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第040章 金钟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咚……”九环锡杖砸在对方脑袋上发出钟声,陈星河以为这一击能把对方的脑袋砸稀烂,可以起到血腥震慑作用,谁知这名黄衣男子安然无恙。

  “怎么可能?”陈星河反应速度非常快,发现不对立刻带着罗婵儿后退。

  就听一声悠远钟鸣,以黄衣男子为中心,三丈之内所有物品破碎,就连地面都布满裂痕。

  黄衣男子心中一阵后怕,难以想象这小子内功竟然如此纯厚,要不是身上藏着一张防御无双金钟符,及时将力道转移出去,他脖子上这颗肉球还能安好?

  “你,大胆……”

  感觉优越感被践踏,黄衣男子面色狰狞从腰间抽出软剑。

  软剑突突乱颤,形成一汪寒泓,显然不是凡品。

  陈星河一直在猜,刚才自己那一锡杖下去被什么东西拦住了?那种感悟特别古怪,绝对不是真气外放,好像砸在一口大钟上。

  阳关境可以做到真气控物,浩然境才能做到真气外放。

  或许有功法可以在真气外放基础上凝聚成铜钟防御?

  只是眼前这个黄衣人明明没有浩然境,哪怕在阳关境也处于中位以下,从哪里借来的力量冒充一流高手?

  “叮叮叮……”罗婵儿出剑与寒泓搅在一起。

  她在退,对方的剑法十分高明,流光梭影剑宛如陷入泥潭,一点点被搅住无法发挥速度优势。

  黄衣人正在得意,冷不防看到一丝亮光划过。

  他神情一呆,中了三魂剑第二剑。

  坐忘!

  片刻失神,茫然四顾,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九环锡杖再次砸了下去,陈星河想看看这个家伙还能不能展现神奇一幕。

  “咚……”

  又是一环钟声,九环锡杖再次被防住。

  “师姐退后。”不用陈星河提醒,罗婵儿已经抽剑飘退。

  “咚……”反震之力如期而至,又是三丈的威压范围,让人瞬息之间无法近身。

  陈星河看到这种情形觉得无比棘手。

  “不对,三魂剑为什么可以影响他?”

  “难道是因为坐忘没有杀伤力?只是一种强烈的忘记祈盼?”

  “那么……”

  这时,黄衣人已经反应过来,怒道:“你对我做了什么?真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

  陈星河绝对不希望对方放大招出来,鳞片夹在手指间拉扯出一丝缤纷色彩,尽管黄衣人有所警惕,双眼仍然闪出疑惑。

  “我是朋友,我是友好的,哥俩好啊!五魁首呀!”陈星河边说边靠近,依靠坐忘产生的瞬间迟滞,上下其手在黄衣人身上搜索。

  “啊!你做什么?”

  时间很短,黄衣人挣脱坐忘。

  陈星河心知自己这一式坐忘或许只有第一次好使,朝着同一人施展第二次就要大打折扣。

  还好,他拿到了这张贴在心口上的黄纸。

  “是这张纸挡住了九环锡杖?”

  “该死,小贼还我金钟符。”黄衣人怒火滔天,他一个失神竟然失去了最为宝贵的护身之物。

  “这叫金钟符?”陈星河赶紧收好,抬起九环锡杖挂着呼啸碰撞过去。

  “混蛋。”黄衣人大惊失色,这小子年纪轻轻功力恐怖,有金钟符自然不怕,可他现在没有了。

  这一锡杖,躲是躲开了,不过罗婵儿守在旁边非常精准地刺出长剑。

  如此默契堪称卓绝。

  就好像黄衣人故意将自己穿到剑上,等到反应过来什么都晚了。

  他伸手再伸手,想要从袖口抽东西,然而身体一下子栽倒在地,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种穷乡僻壤。

  陈星河急忙蹲下检查这个黄衣人的袖口。

  片刻后抽出一张类似金钟符的黄纸来,上面布满复杂条纹。

  最奇的是,条纹在纸面上微微拱起,中线仿佛山脊闪着红芒,摸上去有种无法形容的火热。

  陈星河赶忙从头到脚仔细摸一遍,零零碎碎搜出一些东西。

  就在这时,那老妪不再奢望,后退尖声道:“虽说江湖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不过老身不相信点苍门能养出你这等蛟龙,连君天厚都死在那奇异招数下,你身上必有古怪。”

  “必有古怪……”

  陈星河很想留下这个危言耸听的老婆子,可是那么老了居然跑得比兔子还快,噌地一下跃上房檐跑了。

  再找九痴和尚,在老妪前面就溜了,难道对九环锡杖就没一点念想?

  之前毒死几名高手,毒性早就散去,搜罗出不少东西。

  面摊还剩下一张矮脚桌,把战利品放上去挑挑拣拣。

  首先将君天厚的软剑给师姐。

  这柄剑不比流光梭影剑差,用好了甚至还要强上一筹,算是此战除了那两张符的最大收获。

  银票和碎银子不少,让身家逼近五千两。

  其他武器收好,路上慢慢“吃”。

  远处仍然有江湖客观望,陈星河记住了枯荣门,暂时不知道这是哪里的门派,君天厚为什么会参与围攻。

  二人上马,越过两处街区才看到人影,直到城门再无阻碍。陈星河回头看去,心里嘀咕自己是不是过分高估敌人了,又有些分低估自己?

  “不,江湖走马!风里来,雨里去,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这点儿道行差得远呢!”

  四匹马踢踢踏踏消失在视野尽头,这一刻城里好似屏气多时,终于等到机会喘上这口气。

  轰动了!

  江湖崇拜英雄。

  喋血令铩羽,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面对不归路来人淡然吃面。

  六名高手饮恨,连那年轻人的衣角都未碰到,毒丸轻轻一弹死于非命。

  九痴和尚一招败北,大口吐血,九环锡杖被人夺去。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君天厚死了!

  这才是大事,足以震动不归路和颜府的大事。

  不归路上,判门者分成两个阵营。

  大部分判门者穷凶极恶,是真正背叛师门无处可去,跑到不归路借助边疆的复杂性应对追杀。

  还有一小撮二世祖,他们在师门做下大逆不道之事,因为背景深厚保住性命,发配到不归路接受惩罚。

  君天厚正是这一小撮二世祖的中流砥柱。

  喋血令一出,对这些二世祖也有吸引力,因为一旦成功斩杀目标人物,颜府自有门路帮他们消灾解难,而今却失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