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70章 第70章 唤醒温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人旋即朝乱葬岗方向风驰电掣而去。

  不消多时,那座黑雾弥漫的山峰破云而出,远远的便能听到凶尸的咆哮声,震耳欲聋,令人毛骨悚然。

  蓝忘机扶稳了魏无羡,扣了个诀,避尘霎时又快了几分,依旧极稳。

  甫一落地,见一道黑影地从林中蹿出,尖叫着扑向一个中年男子,蓝忘机用避尘挥出一道冰蓝色的剑光,将之劈为两半。地上那中年男子脸色苍白,见了魏无羡,忙大叫道:“魏公子!”

  魏无羡甩手一道符咒飞出,道:“四叔,怎么回事?!”

  {四叔道:“伏魔洞……伏魔洞里的凶尸都跑出来了!”

  魏无羡道:“我不是设了禁制吗?谁动了?!”

  四叔道:“没人动!是……是……”

  这时,前方传来一声清叱,一个女声道:“阿宁!”}

  黑树林中,十几名温家修士正与一个身影对峙着。那道身影正是翻着一对眼白、狰狞至极,看上去却有些眼熟,蓝忘机的脑海中闪过一抹白衣,和一张带着几分不自信的清秀脸庞,心中微微触动,是温宁,曾几何时,他用无比崇拜的眼神看着魏无羡,而魏无羡还教过他射箭...

  世事无常,瞬息万变,昔日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怯懦少年,如今竟变成了一具发狂的凶尸。兴许正是生前受过太多的委屈,都闷在心中,死后才会如此狂性大发。

  他的手中还拖着两具凶尸,已被他撕得稀烂,黑血淋漓,几乎只剩两具骨架,而温宁还在暴躁地摔打它们,似乎不把它们挫骨扬灰便不罢休。

  持剑在最前的正是方才叫他“阿宁”的那名女子,魏无羡道:“我不是说过不要动他身上的符咒吗”

  女子看了一眼蓝忘机,道:“没人动过根本就没人进伏魔洞是他发狂自己扯下来的,不光撕了自己身上的,他还把血池和伏魔洞的禁制都捣毁了,血池里面的凶尸全爬出来了,魏无羡你快去救婆婆他们,那边顶不住了”

  闻言后,蓝忘机快速御剑,往那名女子所指的方向飞去。想着,这两边都少不得人,魏无羡不能御剑,自己便率先赶到这边先控制尸群,欲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再折返回去支援魏无羡。

  蓝忘机御剑腾飞在半空中,很快便看到成群结队的走尸摇摇晃晃的从一个方向走出来,一个个面露凶光、接踵而来。

  快速翻出忘机琴,指尖在弦上娴熟的拨动,登时,琅琅琴音震天响,惊起黑树林中乱鸦狂飞。

  蓝忘机所奏之曲,乃是这几月苦练的高阶曲谱,可以快速退魔遏止住怨气怨灵。果然,不消三下,便将失控的凶尸们尽数定住了。

  在蓝忘机第三次拨弦时,耳边响起一曲清幽婉转的笛音,蓝忘机托琴的手微不可查的颤了一下,神色一凝,浅色的眸中泛起一丝涟漪。仅一瞬间,他的心跳全乱了,这首曲子是......

  眼看尸群已经控制住了,蓝忘机快速折返回去,还未落地,远远地见魏无羡抱起脚边的阿苑,扔给那名女子。

  正在此时,温宁猛地朝魏无羡扑了过去,魏无羡被撞得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重重撞在一棵树上,蓝忘机的心也仿佛被这样重重的撞了一下,登时吓得魂飞魄散。飞快踱到魏无羡身前,一只手紧紧的把他圈在怀里,另一只手慌忙抓起他的手就给他输送灵力,脸色竟比被撞飞的魏无羡的脸还要苍白。

  这时,那名女子也赶了过来,见蓝忘机在给魏无羡输灵力,忙道:“你先放开他,不用!让我来!我是温情!”

  温情,岐山最好的医师。蓝忘机微微一愣,这才找回了一丝理智,止住了输送灵力,让温情察看魏无羡情况,可握着魏无羡的手仍未松开。

  魏无羡忽然一把拨开了蓝忘机,道:“别让他过去!”

