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61章 第61章 百凤山围猎 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忘机还深陷在自己的难过中,忽然魏无羡眼神一凛,手指压到嘴边道:“嘘。”

  蓝忘机微微一愣,果然觉察到周围有脚步声靠近,魏无羡快速将蓝忘机一拉,拉到了一片灌木丛后。

  在百凤山围猎,偶遇他人也是常态,蓝忘机不解魏无羡为何会拉着自己躲起来,正欲询问,却见魏无羡紧紧盯着一处,蓝忘机也寻着方向望过去,见到一白一紫、一前一后两道身影缓缓从碧云之下走出。

  {走在前的那人身形长挑,相貌俊美却盛气凌人,眉间一点丹砂,白衣滚着金边,周身配饰璨光乱闪,尤其他还昂首阔步,姿态神情极尽傲慢,正是金子轩。}江厌离则跟在他身后,同金子轩站在一处,显得人身形格外瘦小,步伐细碎,低头不语,神情看上去并不愉悦。

  蓝忘机收回目光,看向魏无羡,见他神色不屑。

  蓝忘机知晓金子轩曾与江厌离有过婚约,后来被魏无羡搅黄了。而几次接触下来,发现金子轩是最能挑起魏无羡戾气的人,并且他们每每发生不愉快都是因为江厌离,蓝忘机想问魏无羡是不是见不得金子轩与他师姐走得太近,又或者说是魏无羡对他师姐暗生情愫,所以才会这么看不惯曾与她有过婚约的金子轩。

  虽明知而故问,低声道:“你与金子轩有何过节。”

  魏无羡哼了一声。没空跟他解释,随后又将食指抵在唇上作噤声状,继续看那边。蓝忘机的浅色的眸子停留在魏无羡的唇瓣上,他的唇又红又肿,看上去湿润而饱满,让自己想起是谁把他的唇弄成这样,心里不免有些内疚,瞬而想入非非,兀自红了耳根...蓝忘机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微微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移开目光。

  {那头金子轩拨开草丛,露出一具粗壮的蛇怪尸体,俯身片刻,道:“死了。”

  江厌离点了点头。

  金子轩道:“量人蛇。”

  江厌离道:“什么?”

  金子轩道:“南蛮之地流传过来的妖物。无非遇人时能忽然竖起来,然后要跟你比谁长,比人长就把人吞噬。不怎么样,看着吓人罢了。”

  江厌离似是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对自己讲解起这些来,照理说,这时应当说两句诸如“金公子博学多才”“金公子冷静镇定”之类的场面话,然而,他方才所言乃是极其粗浅的常识,纯属没话找话,这种一听就虚伪无比的违心奉承,恐怕只有金光瑶才能面无愧色地说出口,江厌离只得又点了点头。}

  蓝忘机微微侧目,瞧见魏无羡脸色沉沉,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白一紫的人影。

  接下来便是一阵沉默,那尴尬的氛围,让躲在灌木丛后面的蓝忘机都略觉不适,余光看了看魏无羡,魏无羡虽任然神情紧绷的看着前方的那两人,但似乎也被前面两人尴尬的氛围给感染到了...

  {半晌,金子轩终于带着江厌离往回走了。然而他边走还在边道“这一只量人蛇表皮附有鳞甲,獠牙长过下颌,应当是变种,一般人难以对付,普通人也射不穿这层鳞甲。”顿了顿,他又用状似满不在乎的语气道:“不过也不怎么样。这次百家围猎的所有猎物都不怎么样,根本伤不到我们兰陵的人。”}

  金子轩语气尽是骄矜,这种与身俱来的自傲感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然而一边走路不自觉的同手同脚起来,全然没有之前在靶场上的潇洒英姿,蓝忘机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却似乎明白了金子轩为何会如此紧张...而此时余光瞥见魏无羡正在盯着自己看,还是这么近距离的被他看,蓝忘机不自觉的也开始紧张起来,负在身后的右手,手指微卷起,莫名的理解金子轩的心情。好在魏无羡只盯了自己一小会,又回过头去看前方的二人了。

  {江厌离道:“围猎不伤到人就是最好的了。”

  金子轩道:“不伤到人的猎物有什么价值。你若是去兰陵金氏的私家猎场,可以看到很多不多见的猎物。”}

  金子轩似乎替江厌离做了决定,道:“刚好下个月我有空,可以带你去。”

  蓝忘机见金子轩一直自顾自的说,而一旁的江厌离几乎都是以点头的形式答话,想来江厌离应是对他所说的话题不感兴趣

  江厌离轻声道:“多谢金公子好意。不过不必麻烦了。”

  {金子轩怔了怔,脱口道:“为什么?”

  这种问题,又如何能回答为什么?江厌离似是觉得不安,垂下头去。

  金子轩道:“你不喜欢看围猎?”

  江厌离点点头,金子轩道:“那你这次为什么来?”

