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箓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灭杀鬼神念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巨手就像是拍蚊子般,往许道的肉身狠狠的拍来。

  静室当中的空气都凝固起来,洞顶的岩石都被撑裂开,威势赫赫。而许道在瞧见这只巨手后,眼中的骇然立刻转变为狠戾。

  “想杀我?死!”

  轰!

  一声低吼响起来,整个洞室都猛地震动,惊动了外面的苏玖,让她连忙扭头看向许道的所在之处。

  噼里啪啦!

  山石裂开,不断的滑落下来,刚开凿出不久的洞室骤然被彻底掩埋在山石当中。

  “老爷!”苏玖脑中跳出这词,她来不及收工,浑身气血蒸腾,瞬间就跨过距离,来到了洞室顶上。

  但是没等她喊出一个字,一只遍布鳞甲的手爪便图的从岩石堆当中,击开厚厚的岩石就就好像捅破窗户纸般。

  许道身化龙种,鳞甲遍体,巨大躯体从岩石当中拱起,抖了抖身子,像是抖落砂砾般将石块抖落下。

  啪的,他便彻底从坍塌的洞室当中飞出,口中气息如雷,呼哧赫赫。

  瞧见如此状况,苏玖面上生出的惊色平复下来,只是有些懵懂静室为何会突然坍塌掉。

  许道的龙种躯体摇身一变,便又突地从巨大形体恢复到了人身的模样,他披上一袭半新不旧的道袍,抖着袖子,口中不屑的吐声:

  “区区念头,也敢打杀贫道。”

  听见许道如此话声,苏玖更加确信许道并未遇见大事,她也不知许道究竟遇见了什么情况,也不好多嘴的打听,便只是走到许道的身前,欠身行礼说:

  “老爷骤然出关,不知有什么需要玖儿帮忙的?”

  许道的眼神阴沉,他瞥了眼苏玖,面上神色方才好了一些,但只是挥挥袖子,说:“无事,闭关中有虫豸扰我罢了,你且先下去歇息罢。”

  “若是真的闲来无事做,此地洞室已塌,便再去寻一方合适的山洞,作为你我二人的落脚之地。”

  苏玖听见,连忙一口应下:“好的,老爷!”她话说完,脚步匆匆的就跃下山坡,往四周的山谷寻找而去。

  眼前许道虽然无声大碍,但心情一看就不太好,她思忖自己还是先别待在这里碍眼比较好。

  打发走苏玖之后,许道直接盘膝坐在坍塌的静室上方,他微阖眼帘,倾听自己呼吸声,开始平复自己的心神。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等到灵台再度清静之后,许道突地从袖中取出了一块鳞片,放在手中仔细的端详起来。

  他掐指一弹,鳞片落在半空中就突地变成了一只婴儿鹅蛋大小的虫豸,正是一只鳞兵。

  鳞兵模样和其他鳞兵并无甚么区别,但是许道动用神识感应过去,立刻就在虫豸的身上感应到一丝异样的怨气。

  此怨气和平常的生灵惨遭屠戮生出的不同,明显就是有人特意施展而出,其要是落在懂得的人眼中,犹如夜里的明灯,极为显眼。

  许道略微思索,便暗道:“此气应是夜叉门在熊煞身上布下的手脚,一旦有人斩杀他,怨气便会宛如附骨之疽般,牢牢的缠绕在敌人身上,为之标榜身份。”

  好在许道谨慎,他一早就猜测不可轻易打杀凶煞,否则容易遭了夜叉门的后手,因此时刻都提防着。

  这丝怨气未能落到许道的身上,而是落在一只鳞兵身上,以为鳞兵是凶手了。

  不过整个过程当中,许道还是疏忽了,他以为不杀熊煞便是了,没想到企图将对方炼制成为鬼兵也不成。

  “看来熊煞这厮,在夜叉门内的地位当真不低,居然能有鬼神在他的魂魄中种下念头……若是换个没有筑基的道人前来,指不定就已经被捏死了。”

  细细一思,许道想到那鬼神现身时,瞬间就抽干了熊煞阴神内所有的灵气,不似杀人更胜杀人,让熊煞的魂魄没有一丝恢复的可能,生机全部供给了猛击向许道的那只巨手。

  此中有种故意在杀人灭口的感觉。

  再加上熊煞到死也没能吐露出自己修行的是哪一门法诀,恐怕夜叉门担忧功法泄露,特意在对方脑中做下的手脚。

  一旦许道企图将熊煞杀死,要将其阴神炼制成鬼兵,就会触发这个手脚。

  特别是后者,因为道人的阴神被炼成鬼兵,其记忆虽然大多都会丢失,但也有一定的几率保留下部分,而且真被炼成鬼兵,阴神当中诸多禁制自然也会重启、失效。

  如果许道的运道好,熊煞变成鬼兵后恰好能够保留下功法记忆,那么对于夜叉门来说可就亏大了。

  许道梳理着,心中不由的冷哼一声。

  熊煞的阴神自毁,尚且还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从对方魂魄中冒出的那个鬼神念头可就出乎他的预料了。

