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71章 第71章 伏魔洞的客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人走到山上一处阴风阵阵的洞口前。

  随即进了洞中,蓝忘机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逐一望了过去,石头堆砌的床,阴暗、潮湿,内部陈设...可谓没有陈设,倒是有些凌乱。

  想想魏无羡也曾是,世家子弟,云梦的翩翩公子,年少成名,如今却住在这样的地方。蓝忘机心疼之余,却也无话可说...

  见洞口处刻有几个字,蓝忘机道:“伏魔洞?”

  魏无羡道:“没错。这名字我取的,怎么样?”

  蓝忘机对他取的这个名字不置可否。

  魏无羡道:“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说,‘不怎么样’。传出去后我也听有到些人议论了,说我一个修鬼道的,本身就是大魔头,怎好意思给自己老巢取名叫伏魔洞?”

  原来,魏无羡是知道一些外界的消息的,名誉被毁,被诽谤,他都是知道的...

  二人已步入洞中,魏无羡的笑声在空旷的洞穴内回荡不止:“不过其实他们都错了。我取这个名字,根本不是他们理解的那个意思。”

  蓝忘机道:“何解。”

  魏无羡道:“简单。只因为我经常在这儿睡觉。有魔头趴在地上睡觉的洞,可不就是伏魔洞?”

  他还是那般恣意潇洒,听闻有人叫他大魔头,他不想着辩解,竟然还坦然接受了这个名号。难道他真的就感觉不到一丝委屈或不忿吗?明明是侠肝义胆,明明是救扶义举,却被世人不容,恶意诋毁...

  二人进入主洞,走到一处地方,见有一潭幽水,想着这应该就是不久前温情提到过的血池。蓝忘机便道:“那血池呢。”

  魏无羡指着那一潭幽水,道:“血池就是这个。”

  {洞中光线黯淡,那潭水不知是黑是红,散发着一股不轻不重的血腥气味。

  原本潭边拉起了一圈禁制线,已被温宁毁坏,魏无羡将之重新拉起,打结加固。

  蓝忘机不免担心,道:“阴气重重。”

  魏无羡道:“对,阴气很重,适合养邪。这儿是我用来‘养’一些没炼完的凶尸的。你猜底下沉着多少?”}

  蓝忘机来不及思考魏无羡的提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见他脸色苍白,担心尤甚

  魏无羡笑了笑,道:“说实话,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不过,池里的水闻起来越来越像血了。”

  “魏婴。”

  魏无羡道:“什么?”

  {蓝忘机道:“你当真,控制得住吗。”

  魏无羡道:“控制什么?你说温宁吗?当然没问题。你看,他都已经恢复神智了。”魏无羡得意地道:“史无前例的凶尸。”

  蓝忘机道:“万一他再发狂,该当如何。”

  魏无羡道:“对付他发狂,我已经有经验了。他是我控制的,只要我没问题,他就不会出问题。”}

  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又想着之前魏无羡的戾气横生,静默片刻,蓝忘机道:“那若是你出问题了呢。”

  魏无羡道:“不会的。”

  蓝忘机道:“如何保证。”

  魏无羡语气坚定地道:“不会。也不能。”

  蓝忘机心中一阵抽痛,道:“你打算从今以后一直如此吗。”

  魏无羡道:“一直如此怎么了,瞧不起我这片地盘吗。这座山头可比你们云深不知处还大,伙食也比你们那儿好多了。”

  “魏婴。”蓝忘机道:“你明白我是何意。”

  魏无羡是个不服输的人,面对他,蓝忘机从来都是被动的。

  “……”

  蓝忘机知晓魏无羡的性格,除非是他心甘情愿地选择,否则,没有任何人可以动摇他的任何决定。

  魏无羡无奈地道:“蓝湛你这个人……真是绝了。本来我都调转话头了,你又拉回来。”}

  此刻,蓝忘机想着,若自己横加阻拦,他势必更加叛逆,将自己推得更远。可尽管如此,蓝忘机还是收敛着焦虑,小心翼翼地试探,魏无羡却又一次次岔开话题。

  魏无羡话音刚落,就突然咳了两声,蓝忘机心急他的伤势,伸出手欲握住他的手,给他输灵力,魏无羡一闪,道:“干什么?”

  蓝忘机解释道:“你的伤。”

  魏无羡道:“免了。这点小伤浪费灵力做什么。坐会儿就自己好了。”

  想着方才魏无羡被温宁推到树上重重的撞了一下,肯定是受了内伤。蓝忘机也不顾魏无羡说的话,也不应他,又直接上手,去捉他的手,正在这时,洞外走来两人。

  温情的声音道:“坐会儿自己就好了?你当我是死的吗?”

  他们的到来,消解了刚刚的冷场。

  温情身后跟着的,便是托着一只茶盘的温宁。温宁的皮肤一片死白,脖子上还能看到未擦拭干净的咒文。而抱着温宁小腿的便是温苑。他一进来,踏踏踏冲到魏无羡身边,改挂到他腿上。

  见魏无羡和蓝忘机不约而同望向他,温宁的嘴角动了动,似乎想笑,然而他脸上的肌肉是僵死的,牵不起来,只得招呼道:“魏公子……蓝公子。”

  {魏无羡抬起一条腿,把温苑提到空中晃了晃,道:“你们怎么进来了?这么快就哭完了?”

