝火旁休整,魏无羡喝着酒,被一群女修围着,相谈甚欢

  蓝忘机则在不远处,查看伤员

  忽然有一女修问道:“魏公子,你这笛子这么厉害,它可有名字?”

  魏无羡一边喝酒,一边看了看不远处的蓝忘机,然后又看了看手中的笛子,将它在手中转动起来,道:“你们说呢?”

  一群女子闻言后,以为魏无羡在问她们的意思,便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蓝忘机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顿觉喧哗。由记得当年百家清谈盛会时,魏无羡曾对自己说过,若今后他有一管笛子,便会唤名“陈情”,而现下魏无羡反问那众女修,蓝忘机自是心中不悦,他不明白为什么魏无羡会这么闲不住,在忙再累也要到处撩人

  忽又闻魏无羡道:“行了...你们别瞎扯了!”

  一江氏女修道:“不是你让我们说的嘛,难不成魏公子是想让你心仪的仙子取名?”

  “就是,就是...魏公子可有心仪的人?”

  “心仪谁啊?我们姐妹当中有没有呀!嘻嘻嘻...”

  蓝忘机闻言手中一滞,是啊,魏婴喜欢女子,又是什么样女子才能配得上他的好......

  “诶,诶...得了,瞧瞧你们八卦的模样...怎么越扯越远了!”魏无羡一脸嫌弃道,说着便提着酒起身转着笛子踱步往蓝忘机方向走

  那群女修还不依不饶道:

  “魏公子莫不是害羞了”

  “笛子的名字到底叫什么呀?”

  “你倒是说呀!心仪谁了...”

  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魏无羡停在蓝忘机身旁,侧身对众道:“陈情!鬼笛陈情!”

  蓝忘机原本弯着腰,在看伤员,闻言后便不自觉的直起身,回头看向魏无羡,魏无羡回头冲他挑了挑眉道:“‘笛语陈旧忆,一曲诉衷情。’你说呢?蓝二公子”

  这“笛语陈旧忆,一曲诉衷情。”是当初自己听了魏婴吹手笛后说的话——蓝忘机一时语塞,满脑子都是方才那些女修说的话......“魏公子是想让心仪的仙子取名”、“魏公子心仪谁啊”

  魏无羡说完后,用笛子捶着肩和腰,缓缓的走了,蓝忘机则是神情混乱,他不知道魏无羡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自己?又或者说是自己多想了......回想魏无羡失踪回的这些时日,对自己一直是忽冷忽热......

  又是一夜辗转难眠,蓝忘机起身漫无目的的在营地走着,不知不觉的就来到魏无羡的营帐,在那附近久久徘徊.....

  岐山温氏在江陵吃了几次败仗,随后不断派修士发动奇袭骚扰,高阶弓箭手的首要任务便是狙杀魏无羡,箭羽纷纷射向他的方向,魏无羡一边吹笛御尸,一边身手轻盈地躲着羽箭。蓝忘机始终守在他身后不远处,以防他被暗箭射伤,一旦羽箭过于密集,便以琴声震慑羽箭的速度,再齐刷刷尽数斩落。

  每次战况接近尾声,蓝忘机便会弹奏一曲清心音,助魏无羡斥退走尸,也帮他收敛心神。

  几次配合下来,二人的默契达到了惊人的高度。

  纵使如此,也有挂彩的时候

  这次,蓝忘机手臂受了伤,是方才替魏无羡挡箭羽时,不小心被飞箭擦伤的。

  见魏无羡每次战后,都会面如病态,身心皆是疲惫

  蓝忘机看得自是心疼不已道:“魏婴,今后别再使用陈情,也别再驭尸了”

  “呵”魏无羡冷笑一声,“不用陈情?不驭走尸?那我怎么杀温狗?”

  “你的佩剑”

  听到“佩剑”,魏无羡略微顿了一下,又很快接道:“用随便的话一剑只能杀一个,太麻烦,哪有走尸来的快”

  “可诡道术法终究...”蓝忘机本想说损身损心性

  魏无羡未等蓝忘机说完,便抢言道:“只要能杀温狗,你管我用什么方法。蓝湛,你是不是操心的太多了,有这功夫还不如多去想想下一战要怎么打”

  “魏婴,你为何就是不肯听我一句?”

