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82章 第82章 鞭刑后 知生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祠堂外电闪雷鸣,祠堂内鞭声嚯嚯。三十三声怒斥,三十三声鞭鸣,声声见血。三十三道戒鞭一次尽数罚完,仿佛过完半生。

  那一道又一道血痕纵横交错,渐渐地连成一片模糊血色,再看不出清晰的痕迹......

  蓝忘机跪倒在血泊之中,血浸没了一地青砖

  刑罚完毕,蓝忘机是强撑到最后一刻才昏死过去的

  蓝启仁拂袖解开了蓝曦臣的定身术,看着不省人事的蓝忘机,大抵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也或许是觉得自己罚得太狠,心存愧疚...双目泛红

  蓝曦臣被解开定身术后,立即俯下身去探蓝忘机的脉搏,蓝启仁也走到了身边,想向蓝忘机伸出手。

  蓝曦臣拥住蓝忘机,不着痕迹的转了个角度避开了那只手,道:“不必劳烦叔父。”

  蓝启仁没有说话,默默地收回了手,拂袖转身,不在看去

  蓝曦臣小心翼翼的放下蓝忘机,起身将戒鞭安置在一旁,向三十三位长辈重重一礼,道:“曦臣代忘机谢过各位族叔宽恕于他,今日罚过,恩怨两清,日后也定会恪守正道,不再行差踏错,还望各位族叔替忘机保守秘密!”

  众人颔首,拱手还礼,皆不语。

  他们看着蓝忘机,满身的血和一条条半连半粘在身上的碎皮肉,皆心头猛痛,每人一鞭,似乎都在自醒自己当时抽的那鞭力度是不是太重了。

  蓝曦臣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披在倒地昏迷的蓝忘机身上,背起他转身离去。

  静室

  蓝氏医师前来替蓝忘机探查伤情,情况十分不乐观。脊椎折断,肋骨尽碎,内脏也受波及,隐隐有了衰竭的迹象,气息几乎微不可察;丹田受损,灵脉险些被震断,幸而金丹还没受创,不至于毁掉了他的修为;表面皮肤不必看也知晓,不堪入目。他们对蓝忘机的伤几乎不知从何下手。

  蓝曦臣和蓝启仁轮流给蓝忘机输了一整夜的灵力,才吊着蓝忘机一息尚存让医师处理伤口。天色微明,精疲力尽的蓝启仁和蓝曦臣才终于停下手,默默守在榻边。

  医师把蓝忘机裹成了粽子,好歹伤口不再流血,想必也是没有多少血可流了。

  医师替蓝忘机处理完伤口后,向蓝曦臣和蓝启仁拱手一礼,陈述了一遍蓝忘机的伤情,随后拿出几品上好的外伤灵药和内服灵药,嘱咐了一下用药后,又道:“含光君受如此重的刑伤,多久能醒还得看他的造化,只是这一身伤痕即使恢复好后,也会永不消退”

  医师们离开后,榻上昏迷的蓝忘机忽然唇边溢出几声呓语,蓝启仁凑近了去听他说什么,听清后,一脸铁青的拂袖起身离开了静室。

  蓝忘机在祠堂上失去意识的那一刻,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死亡的临近。

  仿佛置身于一条长长的黑暗甬道,甬道有一个逆光的人影在回头看着他,直觉让他以为那是他的红色发带少年,他抬手去触碰,那身影却离他越来越远...

  魏婴...

  待到蓝忘机醒来时已经过了近半个月...

  数十道戒鞭打在身上,威力之大足以震颤灵脉,伤及五脏六腑,磨人的还有那皮肉伤,要是普通的皮肉伤对于蓝忘机这样体魄强健的修士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安心静养月余就可便恢复。可蓝忘机是被用鲛人的胫所制成的戒鞭所伤,伤口极难愈合...

  他在床上静养了近两个月的伤,背上的伤口也不见得有明显的好转,并且他还会时常梦魇,甚至有时会连着好几天高烧昏迷,但一旦他醒来,就坚持着恢复了平日作息。

  蓝忘机还会时常从兄长那里打听乱葬岗的消息,以及仙门百家对魏无羡的态度...