  温宁打伤他之后,垂着手臂朝山下走去。那边正是其他温家修士躲藏凶尸之地。温情冲下边喊道:“跑!都快跑!他朝你们那边过去了!”

  蓝忘机见魏无羡硬提着一口气,踉踉跄跄的追过去,心里又气又疼,迅速跟上去,问道:“你的剑呢”

  看魏无羡方才被撞时,那种反应根本就像个没有灵力的人,魏无羡不再用剑,到底是忘了带,还是灵力有损支撑不了用剑?

  魏无羡一把挥出十二道符咒,道:“早不知扔哪儿去了!”

  十二道黄符在空中排成一列燃烧起来,打在温宁身上,仿佛一道火链,瞬间将他锁住。

  蓝忘机顾不得在想其他,当下得先帮魏无羡治住温宁。反手翻出忘机琴,在琴上信手一拨,温宁的脚步仿佛被无形的线牵绊住,定了一定,倍感艰难地继续前行。

  魏无羡将陈情送到唇边,因刚遭过一击,吹出了些血沫,眉宇紧蹙,吹出的笛曲却一丝不颤。

  蓝忘机余光从未离开过他,看得战战兢兢,强行冷静下来,拨动琴弦,琴音在空中漾起波纹。

  没有下重手,欲先助魏无羡控制住凶尸。

  但蓝忘机心里也另有打算,若魏无羡的情况再有恶化的迹象,他便全力以赴先除了这具失控的凶尸。二人合力之下,温宁跪地,仰天长啸,黑树林中树叶阵阵震颤。

  正在此时,魏无羡像是终于支撑不住,呛出一口鲜血。蓝忘机当即不再手下留情,琴音陡然厉啸起来,温宁抱头狂吼,蜷缩在地。

  温情凄声道:“阿宁阿宁”

  见她要奔上前去,魏无羡却道:“当心”

  温情见弟弟被琴音所扰,痛苦万分,虽然心知他这个状态若是不下重手,恐有危险,却仍忍不住心疼温宁,道:“含光君,手下留情啊”

  蓝忘机自岿然不动,指尖琴音丝毫不受影响。

  魏无羡道:“蓝湛!你轻......”

  “……公……子……”

  魏无羡忽的一怔,道:“等等?”,又道:“蓝湛你先停手”

  蓝忘机五指在琴弦上一压,十分果断的止住了余音的震颤。目光死死的盯着温宁

  魏无羡道:“温宁?!”

  温宁艰难地抬起了头。

  在他眼眶中的,竟然不再是狰狞的死白,而是……一对黑色的瞳仁!

  蓝忘机神色略带惊讶,这种情况,别说见过,根本就是闻所未闻。

  温宁张了张嘴,继续道:“……魏……公子……?”

  仿佛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似乎就快咬到舌头了。可是,的确是人话,而不是无意义的咆哮。

  {温情整个人都呆住了。

  半晌,她突然一声大叫,连滚带爬扑上去,吼道:“阿宁!”

  两人被这一扑扑得齐齐倒在地上,温宁道:“姐……姐……”

  温情一把搂住弟弟,又哭又笑,埋在他胸口,道:“是我!是姐姐,是姐姐!阿宁啊!”

  她不停地叫着温宁的名字,其他的修士看样子也想扑到一起,然而不敢,只是相互大叫大笑着胡乱拥抱了一轮,四叔狂呼着朝山下奔去,道:“没事了!成了!成了!阿宁醒了!……”

  魏无羡走过去,蹲到温宁旁边,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温宁仰躺在地上,四肢和脖子还有些僵硬,道:“我……我……”

  他卡了半天,终于道:“……我好想哭,可是我哭不出来,怎么回事……”

  沉默片刻,魏无羡拍拍他的肩,道:“记得的吧,你已经死了。”}

  温情抱着温宁痛哭,温宁手脚僵硬地在她背上抚摸,越来越多的温家人从山下走上来,不是扑过来加入一起哭的行列,就是用敬畏而感激的眼神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这边。

  蓝忘机最是不擅长应对这种场面,正当他有些无所适从的时候,魏无羡道:“蓝湛。”

  蓝忘机望向他,魏无羡又道:“来都来了,要不要进去坐坐”

  蓝忘机颔首

  两人并肩往山上走去,想着之前的疑问,温宁各方面都不如魏无羡,为什么还会有恩于他?蓝忘机忍不住问道:“温琼林于你有何恩?”