  “我又不姓蓝,干嘛非要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魏婴”,蓝忘机的语气里更多了几分无奈,又道:“诡道损身,更损...”

  “蓝湛你够了没有!”

  魏无羡终于彻底怒了,道:“说到底,你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来插手我的事的,同窗?还是朋友?况且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至于心性,我心我主我自有数。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少来烦我,还有我魏无羡就算修的是邪魔外道,我也很清楚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就不劳蓝二公子费心了”

  蓝忘机的右手攥得很紧,垂眸不语“是啊,自己终究是‘旁人’魏婴怎会听自己的劝解”最终只能微微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能牵动蓝忘机心绪的也只有魏无羡一人了,当晚对蓝忘机来说又是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夜半,他起身出了营帐,缓缓踱步,不知不觉间又来到魏无羡的营帐前,想着白日战场上的争吵,连晚膳魏无羡都躲着不愿见自己,心又被狠狠地揪了一把。他甚至开始怀疑魏无羡不用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了,诡道术法真的有那么强的魅力,可以让魏无羡弃剑道而不顾...?为什么他失踪三个月回来就该修诡道了?...

  “蓝湛...?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在这做甚?”

  抬眸,见魏无羡,虽面无血色,但月光沐浴在他的身上,勾勒出绝美的线条,蓝忘机神情有点恍惚,没想到这个时辰了魏无羡才回营帐。像是怕被人拆穿心思般,略显尴尬的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台步便要走

  魏无羡伸手挡住他,道:“这就走了?含光君,半夜滞留在我营帐前,别给我说只是为了看月亮!”,他对蓝忘机挑了挑眉又道:“莫不是大半夜趁我睡着了,想暗杀我这个邪魔外道?”

  蓝忘机听他说得离谱,沉声道:“魏婴,你大可不必如此对我说话,我对你并无恶意”

  “哦?是吗,若不是想暗杀我,难不成是蓝二公子看上我了,三更半夜的想要窥视我...哈哈哈哈”

  “魏婴!”蓝忘机苦涩道,被心悦之人这般调侃、嘲弄......却始终不敢亲口承认......

  “哈哈哈哈,我在听,有什么话直说吧含光君,半夜不睡总有原因的吧”

  见蓝忘机保持沉默,魏无羡收了笑声又道:“我呢承认,今天下午我态度是不好了一些,但是我魏无羡从来都是这样,不喜欢别人管着我”

  蓝忘机思忖一二后,还是忍不住想问了他心中所思的疑虑,道:“魏婴,你失踪了三个月,到底去哪了?”说话间本是垂眸的双眼,渐渐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对上蓝忘机的双眼后,却不自觉的开始躲闪,然后冷笑了一声,转着陈情往营帐走,远远的扔出几个字:“...乱葬岗......我睡了啊”

  “乱葬岗”——蓝忘机仿若雷击

  众所周知,那是座尸山,四周充满怨气,玄门百家谈之色变的地方。

  葬岗的环境里是没有无毒的可食用的动植物。那些长在乱葬岗里的动植物已经不是普通的植物了,吸收了死尸的养分、修为甚至怨气,也变成拥有“气”的物体。再说魏无羡,一个身体里面没有金丹,人置身在乱葬岗,身边有一群带有“怨气的东西”。

  有气便有残念,而那些残念积攒过重,忍不住发泄,察觉到一个普通人进入他们的领域,他们都会很好奇,想一探究竟。

  魏无羡没想过死,他在年少时就有很多独特的想法,而他要在怨气冲天的地方活下去,首先需要找到能吃喝的东西,可那里只有那些不正常的动、植,不仅如此,还要对抗周围的死灵和邪气,对抗不了只有吸收,将这些气吸收到自己的身体里,遍布整具身体。所以他寻办法去驯服那些怨灵和死尸。于是找到同自己一样能吸收怨气控制怨灵的竹子,做出了陈情......

  然而这些一言难尽的经历跟苦楚,魏无羡不愿再去回忆,也更不愿诉说包括他最爱的师姐也一样,不愿去说.....

  他能告诉蓝忘机他失踪的三个月身处乱葬岗就已经是莫大的信任了!

