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77章 第77章 错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罪有应得也好,无辜冤屈也罢......这所有来龙去脉,蓝忘机都不再想听旁人转述

  心知魏无羡不是逃避责任的人,若他真的亲口承认,所有的代价蓝忘机愿同他一起担负。

  可如今事情怕真没那么简单,局面也发展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

  蓝忘机一刻不等,招出避尘欲御剑直接赶往了夷陵。

  “含光君!蓝先生请您回云深不知处一趟,说是要同你商讨救魏公子对策!”一蓝氏门生毕恭毕敬道

  闻言后蓝忘机马上御剑火速赶回云深不知处。心想:叔父在仙门百家中颇有威望,如若他能出面替魏婴主持公道,亦或是替魏婴担保,仙门百家定然不会有异议。

  可是,让蓝忘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入雅室,在他没有任何防备时,便被他叔父蓝启仁施了法术,无法动弹。

  他这才缓过神,悔他是“病急乱投医”蓝启仁是何等的眼里揉不得沙子,他是有多厌恶魏无羡此等“邪魔外道”,又怎可能替他主持公道...

  蓝启仁道:“忘机,别怪叔父如此对你。这次魏无羡出事,叔父绝不能让你参与其中。你就在此静心三日,外面之事,有我们处理,你就不用操心了。”

  蓝忘机难以置信的看着叔父,无法说出一句话,目光中尽是无尽的怒意、不解和着急,突然,胸口一阵剧痛,喉咙一阵咸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蓝启仁见状虽神色大惊,但依然没有解除禁制法术,只是忙扶着蓝忘机躺下。

  蓝启仁沉声道:“叔父这么做,都是为你好。叔父不想你重蹈你父亲的覆辙。相信你以后会明白叔父的苦心。多想无益,你且好好休息”

  说着,他便走出门去,将雅室外围也设了结界,告诉门生不准任何人解开。

  蓝忘机心急如焚,内心恐惧不已:不,不要这样!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一定有误会!让我出去,让我去找他!千万不要,不要伤他......

  从头到尾,蓝忘机质疑过魏无羡修习鬼道的隐患,却从未否认过他对待正邪的态度,当初,他救下那么多脆弱无辜的温家人,扪心自问,蓝忘机深感敬佩和感动。所以,蓝忘机从未觉得自己想要包庇魏无羡,他只是想将自己内心的信念,贯彻到底。

  魏无羡当初在斗妍厅内,公然与仙门百家对峙,维护这世上不被公平对待的无辜弱者

  如今蓝忘机也不再想袖手旁观。心想,自己一定要护着他,护着他这一颗历尽沧桑、却从未被风刀霜剑侵蚀污染的赤子之心。他比我勇敢,他比我坚韧——我保护他,其实也是想留住自己对这混沌世界,最后最明媚的希冀和信仰。

  蓝忘机微微闭目,内心针扎着,心里无比的悔恨,他真的低估了世人对魏无羡的恶意,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他以为真的可以让魏无羡被百家接纳,再次恣意天涯!只是没想到到头来,却生生将他引入漩涡毁了他。

  想来蓝启仁也是铁了心不让蓝忘机出去,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被关了几日,只要蓝忘机醒着,便会尝试突破禁止。可任凭蓝忘机尝试突破千百次也不得果。

  见不到人、不知消息才是最挠心的,不知道魏无羡此刻的现状,各大世家是否会对他进行讨伐?蓝忘机几乎有种错觉,那种错觉像极了当初被困玄武洞魏无羡高烧不退,抽搐晕厥时的绝望和无助感。

  浑身战栗,极度恐惧......唯有不断尝试突破,只为早一点见到他。终于,不知道是第几天的第多少次,蓝忘机突破了禁制,猛然吐了口鲜血,受了内伤,一只手扶胸起身,拂袖一挥,打开结界

  来不及向谁辞行,也顾不得云深不知处禁急行,更顾不上云深不知处境内禁止御剑,蓝忘机直接招出避尘,腾空而起,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叫嚣:我要找到他,魏婴等我...

  蓝忘机直奔夷陵乱葬岗,他到的时候,乱葬岗上只有温氏残部的人,各个神情焦虑,一见他来,登时如临大敌。

  阿苑本来在哭,一见蓝忘机来了,欢呼着:“有钱哥哥...有钱哥哥...”

  飞快的向蓝忘机跑过去,阿苑外婆拦之不及,有些紧张的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环顾四周一圈,没见到魏无羡,有些着急道:“魏婴在何处!”

