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万界武侠扮演者 > 第233章 天山雪海一决(850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湖中任何一门神功绝学的创造,都需要漫长时间的积累,即使是看起来只存在于一刹那间的顿悟,也大多属于厚积薄发。

  何况,一门有着固定方向和标准的内功,不同于那些可以随心所欲去创衍试错的外功招法,因为涉及到人体内在那些最柔软脆弱的地方,在推演进度的过程中要更加小心,要将种种内气的运行全部考虑周到。

  所以,形成一门成熟普适的内功心法,所消耗的光阴,往往都要以年来计算。

  方云汉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其实是做好了,在三个月之后,只能拿到一个雏形、一种框架的准备。

  可是事实证明,他还是低估了护龙山庄里聚集的这些人。

  不得不说,真正将整个武林,一个时代的高手全部聚集起来之后,他们能够发挥出的智慧,远远超过了简单的人数相加的计算方法。

  也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江湖武林,从百年前以来,已经压抑了太久的缘故,当这些局限于自家流派的人,有了遍览各家最上层秘传的机会,骤然间打破从前的藩篱,思想的活性,会随着交流的进行,越来越蓬勃向上。

  有时,其中一些人静下心来想一想,都觉得自己最近一天之内迸发的灵感,增加的理论底蕴,抵得上从前数十年的冥思苦想,实在是如有神助。

  在对立辩驳之中得到的种种启发,连他们自己也深感惊讶。

  于是,在刚过两个月的时候,方云汉就得到了那些人交出的一份答案。

  着手验证后,临时找来的一些八十多岁的老者,四五岁的小孩,残疾人士,虽然未能在短时间内练出内力,但都有了微弱的气感,只要坚持下去,练出内力,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既然验证了这门功法符合要求,方云汉也没有食言,他将自己修炼过的所有功法,全部刻在几块石碑上,供人研习。

  就连一以贯之神功,也写在其中。

  随着进度推升,这几个月以来他解构自身内功,推衍心功法的进度也完成了不少,虽然还不能说是达到当下阶段的完美状态,至少已经超出原本各门功法的局限。

  自在门功法那种诅咒式的限制,也已经被他体察,修改。

  现在他所留下的这门一以贯之成功,就算是七八个人一起练,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当然,想要练成的话,难度却是不降反增。

  这些功法的出现,无疑掀起了众人新一波研习的热情。

  虽然方云汉的武功不像他们事先想象的那样,是一门隐秘而强大的绝世神功,而是多门功法的合并,但是,这多门功法中,随便哪一个拿出来,也足可以跟八大门派的镇派神功相提并论,甚至犹有过之。

  更关键的是,这些武功中体现的思考脉络,都跟他们所熟悉的大明各派功法思路不同,但从其中奇经八脉、周身诸穴的理论来看,又绝不像是发源于华夏以外的地方。

  不禁使这些高手们在观阅时,产生一种像是见到异父异母、素未谋面之亲兄弟的奇特心情。

  护龙山庄的这场盛会,应当还要再持续几个月的时间,即使到了他们的灵感已渐渐困顿时,只怕也不舍得草率离去。

  可是另一边,当燕狂徒人物模板的进度条,在百分之九十九的位置,卡了三天之后,方云汉已经决定离京,赶赴天山。

  各派上层秘籍和那些研讨记录,整理过后,装了整整两辆大马车。

  而他此次离京,随行的只有三人,萧王孙、无痕公子和黄雪梅。

  黄雪梅随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前两者,则大约是想去做个见证。

  他们从京城出发,一个多月之后,才看到天山的边界。

  天山辽阔,流水千道,水木丰茂,其间也有许多古城小镇。

  马车就停在一座古城之中,无痕公子的软轿跟在后方不远处。

  方云汉掀开车帘看去。

  从近到远,城外的地势从低到高,那些近处的山峰,还可以见到流水如玉带,青翠丛林披在重山之上。

  而远一些的地方,山峰的颜色从深到浅,往往经过了半山腰一层青蓝地带的过渡之后,顶端便是皑皑白雪的妆面,立在层云之间。

  对比着手中一张图卷,方云汉的目光落在了左起的第三座雪峰上,道:“消息无误的话,朱无视现在就在那座山头上。”

