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64章 第64章 金陵台 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忘机在雅室向蓝启仁汇报云深不知处重修细节,刚说完,就见蓝曦臣手持冰裂前来

  “叔父”蓝曦臣行了个晚辈礼

  “兄长”

  蓝曦臣颔首示意,道:“叔父,我明日要去金陵台参加花宴,族中之事又要劳烦叔父费心了,正好忘机也在亦可以协助叔父”

  蓝启仁道:“花宴?这金氏似乎经常举办宴会!”

  蓝曦臣道:“叔父有所不知,此次虽名为花宴,实则就是家宴,所邀请的都是愿意依附兰陵金氏的家族,而我们姑苏蓝氏跟清河聂氏是收到的特别邀请”

  蓝忘机若有所思,特别邀请的名额里,并没有云梦江氏。唯独孤立云梦江氏,想来他们此次预备商讨的事情,是云梦江氏不便听到的。

  近段时间听闻了很多对魏无羡不利的谣传,所以但凡有可能对云梦江氏不利的消息,他有机会了解的,便不会错过

  蓝忘机道:“兄长,忘机愿同行”

  蓝启仁显少见蓝忘机主动要求参加这种宴会,还未等蓝曦臣应答

  蓝启仁就道:“忘机同去,也好”

  蓝曦臣微笑,道:“也罢,你且与我同行,但你得答应我,不准提前离席”

  “好!”

  金麟台

  蓝曦臣和蓝忘机并肩,于金星雪浪的花海之中缓缓而行。

  蓝曦臣随手拂过一朵饱满雪白的金星雪浪,动作轻怜得连一滴露水也不曾拂落。他道:“忘机,你心头可是有事,为何一直忧心忡忡?”虽说这忧心忡忡,在旁人看来,大概和蓝忘机的其他表情没有任何区别。

  蓝忘机眉宇沉沉,摇了摇头。半晌,他才低声道:“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

  自射日之征开始,魏无羡修习诡道术法,备受争议,如今射日之征结束有些时日了,仙门百家对他颇有微词,以至于魏无羡身边都没有朋友,况且诡道损身...

  蓝曦臣讶然道:“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顿了顿,又道:“带回去……藏起来。”,带他离开这诡谲乱世,在仅有的能力范围之内,拼尽所有给他一方净土,许他一世安乐。此时此刻,蓝忘机终于明白父亲当年的心境了。原来,父亲是如此深爱母亲......原来,当初的疑惑和矛盾,只是因为没能感同身受。

  蓝曦臣登时睁大了眼睛。他不是没想过自己弟弟对魏无羡羡究竟是怎样的喜欢,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喜欢竟不知何时,发展到了这种近乎可怕的程度。

  蓝曦臣道:“藏起来?”

  蓝曦臣想起了父亲和母亲,心知蓝忘机从小执拗,像极了父亲。可该如何劝说,却是难倒他了。

  蓝忘机微蹙着眉,又道:“可他不愿。”

  回想起当初父子交心的场景,父亲曾说过“你得先问他愿不愿,若愿,才是两全其美。”

  母亲是愿意的,在龙胆小筑那几年母亲是温柔的,自己也是快乐的...自己和兄长的存在,就是当初她留给父亲的答案。

  如今,岁月轮回。

  自己想将挚爱带回蓝家,哪怕被千人所阻挠,万人所唾弃,只要他愿意,自己就有力量可以对抗所有不和谐的声音。可是他不愿意......

  {这时,前方一阵喧哗,一人啐道:“这条道是你能走的吗?谁让你乱走的!”