  四叔有些紧张,道:“魏公子他、他不在这里”

  蓝忘机一年前曾与魏无羡一同来过乱葬岗,还帮过他们,只是如今形势太过紧张,众人杯弓蛇影,看到有外来之人便如惊弓之鸟,恐生事端。

  蓝忘机微微颔首,收剑心绪,淡声道:“无需紧张,我并无恶意。”

  四叔顿了顿,猜测道:“含光君,你...你是来帮魏公子的吧”

  蓝忘机微微颔首,“嗯”了一声

  阿苑虽小,却也能感觉到这几日气氛尤为紧张,但到底只是个三四岁小孩儿,再加上他对蓝忘机印象极好,粘着他就不肯撒手了。

  阿苑仰着头看着蓝忘机道:“羡哥哥今天一早就下山去了,他跑得很急,大人们拦都拦不住。有钱哥哥,你要去找羡哥哥吗”

  蓝忘机对阿苑点了点头,见魏无羡不在乱葬岗,便不再多做停留,又匆忙离开

  蓝忘机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无头苍蝇一般,毫无头绪的乱撞。一颗惶恐的心越发惶恐。

  他会去哪?他会在哪?乱葬岗回不去,江家回不去...他会不会去寻他师姐...?

  蓝忘机又快速御剑,直奔金麟台,他到的时候,魏无羡已经走了,金夫人叫嚣着要抓魏无羡......一番询问得知,夷陵老祖潜入金麟台,是为了将他的师姐和外甥赶尽杀绝

  那一刻,蓝忘机不甚觉得可笑、觉得讽刺、觉得悲戚——他不敢想象,当时魏无羡带是着怎样的愧疚和心痛潜入金家的,没能见到自己的师姐,反而被冤枉,被人当成杀手险些被抓......

  如今他师姐也见不了......那他在哪,他又还能去哪儿?

  不对!金麟台,为什么人手这么少?蓝忘机回想起金光善说的,两日后将温情姐弟二人骨灰抛洒不夜天,顺便商讨讨伐魏无羡一事......所以,所以自己被困云深不知处两日,所以他们聚在不夜天?

  蓝忘机又立马上御剑顺着不夜天的方向寻去

  远远望见不夜天,周遭怨气围绕、鬼魅阴灵时隐时现。

  临近不夜天城门处,就见一群人东倒西歪,一团团乌黑的阴灵围绕着那些人,将他们压在地上爬不起来。

  蓝忘机见状,随手挥出一道冰蓝色的剑芒,那些阴灵便被全部斥退。看来这些怨灵只是虚晃,并没有留存多少怨气支配它们

  众人顿感背上一轻。有人惊呼道“我能动了”

  几人率先勉强爬起身,只见那道蓝色剑光飞回,收入一人鞘中。见那人是个极为年轻的俊雅男子,白衣抹额,面容冷肃,眉目间似乎带着一缕压抑的忧色,行来极快,却分毫不显急态,连衣袂也未曾翻飞。

  从衣着气质便可以推断出他就是蓝忘机,那名摔断了双腿的修士忍痛道:“含……含光君!”

  蓝忘机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按了按他的腿,探明了伤势,并不十分严重,想来是魏无羡手下留情。起身还未说话,那名修士又道“含光君,您来得迟了,魏无羡刚走”

  {不少人都知道,这几日姑苏蓝氏的含光君在到处追查魏无羡的下落,多半是要拿他算账,讨还姑苏蓝氏那数十条白白折了的人命,忙道:“是啊,他才走了不到半个时辰!”}

  蓝忘机道:“他做了什么。去向何处。”

  众人连忙诉苦:“他不分青红皂白,将我们打杀一通,险些把我们当场全部杀死!”

  蓝忘机听着这些人口无遮拦,言语之间添油加醋,颇有搬弄是非之态,大概也能猜到魏无羡是如何被他们激怒的。

  藏在雪白宽袖之下的手指微微抽动,似乎想握成拳,心道:全部杀死?你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魏婴分明无意取尔等性命,否则所缠的怨灵怎会如此轻易被挥散?为何尔等言语之间要添油加醋...可终究是魏无羡动了手,蓝忘机也不想再深究什么,当下之急是要快些寻到魏无羡

  那名修士连忙又道:“不过他放话了,他现在要去不夜天城,去誓师大会找四大家族算账!”

  蓝忘机知道,自己猜对了。他背负着一身恶名,心中该有多少仇怨和愤懑,他从来桀骜恣意,从来坦荡磊落。如他所言,穷奇道叛逃,只是不想见温氏家眷无辜丧命;夷陵归隐,只是不愿与混沌世事多有纠葛。

  事到如今,形式已然不可控,若说一定要有一个时刻让他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说出他想说的话——那么这场以“剿灭夷陵老祖”为最终目标的誓师大会,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机会。

  他那么骄傲,活要活得潇洒,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得其所......这一场盛会,他断然不会错过......

  蓝忘机胸口一阵抽痛,魏婴你只身范险可知会面对什么后果?你为何如此急切地想要主动送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