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62章 第62章 他有一个好师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无羡懒得和金子勋争辩,笑道:“那好,我竟不知道什么才叫做真章了,请你拿出它来赢过我,让我见识见识吧。”

  金子勋再怎么见真章也不可能赢得了魏无羡,他被这话噎得脸色一阵黑一阵红。愈想愈怒,嘲讽道:“不过也难怪你不觉得自己有错,魏公子不守规矩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上次的花宴和这次的围猎大会都没有佩剑,这么大的场合,半点礼数都不讲究,你把我们这些跟你一同出席的人放在哪里?”

  好在魏无羡并没有理会金子勋的恶语相向。转头对蓝忘机道:“蓝湛,忘了说,刚才你帮我挡了那一剑,谢啦。”

  蓝忘机听得先是一愣,余光落在了魏无羡微微红肿的唇上。“谢”这一词当真是受之有愧

  金子勋见魏无羡故意不把他放眼里,咬牙道:“云梦江氏的家教,也不过如此。竟然教出一个邪魔外道来!”

  金夫人眉峰一凛,斥道:“子勋!”

  听到这一句,魏无羡的笑容忽然消失了。他道:“家教?”

  他缓缓回头看向金子勋,道:“邪魔歪道?”

  此时此刻,金子勋当着所有人的面,厉声斥责魏无羡

  他有多在乎江家,就有多受不了这样指名道姓地侮辱。魏无羡气得咬牙切齿,浑身颤抖。此番唇枪舌剑,诋毁之语一句比一句更甚,魏无羡像竖起满身的刺,爆发出罕有的戾气和愤怒。

  蓝忘机虽知他委屈,但又担心事情闹大,到时候就是云梦江氏跟兰陵金氏的对峙,他企图让魏无羡先冷静下来,沉声道:“魏婴。”

  {金子勋等人也觉察到不同寻常的氛围,屏气望他。魏无羡又笑了一下,道:“想知道我为什么不佩剑吗?告诉你们也无妨。”

  他转过身来,一字一句道:“因为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我即便是不用剑,单凭你们口中的‘邪魔歪道’,也能一骑绝尘,让你们全都望尘莫及。”}

  此句一出,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

  蓝忘机微微闭眼,忧心更胜,虽知魏无羡说的是气话,但这不太恰当的言语,在众人看来是他主动的挑衅,担心他成为众人针对的靶心

  半晌,金子勋终于回过神来,大喝一声:“魏无羡!不过一个家仆之子,你也太猖狂了!!!”

  听到那四个字,蓝忘机目光一凝,这字字句句戳心刺骨,想必每一刀,都扎在魏无羡最痛的地方。

  只见魏无羡瞳孔骤缩,眼里布满血丝,右手似乎就要扶上陈情了,上次见到他这种神情,还是在手刃温晁的那一天。蓝忘机大惊担心他失控大开杀戒,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做

  正当空气中满是火|药味,一触即发,忽然一人道:“阿羡!”

  那声音温柔似水,丝毫未受四周火|药味的影响,似全然淡声事外一般,众人纷纷侧目看去,出声之人正是江厌离

  魏无羡听到这声音,眼中的戾气减少了许多,转头道:“师姐?”

  江厌离冲他招了招手,道:“阿羡,你站到我身后来。”

  {魏无羡一怔,还未动作,金夫人忙拉着她的手道:“阿离,他们的事,你不要出面了。”江厌离却对金夫人歉然一笑,走上前去,挡在魏无羡身前,对金子勋等人一礼。

  金子勋等人也不知该如何应对,稀稀拉拉有人回礼,有人不回。江厌离细声细气地对金子勋道:“金公子,听您方才的意思,是阿羡他把百凤山里三成的猎物都一个人占了,不守规矩,太过狂妄。我……也从未听过这种事情,想来的确是给诸位添麻烦了,我代他向诸位道歉。”

  说罢,果真又是躬身一礼,看起来是个郑重其事的道歉。魏无羡道:“师姐!”

