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68章 第68章 夷陵等来的偶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近来蓝忘机对魏无羡的思念越发浓郁,这日他瞒着族中所有长辈,独自一人,来到夷陵。虽知这样擅作主张的行为,势必会受到严厉责罚......但,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夷陵这个小镇离乱葬岗最近,想着乱葬岗自己不能硬闯,若魏无羡要下山采购置办,定会到这小镇上来。于是决定在夷陵安顿下,期待着一场偶遇...

  这个小镇还是当年魏无羡失踪时来过,那时候的小镇比较冷清,如今看来倒是热闹了不少。

  蓝忘机路过一间茶楼,便进去歇了歇脚,

  一群人围着一个说书人

  “要我说啊,这夷陵老祖他就是个祸害!”

  “谁说不是呢,我隔壁邻居家的大表姨家的祖坟,最近被刨了!肯定就是他干的!”

  “我跟你们说啊,他挖那些尸体是为了敲骨吸髓,助长妖术啊......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栽培他,他魏无羡这辈子,就是个混迹乡野市井的庸徒!结果他竟然叛出师门,还伤了小江宗主,他这种白眼狼,人人得而诛之!”

  “我听说几天前他还掳走一千多名妙龄少女到乱葬岗,修炼邪功大法,真是做孽”

  蓝忘机越听越离谱,越听越生气。本欲争辩几句,可想想争辩得了一时流言蜚语,能平息得了一世悠悠众口吗。

  猛地放下茶杯,四周突然一片安静,他冷冷地看了一眼说书之人,放下一块银子,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茶楼!

  过往,蓝忘机鲜少在这样嘈杂的茶肆久坐......所以,从未见过,这市井街巷的流言蜚语,居然可以这般天马行空、伤名毁誉。更何况,当日庙堂之上,那些所谓的“仙门世家”——那些不调查不取证、毫无道理的侮辱讽刺,与今日市井所闻,又有何区别

  流言不需要想太多,蜚语更不必负责任。市井间的议论,就是封不尽的悠悠众口,一旦先入为主,便万死难赎。人性如此,世道如此;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孰正孰邪,孰黑孰白;说者尚无心,听者已凌迟。

  蓝忘机出了茶楼,漫无目的的徘徊在大街上。白衣抹额,衣袂飘飘,相貌极俊雅致,宛若仙人与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他成了众多妙龄少女窥视的交点。蓝忘机刻意忽略掉周围人看他的异样目光,慢慢踱步在街上,一双浅淡的眸子若有似无的环顾四周,搜寻那抹黑色身影。

  徘徊一路,依然无所获,蓝忘机甚至开始琢磨,好奇,江澄当时是怎么上的乱葬岗。

  这样一晃就是三日,想着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看他的背影也好...

  心里想着哪有那么多偶遇,怎会次次都像上次在云梦偶遇那般幸运。正满心落寞之际

  忽然脚下一重,蓝忘机低头一看,一个约莫两岁多的男孩儿跌坐在地上,仰头看着自己,两人一对视,小孩许是被蓝忘机清冷的神情吓到了,顿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正涕泪齐下,满脸泪痕,实在可怜

  蓝忘机本就被这小孩撞得一懵,再加上这惊天动地的哭声,周围的路人纷纷围了过来,一时间不知所措

  {路人毕毕剥剥嗑着瓜子道“这是做么事撒一丁点小伢嚎得死人。”

  有人笃定地道“被他爹骂了吧。”}

  看着他们如此胡乱猜测,蓝忘机甚为尴尬,嗓子眼里挤出一句:“我不是”

  却没人听得见,瞬间淹没在又一波的议论之声中。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蓝忘机的神情出现了显少可见的慌乱。小孩在害怕的时候都是会叫亲近之人的,于是他也哭哭啼啼地叫了:“阿爹!阿爹呜呜呜……”

  有路人道:

  “听听!我都说了,是他爹!”

  “肯定是爹,鼻子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没跑了!”

  “好可怜呀,哭得这么凶,是不是被他爹骂了?”

  “前边怎么回事?让让行吗?我车子过不去了。”

  “也不知道把孩子抱起来哄哄!就让儿子坐地上哭?怎么当爹的!”

  “这么年轻,是第一次当爹吧,我当年也是这样的,什么都不懂,老婆多生几个就懂了,都是要慢慢学的……”

  “乖不哭,你阿娘咧?”

  “是啊,娘在哪里,爹不管事,他娘呢?”

