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78章 第78章 不夜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请罪者被挫骨扬灰,无辜者被处以死刑

  蓝忘机忘了自己是用什么心情进入不夜天的。只闻风声在耳边急促地呼啸而过,冷风割得脸颊生疼,而蓝忘机却依然嫌不够快

  心隐隐作痛,内心夹杂着矛盾,想见到他,又怕见到他......

  随着炎阳烈焰殿越来越近,蓝忘机听见那一声声凄厉的笛声——看到远处广场上,怨气升腾,一只只惨白的手臂破土而出

  同样是在这不夜天的殿前。

  射日之征里,他救下了所有人,如今这誓师大会之上,他救下之人不听辩解,不问缘由的要杀他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炎阳烈焰殿的屋脊上,那一抹修长的黑色身影迎风而立,竹笛横吹,双目在夜色中闪闪发出冷光。那个明媚的阳光少年,此刻竟冷然到这种地步......他面容苍白,眼睑布满腥红,却依旧俊美得令人恍惚。

  一片混战已然开始。如同沸腾的水翻搅不止,时而四散,时而又聚拢。除了云梦江氏的方阵那边无恙,其他家族尽皆大乱,各个家主都忙着护住自己的门生,一时都无暇去攻击魏无羡。

  忘机琴泠泠几指,驱散前方鬼魅怨灵......

  指尖注入灵力,在琴弦上拨动了几个音调,一道泠泠的琴音扰乱了陈情的笛音。

  此刻蓝忘机只知道,要阻止魏无羡,在他与玄门百家为敌之前,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想着这次自己一定要把他带回去。像父亲藏匿母亲一样,将他保护起来,从此二人再也不理尘世......

  他喜欢喝天子笑,自己便给他买,买他一辈子都喝不完的酒...

  他喜欢兔子,自己就给他养很多很多的兔子,只是不能烤来吃...

  他喜欢吃辣菜,自己就亲手给他做,只要是他喜欢的都可以...

  他要是闷了,想撩人玩,自己也可以随意让他撩拨,只要撩拨的人是自己就行...

  父亲曾说过,要他愿,才两全其美,可如今,蓝忘机清楚的意识到,等不到他愿了。若是再犹豫半分,自己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蓝忘机落在炎阳殿屋脊之上,凝眸注视。

  眼前之人放下手中鬼笛,徐徐睁眼地看着自己

  他的眼神极冷,记忆中,魏无羡从未用这么冷的眼神看过自己

  魏无羡冷声道:“啊,蓝湛。”

  他的声音冰冷而刺骨,带着一丝邪魅和戏谑,却又好听得要命。他眼神中的孤寂痛苦,震得蓝忘机的胸口扭着疼

  打完招呼过后,他又将笛子举到唇边,道:“从前你就该知道了,清心音对我没用!”

  当务之急就是要阻止他再造杀孽,蓝忘机翻琴上背,改为抽出避尘,直冲陈情袭去,要斩断这支催生出魔音的鬼笛。

  魏无羡旋身一错,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就知道,终有一天咱们要这样真刀实枪地杀一场。横竖你从来都看我不顺眼,来啊!”

  此话一出,魏无羡倒是决然坦荡,蓝忘机则是痛彻心扉!他动作顿了顿,道:“魏婴”

  声音在颤抖,眼中一片湿热,心痛不已,喉间仿佛梗了一口腥咸味

  魏婴,你何故如此?你可知道?我从没想过要和你杀一场,由始至终,我也从没把你放在我的对立面,我也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又怎会看你不顺眼,我从来都只是担心你,想保护你......魏婴,我待你的心,你当真是看不到吗?

  蓝忘机一边与他对峙,一边道:“魏婴!快停下来!魏婴!停下来!”

  声音近乎哀求:“魏婴!停下!魏婴,停下,让我带你走”

  然而,魏无羡此刻已经失去判断能力了。他已然半是疯狂,半神智不清,一切恶意都被他无限放大,只觉得世界上所有人都恨他,他也恨所有人。谁来都不怕,谁来都一样,也不过如此。

  突然一片厮杀声中,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

  那声音在喊:“阿羡!”

  是江厌离,蓝忘机登时如获救星,可她出现在这里着实在太危险。

  与此同时,魏无羡眼神里的戾气尽数消散,化作一丝惊慌,他顾不上再和蓝忘机相斗,放下陈情:“师姐!”

