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63章 第63章 芍药之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忘机蓝曦臣助金光瑶阔完围猎场后,蓝忘机便去观猎台寻魏无羡,后来听说魏无羡同江厌离先行回了云梦。也就是说,他们又一次没有来得及告别,没来得及说后会有期

  回到云深不知处的蓝忘机,表面上看是如同往常一般,但是他内心很清楚自己担忧什么,魏无羡百凤山围猎险些失控,之前研习的琴谱已渐有所成,如若能将魏无羡带回云深不知处就好了,如果他能重持剑道,应该就不会再受人诽议了

  日复一日,转眼又过了两个月,蓝忘机对魏无羡的思念愈来愈深,自那一吻后,每晚更是魂牵梦萦,思念如潮

  这日,蓝忘机终于忍不住去了云梦

  长街之上,人来人往,各家子弟门生佩剑而行,高谈阔论如今天下局势,端的是个个意气风发。

  忽然,四周行人略略压低了声音,视线不约而同投向长街尽头。

  蓝忘机白衣抹额,负琴佩剑,缓步行于长街,漫无目的走着。他周身却似笼罩着霜雪之意。远远的还未走近,诸名修士便自觉噤声,对他行注目之礼。有略有些名头的大着胆子上前示礼,道:“含光君。”

  蓝忘机微微颔首,一丝不苟地还礼,并不多做停留。其他修士不敢太过叨扰于他,自觉退走。

  蓝忘思索着要是能在这长街上偶遇到魏无羡就好了,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就心满意足了...自己不能直接去莲花坞寻他,毕竟没有正当的理由...

  正在此时,一个身穿彩衣的少女,笑盈盈的对蓝忘机道:“阁下可是含光君?”

  “何事?”

  那女子忽然扔了一样东西在他身上。

  蓝忘机迅捷无伦地接住了那样东西,低头一看,竟是一只雪白的花苞。花苞娇嫩清新,犹带露水。蓝忘机不解,抬眸见那女子已经跑远

  旁边有修士小声嘀咕道:“呵,小小姑娘胆子还挺大,上来就冲含光君丢花”

  又一个婀娜的身影迎面走来道,“敢问是含光君吗”说着就往蓝忘机怀里塞了一朵花浅蓝色的小花,掩面一边跑一边道:“小女子小小心意,望郎君莫要嫌弃”

  随后又是一个头梳双鬟的稚龄少女,蹦蹦跳跳地走来,双手抱着一束缀着零星红蕾的花枝,将花丢到蓝忘机胸口,转身就跑

  后面还有一群姑娘手上拿着花

  一女子道:“这位就是含光君吧,公子说得没错,确实是长街一眼就能认出来的...”

  另一女子道:“是啊,好俊俏啊!”

  蓝忘机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女子围住,有些惊慌失措,道:“你们是?”

  “哦!我是来送花的!”

  “我们也是来送花的!”

  “含光君,收下我的花吧...”

  “收下我的吧”

  “还有我的”

  “我的最好看...”

  “......”

  路边有修士低声道:“今天是怎么了,咱们云梦的姑娘都这么大胆?!”

  另一人道:“嘿嘿嘿嘿,哎哟,莫不是这些美人是被人支使来捉弄含光君的,”

  一而再、再而三,蓝忘机已经接了一大把五颜六色的花朵花枝。深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站在街头。他本能的觉得,此事有些蹊跷,脑海里浮现出一人。心中大喜,他知道,自己心心念念之人很可能就在这附近。

  街上识得含光君的修士皆想笑不敢笑,故作严肃,目光却一个劲儿地往这边飘;不识得他的普通平民则已指指点点起来。

  蓝忘机捧着那堆花,又缓缓行了几步

  忽闻“蓝湛!”

