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第029章龙阳秀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照影门的办事效率,很快确定了沙百宣的身份。

  擎源派大长老亲孙,有名的三世祖,他居然跑到点苍门放迷烟,这不是很奇怪吗?

  很快大家就不奇怪了,一个车把式被叫来。

  正如陈星河所想,肖燊放任粪车畅通无阻,这是故意留下后门。

  继续查,查到密室。

  三万两黄金自然大白于天下,沙长老的孙子想办法藏金,看准时机切入进来想要利用粪车将黄金带走。

  可惜他运气不好,放迷烟时被点苍弟子撞到,于是功亏一篑,前功尽弃!

  此事告一段落,算是皆大欢喜,颜府那位女枭雄喜不喜就不知道了。

  至于陈星河,除了肖燊没有人注意他。

  清晨,点苍众人缓缓醒来,感到头痛欲裂,就像昨天喝了十几斤白酒似的,怎么那么难受?

  “陈兄醒了!”肖燊微微一笑,他这一夜在陈星河房间打坐度过。

  “哈哈哈,多谢肖兄守夜,一起吃早饭吧!”陈星河抻着懒腰起床,觉得神清气爽。

  “我以为陈兄又要谨小慎微编故事说客套话。”肖燊感到很开心。

  “嘿呦,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就算我再小心,相信以肖兄的敏锐观察力也能察觉到一些不妥之处。没错,人是我杀的,金子我也知道,不过我胆小怕牵连进去,所以快刀斩乱麻。如果你问我动不动心,答案是恨不得据为己有,奈何功力差了那么一丢丢,不敢和夜寒衣过招。”

  肖燊赞叹:“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当断则断,当舍则舍,是个大丈夫,这顿早饭一起吃。”

  二人确实有种惺惺相惜的意思在里面,聊赚钱,聊局势,聊武器,聊帮派,聊人心,聊野心。

  点苍这些弟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能守在宅院里八卦,所以关于陈星河的风声又变了。

  “原来如此,这个家伙有龙阳之好!”

  “唉!罗师妹好可怜哦!”

  “这也难怪,瞧瞧那肖燊俊俏得跟朵花似的,穿上女装比大部分女人都美。”

  “师兄,你不会也好这口吧?”

  “滚!”

  两个大男人吃早饭硬是吃到中午,在屋里干什么?这是浮想联翩的重点。

  肖燊陈星河二人聊得开心,仿佛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却不知道有人那心态崩了。

  胡幺儿两眼通红,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灰色,气势汹汹杀到宅院捉那个什么。

  “咣当”一声,房门被撞开。

  肖燊正在给陈星河讲一门紫微十二宫的江湖算命术,因为陈星河想要去太乙门,所以对卜算这个行当有兴趣,赶巧肖燊研究过。

  “师兄,你……你……”胡幺儿身体直发抖,突然发现不像她想得那样,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什么你?又吃枪药了?”

  肖燊摇头苦笑,以他的聪明头脑,瞬间想到一连串可能,再瞧胡幺儿的神色就知道哪种可能正在发酵。

  “不是,那个……人家叫你回去吃饭……”胡幺儿这一刻就像乖巧的小猫。

  “想不到一晃眼中午了,我与星河一见如故,日后多做联系!这两天不好出门,要大乱了。”

  “肖哥小心,能避则避,他人野心与我等何干?”

  二人彼此劝慰一句,觉得今天已经尽兴,同时抄起果醋坛子一饮而尽。

  别人喝酒,他们喝醋,感觉很是特别。

  “保重!”

  临别之际互道珍重,胡幺儿突然之间又觉得不好了,这该死的默契是怎么回事?

  等到肖燊揪着虐心小师妹离去,陈星河去找罗婵儿。

  在一双双眼睛注视下,某“龙阳秀士”进了罗婵儿房间。

  没错,连绰号都起好了,点苍门上下那是真闲。

  “师姐,昨晚受惊了。”陈星河想法很简单,过来给罗婵儿压压惊。

  “你,你……”罗婵儿突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难道师姐遇到了难事?不妨说出来,师弟想办法为你分忧。”

  “很好,我很好,只是门中风言风语,气不过说两句,他们编排得更凶了。”

  “原来是此事。”陈星河浑不在意一笑,问道:“师姐可选好授业恩师了?昨夜与三万两黄金失之交臂,真是遗憾。”

  罗婵儿惊得起身:“千万不要这样说,谢天谢地与咱们点苍没有关系,三万两黄金一两不少还回去,要是与这么一大笔财富扯上关系,点苍上上下下这些人非被啃成骨头渣滓不可。”

  “呵呵,玩笑而已,自然是小命最重要。”陈星河见气氛无碍了,急忙说重点:“师姐,最近两天夜里合衣而睡,趁手的家伙事儿放在旁边,该打点的行装打点好,以应对突发状况。”

  罗婵儿心头一紧,急忙问:“是不是肖燊透露了什么消息?”

  陈星河点头:“是啊!最近两天这场争霸就见分晓!能够留存下来的门派将成为往后几十年甚至百年的受益者!至于咱们点苍,说句不好听的话没人在乎。”

  “师弟……”罗婵儿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别憋在肚子里,我这有三百亩田契送给师姐回去打点,料想一定可以跟着那位女师伯学习。”

  “不需如此。”罗婵儿暗自握拳下定决心,下一刻掀起面纱。

  “呃!”陈星河愣住了,这是怎样一张面容?并非不好看,单看轮廓绝对是美女,然而面颊上覆盖着一层染料似的怪斑。

  “我丑吧?”轻声一问,身体在颤抖。

  “丑,丑得好独特,不过我觉得这是……”陈星河情不自禁抬起右手,他有些搞不明白了,右手为什么突然之间如此兴奋?就像想要伸入师姐的面容中猛掏,难道这块“奇斑”是武器不成?

  泪水泉涌,罗婵儿赶紧蒙上面纱,不料娇躯突然被抱住。

  “啊!”这般亲密接触惊得她芳心乱跳。

  “师姐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就你这张面容去掉这些浓烈色彩,绝对是我迄今为止见到的最美女子。都说红颜祸水,我觉得这层染料在保护你,要是现在就除去,怕是狂蜂浪蝶无数!”

  “师弟休要骗我。”罗婵儿回到现实冷静不少。

  “你怎么就不信呢!且让我试一试!”陈星河抬起右手,只听到脑海中轰隆一声,蓦然间仿佛见到无穷色彩。

  他在心中大叫:“这?这种感觉?掏到大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