  江厌离不起身,望向他,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魏无羡只得握紧了拳不说话。

  金子轩远远注视这边,神色复杂。金子勋等人则根本没有掩饰脸上得意之色的意思,痛快极了。

  金子勋哈哈道:“江姑娘真是大方得体,明白事理。您师弟干的事的确是大大的不妥,也确实添了不少麻烦。不过既然你知道不妥,看在江姑娘和江宗主的面子上,道歉就不必了,云梦江氏和兰陵金氏两家原本便情同手足嘛。”

  他就差趾高气扬地放声大笑了。魏无羡心头怒火直飙,紧握的拳头骨节喀喀作响,正要说话,江厌离一躬鞠完,直起身来,又认真地道:“可是,纵然我没参加过围猎,有一点却是知道的——古往今来的历代围猎,从未听过有一条规矩,是不允许一个人猎得太多。”

  一圈人脸上得意的笑容还没刹住便凝固了。

  江厌离道:“所以,您说阿羡不守规矩,不守的究竟是哪一条规矩?”}

  此番言论是非分明,条理清晰,一针见血。着实让蓝忘机有些钦佩江厌离

  而此时魏无羡闻言后,也笑出了声,似乎戾气已然消减了一半

  金子勋脸色发青,却没出声反驳。他知晓金夫人非常看重江厌离,所以不敢贸然得罪于她,其次他是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江厌离所提出的质疑

  半晌的沉默,人群中忽然有人开口找茬,姚宗主总是第一个跳出来的,他道:“江姑娘,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有些规矩虽然没有写出来,但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并且都很遵守这个规矩。”

  {一人嚷道:“百凤山里总共才多少猎物,五百有没有?参加围猎的有多少人?五千不止!原本就抢破了头,他一个人就用恶意手段占走了这么多猎物,让别人怎么办?”

  魏无羡嗤的一笑,正要说话,江厌离拦住他,低声道:“你别说啦。”

  一人不满道:“是啊,要不然我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抓住一只!”

  江厌离道:“可是……别人猎不到,并不是他的错啊。”

  那人一噎,她又道:“围猎不是只关乎实力吗?就算鬼类已无,不是还有剩下的妖类和怪类吗?就算他不占走那三分之一,甚至不参加围猎会,猎不到的人,也还是猎不到啊。阿羡所用的法子虽和别人不一样,但也是他修炼出来的本事。总不能因为旁人无缘那三分之一的猎物,就说他是邪魔歪道吧。”

  那些随金子勋起哄的人登时不少都和金子勋一样脸色铁青,偏生顾忌江厌离身份,又不敢直接斥驳她。

  江厌离又道:“况且,围猎是围猎,又为何要拿家教说事?阿羡是我云梦江氏的子弟,同我姐弟二人一齐长大,情逾手足。对他脱口而出‘家仆之子’,恕我不能接受。因此……”

  她挺直了腰,扬声道:“还希望金子勋公子,能向我云梦江氏的魏无羡,道歉!”}

  闻她的一番言论,有理有据,既不失礼节,又霸气十足。“情逾手足”这话也点醒了蓝忘机,忽然觉得自己很可耻,曾还一味怀疑过魏无羡对他师姐是出于什么情感...亵渎了江姑娘

  此次此刻,也终于明白魏无羡为何如此依恋他师姐了,眼前的她虽身形娇小,但却能给人带来足够的温暖与安全感,也难怪,当初在玄武洞时,魏无羡高烧神志不清口里喃喃自语念叨的都是“师姐”。

  同时蓝忘机也感到十分羞愧,自己空有一身修为,却因自己的身份,羁绊自己没有替魏无羡声援,也没有光明正大与他站在同一阵线——这样毫无作为、袖手旁观之态,其实和金家人的咄咄相逼,没有本质的区别。

  金夫人道:“阿离,你这么认真做什么,都是小事,可别生气啊。”

  江厌离轻声道:“夫人,阿羡是我弟弟,旁人辱他,于我而言,不是小事。”

  {金夫人看了金子勋一眼,冷哼道:“子勋,听到了吗。”

  金子勋道:“伯母!“}

  金子勋如此傲气乖张,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给魏无羡面赔礼道歉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即便是迫于金夫人的压力下,也不可能。而金夫人又怎不知金子勋的脾性正在左右为难烦闷之际,两道剑光飞至,却是金光瑶与蓝曦臣来了。

  蓝忘机道:“兄长。”

  蓝曦臣知蓝忘机喜静,不爱纷攘,而此处聚集之人众多,奇道:“忘机,你怎么也在这里?”

  蓝忘机不语,只是将目光投到了魏无羡身上

  蓝曦臣自是了然

  金光瑶见众人神色皆不好,欲调解,道:“诸位,这边是又有什么情况?”

  金夫人似乎找到了解开现下僵局的突破口,便骂道:“你还笑!出了这样大的事,你怎么还好意思笑!这就是你操办的围猎会,废物!”

  {金光瑶一贯都是这样的一张笑脸,谁知刚来便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忙收敛笑容,老老实实道:“母亲,究竟怎么了?”