  “天山啊。”萧王孙从另一辆马车上下来,往那边看了看,说道,“虽然看着不远,但恐怕实际距离还在百里之外,中途应当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城镇了,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去吧。”

  “不用了,这一路上坐马车过来,本来就是休息,我实在是已经休息的太充足了。”

  方云汉卷起了那张图,就用柔软的图卷,轻轻的敲了敲自己右边的肩膀,仰头看天,说道,“天色还早,等我打完了这一架,回来再吃晚饭吧。”

  他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等黄雪梅从马车上跳下来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淹没在行人之间,依稀的几次浮现之后,就彻底消失在长街上。

  萧王孙在小姑娘身边说道:“要不要远远的跟上去?”

  黄雪梅也向远方那些山头眺望了片刻,说道:“不用了,我就在这里休息,两位前辈如果要去的话,请自便吧。”

  小姑娘礼貌的向两人点头致意,之后,就抱着琴走进了客栈。

  无痕公子坐在轿中说道:“看来这个小丫头,对他拥有十足的信心啊。你呢?”

  “我?”萧王孙转头看了看那边的几辆马车,道,“这些珍贵的东西,总不能无人看顾吧,我也就不去了。”

  黄衣老人跟进了客栈,去帮着黄雪梅,与掌柜的交涉几辆马车安置的问题。

  无痕公子坐在轿中,一柄纸扇敲了敲手心,不曾跟进客栈,但也不曾继续向着那座山头的方向去。

  百里的距离,对方云汉来说,也算不了太远,黄雪梅他们在客栈里安置好,吃了午饭之后,另一边,方云汉已经开始登山了。

  那是一座千丈高峰。

  山脚下的时候还好,周围的色彩尚算丰富,虽然大多是岩石深沉的色调。

  而从半山腰往上,就基本是常年被冰雪覆盖的状态,一眼看去,茫茫纯白。

  若回头望,或许还能见到下方云雾翻滚的景象,在这里,无论是朝哪个方向看过去,都看不到太多杂色,就像是一片落在高空之中的白色海洋。

  难怪在当地人口中,也将这里称之为“雪海”。

  不过这山上的地势,还是有一些明显的凹凸转折,或是小型的断崖。

  朱无视是将素心的冰棺放在一处寒冰洞窟之中,他现在应该也在洞内。

  方云汉手中,有密探和风媒组织在当地人口中征询制作的地形图,详细指明了上山之后的路线,足可以找准通向那寒冰洞窟的途径。

  道路崎岖,山上雪滑,低温仿佛使人体所能感应到的时间也随之拉伸,觉得这条路甚是漫长。

  方云汉走着走着,渐渐来了兴致,收回了护体真气,肩背上逐渐落了厚厚的一层雪花,发丝间也染上了一片片白华。

  衬得他黑发愈黑,双眸如同深沉而明澈的玉。

  越是往高处,空气也逐渐变得稀薄,方云汉在前进的过程中,左手拿着那张图,右手掬了一把雪凑到嘴唇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冰凉的空气沁入心腑,无声的笑了笑。

  他前世也曾经爬过高山,只是那个时候,简直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个团,生恐有一丝冷风钻了空子,就会留下针刀刮过似的痛楚,哪里能像现在这么放肆。