  在嘈杂的浪潮之中,蓝忘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极其窘迫,脸颊微热,脸色却惨白。正在这心慌意乱之时,突然闻得一声:“蓝湛”,浑身一颤,心跳停摆

  有一瞬蓝忘机以为自己幻听了,是他吗...猛一抬头寻声望去,那一抹黑衣,明媚的笑容,正是自己心心念念之人。这一刻有一种想让时间停下来的奢望。眼神片刻不离他,见他笑意盎然,脚步轻快,慢慢地向自己走来。他,瘦了,脸色有些苍白

  这不是梦境,这是自己期盼了许久的重逢,这一刻似有千言万语,却又无语凝噎

  不知是不是蓝忘机的错觉,魏无羡与他视线对交时,他避了一下。

  而这小孩一听到魏无羡的声音,一下子爬起,拖着两条汹涌的眼泪朝向魏无羡跑去,手脚并用的挂到他腿上。路人嚷道:“这又是谁啊,娘呢?娘在哪里,到底谁是爹啊?”

  魏无羡挥手道:“都散了散了!”

  见没戏看了,闲人们这才慢吞吞地散了。魏无羡回头,微微一笑,道:“这么巧。蓝湛,你怎么来夷陵了?”

  这一刻,蓝忘机说出那句在心中演练过无数次的话,道:“夜猎。路过。”

  见这小孩挂在魏无羡腿上,还有些抽噎,他与魏无羡看上去无比亲密,蓝忘机顿了顿,问道:“……这孩子?”

  魏无羡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口道:“我生的。”

  闻言后,蓝忘机眉心微微一抽,心像被揪了一下,不愿相信也不可置否

  魏无羡见蓝忘机一脸相信又不可思议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道:“当然是玩笑。别人家的,我带出来玩儿的。你刚才做什么了怎么把他弄哭了”

  蓝忘机神色略显尴尬的淡声道:“我什么也没做。”

  魏无羡突然啊了一声,笃定地说道:“蓝湛你啊,虽然脸好看,但是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这孩子还小,不懂得分辨美丑,所以被你这个不和蔼的叔叔一瞪,可不是要哭鼻子了吗!”

  闻言后,蓝忘机才将视线从魏无羡的脸上挪到这小孩身上,他还有些抽大大的

  魏无羡把他托起来颠来倒去地逗了一阵,哄了几句,忽然见路旁一个货郎担还龇牙朝这边看得乐

  魏无羡便蹲在阿苑的面前,指着他担子里花花绿绿的那些玩意儿,问道:“阿苑,看这边,好不好看?”

  原来他叫阿苑。蓝忘机又将视线从阿苑身上移到蹲在他面前的魏无羡身上,眼里充满了温柔,想着面前这人,他对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的孩子都这么温柔,怎可能是别人口中的坏人。

  魏无羡又道:“香不香?”

  阿苑道:“香。”

  货郎担连忙道:“又好看又香,公子买一个吧。”

  魏无羡道:“想不想要?”

  阿苑以为要给他买,害羞地道:“想。”

  看着魏无羡如此喜欢小孩,蓝忘机内心闪过一丝失落,想着他今后也会结婚生子...

  正胡思乱想时,魏无羡却朝相反方向迈开步伐,道:“哈哈,走吧。”

  阿苑如遭重击,眼里又涌上了泪花

  蓝忘机不解道:“你为何不给他买。”

  魏无羡奇怪道:“我为什么要给他买?”

  蓝忘机道:“你问他想不想要,难道不是要给他买。”

  魏无羡故意道:“问是问,买是买,谁说问了就一定要买?”

  蓝忘机微微一愣,思考着魏无羡方才说的话,那是不是对魏无羡来说,“撩拨是撩拨,喜欢是喜欢,撩拨不等于喜欢?”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心里一阵怪异,总觉得此情此景莫名熟悉。记忆中的魏无羡撩了就跑,不负责的行径还少吗

  看着,那张肉嘟嘟的小脸上,闪烁着由惊喜到失望的表情。蓝忘机的心,也跟着重重疼了一下。既然给了希望,留了念想,为何又要不负责任、说走就走。

  不知哪来的火气,蓝忘机瞪了魏无羡好一会儿,才把目光投到阿苑身上

  阿苑被蓝忘机盯着,又开始打哆嗦。

  蓝忘机想着,得用行动来告诉魏无羡,撩了,就要负责。于是对阿苑道:“你……想要哪个。”

  阿苑还没回过神来,蓝忘机又指了指那名货郎担框里的东西,语气极其温和,道:“这里面的,你想要哪个。”

  阿苑惊恐地看着他,大气也不敢出。

  {半炷香后,温苑终于不哭了。他不停地摸兜,兜里鼓囊囊的装满了蓝忘机给他买的一堆小玩意儿。见他终于止住眼泪,蓝忘机似乎松了一口气,谁知,温苑红着小脸,默默地蹭过去,抱住了他的腿。

  一低头,腿上多了个东西,蓝忘机:“……”想着这是什么情况?

