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魔道祖师蓝忘机视角之蓝二哥哥追妻记 > 第83章 第83章 身死魂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疼...

  浑身刺骨般的疼,心更是空洞得疼...

  蓝忘机阻塞的灵脉被强行冲开,每一丝鲜活流淌的灵力都成了沉重的负担。背上才又结痂的伤口也已再一次尽数绽裂...

  冷汗浸湿了双眼,蓝忘机回想起了三个月前的那天。他也是这般拖着一身伤,催动着快要枯竭的灵力摇摇晃晃的御剑。那时候自己怀里还紧紧搂着一个魏无羡,那人的温度就近在咫尺地贴在他的身边。而这一次,除了一身伤痛,什么也没有...

  耳边,呼啸的风声,像是要撕裂他的身体

  终是灵力不支,重重的从摔了下去,只是这一次,没有那人在怀里,蓝忘机双目泛红,却始终不相信魏无羡离去的消息,除非亲眼所见...

  他拖着重伤难行的身体,一步一步,万分坚定地向乱葬岗的方向去了。恢复一点灵力后就御剑飞行一段路程,实在飞不起来了,就以避尘为拐,徒步而行。一路上,他的脑海中尽是那少年的模样,一切恍如隔世...

  『“蓝二哥哥,赏个脸看看我呗!”

  “蓝湛,看我,快看我!”

  “从前,我靠近你一寸你则退一丈,一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还说什么不与‘旁人’触碰。那么,现在,又是谁碰谁?嗯?”

  “含光君这一回来就在我帐外守了一夜呢?我若是姑娘,怕是要误会了。”

  “哦?是吗,若不是想暗杀我,难不成是蓝二公子看上我了,三更半夜的想要窥视我……哈哈哈哈”』

  蓝忘机干涩着这嗓音,不由自主地道:“魏婴,等我!”

  琉璃色的双眸已然起了一层水雾,过去的种种在心里堆积成了雪球...

  来到乱葬岗,夜色已深,这里却还聚集着不少世家弟子,他们在大声的交谈着:“真是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啊,夷陵老祖终于身死魂消了!”

  见蓝忘机不缓不慢的走了过来,纷纷行礼:“含光君?您来了!”

  蓝忘机并未多做停留,忍着巨痛向乱葬岗山上走去

  远远闻到那些人的对话:

  甲:“含光君果真不愧是世家楷模,这么晚了还亲自过来盘查乱葬岗的形式。”

  乙:“是啊是啊,更何况他还伤得那么重。”

  丙:“啊?难怪他脸色那么不好,原来含光君受伤了,那含光君是怎么受伤的?”

  乙:“切,还用说嘛,夷陵老祖血洗不夜天当晚,离开时曾挟持了含光君,你说含光君是怎么来伤的?”

  丁:“夷陵老祖挟持含光君?真有此事啊?”

  丙:“挟持?他为什么要挟持?”

  乙:“还能是为什么?你没听说过吗,他们素来水火不容,听说当年还是同窗的时候就结下梁子了!”

  甲:“魏无羡那么丧心病狂,定是想把含光君挟持回去,慢慢折磨”

  丁:“哦,难怪此次乱葬岗大围剿,含光君没能来,他肯定很是遗憾,不然怎会夜深了还带伤前来查看一番。”

  ......

  蓝忘机远远听着他们诋毁魏无羡,内心一阵无奈。想着如果事情真如他们所说,他倒希望真是自己的魏婴挟持自己,而不是让自己“滚”。

  乱葬岗可谓面目全非,蓝忘机抬头向山顶看去,上方有一个极其强大的招魂阵...许多道路都不似记忆中那般模样,乱葬岗风水穴位处还有众家摆放的镇阴驱邪的镇山石兽

  四周还有没燃尽的火星,蓝忘机忽然回想起当初来乱葬岗时,魏无羡同自己说过的话“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转而又想起他们一起唤醒温宁时,魏无羡所吹的曲子“忘羡”,他忽然心头一热,一口血腥不由自主地从胸腔涌出,又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蓝忘机抑制不住颤抖的双脚,双手扶着避尘,艰难的行走着。这里,是曾是魏无羡涅槃的地方,是他用坚持和信仰,一点一滴铸就的桃花源。这里曾养活的,是他从刀锋下抢回的几十条无辜性命——那些瑟瑟发抖的灵魂,因一人的勇敢、执拗,善良、温暖与守护,才得以重拾希望、重生。这里留下的所有,都是他后来“叛经离道”的理由——没有人知道,这凄风苦雨、荒无人烟的山头,几个月前,也如同寻常村落的炊烟袅袅、笑语欢歌。

  一路上看着曾经种满土豆、萝卜的地,早已被大火吞噬得面目全非,脑海里不断闪现过那人的笑脸,玄衣墨发负手而立,眉尖轻轻扬起,看向自己的目光灼灼可争芒星辰,他横笛唇边,吹出的不是驱使鬼神的邪音,而是那惊为天人的曲调,一个个不同的场景在蓝忘机的身后飞速变换,时而在温氏射箭校场,时而是百凤山郁郁苍苍的树林,时而是乱葬岗不堪入眼的断垣残壁。一幕幕皆从心而过,终是停留在初见时的那抹白月光下...那少年潇洒恣意的笑容,从未离开。