  发间微重,他一举手,一朵开得正烂漫的粉色芍药,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鬓边。

  高楼之上,一个笑吟吟的声音传来:“蓝湛,啊——不,是含光君”

  蓝忘机心中一阵激荡,抬头望去,只见亭台楼阁,纱幔飘飘。一个身形纤长的黑衣人倚在朱漆美人靠上,垂下一只手,手里还提着一只精致的黑陶酒壶,酒壶鲜红的穗子一半挽在他臂上,一半正在半空悠悠地晃荡。

  众人素来皆知,魏无羡和含光君关系不好,射日之征中几次并肩作战,同一战线都会时常争执,不知这次又有何花样,当下连假装矜持也顾不得了,越发使劲儿地瞅这两人。

  蓝忘机看了看怀里那堆五颜六色的花,又抬头看着魏无羡,道:“是你。”

  魏无羡道:“是我!会做这种无聊事的,当然是我。你怎么有空来云梦了?不急的话,上来喝一杯吧?”

  他身旁围上来几个少女,纷纷挤在美人靠上,朝下哄笑道:“是啊,含光君上来喝一杯吧!”这几名少女,正是方才以花朵掷他的那几个

  蓝忘机深吸了一口气,企图平定跳得微快的心,本想的是就远远的看他一眼就心满意足,可他身边的那几名女子显然是不正常的,蓝忘机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望去,已然不见魏无羡

  明明自己就很期待与他相遇,为什么要生气,难道自己连几只女鬼的醋都要吃吗...

  踌躇了一会,自己并不甘心就这么远远的见一面就离开,于是又调转头,朝那客栈行去

  蓝忘机稳步登上楼来,扶帘而入,珠帘玎珰,声声脆响犹如音律。

  他将刚才砸中他的那一摞花都放在了小案上,道:“你的花。”

  魏无羡歪到了小案上,道:“不客气,我送你了,这些已经是你的花了。”

  蓝忘机心里泛起一阵涟漪,魏无羡三番两次的给自己掷花,会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

  蓝忘机道:“为何。”

  魏无羡道:“不为何,就是想看看你遇到这种事反应会如何。”

  果然又是自己自作多情,多次赠花,真的只是他觉得撩自己好玩。平复一下微乱的心绪,蓝忘机淡声道:“无聊。”

  魏无羡道:“就是无聊嘛,不然怎么无聊到拉你上来……哎哎哎别走啊,上都上来了,不喝两杯再走?”

  从魏无羡说的“无聊”中,蓝忘机恍然明白魏无羡定是无聊至极了,才会叫住自己,就像当初在云深不知处求学一般,无聊时就喜欢来撩拨自己

  蓝忘机沉声道:“禁酒。”

  魏无羡道:“我知道你们家禁酒。但这里又不是云深不知处,喝两杯也没关系的。”

  那几名少女立即取出了新的酒盏,斟满了推到那一堆花朵之旁。蓝忘机只看了看,并没有打算喝

  魏无羡道:“难得你来一趟云梦,真的不品品这里的美酒?不过,酒虽美,还是比不上你们姑苏的天子笑,真真乃酒中绝色。日后有机会我再去你们姑苏,一定要藏他个十坛八坛的,一口气喝个痛快。你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有座位不坐,非要站着,坐啊。”

  天子笑,蓝忘机的思绪一下子被带回到与魏无羡初遇时的情景...

  众少女纷纷起哄道:“坐啊!”“坐嘛!”

  蓝忘机浅色的眸子冷冷打量这些尽态极妍的少女

  心道:为什么他身边只有鬼怪陪同?是因为这个时候的已经没有人愿意陪他喝酒了吗。

  继而,目光凝在魏无羡腰间那一只通体漆黑发亮、系着红色穗子的笛子上

  心想:莲花坞被温氏所灭,江澄忙着重建家族,而魏无羡在射日之征的所作所为已经被仙门世家忌惮,身边已然没有什么知己好友

  从前的他到哪里都有一堆人簇拥着他,他是那么的喜欢热闹,而不是如现在这样孤单,落寞,只能与这些鬼怪为伴。想到这里,蓝忘机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把

  他抬起头,见魏无羡挑了挑一边的眉,似乎是在等着自己说话

  蓝忘机缓缓地道:“你不该终日与非人为伍。”