  魏无羡转着陈情一边走一边道:“温情医术非凡,是个很高傲的医师……”

  闻言后,蓝忘机微蹙眉,自己问的温宁并非温情,魏无羡为何要故意答非所问,蓝忘机忍不住道:“我问的不是她。”

  魏无羡看了一眼蓝忘机又继续道:“温情来求我的时候我很惊讶,她只求我救他弟弟,并没求我救她族人。”

  想着,姐姐对弟弟的那份亲情,应当就像自己兄长对自己一般,也或者说像魏无羡师姐对魏无羡一般

  魏无羡停下转笛,又道:“温宁真的很傻很天真……我只不过鼓励过他几句,教他射箭而已,他竟记着好几年。岐山教化司时,我们的吃食不够,温宁当时也暗中帮过忙,送了很多吃食来”

  这个蓝忘机记得,当时温晁要求他们背温门菁华录,若是背错或是不背,就不给饭吃,蓝忘机当时还瘸着腿,偷偷出去摘野果回来,想着给魏无羡送些过去,结果他回到休息处时,有门生给了自己一份吃食,说是魏公子的一位朋友送的,原来这位匿名的朋友就是温宁

  魏无羡又道:“莲花坞覆灭的时候,他不仅帮我救出江澄,还帮我救出了江叔叔他们的……遗体。蓝湛,你知道吗?当时我根本没认出他来,我都不记得我认识一个叫温琼林的小子,甚至还差点拧断他的脖子。啊,后来他还被他姐姐狠狠骂了一顿。这不,他不小心被弄成这个样子,温情太伤心,我就跟她吹牛皮说能把他意识唤回来,嘿嘿,不枉我废寝忘食,没想到真成了。”

  魏无羡语气轻松,蓝忘机却听得内心沉重。

  为他骄傲的是真的,因为他一直都是这样勇敢、自信、还带一丝倔强,从不畏惧危险,也不会让步于阻挠。当初云深听学,他说怨气可用,如今就成了夷陵老祖;当初雨夜叛逃,如今,温宁就真的被唤醒了神志。他一直都这么厉害,他说的,他全都做到了。

  可蓝忘机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如果说从前是担忧,如今却更多了一种覆水难收的无力感。因为他越多的成功,越多的希望——越多眼前的好消息,意味着,他就越不会回头。也越容易受到仙门百家的忌惮......

  蓝忘机道:“魏婴,别说了”

  “是你自己想听的,又不是我非要说。既然你问了不告诉你显得我不厚道,哈哈。”魏无羡无所谓的转着笛子,又笑道:“蓝湛,你敢喝乱葬岗的水吗?我就喝过。”

  “你......?!”蓝忘机转身不敢看他,当初自己问过魏无羡,他失踪的那三个月去哪儿了,他只是不咸不淡的回了三个字“乱葬岗”,便没有再说其他...三个月都待在乱葬岗,什么东西样的没吃过,什么样的水没喝过...他是怎么活过来的,还经历什么痛苦也许自己并不知晓,但如今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灵力有损,并且还没有恢复

  “咦?蓝湛,你这是在想什么?哎呀,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你看我现在把乱葬岗治理得多好,多有人气,是不...哈哈哈。”

  蓝忘机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

  想着魏无羡不仅救了温氏家眷;如今,更背负着保护和养活这里所有人的责任,他一个人,要扛起一群人的重量。荒野落脚,内忧外患,在乱葬岗里,他魏无羡就是这里所有人生的希望。

  想到这里,蓝忘似乎懂了,懂他的苦楚、无奈,懂他的侠肝义胆、问心无愧……

  见蓝忘机一直沉默,魏无羡又道:“好好好我不说了,你看你。不过刚才的事还真是谢谢你了。”

  又听到魏无羡道谢,蓝忘机一脸的无奈,虽无话应他,却还是摇了摇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