  金夫人乜眼道:“究竟怎么了你不会自己看?你不是挺会察言观色的吗?”}

  金光瑶不语,被金夫人骂乃是常事毕竟是长辈,但金子勋,作为同辈之人,亦没给过他好脸色好语气

  金子勋喝道:“整个百凤山猎场里三分之一的猎物都没了,这五千多人还猎什么东西?!”他趁机将对魏无羡道歉之事蒙混过去,还待再斥

  蓝曦臣却道:“敛芳尊已在着手布置扩大猎场范围了,诸位请稍安勿躁。”

  {泽芜君发话,金子勋自知言语不妥,也不好再冲金光瑶发火,把弓箭往地上一摔,冷笑道:“这次的围猎简直就是一场闹剧!罢了,不参加也罢,我退出。”

  金光瑶一怔,道:“子勋,马上就快安排好了,最多再等半个时辰……”

  姚宗主也道:“金公子,大可不必啊!”金子勋道:“围猎已毫无公平可言,还等什么等?恕不奉陪!”说罢就要率领手下修士御剑离去,金光瑶连忙上前劝导,有的起哄要跟着金子勋一起走,有的还不甘心就此放弃,踌躇难定,顿时乱成一团。}

  {江厌离摇了摇头,对金夫人道:“金夫人,给您添麻烦了。”

  金夫人摆手道:“你跟姨说什么添麻烦,你想骂子勋那傻小子尽管骂,我才不管他。还不解气我帮你打他。”

  江厌离道:“不用不用……那,我就先回去啦。”

  金夫人忙道:“回观猎台吧?我叫子轩来送我们回去。”

  她一边说,一边一个劲儿地朝远处站了半天的金子轩使眼色。江厌离低声道:“不用了。我有话和阿羡说,他送我回去就好了。”}

  金夫人眉梢吊起,上下打量了几眼魏无羡,神色略有不快,眼神略带警惕,道:“你们两个年轻男女,没人看着怎么好老呆一块儿?”

  蓝忘机闻言后眉心微微一蹙

  江厌离道:“阿羡是我弟弟。”

  {金夫人道:“阿离,你可千万别生气啊。你跟我说这又臭又硬的死小子又干了什么蠢事,我叫他给你好好赔罪。”

  江厌离摇头道:“真的不用。金夫人。不要勉强他。”

  金夫人急道:“哪里勉强呢!不勉强的!”

  魏无羡颔首,道:“少陪了,金夫人。”

  他与江厌离一通微一欠身,转身欲离去,金夫人死命拖着江厌离的手不让她走,正拉拉扯扯间,忽然,金子轩奔了出来,大声喊道:“江姑娘!!!”

  魏无羡假装没听到,拉着江厌离道:“师姐快走。”

  金子轩又喊道:“不是的江姑娘!!!”

  这下可无论如何也装不了没听到了,魏无羡只得和江厌离一起回头。连那边起哄的金子勋等人也被吸引了过来,所有人都在疑惑金子轩说的“不是的”是什么意思。金子轩抢了几步,似乎想追上来,又停住了,远远站在原地,喘了几口气,额头青筋暴起。

  半晌,他突然大吼道:“不是的江姑娘!不是我母亲!不是她的意思!不勉强,我一点都不勉强!!”

  憋了片刻,他咆哮道:“是我!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要你来的!!!”}

  闻言后,蓝忘机睁圆了眼,看向金子轩,这样高傲的人竟然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白...

  有人窃窃私语道

  “金公子这是对江姑娘当众表白...”

  “......”

  蓝曦臣看了看金子轩,转头目光望向站在身边的弟弟蓝忘机,目光复杂,颇有所指

  蓝忘机回望蓝曦臣,目光似乎道出:兄长,我也想,可我我不敢啊!

  金子轩吼完这几句,一张白皙的脸霎时变成了几欲滴血的鲜红色

  他踉踉跄跄后退几步,扶着一棵树才站稳,抬头一看,愣住了,像是刚刚才发现这里还有很多人,才想起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什么话,呆滞了好长一阵,突然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拔腿狂奔而去。

  半晌静默

  蓝忘机目光都没从魏无羡身上移开过,魏无羡拽着他师姐,神色似乎也有点懵

  金夫人大怒,道:“这个蠢货!你跑什么!”她拽住江厌离道:“阿离待会儿咱们观猎台上再继续说话!我先去抓他回来!”说走就走,带着一批修士急急御剑而起,朝金子轩逃跑的方向边追边喊。

  魏无羡道:“他搞什么鬼!师姐,我们走吧。”

  江厌离怔了怔,点点头。

  魏无羡对蓝忘机挥挥手,道:“蓝湛,走了啊。”

  蓝忘机微一颔首,并不言语,默然凝视着他和江厌离的背影一同慢慢消失在林间。

  路人甲:“没想到金公子居然......嘿嘿嘿嘿”

  路人乙:“是啊,以前诸多传闻说金公子对江姑娘如何不屑一顾,今日一见......嘿嘿嘿嘿嘿”

  众人:“哈哈哈哈...”