  {围在魏无羡身边起哄的少女们脸上的笑容刹那间消失了。

  纱幔飘动,不时遮去阳光,楼台内忽明忽暗。此时看来,她们雪白的脸蛋似乎有些白得过头了,毫无血色,看起来甚至有些铁青,目光也直勾勾地盯着蓝忘机,无端生出一股森森寒意。

  魏无羡举手,让她们退到一边,摇了摇头,道:“蓝湛,你真是越大越没意思。这么年轻,又不是七老八十,干嘛总是学你叔父,一板一眼地老惦记着教训人。”}

  魏无羡的脸色比起两个月前在百凤山时,似乎愈发苍白

  蓝忘机似乎下定决心一般,转过身,朝魏无羡走近一步,道:“魏婴,你还是跟我回姑苏吧。”

  魏无羡有些无语,道:“我真是好久没听到这句话了。射日之征都过了,我还以为你早就放弃了。”

  {蓝忘机道:“上次百凤山围猎,你可有觉察到一些征兆。”

  魏无羡道:“什么征兆?”

  蓝忘机道:“失控。”

  魏无羡道:“你是指我差点和金子轩打起来?我想你是搞错了。我一贯见了金子轩就想打一架。”

  蓝忘机道:“还有你后来所说的话。”

  魏无羡道:“什么话?我每天都说那么多话,两个月前说过的早忘光了。”}

  蓝忘机轻叹了一口气,知晓魏无羡是在敷衍自己,可是自己还是想说服他。又吸了一口气,道:“魏婴。”

  因为自己真的很害怕,很忧心,担心他习修习诡道损身,担心他真的失控,成为仙门百家口中的“邪魔外道”。更不愿他因为修习诡道成为众人喊打的靶子

  他执拗地道:“鬼道损身,损心性。”

  魏无羡似是有些头疼,无奈道:“蓝湛你……这几句我都听够了,你还没说够吗?你说损身,我现在好好的。你说损心性,可我也没变得多丧心病狂吧。”

  蓝忘机道:“此刻尚且为时不晚,待到日后你追悔莫及……”

  不等他说完,魏无羡脸色变了变,一下子站了起来,道:“蓝湛!”

  那群少女在他身后,不知不觉中已个个眼放红光,魏无羡道:“你们别动。”

  于是,她们俯首退后,但仍是死死盯着蓝忘机。魏无羡对蓝忘机道:“怎么说。虽然我并不觉得我会追悔莫及,但我也不喜欢别人这样随意预测我今后会怎么样。”

  闻言后,蓝忘机知道自己又成功的惹魏无羡生气了,开始后悔自己太心急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是我失礼了。”

  魏无羡道:“还好。不过看来我确实不应该请你上来的,今天算我冒昧了。”

  闻言后,心像被使劲拧了一般,蓝忘机忍着疼痛,淡声道:“没有”

  魏无羡微微一笑,礼貌地道:“是吗。没有就好。”

  他把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道:“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我就当你在关心我了。”

  魏无羡摆摆手,道:“那不叨扰含光君了,有缘再会吧。”

  为什么又是不欢而散,蓝忘机眼睁睁的看着魏无羡转身离去。明明每次都是关心的话语,怎么自己说出来了都会惹得他生气...

  蓝忘机伫立在小案旁,从那堆花中拈出方才魏无羡掷给自己的那朵粉色花

  本打算的是偷偷看一眼他就心满意足,为什么还要贪婪的上来同他说话...

  思忖片刻后,蓝忘机再次追了出去,追到码头,魏无羡刚刚准备上船

  “魏婴!”

  魏无羡一只脚刚刚踏入小船,诧异的回过头,他看了看蓝忘机手里拿的那朵花,蓝忘机顺着魏无羡的视线瞥了花一眼,有些窘迫的将拿花的手收到身后

  魏无羡道:“看来含光君也喜欢花,今后有几乎再多送你几朵”说着又另一条腿跟着跨进了小船

  蓝忘机真的很想将魏无羡带回云深不知处,奈何他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带走他,见魏无羡跳上了船,蓝忘机上前走了两步

  魏无羡又道:“蓝湛,就算我现在邀请你去莲花坞,我想你也一定不会去的,那就后会有期吧”

  小船渐渐划远,蓝忘机还孤独的矗立在原处...

