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59章 第59章 百凤山围猎 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云深不知处后,蓝忘机第一时间进了藏书阁查阅古籍琴谱,悉心专研,希望能找到帮魏无羡消减戾气、收敛心性的曲子

  这日蓝忘机正在静室抚琴研习琴谱

  “忘机!”

  蓝忘机手压琴弦减余音道:“兄长,何事?”

  “听弟子说,含光君一回来,便去了藏书阁,把许多曲谱都搬走了,只管日夜抚琴,所以便过来看看”

  蓝忘机垂眸不语

  蓝曦臣又道:“可是为了魏公子?”

  “嗯”

  “他此次百花宴确实比较反常,也罢,你且好好研习,我最近要去清河一些时日,族中之事我交于叔父便是”

  “好!”

  往后的几个月蓝忘机除了每日研习琴谱以外,几乎都是与兔子为伴

  入夜微凉,魂牵梦萦,这样入骨的思念蓝忘机早已习以为常

  仲秋,阔别了一个季度,终于快要迎来重逢

  蓝曦臣道:“忘机,此次百凤山围猎你可愿与我同行”

  蓝忘机正给兔子投食,道:“百凤山围猎?”

  百凤山山势绵延,横跨数里,猎物繁多,乃是三大知名猎场之一。成百上千名修士在规定时间内各凭所长,争夺猎物

  此等盛事,不光是大小世家积极参与、展现实力、招揽人才的机会。还是某些实力较好的散修、英年才俊崭露头角,扬名修真界的好机会

  以往此等盛会均是由岐山温氏操办。因射日之征开始后,这种大型围猎招募人才的活动早已停滞

  蓝曦臣道:“是,今年由兰陵金氏操办,往后的每年,均是由我们四大家族轮流代办!”

  若是几年前的蓝忘机,对此类活动皆无感,而如今只要有活动,哪怕是清谈会,他都想要参加......原因不言而喻

  蓝忘机问道:“何时出发?”

  “三日后”

  百凤山围猎场

  百凤山前有一片宽阔的广场,广场四周拔地而起数十座高高的观猎台,台上坐的大多数是年迈的名士与家主家眷,女眷们观台下之人,有的是为了一睹百家名仕风采的,有的是来为自家男修呐喊助威的,更有甚者是想借此寻得良婿对场内的心仪之人暗送秋波!兴奋的窃窃私语之声嗡嗡嘈杂

  姑苏蓝氏骑阵跟云梦江氏骑阵中间隔着一个清河聂氏

  {夜猎之中,真正追赶起猎物来其实并不靠马。然而骑术是世家子弟必习的技艺之一,在此种隆重场合,骑马上场非但是一种礼仪的象征,骑阵更是能创造一种宏大的声势,煞是美观。说穿了,就是图个“规矩”和“好看”。}

  蓝忘机自骑阵集合时,就已经寻到魏无羡的踪影,见他与江澄一人坐在一匹黑鬃闪闪的骏马上,丰神俊朗,神采奕奕。

  没过多久蓝忘机又瞥见他身侧不知何时多了两名女修,魏无羡还时不时的同那两名身姿婀娜的女修说笑

  蓝曦臣与蓝忘机带领姑苏蓝氏子弟率先入场,二人端坐在两匹雪鬃骏马上,皆是腰悬佩剑,背负弓箭,白衣共抹额齐飞,宛若一对无暇美玉,冰雕雪塑。凌然若仙,踏雪白靴一尘不染。

  一登场,路过观猎台,仿佛连空气都沁人心脾起来。众多女修纷纷为之倾倒,原本以扇掩面故作矜持的女子,含蓄一些的只是放下了扇子,张望的姿态迫切了些,而胆大的则已经冲到观猎台边缘,将早已准备好的花苞花朵朝那边扔去,空中霎时下起一阵花雨。见到风姿俊美的男女,以花朵相掷,表达倾慕之意,乃是习俗,姑苏蓝氏的子弟因世家尊贵天赋过人,相貌更是不俗,对此早已见怪不怪,蓝曦臣与蓝忘机更是从十三岁开始便能习以为常,二人泰然自若,向观猎台那边微微颔首以示还礼,不作停留,继续前行。