  另一年轻的声音道:“失礼了。我……”

  一听到这个声音,蓝曦臣和蓝忘机不约而同抬起了头。只见影壁之旁,站着两个人,刚刚出声呵斥的人是金子勋

  蓝忘机瞥了一眼,见是金子勋上次百凤山围猎他对魏无羡被他百般刁难羞辱。本就心中烦闷,现在见到此人更是不悦,只是觉得这人嚣张跋扈惯了,终有一天会自食恶果。

  而他被呵斥的这年轻的白衣男子。甚似眼熟

  那男子瞥见蓝曦臣蓝忘机两人,霎时面色一白,接下来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蓝忘机越看这白衣男子越眼熟,见他唯唯诺诺眼神闪躲,刹那间,忆起很多事,当年彩衣镇水行渊,这人深陷困境,魏无羡不顾危险救过他,玄武洞中也是此人贪生怕死,屈服于岐山温氏,丢尽姑苏蓝氏颜面。逃生时还用箭射伤魏无羡,最后不敢回姑苏,叛逃了

  也难怪,一副躲闪不敢见自己的模样

  {正当金子勋横眉冷对之时,金光瑶恰到好处地出现解围了。

  他对那白衣男子道:“金麟台上道路复杂,怨不得苏公子走错路,你随我来吧。”}

  斗妍厅

  {斗妍厅内,蓝曦臣和蓝忘机依次入席,席间不便再继续谈论方才的话题,蓝忘机又恢复冷若冰霜的常态。姑苏蓝氏不喜饮酒之名远扬,经金光瑶布置,他二人身前的小案上都没有设酒盏,只有茶盏和清清爽爽的几样小碟,也并无人上前敬酒,一片清净。谁知,未清净多久,一名身穿金星雪浪袍的男子忽然走了过来,一手一只酒盏,大声道:“蓝宗主,含光君,我敬你们二位一杯!”}

  此人正是从刚才起就一直四下敬酒的金子勋,他代表金家一桌一桌攀谈着......回应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各世家与金氏的关系

  金光瑶知蓝曦臣蓝忘机都不喜饮酒,赶忙过来,道:“子勋,泽芜君和含光君都是云深不知处出来的人,规训石上可刻着三千条家规呢,你让他们喝酒还不如……”

  金子勋十分看不惯金光瑶,心觉此人出身下贱,耻于和他同族,直接打断道:“咱们金家蓝家一家亲,都是自己人。两位蓝兄弟若是不喝,那就是看不起我!”

  {一旁他的几名拥趸纷纷抚掌赞道:“真有豪爽之风!”

  “名士本当如此!”

  金光瑶维持笑容不变,却无声地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蓝曦臣起身婉拒,金子勋纠缠不休,对蓝曦臣道:“什么都别说,蓝宗主,咱们两家可跟外人可不一样,你可别拿对付外人那套对付我!一句话,就说喝不喝吧!”

  金光瑶微笑的嘴角都要抽搐了,目光满含歉意地望一望蓝曦臣,温言道:“蓝宗主他们之后还要御剑回程,饮酒怕是要影响御剑……”

  金子勋不以为然:“喝个两杯难道还能倒了不成,我就是喝上八大海碗,也照样能御剑上天!”}

  蓝曦臣碍于礼数,平静地饮下了那杯酒,四周一片夸赞叫好之声。

  尽管如此,蓝忘机还是看得出兄长并不情愿。随后,金子勋又将酒杯硬塞到自己面前,邀请停在一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蓝忘机,等着自己如兄长一般接过酒杯

  原本,这样的场合,聪明人都知道大局为重,再多私怨,也没必要横生枝节。

  可蓝忘机偏偏不愿

  且不论酒量高低、仙门礼仪——能不能,与愿不愿,完全是两回事。

  想到了魏无羡受过的侮辱、诋毁......之前他无端寻衅、咄咄逼人的时候,可曾有一分一秒考虑过宗门情谊、顾忌过世家礼仪?

  凭什么要喝他的酒,凭什么非要给他这个面子。

  反感就是反感,不愿就是不愿。更不屑他任何的示好和拉拢,反正就是想故意给他一点教训。

  蓝忘机尽管意识到自己此刻的拒绝很不合适,却仍然纹丝未动。

  原本热络的气氛,一下子降至冰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