  经过两个多月的静养,蓝忘机开始尝试下床,但他的灵脉被严重损伤,周身筋骨皆是难以活动,每走一步都如同踩在针尖上。奈何如此,他还是坚持了下来。难以行走,那就一步一步慢慢走。难以活动,那就一点一点慢慢动

  纵然在小心,也会有将伤口奔裂的时候,血从满背的伤口里涌出,浸透了雪白的衣衫,把它们染得如同不夜天那日一般殷红。

  蓝曦臣几乎每日都会来看他,见他这般折磨自己,实在心疼不已。只是,对上他那张同平日里一般冷静的面庞,千言万语滑到嘴边终是落成无奈的一句话。

  “忘机,你这又是何苦。”

  蓝忘机也不知为何如此。他像在惩罚自己一般,任四肢百骸都被痛苦淹没,又仿佛自欺欺人这痛苦能静下他一颗躁动的心。

  是啊,离开那人时,他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个字,是“滚...”

  既是如此,自己又怎能不知羞耻的继续纠缠他呢!

  可是真的好想他,好想去见见他,哪怕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偷偷的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好...

  三十三道戒鞭,怎可能戒得断蓝忘机一心痴念...一腔热血,又怎可能流得尽蓝忘机噬骨深情......

  纵然□□有万般疼痛,又哪里比得上那如同铁烙一般烫在他心上的炙热。

  这日,又到了换药的点

  蓝忘机道:“兄长,近来可有魏婴的消息?”

  蓝曦臣一边给蓝忘机上药,一边道:“魏公子依然没有出乱葬岗,不知他的情况!不过...”

  蓝忘机见蓝曦臣欲言又止,有些着急道:“不过什么?!”

  蓝曦臣叹了口气:“无事,不夜天后,仙门百家皆在休养生息,想来也无暇顾及其他!”

  蓝忘机心知,他们断不会如此轻易放过魏无羡,可奈何自己一身伤,他开始有些后悔将他送回乱葬岗,甚至是有些后悔自己回云深不知处来领罚...

  “宗主!蓝先生有请”一门生在静室外道

  想来应是有急事相商,蓝曦臣放下手里的药,差了个门生替蓝忘机上药,自己便去了雅室...

  当天蓝忘机略显心神不宁,他欲再次起身,奈何稍微一用力,后背的伤口又有些裂开了,蓝忘机只得作罢...

  当晚蓝忘机又被梦魇了,梦中,魏无羡被百家围攻,纷纷摇旗呐喊,叫嚣着要“替□□道”、“诛邪扬善”,“维护正在,誓杀夷陵老祖”,而魏无羡却在自己身上画了招阴旗的符文,他跳入一个血阵,然后有成千上万的凶尸不要命的直扑魏无羡,仅一瞬间,魏无羡所在的那块地上就被鲜血染红,又迅速被尸群舔舐干净,几具凶尸扯出一截手臂,迅速被数百具走尸围住,分食...

  蓝忘机崩溃的咆哮惨叫,最终被噩梦惊醒,当即吐了一大口鲜血

  这梦太真实了,蓝忘机还没有缓过神,身边还有医师在为自己施针

  “含光君,您醒了!”那医师给蓝忘机递来方巾道

  “多谢!”

  “含光君,您可千万别乱动了,伤口反复裂开,引起您发了高烧,反复梦魇!”

  蓝忘机微微颔首,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分不出晨昏,不知是什么时辰,便问道:“请问现在何时了?”

  医师道:“申时末”

  顿了顿医师又道:“含光君你已经昏迷了三日!”

  三日,蓝忘机忧心自己的那个可怕的梦境,也就是说他有三日不知晓外界的消息

  蓝忘机道:“兄长呢?”

  医师闻言后,微微一顿后,道:“不知”,那医师给蓝忘机抽走丝针,随后便退下了

  蓝忘机趴在榻上,回忆着那个可怕的梦魇,越想越害怕,于是他顾不得伤口的撕裂也顾不得行走的巨痛,他决定起身寻魏无羡,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带回来,留在自己身边,什么他不愿,什么表白被拒,什么自尊心,什么羞耻感,在比起失去挚爱面前,皆不值一提...

  蓝忘机行至静室院里,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静室竟然被人设了结界...

  而正在此时,远远便听到有几个门生说着什么“乱葬岗”,蓝忘机心中一紧,便竖起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门生甲:“可不是嘛,江宗主刺了夷陵老祖一剑!”