  虽然收回了护体真气,但他的体质早已经得到了全然的改善,洗髓换血,能够感受到冰凉,却不会被这凉意所伤害。

  没有了那些累赘的防护衣物,只是轻薄内衬,一袭长袍,使他更有一种,近似竹杖芒鞋轻胜马,天下无处不可去的自在。

  不久之后,他前方出现了一片显然是被人工修整过的缓坡。

  在此处引颈向上,已经隐约可以看到,这一段缓坡上方,存在一个硕大的洞窟。

  随着方云汉继续向前,洞窟的全貌逐渐展露在他眼中。

  斑驳的内壁岩石,黑黝黝的洞窟,还有洞窟前的一座雪人。

  洞窟与斜坡之间,有一片平地,平地上的积雪已有尺许高,当方云汉一脚踏上了这块平地的时候,动作便静了下来。

  他端详着那座雪人。

  说是雪人,其实明显能看出来,那是有人跪坐在那里,时间长了之后,白雪积累,将衣物和五官掩盖大半,才会形成现在的样子。

  那人的五官看不清晰,但是,在这个人双手之中,各拄着一把剑,一把剑身散发出红色的荧光,另一把剑,剑身宽大,隐隐之间,有惨绿色的凶戾之气环绕。

  周围的雪花,若有靠近了这两把剑的,就会被剑气所摧,凭空消散。

  方云汉看着看着,皱起眉来。

  他跟那座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三十步,还是感觉不到那人的气息。

  当然不是说那是个死人,但却说明,那人的“气”,已经衰弱到了会被凌霜魔剑和天怒剑压过去的程度。

  这两把剑虽然是武林传说之中的神兵,可是天怒剑,需要天怒心法的配合,才能发挥出真实的威力,在平常状态下,其凶戾之气,也不过是相当于一个三流高手的威胁程度。

  而凌霜魔剑,此时处在未被人催动的状态,跟天怒剑也就在伯仲之间。

  会被这样的两股气息掩盖过去,岂不是说,铁胆神侯已经衰弱到三流武人的地步。

  难道,他非但没有像无痕公子所说的一样,在打击之中得到蜕变,反而还因误以为凌霜剑也救不活素心,绝望之下引动伤势,走火入魔了吗?

  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这未免太令人失望。

  “朱无视。”

  方云汉向前一步,周身气流涌动,吹向那座雪人。

  雪人头部的雪花,最先被吹开,白色的痕迹,在急速的气流之中愈发淡去,即将露出五官之际……

  轰!!!!!

  一记重掌,轰在了方云汉后背上。

  这一掌的力量,兼具了少林大力金刚掌的刚劲,昆仑烈焰掌的炽热,武当派太乙绵掌专攻内脏的渗透劲力,又远远的超出了这三种掌法所能够描绘出来的前景。

  如果硬要说的话,这一掌的力量,就像是真正从天际坠落下来的一块陨石,足以在山中坚硬的岩石之间,砸出一个波及数十米的巨大陷坑。

  当这样的力量聚集在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即使是用万金难求的玄铁打造出来的人像,也要立刻被轰得粉碎。

  然而,中了这一掌的方云汉,他没有碎,甚至没有破,没有穿,没有裂。

  因为背后中了这一掌的时候,方云汉的手掌,已按在自己胸口。

  他背部的衣物炸开一块,露出了纯金光泽的背脊。

  局部运起的金刚不坏神功,加上从前向后,隔山打牛的一掌,让方云汉抵消了这一掌近九成的力量,但是在被偷袭的状况下,终究还是被震损心脉。

  而那偷袭的一只手掌,突然化攻击为吸力,虽然还是吸取不了方云汉的功力,却将本来该被打飞出去的方云汉吸扯在原地,使他整个人,宛如被定在了这雪地虚空之中。

  只有一股余波散开,吹得这片开阔平台上积雪如浪。

  这一掌的震动,使得前方那具雪人身上的积雪全被掀飞,露出了一件王侯的袍服,以及一张陌生的脸孔。

  方云汉嘴唇咧开,两行雪白的牙齿之间透出血色的光。

  现在仍然是极度危险的一刻,以偷袭者的功力,即使第一掌倾力而为,到他打出第二掌的间隔,也短暂到大概只能容下一个念头的转动。

  就在这光飞电舞,电光火石之中,方云汉仍来不及转身,隔山打牛的精妙掌力,也可一而不可再。

  背后的人流露出冷峻酷烈的神情,第二掌击落。

  “来!!!”

  一声长啸爆发。

  这一个刹那,第二掌落实,出掌的人眼中却突然迸发出了不可思议的神彩。

  他感觉自己这一掌,不像是打中了一个人,而像是打中了一团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不知多少道雷霆霹雳凝缩而成,震荡不休的无形之物。

  他的第一感觉只有……

  震震震震震震震!!!!

  那是,从四肢百骸,从五脏六腑,从骨髓血液之间迸发的震荡雷音。

  天龙八音,少林狮子吼,属于至阳之声。

  五脏雷音,峨眉天音,响于阴昧的柔和之音。

  神意如龙,威行如虎,取象阴阳,刚柔合一。

  此乃,玄天统御龙虎雷音。

  偷袭者的第二掌,本来应该还是能够算成直取要害的必杀,可是当他偷袭的对象已经不是一个人,而完全是一件震荡毁灭的大杀器。

  那又何来要害可言?