  路人丙:“这热闹也看完了,我先回去了啊”

  路人丁:“敛芳尊方才不是说会扩大猎场吗,不去诸位再等等”

  路人甲:“哎,行吧,反正也没多久,我们在等等吧”

  路人乙:“你们等吧,我先走啦”

  路人丙:“一起啊”

  {金光瑶也终于拦不住金子勋等人了,一群人七嘴八舌抱怨着御剑离去,原先乌压压聚集的人群瞬间便少了大半,剩下的没热闹看了之后也在逐渐散开。金光瑶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苦笑道:“这真是……”

  蓝曦臣拍拍他肩,道:“今日之事,非你之过。”

  金光瑶叹了口气,捏了捏眉心,道:“我恐怕一个时辰还办不妥。”

  蓝曦臣道:“为何?”

  金光瑶道:“其实不光那位魏公子把三分之一的猎物都占了,大哥一个人也几乎把妖兽类的猎物横扫了大半。”

  闻言,蓝曦臣笑道:“不愧是大哥。”}

  蓝忘机却笑不出来,同样都是凭自身实力猎走三分之一的猎物,为何赤峰尊就是英勇神武,而魏无羡要被众人讨伐:不佩剑,是罪;猎走三成猎物,是罪;邪魔外道,是罪;家仆之子,是罪!

  云梦江氏重建不久,难道是因为魏无羡没有强大的靠山,而他又在此次围猎中大出风头,所以才会成为众人攻击的对象吗,那仙门百家是不是都这样趋炎附势......

  蓝忘机瞬间开始迷茫、质疑甚至憎恶这个世界的规则。

  {金光瑶头痛地道:“所以猎场的范围,恐怕还得扩大。”

  蓝曦臣道:“那我们现在便着手去办吧。”

  金光瑶歉然道:“不好意思二哥,你是来参加围猎的,还要劳烦你临时过来帮我。”}

  蓝曦臣莞尔:“无妨。”,然后看了看蓝忘机,见他神色有些失落,而今日围猎之事闹得动静也大,想必他就算去寻魏无羡,能独处的机会也不大,所以问道:“忘机,是我们先行一步,还是你也来帮忙?”

  蓝忘机本就无心围猎,若能早些扩大围猎范围,兴许还能减少那些人对魏无羡的责备,默默召起了避尘,道:“助力。”

  {待他们御剑离去之后,树林之中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人,还在谈天说地。不久之后,一人从林中大步踏出,见此情形,微微一怔。

  来人正是江澄。他在百凤山中听人讨论空中出现了蓝忘机和金子轩的剑芒,似是这两人打起来了,担心江厌离也在金子轩身边,前来查看,谁知错过了时机,人都散光了。江澄见这几人中唯有姚宗主是还算眼熟的,道:“姚宗主,方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姚宗主看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江宗主,贵宗的魏无羡,实在是个人物啊。”

  江澄皱了皱眉,道:“什么意思?”

  姚宗主哈哈一笑,道:“我可不敢说什么意思。江宗主不必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江澄沉下了脸,心知不会是什么好话,心道待会儿非得找魏无羡好好算账不可,无心再和故弄玄虚之人虚与委蛇,转身便出了树林。走着走着,隐隐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似是怕被他听见,压得极低极低,但他五感灵敏,仍是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

  一名家主酸溜溜地道:“这回莲花坞好出风头啊,几乎所有的凶尸和怨灵都被召到云梦江氏的阵营里去了。肯定很多修士都会冲他家去了。”

  姚宗主道:“有什么办法,谁叫我们家没有魏无羡嘛。”

  “有魏无羡又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我可不想家里有这么个人天天给我惹事。”

  “这魏无羡也太狂妄了……反正今后只要有他参加的夜猎,我都不去了。”

  一人冷笑道:“嘿?冲江家去?不见得吧,说白了,不就冲魏无羡去的吗。射日之征不也是全靠一个魏无羡,云梦江氏才声名大噪吗……”

  江澄整个人都阴沉沉的。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脸上和心上都投下了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