  蓝湛...蓝湛、蓝湛......蓝忘机倏然发现,这世上,除了他竟再无人唤他一声蓝湛。

  心痛到喘不过气。

  蓝忘机内心只有无尽的悔,悔自己当初,在云梦监察寮见到他时就应该不顾他的反抗,毅然决然地将他绑回云深不知处...如此这样,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的乱葬岗

  悔自己当初来夷陵,寻他,陪他在乱葬岗唤醒温宁后,自己就不应该稚气的要回云深不知处,那时候若自己能放下那份骄傲,留在他身边,是不是就能阻止后来发生的那一切

  悔...悔不夜天后,就算魏无羡让自己滚,就算叔父等人苦苦相逼,若那时候能放下三千尘世,不顾一切的厚着脸皮留下,留在他身边,是不是......至少...能把他护在身后,至少...不让他这么孤单的离开......

  然而,一切都已是惘然。

  越往山上走,就越是寂静,到了山顶,便只剩下风声,和乌鸦的哀鸣。负责巡逻的修士,也基本都止步在了半山腰

  他找到了伏魔洞,想看看还能不能找到魏无羡的一缕丝魂

  刚入洞内,就看见一个大血阵,几乎如梦中所见的血阵一模一样

  蓝忘机看着血阵,回想起梦魇的画面,忽觉视线一阵模糊,喉间涌上一股腥咸,终是没忍住,来不及吞咽,嘴角渗出一行血来。想来这就是魏婴用来销毁那半块阴虎符的血阵...在临死前,也不忘替世人着想,世人如此待你,你为何总是以德报怨...

  洞内一片狼藉,魏无羡生前之物,能拿走的都被洗劫一空,就连他生前睡过的那张石床都不见了,剩下拿不走的石墙,也被仙剑斩得七零八落

  整个乱葬岗都被大火吞噬过,随处可见的焦土,蓝忘机跌跌撞撞的四处翻找着,好像他觉得掘地三尺能寻回魏无羡一般...

  随后,他翻出忘机琴,开始“问灵”,一遍...两遍...三遍...刚开始,还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有谁能够回应一声,哪怕只是一个字。

  如此...明知不会有人回应,却仍然反复弹奏问灵。到了最后,蓝忘机的精神彻底崩溃,弹奏的速度陡然加快,像是负气一般疯狂弹奏。他气自己,只能在魏无羡孤身死去之后,在这里做这毫无意义的事,他更气、更悔、更痛恨自己...指尖满是鲜血,血珠顺着琴弦滴落,染红了忘机琴。直到琴弦断裂...原本修剪得一丝不苟的指甲,也被他自己糟蹋得惨不忍睹。

  “我不信...!!”,蓝忘机喃喃自语道,随后,一挥避尘,掌心血流淌,他决定招魂,用他自己的血,进行招魂,一遍...两遍...三遍...

  可不管是那人的残魂,还是遗物,甚至哪怕一片破碎的□□,都一点儿没能给他留下。

  蓝忘机控制不住泪水,决堤泄洪一般的涌来出来,咬紧牙根,让自己不要哭出声来,他疲惫地闭上双眼,第一次真真切切体会到了失去一切的感觉——就连年少时云深不知处被烧毁的那次,都未曾让他感到如此绝望。

  这次是真的了,他知道自己的魏婴这次是真的不再理他,不再要他了...

  被全世界抛弃的魏无羡,也终是弃了全世界,而蓝忘机也终是被他的全世界所弃....

  蓝忘机哽咽着,心里的伤痛早已盖过身体的伤痛,那一瞬蓝忘机没了求生的欲望,他挥手招了招避尘,欲就此了断,可就在此时,一群乌鸦狂叫不止,它们在一棵被大火烧了一半的大树上盘桓,突然的狂哮,让整个乱葬岗格外阴森

  动物也是有灵性的,蓝忘机像受了指引一般,跌跌撞撞的寻去,喊道:“魏婴,魏婴...”

  在要靠近那颗棵大树时,体力不支,被地上的石头一绊,一个趔趄,直直的扑撞到那棵被大火烧焦的树桩上,这一撞,蓝忘机清醒了几分,他欲扶着树站起来,却扶了个空,不曾想这树桩竟然有一个大洞,自己的手也刚好申入洞中,抓到一个滚烫的事物,蓝忘机一个激灵,双手扒开焦土

  他快哭出声来...是阿苑啊,他终于找到了与那人有关的事物了

  『“这孩子,我生的”

  “你还管他叫阿爹,管我叫什么?只叫过哥哥,平白地就比他矮了一辈!”

  “我没有叫他阿爹!”

  “我听到你叫了。我不管,我要做比哥哥和阿爹更高辈的,你该叫我什么?”

  “可是……可是阿苑……不想叫你阿娘啊……好奇怪……”』

  蓝忘机颤抖着双手将阿苑抱在怀里,拂去阿苑脸上沾湿的碎发,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将他如视珍宝一般。许久,他望向远处的避尘,终于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他找回意识,久到他感觉灵力逐渐恢复,久到他终于能思考:阿苑若再不医治就会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