  他这一掌,就从直取要害变成了跟绝杀之器硬碰硬的一拼。

  这一拼之下,吸力破散,二人轰然崩分。

  巨大的震响中,这平地之上,所有的白雪都被激扬上天,而在平台之外,在洞窟上方的山坡上,在下方的山路,两边的陡峭山壁间,也轰然炸起了数十道雪柱。

  那一副景象,就如同在这高峰的一侧,忽然飞出数十条发狂的雪白神龙,怒啸八方。

  偷袭者——即铁胆神侯,在被崩飞的那一瞬间,才从那股狂猛无边的震荡之中,听取到了刚才方云汉吼出的那个字。

  来?

  什么来?

  来什么?

  这里又有什么?

  这里是天山雪岭,绝巅雪海。

  此处有山有洞有天有云有剑有人,更有,

  雪!

  无远弗届的音波,在这天山雪岭之间,得到了通天彻地的回应。

  无数的雪花,响应着这一道音波的启迪,汇聚成了宣泄自然天威的绝盛壮阔景象。

  若说这是雪海,此时雪海之中便掀起了一场海啸。

  铁胆神侯仰首望去,只见空茫纯白,弥漫八方极致视野之外,扑天而下。

  一场大雪崩。

  百里之外的城镇中,忽然掀起了一阵骚动。

  黄雪梅在客栈的窗户中,看完了远天山头间的一场雪溃。

  只是十几个呼吸之间,白色的浪花就无声的从山峰的顶端刷下来,将整座山变成了一片纯白。

  接着,细微的震响,遥遥的传来。

  秀长的眉毛渐渐拧在了一起,黄雪梅在窗边站定,双手紧紧的按着窗帘,注视那一场大雪溃落的地方。

  客栈外,无痕公子展开了扇子:“开始了。”

  那是开始,却也是中断。

  大自然的力量,在这一场雪崩之中展现出来的时候,仍非人力所能扭转。

  大雪蔓延过后,一地纯白。

  那洞窟已经被掩埋在其下,无论是石头,神剑,人工修整的平台或是刚才交战的两个人,都被这白雪掩埋。

  等到大雪溃落到地的声音,从山脚下又传回来,这莫大的雪地上还是没有半点异动。

  许久的静默之后,又有一道声音在雪地上传开,不像刚才那么洪亮,反而柔缓,但是能传得很远,连雪地也阻隔不了这一道话语的传播。

  “看来凌霜剑没能救得了你爱的人,这件事果然没有能够消磨你的心志。”

  这道声音传过去之后,过了半刻,另一个嗓音响起。

  “你所知道的东西,多的出乎我的意料。不错,凌霜剑救不了素心这件事情,确实令我心痛了许久。”

  “我尝试了多次,甚至错过了京城大会的时间,才终于承认了这一点,接受了这个事实。”

  雪地上还是一片平静。

  他们两个没有现身,但都在通过这种对话的方式尝试锁定对方的位置。

  方云汉又道:“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功力又有所精进,但却并非只是量的提升,是因为接受事实之后,你就放下了,反而使心境得到了增长?”

  “放下什么?”铁胆神侯反问,“我有什么好放下的?”

  “我本来也没有拿起过什么,当年,她只是把我当做一个朋友看待,而这二十年来她躺在这里,我的爱从没有得到过回应。”

  “我不用拿起,也不用放下。接受救不醒她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困难。因为就算她永远不会醒来,我也会让天下人都知道……”

  “素心,会成为我的皇后。”

  他这一段话里面本该包含着复杂的情感,心绪的转折,可是说起来的时候,却像是早经过了岁月的沉淀,语调虽然坚定却平淡。

  气机更是平和,不曾泄露出半点有关他如今方位的信息。

  “已经全不掩饰了吗?”方云汉道,“既然在我面前已经全然揭开了野心,那可否再解答我几个疑惑呢。那个冒充你的人是谁,你为什么会料到我来?”