  忽然,蓝忘机一抬手,截住了一朵从背后掷过来的花。}

  这朵花不是蓝忘机偶然截得的,而是蓝忘机注意多时的,方才走过来时,蓝忘机就瞥见一名女修递给魏无羡一朵花,他竟然十分自然的接了过去,心里正思索着魏无羡到底知不知道赠花的含义与习俗,想来魏无羡应该是知道的...不自觉的心中暗骂他怎会如此轻浮,正在蓝忘机有些醋的时候,魏无羡忽然抬手,将那朵花掷了过来。

  从掷花的力道跟方向,显然魏无羡是有意将花掷给蓝忘机的,那一刻内心狂跳不止,琢磨着他到底是真的意有所指,还是如过去一般逗玩?

  蓝忘机拿着花,勒马回首望去,只见江澄不耐烦地咂了咂嘴,而魏无羡则是胳膊肘搭在马头顶,佯装若无其事地望着一旁,与两名身姿婀娜的女修谈笑风生。

  可魏无羡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蓝忘机的关注之下,他再怎么佯装事不关己,也无用。蓝忘机望着那张容颜几乎发了愣

  蓝曦臣见蓝忘机勒马不前,道“忘机,怎么了”

  闻言后蓝忘机回了神,看了一眼手中的花,又看着魏无羡,道:“魏婴。”

  魏无羡这才转过脸,惊讶地道:“什么?含光君,你叫我吗?什么事?”

  蓝忘机举着那朵花,淡然道:“是不是你。”

  {魏无羡立刻否认:“不是我。”

  他身旁两名女修立即道:“别信他,就是他!”

  魏无羡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冤枉好人?我生气了!”

  那两名女修嘻嘻哈哈笑着一扯缰绳,跑回自家方阵去了。}

  魏无羡对两女修说话间语气皆是调侃暧昧,蓝忘机垂下拿着那朵花的手,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谩骂其四处调侃撩拨,沾花惹草之性丝毫未改...

  {江澄道:“泽芜君含光君,不好意思,你们不要理他。”

  蓝曦臣笑道:“无妨。魏公子赠花之心意,我代忘机谢过。”

  待他们挟着一路纷纷香风花雨缓缓走远,江澄看了看观猎台上挥成一片五颜六色绢海的手帕,对魏无羡道:“她们扔,你跟着扔什么?”

  魏无羡道:“看他好看,扔两朵不行啊?”

  江澄嗤之以鼻:“你几岁了,什么身份还玩儿这种把戏。”

  魏无羡看他道:“你也想要吗?地上还有很多,我捡给你?”说着作势弯腰,江澄道:“滚!”

  正在这时,金光瑶的声音在广场上空响起:“清河聂氏骑阵入场!”

  聂明玦极高,站立时便给人极大压迫感,骑在马上更有一种俯瞰全场的迫人威势,观猎台上的嘈杂霎时小了许多。在世家榜榜上有名的男子出场时,几乎都免不了要被砸一头一脸的花雨,排名第七的聂明玦则是个例外。若说蓝忘机是冷中带冰,如霜胜雪,聂明玦则是冷中带火,仿佛随时会怒气腾腾地灼烧起来,更让人不敢轻易招惹。因此,即便胸口怦怦狂跳的姑娘们手里已经攥牢了汗津津的花朵,却怎么也不敢掷出去,生怕恼了他,反手就是一刀劈垮整座观猎台。不过崇拜赤锋尊的男修助阵不少,欢呼声反倒格外震耳欲聋。而聂明玦身旁的聂怀桑今日依旧是穿得考究无比,悬刀佩环,纸扇轻摇,乍看好一个浊世佳公子,然而谁都知道,他那把刀根本不会有什么□□的机会,待会儿多半也只会在百凤山里逛逛看看风景而已。

  清河聂氏之后,便是云梦江氏了。}

  魏无羡与江澄策马登场,意料之中,霎时又下一阵浓密的花雨

  江澄被这密集的花砸得脸色发黑,魏无羡却沐浴其中,甚为惬意

  蓝曦臣笑道:“这魏公子可真受欢迎!”