  温情恶狠狠地道:“你看我待会儿怎么让你哭!”虽是这么说,声音里却还带着浓浓的鼻音。魏无羡道:“笑话,你能怎么让我……啊!!!”

  温情走过来就是啪的一掌拍在他背上,生生把魏无羡拍出了一口血,满面不可置信,道:“你……你好毒……”}

  见他双眼一闭,晕了过去,蓝忘机脸色都吓白了,对魏无羡的身体不禁担忧更甚。快速接住他,让他靠在自己肩上,轻声唤道:“魏婴”

  {温情却亮出了三根明晃晃的银针,叱道:“我还有更毒的你没见识到。起来!”

  魏无羡又若无其事地从蓝忘机怀里起来,抹了把嘴边鲜血,道:“免了,最毒妇人心,我可不想见识。”

  原来方才温情那一掌不过是拍出了卡在他胸口的郁结废血。闻名百家、岐山第一的医师,下手又怎么真的会不知轻重?}

  蓝忘机见他们在玩闹,如同家人一般很和谐很自然,这是不是说明他们平时都是这般相处的,心中涌起一股酸味。魏无羡对温情印象挺好,他们年龄又相仿...蓝忘机不想再多想下去,狠狠拂袖,转过身去。

  {温宁刚刚醒来,整个人反应都慢一拍,方才见魏无羡吐血也是一呆,此刻又记起魏无羡是自己神智不清时打伤的,内疚道:“公子,对不起……”

  魏无羡摆手道:“行了行了,就你那一拳,还真以为我会被你怎么样吗?”

  温情乌黑的眼睛瞅着那边蓝忘机的神色,道:“含光君,你请坐吧?”}

  蓝忘机颔首,扫了一眼四周,洞内能坐的地方只有几张石床,而每一张上都铺满了奇怪的东西,旗子刀子盒子,还有擦过血的绷带,没吃完的水果,惨不忍睹。

  魏无羡略显尴尬,道:“不过这没地方坐吧。”

  温情漠然道:“当然有。”说完,她便一把将一张石床上的东西全都毫不留情地扫到地上,道:“看,这不就有了。”

  魏无羡震惊了:“喂!”

  温宁也道:“是啊,蓝公子,坐、喝茶……”说着,将手里的托盘往蓝忘机那边凑了凑。托盘里放着两只茶杯,洗得极干净,蓝忘机还未来得及动手拿茶杯

  魏无羡魏无羡看了一眼,道:“这么寒酸,给客人喝清水,连茶叶都没有!”

  “客人?”这样的话,又让蓝忘机联想到之前魏无羡说的“旁人”。他可以当温情温宁为自家人,而自己至始至终都只是客人亦或是旁人、外人......

  温宁道:“我刚才问过有没有了,四叔说没有储备茶叶……”

  闻言后,蓝忘机内心微微抽痛,世人皆口口相传“夷陵老祖”能呼风唤雨,是个无所不能的大魔头——而真正的夷陵老祖,捉襟见肘,不过只是个带头种地的农民,或许每日还会为生计发愁,多么讽刺...

  {魏无羡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道:“太不应该了。下次客人来要准备点啊。”温情则道:“你有脸说,几次让你下山采购,你都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今天让你买的萝卜种子呢?”

  魏无羡道:“我哪里买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都是给阿苑买好玩儿的去了,是吧阿苑。”

  温苑却毫不配合地道:“羡哥哥撒谎。是这个哥哥给我买的。”

  魏无羡大怒:“岂有此理!”}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如此熟络,不分彼此。蓝忘机有种被冷落的感觉,在他们这里显得自己极为格格不入。又想着自己离开云深不知处有几日了,而此次来夷陵的目的也达到了,也算无憾

  见他们一阵欢声笑语的,自己又不便插入,所以毅然决然的转身,朝洞外走去。

  见此,温情温宁皆是一怔,魏无羡道:“蓝湛?”

  蓝忘机脚步顿了顿,压制住内心所有的情绪,用极其平和的语气,道“我该回去了。”

  他头也不回地出了伏魔洞。温宁又惶恐起来,仿佛以为是自己的过错。温苑急道:“哥哥!”

  他拖着两条小短腿便想追上去,魏无羡一把将他抓起夹进胳膊底下,对温情温宁道:“你们在这里等我。”

  魏无羡三步并作两步,赶上蓝忘机,那一瞬蓝忘机内心闪有过一丝雀跃,想着:若魏婴挽留,那我便留下来...

  可魏无羡却道:“你走了?我送你。”没有一丝挽留...

  {温苑在魏无羡胳膊底下,仰脸望他,道:“哥哥不在我们这里吃饭吗?”

  蓝忘机看他一眼,伸出一手,缓缓摸了摸他的头。没有直接回答,虽知道魏无羡不会开口挽留自己,但内心还是藏有一丝期待。如果可以,蓝忘机愿永远陪在魏无羡身边

  温苑以为他要留,脸现喜色,小声道:“阿苑偷听到一个秘密,他们说,今天有很多好吃的……”

  魏无羡道:“这个哥哥家里有饭吃,不留啦。”}

  魏婴,这次我走了,下次你还会邀请我吗,你说的下次客人来要准备点茶叶,那你内心是否有过一丝期待下次来的客人也是我?

  温苑“哦”了一声,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耷拉下脑袋,不再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