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58章 第58章 百花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达三年之久的射日之征就此结束,仙门百家皆受重创,均众家回到自己的属地,休养生息恢复元气。

  蓝曦臣让蓝忘机携蓝氏子弟率先回了姑苏,而他自己还有些私事要办,暂缓回姑苏。至于什么私事,蓝忘机也没有多问

  姑苏云深不知处

  兰室,蓝启仁端坐于书案前,看上去明显苍老了许多。

  蓝启仁独自坐镇姑苏蓝氏,修为略高一点的,都被派出门去支援其他盟友了。这几年来,他不仅要处理族中大小事务,还要费心姑苏一带的形式

  蓝忘机将射日之征相关事宜皆如实告知与他。

  蓝启仁摸着他黑山羊,胡语重心长道:“这魏婴云深不知处求学时,便很胡闹,不过也算是奇才,没想到真能悟出控制怨气怨灵之法。他虽凭一己之力,大杀四方,但如今温乱已除,他修诡道术法,终不是正道,定不会为正道所容”

  蓝忘机抿唇不语,他自是知晓,此次射日之征能获胜,大部分原因是靠的魏无羡一人之力。但此间魏无羡也误伤了仙门百家众多修士......

  “忘机,如今温乱已除,我云深不知处仍是百废待兴,还得加紧重建,藏书阁的古籍也需要你去整理”

  “是”

  云深不知处虽不像当年被焚毁时那般萧瑟荒芜,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射日之征前只大体重建了藏书阁,还有很多细致的修复没有完工,这一个搁置便是三年,虽然期间蓝启仁有陆陆续续修建复原了云深不知处其他大的建筑物,但要想恢复当年的百年仙境还相差甚远

  蓝忘机离开兰室后,顺着花香踱步来到藏书阁,正值春季,藏书阁的玉兰树虽是三年前重新种下的,但生长得格外好,繁花簇簇,香气四溢,蓝忘机抬头望上去,回想着当年魏无羡爬树的模样,嘴里勾起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

  他...还好吗?我能去云梦寻他吗?

  他有没有想起过我?他待我也会有所不同吗?

  还能再见面的对吧,下次见面要说些什么?

  蓝忘机忽觉脚下有东西在拉扯,低头一看,原来是魏无羡送他的那两只兔子,几年未见但是大了许多

  蓝忘机抱着两只兔子回了静室...

  几日后,蓝曦臣面带喜色的回到云深不知处,蓝忘机在整理藏书阁孤本

  “忘机!我猜你就在藏书阁!”

  “兄长,何时回来的?”

  蓝曦臣微笑着,道:“就方才”

  蓝忘机见蓝曦臣有一股掩盖不住的喜色道:“兄长,何时如此高兴?”

  “双喜临门,自然高兴”

  蓝忘机不解道:“双喜?”

  蓝曦臣喜道:“你可还记得当初我困难时救我的孟瑶”

  “自是记得,这几年兄长不是也在四处寻他”

  蓝曦臣颔首道:“正是,没想到他会潜伏到不夜城,成为了温若寒的亲信,我们多次突袭的密报均是他给我们的。他亲手手刃的温若寒,一战成名!如今也得到他生父金光善的认可,此乃一喜。他与明玦兄之前有些误会,如今也算解开了,我们三人决定结为异性兄弟,此乃双喜!”

  “恭喜兄长!”

  蓝曦臣手持冰裂,笑道:“下月金宗主会举办为期三日的百花盛宴,一是为了庆祝平息温乱,二是要在仙门百家的见证下让孟瑶的认祖归宗,而我们三人也打算在那几日行结拜礼”

  蓝忘机听闻金氏要召开百花宴,庆祝平息温乱,后面蓝曦臣说了什么,他也没有注意听,心想若是金氏设宴庆祝,魏无羡作为射日之征的大功臣定会出席,蓝忘机正找不到正当理由去见魏无羡,而当下不就是一个好机会吗

  蓝忘机道:“兄长,忘机愿同行!”