  鬼神者,神鬼和神灵的统称。

  而根据许道在熊煞脑海当中见到的场景,那尊百丈百手的巨大身形当是金丹级别的存在。

  他皱眉暗道:“看来熊煞这厮此前所说的话不是虚假,夜叉门内居然有金丹级别的存在,难怪能够力压白骨观和舍诏部族。”

  好在许道如今已肉身筑基,就算是金丹级别的道人,只要对方不是亲身而至,区区种在门下弟子魂魄当中的念头罢了,绝不可能要了他许某人的性命,连重伤都难。

  就算是对方暗中埋伏着的怨气标记,也被许道引导着落在了一只鳞兵身上。

  隔空和金丹级别的存在交手一下,他虽然落了下风,但只是损失掉了熊煞的阴神,和身上一块鳞片罢了,不仅没有让他的心情太过低落,反倒是梳理之后,心中生出了值得的感觉。

  许道回顾着刚刚所见到的鬼神身影,他的脑中回荡着:“这便是金丹境界么……”

  此前在龙宫当中所见的蜃蛟,虽然是蛟龙尸体,威势恐怖,但依旧是尚未完成尸变的死物罢了,许道避开即可。

  而如今瞧见的百丈鬼神却是活生生的金丹存在,虽只是一个念头,但其法力和筑基道士已经有着质的区别。

  只不过相比于龙宫中二三百丈长的蜃蛟躯体,鬼神的形体虽有百丈高,但也算是矮小了。

  “嘁!”想到这里,许道突地嗤笑一声。

  他连百日筑基的阶段都还没有度过,龙种躯体不过三丈大小,如何去蔑视人家百丈高的鬼神。

  一时间,许道的目光炯炯,低声到:“这就是金丹道师的威势么,大丈夫当如是也!”

  原本在他的心中,白骨观道士、舍诏道士的声势已经骇人,让人心惊又心倾,可是无论是和黑山外的那颗妖槐,还是夜叉门内的百丈鬼神相比,依旧不过猫狗禽畜般的存在,难以对比。

  许道筑基成功后的一些自傲瞬间消失殆尽,区区筑基,就算是魂魄、肉身双筑基又如何,他要的是继续迈进,结成金丹,乃至于长生!

  咔!

  被诡异怨气标注了的鳞兵落在许道的手中,瞬间变成一堆粉末,被他捏碎了。

  托着鳞甲粉末,他轻轻一扬,粉末便随着山风飘荡在山谷之间,其上的诡异怨气失去了寄托,自然也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许道重新微阖上眼帘,吞吐着天地灵气,开始恢复刚才硬抗巨手一击所消耗的法力。

  与此同时。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夜叉门驻地。

  先是熊煞安稳放在他洞府当中肉身,脖子一歪,盘坐着的身子啪的就倒下了。然后又是夜叉门禁地当中的一块魂牌咔的开裂,碎成块块,从悬挂着的黑丝上面剥离下来,瞬间就惊动到了看守禁地的夜叉门弟子。

  “有炼气后期的师兄身陨了!”

  禁地当中响起惊呼声:“不好!是熊煞师兄,快快通报铜首堂主和门主。”

  而紧接着一阵慌忙的通传之后,几尊高大鬼物互相传音,口中商讨议论到:

  “桀桀!熊煞已死,他那颗鬼灵丹的份额可就空出来了,诸位有何意见?”

  “哼!”一尊三头六臂的鬼物隔空舞动着身躯,冷声说:“你们有个球的意见,熊煞死了,他那鬼灵丹也是某铜首门下的,”

  此三头六臂的鬼物,当中一颗头颅赫然泛着黄铜色泽,它盘坐在一庙宇神殿似的建筑当中,宛如镀铜漆金的神像般。

  其他几尊鬼物听见,也就都不再商讨,当中有鬼物笑道:“本座记得熊煞小家伙是去舍山那边去了罢。”

  铜首的鬼物闷声回应:“正是!还是门主亲自点的他,这可是某的入室弟子,某心疼啊……门主可要赔钱!”

  “嗤!熊煞的魂魄当中种有师尊念头,眼下他身死,却并无念头传回消息,当是凶手灭了念头,其实筑基道士无疑。”

  “而附近地界的筑基道士,也就舍诏那几个,和白骨山上的了……”

  “然也!”

  ………………

  其他几尊鬼物听见,也就都不再商讨,当中有鬼物笑道:“本座记得熊煞小家伙是去舍山那边去了罢。”

  铜首的鬼物闷声回应:“正是!还是门主亲自点的他,这可是某的入室弟子,某心疼啊……门主可要赔钱!”

  “嗤!熊煞的魂魄当中种有师尊念头,眼下他身死,却并无念头传回消息,当是凶手灭了念头,其实筑基道士无疑。”

  “而附近地界的筑基道士,也就舍诏那几个,和白骨山上的了……”

  “然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