  若非金夫人极力邀请,江厌离必不会来,可这话如何说得出来?

  见江厌离沉默,金子轩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极为难看,憋了半晌,憋出硬邦邦的一句:“你是不喜欢看围猎还是不愿意和我一起?”

  江厌离小声道:“不是……”}

  从他们的对话以及江厌离的神情表现中,蓝忘机似乎嗅到不寻常的味道,想来江姑娘对金子轩应是有好感的...

  金子轩认为他被拒绝了,非但是生平第一次被姑娘拒绝,更是第一次邀请姑娘被拒绝,一股煞气直冲到眉心,半晌,忽然冷笑一声,道:“也罢。”

  江厌离道:“对不起。”

  金子轩冷冷地道:“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随你怎么想的。反正本来也不是我想邀请你。不愿意就算了。”}

  魏无羡见金子轩态度语气皆是傲慢。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来已应是忍无可忍,有些按耐不住要冲上前去揍他一顿。

  蓝忘机见魏无羡蠢蠢欲动的身形,本欲伸手拉住魏无羡的手臂,示意他先别冲动,可意料之外,魏无羡没有给蓝忘机拉他的机会,硬生生的将这口气忍了下来,没有发作,又继续看前面的两人

  江厌离嘴唇颤了颤,向金子轩微微躬身一礼,低声道:“失陪了。”

  她转身离去,默默一个人往回走。金子轩冷冷站了一会儿,看着别的方向,片刻,忽然道:“站住!”

  江厌离却没转身,金子轩更怒,三步追上前去便要抓她的手,魏无羡实在看不过去,轻拍大腿,一下闪到二人的中间,将江厌离护于身后。

  金子轩还没看清,来人是谁时,胸口就受了一掌。金子轩一剑挥出,倒退数步,定睛一看,怒道:“魏无羡,怎么又是你!”

  蓝忘机内心有一点醋,见魏无羡冲出去了,自己还有些发愣

  魏无羡挡在江厌离身前,怒道:“我他妈还没说呢,怎么又是你?!”

  金子轩道:“无故出手你疯了吗!”

  魏无羡道:“打的就是你!什么叫无故,你恼羞成怒抓我师姐是想干什么??”说罢一掌向金子轩劈去,金子轩闪身避过,随即一剑向魏无羡心口刺去

  蓝忘机立即挥出一道剑芒,冰蓝色的剑芒直接将金子轩的剑芒劈得飞出天外,直冲云霄。

  金子轩这一剑并未使出全力,可蓝忘机并不知晓,只知护内心切,他这一剑劈得力道十足

  金子轩这才意识到蓝忘机也在此地,愕然道:“含光君?”

  蓝忘机收了避尘,从容的从灌木丛出来,站在三人中间,将魏无羡挡在身后,虽保持沉默,却也是立场分明。

  魏无羡显然戾气未消,向前走了一步,蓝忘机侧首,余光见江厌离抓住魏无羡,道:“阿羡!……”

  魏无羡的身形顿了顿,想来魏无羡是很听他师姐的话

  {与此同时,一阵嘈杂纷乱的足音传来。浩浩荡荡、前呼后拥的一群人涌入这片林中,为首一人道:“怎么回事!”

  原来方才蓝忘机和金子轩那两道剑芒都贯上了天,惊动了附近的修士,他们一看便知这是有两人打起来了,连忙一同赶来,恰好见到林中四人奇怪的对峙情形。所谓冤家路窄,为首那人正是金子勋,他道:“子轩,这姓魏的又找你麻烦了?!”}

  金子轩道:“没你的事,你先别管”

  魏无羡不愿与这金氏之人多做纠缠,拉起江厌离一只手就要离开

  金子轩又道:“站住”

  魏无羡转过身,神色极为不好,道:“真想打好啊”

  金子勋道:“姓魏的,你三番两次针对子轩,究竟什么意思?”

  蓝忘机不悦,瞥了一眼金子勋,心道:此人说话不顾分寸,火上浇油,不加以劝解平息事态就罢,却还咄咄逼人

  魏无羡看他一眼,道:“你是谁?”

  闻言后蓝忘机却又觉得有些好笑,这的确很魏无羡,他知道魏无羡一定是真的不认识此人,就像当初参加岐山百家清谈盛会那样,他都险些认不出自己来。不过此言一出,怕是要得罪此人了。

  金子勋一怔,当即大怒:“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魏无羡奇怪道:“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

  {射日之正爆发之初金子勋便因伤而赖守后方,他没能亲眼见识过魏无羡在前线的模样,多是听人传说,他心中不以为然,只觉得传闻都是夸大其词。而刚才魏无羡以哨音召唤山中邪祟,把他们一群人就快猎到手的数具凶尸都召走了,害他们白费功夫,已是不快。现在魏无羡又当面问他是谁,更是他生出一种莫名的忿忿不平:他认得魏无羡,魏无羡却居然敢不认得他,还敢当众问他是谁,这仿佛让他失了大面子,越想越不痛快。正要说话,空中闪过金光阵阵,却是赶到了第二波人。

  这批人御剑下降,平稳落地,为首者是一名五官美得极为正统,轮廓隐隐带着些刚硬之气的妇人。御剑时英姿飒爽,缓行时雍容华贵。金子勋道:“伯母!”