  蓝忘机闻言后,胸口一阵巨痛,脑子里忽然闪过魏无羡腹部的那道狰狞的疤痕...

  门生乙:“我怎么听说是听说是被反噬的!”

  门生丙:“你们别争了,我听去乱葬岗围剿的师兄回来说,江宗主确实刺了夷陵老祖一剑,而他确实也是被反噬而死,不过他在死前亲手销毁了半块阴虎符,那种邪物,他死前销毁,也算是积了点德”

  门生甲:“夷陵老祖这么厉害,谁知他会不会夺舍重回...”

  忽然一阵蓝光闪现,打断了几个门生的对话

  众人一脸茫然的惊道:“怎么回事...?”

  “含...含光君!!”

  “......”

  众人皆急忙行礼

  蓝忘机突然出现着实把这几个门生吓了一跳,毕竟他们犯了云深不知处“背后勿语人是非”的戒规,正巧又被蓝氏掌法的含光君活捉到...

  蓝忘机压制着喉间的腥咸,沉声,道:“你们方才在说什么?”

  几人皆唯唯诺诺的低着头

  蓝忘机又急切问道:“魏婴怎么了?”

  一个年纪稍长的小辈回道:“回含光君,两日前仙门百家一同围剿了乱葬岗...”

  “噗...”,蓝忘机突然吐了一大口鲜血,一个趔趄,好在扶着墙,终是没有倒下去...

  这几个小辈只听说含光君在不夜天跟夷陵老祖相斗,受了重伤,所以这几个月才一直闭关静修,却不曾想,像含光君灵力这么高强的人,竟然会被伤得这么重,想来这夷陵老祖定是有过人之能...好在如今他被仙门百家除去了...

  几个小辈眼巴巴的看着面无血色的蓝忘机,终是无人敢上前搀扶。

  蓝忘机强忍着巨痛,大步的往云深不知处山门走去,可刚没走几步,又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几名小辈也终是看不过了,哪还顾得上害怕含光君的威严,皆上前欲搀扶,蓝忘机抬手示意不用

  蓝忘机心知,是自己方才强行运功冲开受损的灵脉,突然而来的劲爆灵力让这受损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终于,来到了云深不知处的山门前,却还是被拦了下来。

  挡住他去路的正是他的兄长蓝曦臣。蓝忘机心知静室外的结界,定是兄长所设,不然怎可能自己才破了结界,兄长就追了出来...

  蓝曦臣看向弟弟的那双眼里全然没有平日如春风一般的和煦,心知蓝忘机应该是知晓了乱葬岗围剿一事,满目尽是一片担忧神色。见他面色苍白,眼底血丝若隐若现。明明是重伤尚未痊愈的身体,周身却是灵力充盈。只是不知道忍受了多少痛苦去强行冲开灵脉,换来这一时片刻的力量。蓝曦臣看着他,只觉得自己心上也被一把利剑狠狠刺穿了一般,疼得颤抖。

  沉默半晌,蓝曦臣才开口道:“忘机,你还有伤,不能去。魏公子他已经...”

  “不会的...就算真的...我也要寻回他的魂魄...带回来...安养......”蓝忘机的语气平静得吓人

  蓝曦臣道:“众家在乱葬岗设了招魂阵,并没有招到他的...忘机你信我。只是众家都在怀疑他是不是神形俱灭”

  蓝忘机微微向他颔首致意,语气极为平静,又不容置疑:“不会的......我要去寻他”

  蓝曦臣眼见他边说边将手搭在了腰间避尘之上,周身灵力看似平和,实则已经如同暗流涌动的潮水,隐隐有蓄势待发之意。

  蓝曦臣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忘机,你明知,若我真要拦你,你又如何走得了?”

  闻言,蓝忘机的眼底也依旧只是一片死寂的潭水,叫人看不出一丝波澜。他轻声道:“兄长若是真想拦我,便不会只身前来。”

  蓝曦臣备感无奈,道:“忘机...”

  他的目光又在那张坚定的面庞上久久地逡巡了一圈,最终还是侧开身子让开了

  蓝忘机郑重地向他行了一礼:“待我回来,自会领罚。”说罢,片刻也不再迟疑,御起避尘就向山下飞去。

  蓝曦臣在他身后,看着蓝忘机背部一片若隐若现的殷红...痛惜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也不知自己此举究竟是对是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