  蓝忘机微微挑眉,不予置评,目光投集在魏无羡身上,见他冲最高的那座观猎台上挥了挥手。原先黑着脸的江澄也随之往上看去。蓝忘机顺着魏无羡看的方向也看了过去,只见江厌离放下扇子,对金夫人腼腆地说了两句,走到看台边,朝魏无羡与江澄一人掷了一朵花。

  二人扬手轻松接住,皆是微微一笑,随后魏无羡将持着淡紫色花朵的扬得高高的,冲江厌离挥手,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其别在心口处,蓝忘机看得眉心微蹙,口中低声道:“无聊至极。”

  虽知江厌离是魏无羡的师姐,可他们到底不是亲姐弟,并且之前几次魏无羡与金子轩发生冲突皆是为了他师姐江厌离。

  蓝忘机忽然回过神来,微微摇了摇头,将这些可怕的猜忌与妒意从脑海中驱散。此等想法不仅在侮辱魏无羡,还亵渎了江姑娘......

  {正在此时,一排白底金纹的修士带着轻甲坐在高头大马上冲了出来。为首最前的一人眉目俊朗,身披护甲,自然是家主金光善。

  金夫人赶紧拍拍江厌离的肩,牵着她的手又拖到看台边,给她指下面兰陵金氏的骑阵。

  嘶鸣声声中,忽然一马当先,在广场上跑了一圈,猛地勒住。马上之人身姿潇洒,白衣若雪,眉目比眉间一点朱砂更为明俊夺目,挽弓姿势英气逼人,登时掀起观猎台上一阵狂潮。那人有意无意扫过观猎台那边,虽然极力绷着脸孔,眼角眉梢却有藏不住的傲色流露出。}

  蓝忘机见金子轩出场,不自觉的又将目光投放到不远处的魏无羡身上

  魏无羡趴在马上大笑道:“我真是服了他,跟只花孔雀似的。”

  {江澄道:“你收敛点,姐姐还在观猎台看。”

  魏无羡道:“你放心,只要他别又把师姐弄哭,我懒得理。你就不应该带她来。”

  江澄道:“兰陵金氏力邀,拉不下面子。”

  魏无羡道:“我看是金夫人力邀吧。她待会儿肯定会想办法把师姐跟那个男公主撺掇到一块儿去的。”

  说着,金子轩已策马奔至靶场之前。这排靶子是正式入山前的一道关卡,入山参与围猎者要在规定距离外射中一只才能取得入场资格。箭靶有七圈,分别对应七条入场山道,箭落处距离红心越近,对应的山道便地利越佳。金子轩速度分毫不缓,反手拔出一只羽箭,拉弓一射,正中红心。观猎台四面一片欢呼。}

  金子轩之前与魏无羡多次龃龉,上次百花宴上魏无羡满身戾气的离开,因不知道魏无羡究竟是因为修习诡道术而心性难控还是单纯的不喜欢金子轩,但不管是何原因,从一开始见到魏无羡,蓝忘机就格外关注魏无羡情绪

  当下金子轩大出风头,见魏无羡与江澄脸上却无甚波动,并无攀比之意,也算低调,蓝忘机便收了心

  随后,不远处传来重重一声哼,一人高声道:“在场哪个谁不服气,尽管都来试试能不能比子轩射得更好”

  闻言后,蓝忘机望了过去,他身着衣袍品级颇高,生得也算高大俊朗,肤色微黑,行为却很乖张。见此人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便问蓝曦臣道:“这是何人?”

  蓝曦臣道:“他是金子轩公子的堂兄,金子勋,上次百花宴魏公子与金子轩起了冲突,被他撞见了,想必他一直耿耿于怀。只怕他此等挑衅之词是冲着魏公子去的。”

  蓝忘机不自觉的抿紧双唇,看向魏无羡,见他冲金子勋微微一笑,并未与金子勋答话,蓝忘机虽隐隐预感,这事儿没那么容易过去,但见此心中也松了口气,随即取弓调整弓弦

  金子勋见魏无羡不应答,面露得意之色。

  蓝忘机余光瞥见魏无羡向自己走来,心跳微乱,却故作镇定的从箭筒取出一支羽箭,搭弓试手。

  魏无羡行至蓝忘机身侧,眉开眼笑道:“蓝湛,帮个忙?”