  蓝忘机垂眸侧身久久的伫立在原地,想着:“魏婴当时的处境,一定比死更难熬。”也难怪这些时日以来魏无羡的所作所为,为什么他会以那么残忍的手段杀温晁,为什么他能操控怨气,为什么他能控制走尸......所以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所以他是在乱葬岗深陷绝境,才习的诡道术法......

  接下来的几日,温氏多次夜间突袭,战况焦灼,温氏高阶修士居多,加上温氏占优较好的地理优势,更是如虎添翼,江澄跟蓝忘机在这几次交战中均挂了彩

  这日,寅时,休战时,蓝忘机沿着江边走,思索着这几次的战况,敌方像是已经知道怎么破解魏无羡驭走尸的方法,只要一有死尸,他们便会第一时间砍掉尸体的四肢跟头颅,防止被魏无羡做成走尸。而当下,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手不够...

  蓝忘机借着月光,不知走了多久,抬眸远望,似有人影晃动,蓝忘机担心有敌情,便轻声靠拢,待看清对方时背影时,发现是魏无羡,见他手上拿着大把的暗色的旗子,正在上面信手乱画着诡异的符纹。

  待蓝忘机走得更近些时,才看清他并不是用朱砂在画符篆,而是他自己的血,两只手腕上已经划了数条血痕,有些是旧伤,有些是新划的

  魏无羡专注着画符篆,并未注意有人靠近,新划的伤已经挤不出血来,举刀准备再划个新的,却被人一把拽住了胳膊。

  扭头一看,对上一双极浅极冷的眸子。魏无羡一脸愕然:“蓝...蓝湛!”

  蓝忘机冷冷的盯着他,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在干什么?”

  魏无羡见他语气算不上温和,但也没有太多戾气。想来应该不是来训斥自己的,也放松下来,拉出一个灿烂的笑脸,神神秘秘道:“想知道?”

  还没等蓝忘机回答,他就一脸兴奋的笑着,道:“这是我的新发明——召阴旗。只要有它在,方圆百里的阴灵、冤魂、凶尸、邪祟都会被它吸引过来,供我驱策。可以解决当下我们人手不够的问题。”

  蓝忘机想着他方才是以血画符,又在伤害自己的身体......眼神越发冷沉,直勾勾的盯着魏无羡。

  魏无羡以为蓝忘机又要训斥自己,连忙道:“诶...诶!别呀蓝湛,先别训我,这东西可不是纯粹的邪魔外道,我这发明可以造福仙门百家的,你可还记得当年彩衣镇水行渊一事吗?”

  蓝忘机微微颔首,魏无羡扭了扭胳膊,示意蓝忘机先放手

  魏无羡又道:“我记得当时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如果每次夜猎都要虚耗大量时间来寻找邪祟,岂不是平白浪费时间?而且还可能找不到,无功而返。有了这面召阴旗,就不同了,根本不用我们主动找了,到地方插上,邪祟自己送上门,岂不妙哉?”

  蓝忘机他这么一说,想着似乎是这么回事,险些被他说动了。随即马上反应过来这不是重点。随即又捉起魏无羡的手,把他的袖子揭开,整条雪白的胳膊上,斑斑驳驳尽是划痕,每一个都不深,不会伤筋动骨,显然都是魏无羡为了取血所为。

  这些划痕就仿佛尽数划到了蓝忘机的心上,一阵阵的疼。回想起自己刚返回江陵那一晚,魏无羡一夜未归,身上还有血腥味,当时他还谎称是杀温狗沾上的,不久前自己在他营帐徘徊,也是见他半夜才回来,且都是脸色惨白,满身血气......

  恍然间,蓝忘机似乎什么都明白了,魏无羡......根本不是去夜巡的,而是去各个据点配置召阴旗、布阵、挖走尸......

  蓝忘机只觉喉间一阵腥热,双目泛红带着难以掩饰的痛色盯着魏无羡

  “诶,蓝湛你别这样看着我呀,你就说我这发明厉不厉害?你想不想要......嗯?”