  朱铁胆果然不再迂回,知无不言:“紫禁城中听你事迹,镜映湖边见你一面,我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当我错过了京城大会的时期,通过密探知道了会上的一些情况后,也并不焦急,因为我笃定,那些人失败之后,你必定会想要找到我,尝试彻底的打败我。”

  感觉刚才方云汉几句发言之间,没有出现他所以为的虚弱,朱无视心中更加凛然,语调更加放慢,沉着的感应对方的位置。

  “这四个月的时间里,我抛下了一切反犹,全心备战,以逸代劳,已调整至我二十年来状态最好的时刻。”

  “至于那个冒充我的人,就是那个来告知我,你何日抵达的密探。一个被点了穴,被冻到与死无异的人,在两大神剑的气息遮掩之下,就算是你,也察觉不出异常。”

  “密探?”方云汉的语气中露出思索的意味,“看来你对护龙山庄的掌握,比海棠所以为的更深,不过没关系,今日你死了,那些人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嘭!

  雪地里忽然炸出一道火红的痕迹,如同一道赤色的长虹,在眨眼间劈开百步的距离。

  铁胆神指运纯阳,破杀而至。

  “你分心了!”

  他一指点穿前方雪窖,手上一空。

  前方空无一人。

  “是你猜错了。”

  上方一道流星般的剑指杀来。

  铁胆神侯侧身一架,两道指力纵横扩散,将周边的积雪斩出了百十道沟壑。

  两人厮杀一起,这一片广阔的雪地上,顿时轰鸣不休,时而炸起一大片雪浪,又瞬间在百步以外,打散了数尺积雪。

  仿佛有两条蛟龙,在雪盖之下横冲直撞,飞扬猛进。

  激战持续了一刻,他们从接近山顶的地方,一路打到了接近山脚处,铁胆神侯的身影从雪花之中弹出。

  他一手捂胸,双脚深陷在积雪之中,神色略显惊愕:“你居然没受什么伤?”

  说话间,铁胆神侯头顶铁冠斜着裂开,一大把发丝断裂飘落,花白的头发散乱着,显出几分狼狈。

  “你是有密探通报,这很不错。可惜,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在那几个月之中,到底进步了多少。”

  方云汉从散乱的雪堆之间走出,右手的食指抹掉了唇角的一点血迹,说道,“你的偷袭只有第一掌奏效,给我造成的伤害,微不足道。”

  “所以,你所以为的以逸待劳,是对是错呢?”

  呛!

  似乎是一声剑鸣,方云汉的身体如剑穿空,过雪无痕。

  铁胆神侯眼前一花,只觉得方云汉的身体分出十余道残影,连成一线,已至眼前,连忙伸手一架。

  可是方云汉的剑指,从他横架的手臂之下穿过,剑气刺穿他侧腹。

  一团血雾在朱无视背后蓬开,借着,深色的血液从他的伤口流出。

  这一剑,击穿了朱无视的脾脏。

  铁胆神侯痛吼,一掌下压,方云汉剑指一闪,剑光上移,击中了铁胆神侯的咽喉。

  赤红色的剑气斜穿而出,血如泉涌。

  这一剑,是必杀之招,一剑连变,用招已老。

  但这一剑也确实已然斩断了颈动脉,造成了致命的伤害,即使露出破绽,本也无妨。

  可是,这致命的一击似乎并未致命,无妨的破绽已被抓住。

  铁胆神侯纯阳指一翻,已经击中方云汉右肋。

  往常朱铁胆运用纯阳指的时候,都是倚仗着功力上的优势,试图把自身内力打入对方体内,造成体内爆燃般的致命伤害。

  而今日,他的功力却完全聚集于指尖,以可以融化黄金的温度,切开铜殿的锐利,给方云汉划出了一道伤口。

  这是抓准了方云汉内力流转在剑指上,护体真气相对薄弱的时刻才能做到。

  那是一道无足轻重的,深不及半寸,长不过一寸的伤口。

  即使是一个普通孩童,右肋下被划了这样一道伤口,也只要五六天的功夫就会痊愈,甚至完全不会影响到他平时嬉笑玩闹。

  但是这道伤口被划出来的时候,铁胆神侯的手指一牵,直接从中抽出了一条血色的绸缎。

  不,那并非绸缎,而是粘稠又纯净的血液。

  方云汉连忙沉肘击断血绸,一掌打飞了朱无视。

  但就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地上已经洒了一道鲜红刺目的血迹,像是泼了一整坛血酒。

  方云汉唇色变得苍白,回手封了自己几处穴位,当他看见被击飞的朱无视一手抹在自己脖子上,立刻止住了颈部喷洒的血液之后,惊诧道:“你、这样都不死?”