  从前蓝忘机对此类大小宴会皆无兴趣,通常也都不参与,而如今着急表明意愿,蓝曦臣自是知晓自己弟弟的此等用意,定是为了某人,会心一笑道:“那是自然!”

  随后的时日,蓝忘机虽时常呆在藏书阁,但均不是在整理古籍孤本,而是在翻阅一些教人如何说话、讲情诗的书籍,有几次被路过藏书阁的蓝曦臣撞见,他先是觉得有些新奇,自己的弟弟终于开始涉猎旁类书籍了,随后明白过来蓝忘机的用意,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辗转反侧好几晚,终于到了百花盛宴的日子,想着上次不夜天匆匆一别,还没来得及说再见,不知道他身体恢复得如何了,射日之征时期因为他修习诡道与他颇有龃龉,如今射日之征结束,想必他会重持剑道吧......

  步入金陵台,四周繁花似锦,各种奇花异草,实属难见,想来是费了不少财力

  蓝忘机顾不得欣赏簇拥的繁花美景,虽目不斜视,却尽力的用余光搜寻魏无羡的踪影

  蓝曦臣环顾了一下四周,道:“想来云梦江氏还未到,忘机,我们先去斗妍厅吧”

  “好”

  蓝曦臣跟蓝忘机并立而行,一人佩箫,一人负琴,一个温雅,一个冷清。却风采翩然,两段风姿。引得旁人屡屡瞩目,惊叹不止。

  刚入斗妍厅就见金光瑶同聂明玦站在一起

  蓝曦臣道:“大哥,阿谣!”

  金光瑶(孟瑶)微笑,道:“二哥,你来啦”

  参加此等宴会上,显少碰见蓝忘机,聂明玦道:“忘机,你也来了”

  蓝忘机拱手回礼道:“聂宗主,金公子”

  金光瑶感慨道:“不愧是蓝氏双璧,二位站在一起,当真翩翩公子风采绝世啊。”

  蓝忘机见如今的金光瑶与之前所见大不相同,如今他认祖归宗,头戴着一顶乌帽,额间已然点了金氏独有的明志朱砂,身穿金星雪浪家族纹袍,气度从容,十分明秀。伶俐不改,却远非从前可比

  忽听闻声道:“聂宗主,蓝宗主。”

  是江澄,蓝忘机下意识的看过去,看的却不是说话的江澄,而是立于江澄一旁的魏无羡,他一身黑衣,负手而立,腰间插着一只墨黑的笛子陈情,垂着鲜红的穗子。看上去气色皆佳,想来不夜天一役后恢复得还不错。

  见他,没有佩剑也没有向人行礼,皆是点头示意,姿态略显傲慢......

  “虽说这魏无羡射日之征立了功,可他手段也太邪门了”

  “魏无羡怎么一副睥睨众生,瞧不上人的模样啊...”

  闻此窃窃私语,蓝忘机眉尖微微一抽,心中略感不安,忧心魏无羡太过自我惹人诽议。本欲上前与他搭话,却觉自己并未准备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有一瞬觉得自己那一个月涉猎的旁类书籍均白看了......目光从魏无羡身上恋恋不舍地挪开,佯装淡定,平视前方,仍是一副很端庄的模样。

  {江澄和聂明玦板着脸相视点头,都没什么多余话要讲,草草招呼过后,便各自分开。}

  蓝忘机的余光一直锁定在魏无羡身上,见他跟江澄小声说了什么,然后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惹得众人纷纷看向他

  聂明玦瞥了一眼魏无羡,道:“魏婴为何不佩剑?”

  佩剑是不可失的礼仪象征,世家出身者尤为重视

  蓝忘机淡声解释道:“估计是忘了”

  聂明玦挑眉,略微嫌弃的语气,道:“这也能忘?”

  蓝忘机道:“不稀奇”

  蓝曦臣像想起射日之征时日,聂怀桑曾给他说过一段魏无羡的趣闻,笑道:“这位魏公子说过,繁文缛节他通通不想理会,别说是不佩剑,就算是不穿衣服,旁人又能奈他何?真是年轻啊。”

  蓝忘机闻言后,似乎回忆起当时魏无羡说这话的情景,一副恣意的模样与一众女修嬉笑。不自觉的咬紧牙根低声道:“轻狂。”

  蓝曦臣看了看他,道:“咦。你怎么还在这里?”

