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69章 第69章 请吃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苑把小蝴蝶收进兜里,端起碗拿着一只小勺子坐在蓝忘机身边舀甜羹吃。之前温苑在岐山的拘禁地,后来又转到乱葬岗,两个地方伙食都一言难尽,是以这碗甜羹对他而言已算是新奇的美食,吃了两口便停不下来,但是还知道巴巴地把碗递给魏无羡,献宝一般地道:“……羡哥哥……哥哥吃。”

  魏无羡一脸受用地道:“嗯,不错,还知道孝敬我。”

  蓝忘机看着这一幕甚觉温馨,但因多年养成的习惯,依然淡声道:“食不言”

  见温苑看着自己似不明白,于是蓝忘机又用直白的语言说道:“吃饭不要说话”

  温苑连忙点头,埋头吃羹,不讲话了。

  魏无羡连声道:“岂有此理,我说的话他好几遍才听,你说的话他一听就照做,真是岂有此理。”

  蓝忘机淡声道:“食不言。你也是。”

  魏无羡笑吟吟地仰头喝了一杯,将酒盏拿在手里把玩,道:“你还真是……多少年都不带变一下样子的。哎,蓝湛,这次你来夷陵猎什么啊?这地方我熟,要不我带你?”

  闻言,蓝忘机内心一阵慌乱,自是希望魏无羡能带自己,可是自己根本没有夜猎任务在身。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再次低头喝茶,不语

  魏无羡玩笑道:“蓝湛,你可真是一点慌都不会撒,你该不是为了我而来的吧?”像是心思被魏无羡窥探到,莫名的一阵紧张,手指紧紧的握住茶杯

  突然的沉默,阿苑左边看了看蓝忘机,右边看了看魏无羡,一边吃着甜羹一边露出了吃瓜群众的神情

  魏无羡继续道:“蓝湛,我本来还想请你到我家去坐坐的,可是你肯定又要说什么琴呀,静心什么的...”

  蓝忘机未等魏无羡说完,便道:“我近日研习琴谱,渐有所得,你不妨可以...”

  魏无羡有些不耐烦道:“免了免了...可以了蓝湛,我可以控制我自己,不需要谁拯救”

  蓝忘机回想起当初在云梦时也这样劝过他,最后二人不欢而散,现下见魏无羡有些不耐烦了,便没有再说下去

  魏无羡转移话题,道:“难得遇到个以前认识的熟人,还不躲我,这几个月真是憋死我了。最近外边有什么大事没有?”

  蓝忘机道:“何为大事。”

  魏无羡道:“比如哪地出了个新家族,哪家扩建了仙府,哪几家结了个盟什么的。闲扯嘛,随便聊聊。”

  蓝忘机想起不久前收到的邀请函,金江江家即将联姻,心知魏无羡虽不喜欢金子轩,但毕竟是他师姐成亲,想来应该让他知晓

  蓝忘机道:“联姻。”

  魏无羡道:“谁家和谁家?”

  蓝忘机道:“兰陵金氏,云梦江氏。”

  魏无羡玩儿着酒盏的手凝滞了。

  他愕然:“我师……江姑娘和金子轩?”

  蓝忘机浅浅颔首,魏无羡道:“什么时候的事?什么时候礼成?!”

  蓝忘机道:“七日后。”

  魏无羡微微发抖的手把酒杯送到唇边,却没意识到它已经空了。心中忽然空落落的,不知是气愤、震惊、不快还是无奈。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这么大的事,江澄这个臭小子也不告诉我一声”

  看着魏无羡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愈发白得发青。蓝忘机心脏像是被掏出了胸腔一般,又空洞、又疼痛。

  心想江澄就算告知了你又如何,明面上,江澄已告知天下,众家现在都听信了他的说辞:魏无羡叛逃家族,这个人从此和云梦江氏无关。即便是知道了,你也不能去喝这一杯喜酒。

  半晌,魏无羡喃喃地道“便宜金子轩这厮了。”

  他又倒了一杯酒,道“蓝湛,你觉得这桩亲事怎么样”

  蓝忘机开始有些懵,心想自己的感□□都是一团乱,又怎么去点评别人。可又想只要两人是两情相悦就是好姻缘

  还未等蓝忘机回答,魏无羡道:“哦,也对,我问你干什么。你能觉得怎么样,你又从来不想这种事。”

  看来,当年玄武洞给他唱的歌,他是真的没听清曲名,此前还一直以为是他装傻。多次剖白让他跟自己回云深不知处,他或许也没有明了自己的心意,难怪...