  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时,天已经黑了,回来的一路上,细数着过往,与魏无羡相识五六载,真正相聚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年,当年玄武洞一别后,以为自己和他的关系会更进一步,虽不求他会爱上自己,但至少也是患难之交,后来他习了诡道,自己跟他的距离更是渐行渐远......

  蓝忘机在规训石前伫立了许久,回想起当初云梦监察寮魏无羡说的话

  “姑苏?你是说那个戒规三千多条的地方?我才不要去。我更喜欢云梦。”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低着头看了看手里的花,然后才慢慢的上了台阶

  “忘机”

  蓝忘机抬眸看,蓝曦臣正站在龙胆小筑的长廊上,原来自己不知不觉来到了母亲生前住的地方

  蓝曦臣向蓝忘机走近了几步,又看了看他手上拿的芍药花,又道:“你今日去哪了?云深不知处没有芍药花,你别告诉我你出门一整日就是为了去别处采花”

  “云梦”蓝忘机低声应道

  蓝曦臣有些无奈,听到“云梦”二字,自然知道自己弟弟肯定是为了去见那人

  见蓝忘机神色不太好,又道:“你是去寻魏公子了,那见到他了吗?”

  蓝忘机微微颔首,“嗯”了一声

  “所以这花是魏公子所赠?”

  “嗯”

  蓝曦臣被他弟弟这哭苦丧的脸逗乐了,道:“这魏公子还真是风流啊,他赠予你的这花,你可知这花的寓意?”

  蓝忘机奇道:“花,还有寓意?”

  蓝曦臣抿着嘴笑着点了点头

  “兄长,那这花是何寓意?”蓝忘机表现出难得的焦急

  “此花名曰芍药,也被称为将离草,至于寓意,我便不告知与你了”

  蓝忘机似有等不及道:“兄长”

  蓝曦臣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道:“你平日里可以多涉猎一下旁类书籍,我先回寒室了”

  “将离草...”蓝忘机内心隐隐作痛,似乎听这名字便觉得魏无羡在婉拒自己,可兄长又说“魏公子还真风流”,那这花的寓意究竟是什么??!

  蓝忘机似乎忘了云深不知处禁急行一般,他箭步踱入藏书阁,此时已经是戌时,藏书阁内还有一些刻苦的门生在里面研读,见冷若冰霜的含光君箭步入阁内,也着实下了一跳

  几个门生下意识的凑在一起,佯装若无其事的看书,实则眼睛不断往蓝忘机这边瞟。

  蓝忘机按着书的分类,寻了半天都没寻到

  一门生道:“含光君,你要找什么书,我们可以帮忙的!”

  蓝忘机顿了顿,道:“花语,关于花的书”

  众人皆有些新奇,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又看了看蓝忘机手中的花,均不敢多言,随后便行动起来,不一会一门生道:“找到了”

  恭恭敬敬的将书呈予蓝忘机

  蓝忘机点了点头,接过书籍,行于书案前,端坐着开始翻阅起来

  没翻阅几页,便看到:芍药,乃爱情之花,表达结情之约亦或惜别之情,故又称“将离草”

  “结情之约,惜别之情,爱情之花...”蓝忘机内心狂跳不止,嘴里喃喃细语的重复了几遍

  “魏婴,你一定是知道这花的寓意的,对吗,就算你不知道,当时在你身旁有那么多女子,她们肯定有知道的她们应该会告诉你的......魏婴,你有没有一点点原因是因为喜欢我......”

  一阵狂喜过后,忽然蓝忘机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会不会又是他在捉弄自己......”

  但是不管魏无羡出于各种理由赠的这花,蓝忘机定是视若珍宝

  此时亥时已过,云深不知处有宵禁,门生们皆离开藏书阁,只剩雅正端方的含光君还端坐在书案边,他所翻阅的书籍,是教人如何存放鲜花,连夜做了很多笔记。随后他拿着芍药花回了静室,忙忙碌碌,从黑夜到白天,再从白天到黑夜,终于完成了,就等着芍药花干燥,到时候就是一张漂亮的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