  蓝忘机扫了一眼魏无羡,本应很开心他找自己答话,可他胸前别着的那朵紫色的花,太过刺眼,心中多少有些醋,像极了一个被人冷落的小媳妇,矫情的想等着人来哄,便没有立即答话

  江澄不耐烦的对着魏无羡蹙眉,道:“你又要做什么?”

  被江澄这么一说,蓝忘机有了一丝警觉,担心魏无羡误以为自己不愿帮忙,于是他佯装淡定的当下手里的弓,淡声道:“何事?”

  魏无羡挑眉,笑道:“借你抹额用用?”

  闻言后,蓝曦臣搭在弓弦的手抖了一抖,蓝忘机则是离奇的淡定,虽面无表情,却还是立即收回了看魏无羡的目光

  虽不知为何他会突然要自己的抹额,但他这样当众不顾远近地撩拨,确实很容易让人误会,一瞬间很短暂,但蓝忘机的心情却很复杂。当年摘了自己的抹额说不是故意的,方才掷花也不肯承认。魏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觉得撩我好玩?你究竟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

  不得不承认此刻的蓝忘机,竟然一点儿不反感他这样的主动撩拨......甚至还有点儿享受,有点儿意犹未尽。

  蓝曦臣笑了起来,道:“魏公子,你有所不知……”

  此时还是没有勇气让魏无羡知晓自己的心意,倘若他知晓抹额含义,而他对又自己别无他意,自己该怎么办,让他为了要抹额而道歉吗,于是蓝忘机抢言,道:“兄长,不必多言。”

  蓝曦臣道:“好罢。”

  一旁的江澄看魏无羡又在无理取闹,道:“你要抹额做什么?上吊自杀吗?我借你根腰带不用谢。”

  魏无羡一边解下手上护腕的黑带,一边道:“腰带你留着吧,没有抹额也不要你那玩意儿。”

  江澄道:“你——”

  话音未落,魏无羡迅速将黑带系在目上蒙住了双眼,弓弦满引,五箭齐发;指尖轻放处,一道飒飒鸣响。

  猎猎翻飞的旌旗,伴随着五枚红心的尘埃落定,静默片刻,四面八方这才掀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喝彩,激起新一轮高亢的喝彩声。比方才为金子轩掀起的更加狂热。

  魏无羡唇角微勾,将长弓在手里转了两转,往后一抛,这明媚的一笑,似乎意料之中

  蓝忘机注视着他,听着耳畔未绝的掌声,感到前所未有的自豪。本还沉浸在自豪感中的蓝忘机被一声重重的“哼”给拉了回来,闻声看了过去,原来是那行为极为乖张的金子勋,{他又道:“不过是开场箭而已,搞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你现在蒙着眼,有本事你整场围猎都蒙着眼?待会儿百凤山上见真章,分胜负!”

  魏无羡道:“好啊?”

  金子勋一挥手,下令道:“走!”

  他手下的修士赶紧策马往前猛冲,想要率先冲入,占领先机,迅速将品级高的猎物一网打尽。金光善见自家骑阵训练有素,甚为得意,见魏无羡和江澄仍坐在马上,笑道:“江宗主,魏公子,怎么,你们还不入山吗?当心子勋把猎物都抢光了啊。”

  魏无羡道:“不急。他抢不走。”

  旁人皆是一怔,金光善正在思索“抢不走”是什么意思,却见魏无羡翻身下马,对江澄道:“你先走。”

  江澄道:“你悠着点,差不多就行了。”

  魏无羡摆摆手,江澄一勒缰绳,率云梦江氏众人驰骋而去。}

  蓝忘机见魏无羡蒙着眼,负手而行,仿佛不是来参与围猎,而是在自家闲庭信步。他不疾不徐地朝百凤山山道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