  魏无羡将那杯酒一饮而尽,道:“我知道,很多人背后都说我师姐配不上金子轩,哈。在我的眼里,却是金子轩配不上我师姐。可偏偏……”

  可偏偏江厌离就是喜欢金子轩。

  魏无羡把酒盏重重摁到桌上,道:“蓝湛!你知道吗?我师姐,她配得上世界上最好的人。”

  他一拍桌子,眉宇微醺之中带着傲气,道:“我们会让这场大礼在一百年内,人人提起来都叹为观止,赞不绝口,没有人能比得上。我要看着我师姐风风光光的礼成。”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嗤笑道:“你嗯什么?我已经看不到了。”

  那一刻,魏无羡眼底的光突然黯淡,透过那双深不见底的眸,蓝忘机似乎看到了,那硬壳下淋淋的伤口。

  {这时,吃完了甜羹的温苑坐在席子上又开始玩草织蝴蝶。两只蝴蝶长长的须子缠到了一起,半天也解不开。见他着急的模样,蓝忘机将蝴蝶从他手中拿起,两下把四条打成结的蝴蝶须解开,再还给他。

  见状,魏无羡分了些神,勉强笑了笑,道:“阿苑,不要把脸蹭过去,你嘴角还有甜羹,要弄脏他衣服了。”

  蓝忘机取出了一方素白的手巾,面无表情地把温苑嘴边沾的甜羹擦掉。魏无羡嘘道:“蓝湛,真可以啊,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哄孩子。我看你再对他好点,他就不肯跟我回去了……”}

  蓝忘机若有所思,心道:若我再对阿苑好一些,他或许就会愿意跟我走......所以,我对阿苑好,阿苑都知道。那你呢?我对你好,你会知道吗......如果,我对你好,你会愿意跟我走吗......

  {忽然,魏无羡神色一变,从胸口掏出了一张符咒,而这张符咒已经在腾腾地烧了起来,魏无羡将它取出后,不消片刻便化为灰烬。}

  见魏无羡神色有变,蓝忘机目光一凝,虽不知具体情况,但看魏无羡的神色,便知事情不妙。

  魏无羡霍然站起,道:“坏了。乱葬岗有变”

  一把将温苑夹在胳膊底下,道:“失陪,蓝湛我先回去了!”

  阿苑兜里的东西掉了出来,他急道:“蝴……蝴蝶!”魏无羡已夹着他冲出酒楼。

  见他这么着急定是出了什么紧急的事,蓝忘机扔了定银子在桌上,快速捡起阿苑掉下的蝴蝶,急步追了出去。欲招出避尘御剑飞行,却见魏无羡抱着阿苑在奔跑

  蓝忘机快速跑过去,拉住他,魏无羡道:“蓝湛?你跟上来做什么?”

  蓝忘机心中一阵无奈,把温苑掉的那只蝴蝶放进他手心,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何不御剑。”

  魏无羡道:“忘了带!”

  蓝忘机猜测过魏无羡灵力有损,自他从乱葬岗回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御剑了,甚至没再用过剑。心想,事急从权,眼下不是追问这个的时候

  蓝忘机一语不发,将他拦腰一截,带上了避尘,升上空中。镇上行人都被这说飞就飞的三人震惊得仰头围观,只觉新奇兴奋,大声欢叫。

  想着阿苑还小,应从未乘过飞剑,蓝忘机尽力的让避尘飞的平稳。担心魏无羡抱着阿苑容易掉下去,蓝忘机的手臂还虚扶着他的腰间,心里庆幸着他没有拒绝自己

  魏无羡松了口气,道:“多谢”

  蓝忘机微微蹙眉,当初魏无羡的那句“旁人”给蓝忘机的打击极大,以至于自那以后蓝忘机不愿从魏无羡口中听到这些礼貌用语,就好像在提醒他是个“旁人”一样

  蓝忘机避开他的道谢,随口应道:“何处。”

  魏无羡指路:“这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