  魏无羡飞身跳下了炎阳烈焰殿的屋脊,进入了那些对他恨之入骨的人群当中。蓝忘机内心恐惧不已,魏无羡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蓝忘机也随魏无羡飞身而下,避尘冰蓝色的剑光瞬间劈出,震开了那些群起攻向魏无羡的灵剑和修士。

  江澄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刹那间脸色煞白,道:“姐?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魏无羡大喊道:“师姐?师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

  蓝忘机一直跟在魏无羡身后不远处,替他挡下所有的攻击,顺便还帮其他修士清理怨灵和凶尸

  魏无羡远远看到江厌离白色的身影被淹没在人群之后,他奋力地拨开挡路之人,艰难前行。

  {他们之间还隔着不少距离,隔着无数人,一时半会儿魏无羡根本冲不过去,江澄也冲不过去。更糟的是,恰在此时,两人都忽然发觉,江厌离身后,摇摇晃晃地站起了一具凶尸。

  那凶尸躯体腐烂了一半,手中拖着一把生锈的长剑,正在朝江厌离靠近。

  看到这令人肝胆俱裂的一幕,魏无羡厉声喝道:“滚开!给我滚开!别碰她!”}

  蓝忘机闻声后,一边抵挡凶尸攻击一边向魏无羡靠近

  {江澄也咆哮道:“让它滚!”

  他掷出了三毒,紫色的剑光冲那具凶尸飞去,然而,剑光在半路就被其他修士的剑光干扰了,偏离了方向。魏无羡心神越紊乱,控制能力就越差,那具凶尸无视他的指令,反而扬起了手中长剑,朝江厌离劈去!

  魏无羡疯了,边冲边喊道:“停下来,停下来,给我停下来!”}

  蓝忘机将目光投向魏无羡目光所及之处,只见一凶尸提剑划开了江厌离的背部!

  江厌离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那凶尸站在她背后,继续扬起了长剑。蓝忘机见此,飞身甩出避尘,一道剑光瞬间削飞那具凶尸的半个身躯!

  蓝忘机落在广场之上,顺手接过回召的避尘,魏无羡和江澄这才冲了过去,江澄抢先抱起江厌离

  蓝忘机眼眶发红,截住了魏无羡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提到面前,厉声道:“魏婴!停止催动尸群!”

  {魏无羡眼下根本顾不上别的事,眼中也完全没有蓝忘机的脸,更看不到蓝忘机眼中的血丝,也看不到他发红的眼眶,只想去看江厌离有事没有,赤着眼睛拨开他}

  拨开蓝忘机后,魏无羡扑倒在地,蓝忘机则被他推得身形一晃,站稳了看着他,欲上前扶他起身,忽听远处又有人惨叫呼救,敛了目光,飞身前去救援。

  不一会儿,不夜天广场响起一阵清幽婉转的笛音,虽吹得断断续续气息有些不稳,但依稀能听出是那首熟悉的曲调,蓝忘机微微顿足,心跳漏了一拍,浅淡的眸子泛起一丝涟漪,远远望向魏无羡处...

  见那人正极力在收敛心神,吹笛控制凶尸。

  蓝忘机心知,一定是江厌离唤醒了魏无羡,让他停下来的。就像当初百凤山围猎一般,魏无羡只听她的话。

  蓝忘机不做多想,回头继续出剑,支援尚在苦斗的同门和非同门。

  直到身后传来魏无羡凄厉的惨叫声

  蓝忘机吓得心头一颤,一剑刺出,猛地回头。

  只见魏无羡坐在脏兮兮的地面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江厌离。

  江厌离倒在江澄怀里,头已经歪了下去,脖颈处一个黑窟窿,还汩汩的冒出殷红的鲜血。

  蓝忘机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魏无羡的身后站着一名握着剑的少年,剑上染了鲜血,一滴滴坠落在地面上,染红了一片,他大概意识到自己杀错了人,一脸恐慌地连连后退,边退边道:“不是,不是我,不是我是要杀魏无羡,我是要给我哥报仇是她自己扑上来的”

  魏无羡倏地闪到他身前,掐住了他的脖子,姚宗主挥剑喝道:“邪魔,放开他”

  “魏婴!”蓝忘机痛心一吼,努力朝他靠近。什么风度仪态也顾不上了,他推开一个又一个的挡路之人,朝魏无羡的方向奔去。

  魏无羡方才刚吹笛斥退走尸,此时正身陷包围之中,心知若此刻魏无羡杀了那少年,众人定然会群起而攻之

  然而,蓝忘机还没奔到一半的距离,魏无羡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徒手捏断了这名少年的喉骨。

  {一名白发苍苍的家主怒道:“你!你——当初累死江枫眠夫妇,如今又累死你师姐,你咎由自取,还敢迁怒别人!不知回头,反而继续杀伤人命。魏无羡,你——罪无可恕!”}

  “你这个邪魔歪道!”

  “誓杀魏无羡!”

  “罪无可恕...”

  这些让人惊恐的声音此起彼伏。

  魏无羡伸出双手,从袖中取出了两样东西,在所有人面前,把它们拼到了一起。那两样东西一半上,一半下,合为一体,发出一声森然的铿锵厉响。他将它托在掌心,高高举了起来,是——阴虎符!