  魏无羡狂笑道:“哈哈哈哈哈!蓝湛,恭喜你,他喜欢你了!他喜欢谁就抱谁的腿,绝对不会撒手的。”}

  蓝忘机试着走了两步。果然,温苑牢牢地攀着他的腿,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抱得挺紧。

  魏无羡拍拍蓝忘机的肩,道:“我看你也先别忙着去夜猎了,这样,咱们先去吃个饭怎么样?”

  蓝忘机心中一怔,有些不可思议,上次在云梦,两人不欢而散,之后魏无羡替自己挡酒,当时也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而今日相见,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疏离...

  蓝忘机一阵恍惚,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似乎不敢确定,道:“吃饭?”当年云深不知处求学时魏无羡也邀请过自己一起吃饭的,只是自己一瞬的犹豫错过了...

  魏无羡笑着道:“是啊吃饭,别这么冷淡嘛,好不容易你来夷陵还这么巧给我碰上了,我们叙叙旧,来来来,我请客。”

  魏无羡像是生怕蓝忘机不去一般,伸手抓住蓝忘机手腕就往酒楼走,蓝忘机被他这一抓,整个身子都僵住了,百凤山围猎后,便没有同魏无羡有过肢体碰触,手腕处传来一阵温热。

  蓝忘机僵着身子,腿上还挂着个阿苑,就这么被魏无羡拖进了一间酒楼。

  他们要了间包厢,魏无羡把蓝忘机按坐在席子上,道:“点菜啊。”

  蓝忘机扫了眼菜牌,道:“你点。”

  魏无羡道:“我请你吃饭,当然是你点。爱吃什么点什么,不要客气。”

  蓝忘机也不是惯于推辞来推辞去的人,回想起当年藏书阁里魏无羡说的喜欢湘菜馆的辣菜,便报了菜名。

  魏无羡笑道:“你可以啊蓝湛,我以为你们姑苏人都是不吃辣的。你口味还挺重。喝不喝酒?”

  蓝忘机摇头,本是想否认自己口味重,却刚好同时回绝了魏无羡邀请自己喝酒,魏无羡知道自己从不喝酒,但却不知道自己从不吃辣

  魏无羡道:“出门在外还这么守规矩,不愧是含光君。那我就不要你的份了。”

  这样正襟危坐的面对面,却在点完菜后,相对无言,原本有千言万语藏在心中,却不知从何说起亦不知如何开口,不光如此,蓝忘机感受到魏无羡看自己的目光,心跳微乱,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

  正当气氛略显尴尬时,阿苑跑到蓝忘机腿边把兜里的小木刀、小木剑、泥巴人、草织蝴蝶等等小玩意儿排排放在席子上,爱不释手地清点。

  蓝忘机倒了杯茶,杯中乃是滚烫的开水,阿苑在他身旁蹭来蹭去,顿了顿,怕烫着小孩,于是又谨慎的把杯子又推远了些。

  见状,魏无羡吹了声口哨,道“阿苑,过来。”

  阿苑看了看前天才把他埋在土里当萝卜种的魏无羡,再看看刚刚给了买了一大堆小玩意儿的蓝忘机,非但没有过去,而且还一边说“不要...不要”,一边竟然坐到蓝忘机的腿上

  魏无羡道:“过来。你坐那里碍着人家。”

  蓝忘机低头看了一眼阿苑,见他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原本从来都不喜欢与旁人触碰的自己,见阿苑坐自己腿上,竟然没有一点反感。回想着方才围观的路人说自己是阿苑的爹,而魏无羡又信口说孩子是他生的,这么一联想,蓝忘机内心一阵雀跃。

  蓝忘机道:“无事。让他坐。”

  闻言,魏无羡显然愣了一下,回想过往他也这样主动靠近过自己,而自己却是下意识的拒绝他...

  魏无羡把筷子在手中转得飞起,打趣道:“好啊,阿苑,世风日下,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爹。岂有此理。”

  听到这句话,蓝忘机内心漾出一丝甜意,嘴角不住的微微上扬,像怕是被魏无羡看见一般,赶紧低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茶。

  很快菜和酒都上来了,红红火火的一桌,还有一碗蓝忘机单独给阿苑点的甜羹。

  魏无羡敲碗叫了好几声,阿苑还低着头,拿着两只蝴蝶,嘟嘟哝哝,一会儿装成左边那只害羞地说“我我很喜欢你”,一会儿装成右边那只快乐地说“我也很喜欢你”,一个人分饰两只蝴蝶,玩儿得不亦乐乎。

  蓝忘机用诧异的眼神看着阿苑,似乎心思被小孩没心没肺的拆穿了一般,又用余光看了看魏无羡

  魏无羡听了,笑得岔了气,前仰后合道:“我的妈,阿苑,你小小年纪跟谁学的,什么喜欢我喜欢你,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别玩儿了,过来吃。你的新爹给你点的,好东西。”

  可叹魏无羡对感情之事并不细心。蓝忘机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却又莫名有些无奈,连两岁孩子都看出来的东西,他却不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