  蓝忘机一时没明白过来蓝曦臣何意,正色道:“兄长在这里,我自然也在这里。”

  蓝曦臣挑眉,目光投向魏无羡处,道:“你怎么还不过去同他讲话?他们要走远了。”

  许是有聂明玦在,蓝忘机听闻蓝曦臣这么说,像是自己的心事要被曝光了一般,内心有一丝的不安和慌乱,正楞楞的还没做出反应时,旁边一阵嘈杂,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尤为大声

  {魏无羡怒喝道:“金子轩!你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可都别忘了,现在这算什么意思?!”

  金子轩也怒道:“我在问江宗主,又没问你!我问的人也是江姑娘,跟你有什么关系!”

  魏无羡道:“说得好!我师姐跟你有什么关系?当初是谁眼睛长脑门顶上去了?”

  金子轩道:“江宗主——这是我家的花宴,这是你们家的人!你还管不管了!”

  蓝曦臣道:“怎么又吵起来了?}

  蓝忘机的目光投向那边,心道“是啊怎么又吵起来了”

  每次二人争吵甚至动手打架都是为了江厌离,这不得不让蓝忘机多想,魏无羡对他师姐江厌离到底是抱怀着什么样的情愫......但无论是何种情愫,蓝忘机都不想当一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

  感觉脚步像黏在地上一般,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迈开步子,正要走过去

  {江澄的声音传了过来:“魏无羡你闭嘴吧。金公子,不好意思。家姐很好,谢谢您的关心。这件事我们可以下次再说。”

  魏无羡冷笑道:“下次?没有下次!好不好也不需要他来操心!他谁啊他?”

  他说完便转身走开,江澄喝道:“回来!你要去哪里?”

  魏无羡摆手道:“哪里都好!别让我看到他那张脸就成。本来我就不想来,这里你自己应付吧。”}

  花宴为期三日,本想着总能找到机会单独与魏无羡说上话,可蓝忘机怎么也没想到魏无羡刚来就要走了。趁人不注意又向魏无羡方向挪了几步

  江澄被魏无羡甩在身后,脸上逐渐阴云密布,金光瑶原本就在场中忙里忙外,见人就笑,有事就做,见这边出了乱子,又冒了出来,道:“魏公子,留步啊!”

  蓝忘机见他戾气横生,沉着脸,负手,走得飞快,于是又大步向他走了一步,本想拦下他,但魏无羡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想要靠近他,就这样径直的与自己擦肩而过,急步行走中卷起的风,如寒潮来袭扑面而至...

  金光瑶追不上魏无羡,跌足道:“唉,人走了,江宗主,这……这可如何是好?”

  {江澄敛了面上阴云,道:“不必理他。他在家里野惯了,这样不懂规矩。”遂与金子轩交谈起来。}

  蓝忘机则还矗立在原地,似乎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一般,望着他急行离去的背影,满身的戾气,从前的魏无羡不是这样的...

  “忘机,你...没事...?”蓝曦臣知晓蓝忘机有多期待这次宴会与魏无羡的相聚,为此还做了充分的准备,而现下匆匆一别,见他还没来得及同魏无羡说句话,内心自然不好受

  蓝忘机垂眸道:“无妨”,想着明日还要参加兄长的结拜礼,自己不便去追魏无羡,也没有立场去追寻他

  “二哥,含光君,开席了,里面请!”金光瑶道

  蓝曦臣道:“阿谣,你既与我结拜为兄弟,忘机是我弟弟,你年长于他,当不必如此拘礼,随我呼他忘机即可”

  金光瑶看了看蓝忘机,见他沉着脸:“这...”

  蓝忘机颔首道:“敛芳尊,唤忘机即可”

  翌日

  参加完蓝曦臣的结拜礼后,蓝忘机便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回姑苏云深不知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