  金子轩怔了怔,道:“母亲!你怎么来了?”随即想到,他和蓝忘机的剑芒都打上天了,金夫人在观猎台那边看到,自然不会不来。他看了看随母亲一同前来的数名兰陵金氏修士,道:“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围猎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

  金夫人却啐道:“你少自作多情,谁说我是来找你的!”

  她瞥见缩在魏无羡身后的江厌离,瞬间缓了神色,迎上去握住她的手,柔声道:“阿离,你怎么这幅模样?”

  江厌离道:“多谢夫人,我没事。”

  金夫人十分敏锐,道:“是不是那死小子又欺负你了?”

  江厌离忙道:“没有。”

  金子轩微微一动,欲言又止。金夫人还不清楚自己儿子什么性子,一猜就知道怎么回事,登时勃然大怒,大骂儿子:“金子轩!你要死吗!!!出来之前你跟我怎么说的?!”

  金子轩道:“我!……”

  魏无羡道:“不管令郎之前跟金夫人您说了什么,从此以后他跟我师姐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是了!“}

  蓝忘机一惊,虽此时魏无羡正在气头上,但说这话着实不敬金夫人,怎么说也是长辈,若是平常,魏无羡断然不会如此与长辈说话。想来是遇到有关江姑娘的事情,才容易冲动,甚至有失控的征兆

  蓝忘机又看了看金夫人脸色,却见她仍面不改色,只顾着安慰江厌离,并未纠结于此。

  金子勋喝道:“魏无羡,我伯母可是你长辈,你这么说话是不是有些太狂妄了?”

  {旁人均觉有理,纷纷附和。魏无羡道:“我并非针对金夫人,你堂弟三番两次对我师姐恶语相向,我云梦江氏若还能容忍便枉称世家!狂妄在何处?”

  金子勋冷笑道:“狂妄在何处?你有哪处不狂妄?今天这百家围猎的大日子,你可出风头得很啊?三成的猎物都叫你一个人占了,是不是觉得很得意啊?”}

  蓝忘机微一侧首,道“三成猎物”

  蓝忘机算是知晓金子勋这么愤怒的原因了——因为枪打出头鸟,从魏无羡赢下射箭比赛,到包揽三成猎物,今日的百凤山围猎,魏无羡已然成为仙门百家中最出风头的人。

  想来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不过魏婴仅凭横笛一曲,便能捕获这么多猎物,想必他所修的诡道是越发精进了。可鬼道终究损身损心性,也难怪方才他吹完一曲就昏昏欲睡,这才让自己有机会犯下不可言说的错事......

  {随金子勋一同前来的百来号人个个脸上都怨气深重,见素来风传与魏无羡关系极差的蓝忘机开口,似在询问,立即有人迫不及待地道:“含光君,你还不知道吧?方才我们在百凤山里围猎,找了半天,竟然发现,这猎场里一只凶尸怨灵都没有了!”

  “派人问了观猎台那边的敛芳尊才知道,开猎后不到半个时辰,百凤山里传来一阵笛声,然后,几乎所有的凶尸和怨灵,都一个接一个,自己走到云梦江氏的阵营里去自投罗网了!”

  “百凤山里的三大类猎物,现在只剩下妖类和怪类了……”

  “至于鬼类,已经全部都被魏无羡一个人召走了……”

  金子勋道:“你全然不顾旁人,只顾自己,难道还不够狂妄?”}

  魏无羡先是一愣,随后了然一笑,知他这是借题发挥,道:“不是你说的吗开场箭算什么,有本事夜猎场上见真章。”

  金子勋不屑道:“你靠的不过是邪魔外道,又不是凭真本事,吹两声笛子而已,哪算得什么真章?”

  蓝忘机越听金子勋说话,越觉得刺耳,明明是他金子勋自己修为不够无法在夜猎场上出得风头,却将责任推到魏无羡头上。虽自己不赞成魏无羡修习诡道,但也从未觉得他习的是邪魔外道,听旁人如此评论他,蓝忘机极其不悦,负在身后的手已然握成了拳头

  魏无羡奇怪道:“我又没使阴谋诡计,为何不算?你也可以吹两声笛子,看看有没有凶尸怨灵肯跟你走啊?”

  金子勋道:“你这般不守规矩,比之阴谋诡计也强不了多少!”

  蓝忘机蹙眉,已然听不下去,欲开口制止

  “子勋,行了。”金夫人似乎这才注意到这边的争执,淡淡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