  蓝忘机凝眸注视着那双依旧清澈、却又带着血丝和泪痕的双眼,恍然间明白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

  怨气滚滚,杀气腾腾。

  可蓝忘机似乎只看见他眼底的血痕.......还有,他心底的伤口。

  不夜天誓师,这不是一场困兽犹斗的战争,也不是一场魔道对正道的报复——他只是在用他的方式,对这混沌世道发出最后的质问。

  三千余精英修士接连倒下,再次站起时却沦为新的走尸,倒戈相向。

  这样源源不断,无止无尽的凶尸,让蓝忘机仿佛看到了射日之征时魏无羡血屠不夜天城五千余温氏修士的情景。

  绝望的呼救声、肢体破碎的声音混沌不清,凄厉的笛声吹彻长夜,不夜天城再次沦为练血地狱,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犹如修罗炼域,仿佛天空也被晕染成血色,永远也看不到天明...

  几只走尸高高举起利刃,蓝忘机避之不及,利刃堪堪划过他的手臂,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蓝忘机的一身白衣也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随风扬起的抹额也是血迹斑斑。他身上早已伤痕无数,先前强制冲破蓝启仁设下的禁制,本就受了内伤,而现如今又经过这样的厮杀,灵力只剩不到三层...

  不知过了多久,魏无羡停止了吹笛,世家弟子们和凶尸的厮杀才渐渐停止。——与其说是停止,不如说是双方都已经没办法再打下去了。

  寒风裹挟着浓重的腥气呼啸而过,卷起地上破碎的沙石,所到之处皆成一道灰色的漩涡。昔日华丽偌大的广场早已沦为一片人间地狱,四处皆是血肉残躯,猩红的液体在地面上流淌,淌着淌着便凝结成乌黑的色块,但很快又会被新的血色冲刷成刺目的红。就像所有两败俱伤的厮杀一样,没有任何一方能全身而退

  蓝忘机两手撑在避尘之上,勉强站立起来。他的白衣早被染得黑红,分辨不出原来的样子。他抬起头,慢慢环视四周。

  已经没有几个人能站起来了。连他的兄长蓝曦臣都早已力竭,半跪在地上,撞上他的目光,眼里半是无措半是担忧,完全没有平日里的和煦与冷静。

  蓝忘机的目光在整个广场逡巡一圈,最终落在了不远处那个黑色的身影上。他目光死死地锁在魏无羡的身上。

  见他抬了抬腿,神情有些恍惚,一双眼睛没有半分感情,他似乎耗尽了体力,垂下手臂,手中拿着那管漆黑的鬼笛陈情,像是一具没了灵魂的走尸,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往城外走。

  有人半跪着,见魏无羡要走,道:“魏无羡在那里,快...快抓住他!”

  “快...快追...”

  蓝忘机见魏无羡有危险,撑着剑,替他挡下那几名修士的攻击

  一人疑惑道:“含光君?”

  另一人道:“魏无羡如此丧心病狂,断不可留,不能让他跑了...”

  管他什么正邪黑白,剑道诡道,此刻的蓝忘机只想护他周全...

  “魏婴”,蓝忘机勉力支撑住身形,提起一口气,奋力追了上去。

  眼前的人低着头,凌乱的发丝掩住了眼睛,教人看不清神情。

  “魏婴...”

  然而魏无羡像是没听到蓝忘机的喊声一般,头也不回地摇摇晃晃的往外走

  蓝忘机跌跌撞撞的追到他身后,红着一双眼睛,哑着嗓子,音色里充满了哀求,道:“魏婴,让我同你一起走,好吗?”

  他伸手去拉魏无羡的手,指间透过冰凉体温,传来微微颤抖的之感。

  这次魏无羡没有避开他,也没有推开他...蓝忘机还来不及惊喜,魏无羡就忽然倒了下去

  他环抱着接住魏无羡,惊慌道:“魏婴!魏婴...”

  想着此地不宜久留,于是一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顺势将他抓上了避尘......

  蓝忘机走得果断而又着急,没有看见身后蓝曦臣欲言又止的神情。

  蓝曦臣灵力耗尽,半跪着撑着身子,眼睁睁的看着蓝忘机一瘸一拐的追上魏无羡,把他抓起来就带上避尘,一齐御剑离去。

  两个时辰之后,蓝曦臣才恢复灵力,赶回姑苏蓝氏寻求支援。

  蓝曦臣道:“叔父!忘机把魏公...魏无羡带走了...”

  蓝启仁闻言后大惊“阿?!!”了一声,似乎有些没缓过神来...

  蓝曦臣道:“叔父,现下众人力竭,但各大家族,一定会派人追击魏...魏无羡,到时候忘机定会被当成同伙,轻则名声大损,重则不由分说格杀勿论。此时尚未宣扬出去,不若先找些本家人,一起秘密搜寻,必须赶在其他家族前找到他”

  蓝启仁捂着心口,眉头紧锁道:“好!”

  随后蓝启仁和蓝曦臣一起点了三十三位平日对蓝忘机赏识有加的前辈,一起秘密御剑搜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