  “你以为,我不曾进步吗?”

  铁胆神侯双眼之中射出两道如烛的紫光,他身上的两处重创,居然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吸功大法,从来不是只能吸功,吸功的同时,能把对方的精血,甚至部分记忆也吞噬过来。而在四个月前,当我发现素心真的不可能醒过来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另一种用法。”

  “每个人在天地之间,从来都是孤独的轮回,从生到死,死后或许再生。那我自己来掌握一次轮回,又当如何?”

  朱无视的神情中几乎溢出了自豪的情绪,他终于将吸功大法练到了超出秘籍记载的地步,那是古三通也不可能达成的成就。

  “所以,我吸取了自己的功力、精血、部分记忆,然后,在可能已经死去的那一刻,把这一切还给了我自己。”

  这确实是一项独步古今的创举,因为其中有一些根本解释不通的地方,全然是疯子才会去做的事情。

  譬如他是怎么控制自己吸出去的功力,暂时不回到体内,又比如说,他是怎么控制,在衰弱到极致的时候,还能直接把那股庞大的力量塞回自己身体里?

  这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无生的常识。

  但是那一刻,孤独的朱无视,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做到。

  他坚信。

  于是,他做到了。

  经过这一次转化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精血和功力完全达到不分彼此的地步,只要他的内力没有消耗完,肉体上的伤势就可以在眨眼之间复原。

  “我已经掌控自己的轮回,我已是不死之身。”

  朱无视终于道出他自信的来源,他高傲的指向方云汉,“你的内力也许不比我弱,但是你会流血,你还有血尽之时,而我不会。”

  “这一战,最后的胜者,终究是我。哈哈哈哈!”

  乱发飞扬向天,朱无视浑身紫光大放,双手一抬,周边百米以内的积雪都被他吸聚起来,化作两条身披紫光、长达十丈的冰雪神龙,向着方云汉扑杀而去。

  纯白如雪,面无血色的方云汉,在雪龙扑至之前,垂眼,笑了一声。

  “其实,我挺喜欢那些说自己是不死之身的对手。”

  他垂向地面的左掌一按,接连三声轰轰巨响,身体周围的地面便喷射出三道烈火,暂时震退雪龙。

  朱无视的身体浮空而起,喝道:“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铁胆神侯一掌拍出,身体螺旋,两条雪龙在他身中随行,螺旋轰击而去。

  方云汉左掌垂向地面,右手剑指向天。

  “因为这样的对手,往往正可以让我试探今日的极限。”

  地下三道烈火汇聚,天际划下一道惊雷。

  方云汉双式合并,两臂击出,剑指与掌,似乎在瞬间轮换,形成一个有些奇异的手印。

  “玄天四象!”

  雷火交织间,黑气汹涌而出,迎上了御龙而来的紫光。

  雪山脚下的战斗再度展开。

  半个时辰之后,周遭千丈的积雪已经全部融化,数十次地煞烈火的引掌,硫磺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

  而天空中,也因为一道道雷霆接连劈落,聚起了一层阴云。

  “看来,你耗不过我。”

  方云汉站在沸腾的水流间,手指上弹落了一滴不属于自己的血液。

  那滴血还没有落到水中,就被其内迸发的雷光蒸发。

  吸取了二百余人的功力,领悟了内力与血肉的融合转化,但又怎么耗得过方云汉以神意为引,源于天地的雷火。

  看着那滴血液消失的地方,方云汉脸上有些狂热的笑意逐渐平息,多出些思考的神色。

  “不死,终究是个伪命题。”

  在心脏被击穿、颅脑被震荡的时候,铁胆神侯的生机已在大幅度的衰弱,看来所谓不死,也不包括大脑这种要害。

  “但是,吸功大法已经能做到这种事情,日后……”

  当人身上的要害都能被削减,白骨之上,血肉复生,这种超出预想的表现,激起了方云汉心中更大的渴望。

  武学的前路,包含着无数令人迷醉的玄奥,到如今,已经逐渐在他眼前揭开了匪夷所思的一角。

  日落之际。

  天山脚下的古城池外,方云汉拖着几样事物,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满怀赤诚的欢欣从山间走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