  蓝忘机一字一句道:“不要。”

  魏无羡继续道:“真的不要?不用不好意思的,就当是报答你帮了我们云梦这么多忙......不过你们姑苏蓝氏想要引进的话,还得再等等,目前这招阴旗的符篆画法,只有我的血画了才能招惹邪祟,这点我得再改良一下。而且现在我做的这个作用范围太大了有点危险,”

  蓝忘机看着他那张苍白的脸,硬是没有说出半句埋怨的话,顿了顿道:“先上药”

  魏无羡道:“这就是点儿皮外伤,过几天就自己好了,连疤都不会留的,浪费药而已”

  蓝忘机没理会魏无羡说的话,而是随即将魏无羡摁在地上坐着,然后自己从怀里掏出药来,本是打算自己给魏无羡涂,却又怕冒犯他,顿了顿,直接把药递给魏无羡

  魏无羡没想到蓝忘机真能随手就摸出一瓶药来,有些惊讶的接过药道:“你随身都带着这个?”

  蓝忘机道:“玄武洞后”

  像是回忆起二人玄武洞那几日的狼狈模样,魏无羡一边上着药一边微微摇着头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手臂上的伤痕,最终还是忍不住念叨道:“今后别再随便以血绘符篆了”

  事后魏无羡分了一半招阴旗给蓝忘机,二人分头插招阴旗,备战

  又是接连几天的交战,江澄带人破了温氏在江陵城设的几个重要结界和阵法,魏无羡吹着陈情驭尸,蓝忘机则守在魏无羡不远处,一边与温家修士缠斗,一边保护魏无羡战事进入白炽化状态,异常焦灼,眼看走尸被温狗斩杀得所剩不多了,魏无羡心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持剑欲割向自己取血绘招阴旗,蓝忘机见此,甩出避尘,直接将魏无羡手中的剑撞飞

  “蓝湛,你抽什么疯?”魏无羡怒道

  蓝忘机与敌人打斗中,也不愿多做解释,只道:“放下陈情!休息”

  魏无羡吼道:“你到底站哪边?这战若输了就前功尽弃了”说着又持剑割破手指,快速绘出一面旗帜,又吹动陈情,霎时怨气四起......

  蓝忘机见他面无血色,步态不稳,心里一急,再次断然出手阻止。还没来得及收入鞘中的避尘闪着凌厉剑气横在了魏无羡的面前,剑锋还挂着血...

  魏无羡一下子也火了,直接夺过身旁一名修士的剑就与蓝忘机打了起来。

  蓝忘机招招避让,不愿与他动手,而魏无羡像魔怔了一般,虽剑锋不带灵力,却招招不依不饶,蓝忘机一边躲避魏无羡的招式,还一边替魏无羡扫平他周边的温氏修士,几个回合下来魏无羡一个趔趄,蓝忘机飞身欲接住他,却不料魏无羡来不及收剑,好在江澄及时甩出紫电,将魏无羡手中的剑抽掉,只划破了蓝忘机胸前的衣服,蓝忘机虽接住了魏无羡,却被他反手一掌劈开

  江澄横在他二人中间,脸色铁青,森然的左右各看一眼,怒色道:“蓝二公子,眼下战事焦灼,这不是你训人的时候!”

  蓝忘机辩解道:“驭尸损身,让他停下,休息!”

  江澄道:“即使如此,蓝二公子也不能动手”说完又对魏无羡道:“魏无羡,你能不能自觉点,没事别逞强,出什么风头,旁边去休息”

  魏无羡躲在江澄身后,探出头,方才还一身戾气,现下却又如孩童般冲蓝忘机使了个鬼脸,蓝忘机顿时无语,又气又好笑,却也只能狠狠瞪回去!

  不一会魏无羡再次吹起陈情,加之重新画的招阴旗,吸引了更远的邪祟和怨灵,渐渐地温氏处于劣势状态,众人乘胜追击,水、陆同时攻击,最终一举拿下了江陵!!

  魏无羡险些晕倒在战场上,江澄扶着他回了营地,蓝忘机则负责战事的收尾工作......

  当晚庆功宴上蓝忘机跟魏无羡两人都没到场,于是又有谣传出两人“水火不容”:

  “含光君嫉恶如仇,见不得魏无羡使用旁门左道杀敌,多次在战场上阻拦魏无羡,这次两人直接在战场上打起来了,导致两败俱伤,庆功宴均未参加......”

  “含光君跟魏无羡二人,相见生厌,为躲开对方,庆功宴都不参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