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第058章 万妖来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炼体增进皮膜韧性,对于右臂得以扩展感知。

  陈星河发现,自己这条胳膊好似打碎大小不同龟甲,再仔仔细细拼接到一起,错落不一却又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和谐。

  因为从小到大每次龟背纹出现时都伴随着无尽痛楚,所以从来没有机会能够仔细瞧一瞧。

  “这东西真是石头成精吗?或许是,或许不是,反正我现在搞不明白。”

  “等等,我这条手臂上缠绕着一丝丝不宜察觉清气,比头发丝还要细好多,它们很灵活,很活跃,不会就是那种灵性吧?”

  “一,二,三,四……”

  “总共六根清气细丝,五根比较凝练,第六根看着虚浮不定。”

  “我明白了,这些清气细丝就是延缓怪病发作的关键,目前还剩五年九个月安全期,恰恰对应这些清气细丝。”

  “哈哈,原来镇压这些龟背纹的大救星是这些清气细丝。”

  “太少了,如果清气丝线多到将整条手臂缠绕进去,是不是意味着我这怪病就好啦?从此再也不用担心龟背纹出现?”

  陈星河看罢多时,再也看不出花样,遂转移注意力感受沉于经脉的剑胎。

  青龙驾火游莲剑所属功法残缺不全,剑胎成长过于缓慢,简直就是先天不足,能不能转化出真实武器全凭天意。

  “可惜了!如今这剑胎只能辅助开穴。”

  “穴道是真气枢纽,很多经络都可以输送真气过去,不过效率天差地别。”

  “越是高明的内功心法,搬运真气效率越高。紫霄筑基神功就很厉害,不是昙婆婆那部内功心法所能相比,搬运效率至少高出十分之三。”

  “这可是十分之三呀!第一个月我比你多百分之三十,第二个月是在第一个月基础上,再多百分之三十。只需三个月就能造成两倍差距,五个多月造成四倍差距,之后差距极速拉大。”

  “真难以想象,这么大的差距横在那,昙婆婆居然能够在有生之年成为一流高手,如此对比她简直就是奇才中的奇才,沙长老远远不及。”

  陈星河这样一对比,立刻意识到自己大大低估了先天无漏功,这绝对是一部震古烁今到爆的辅助功法,对于加强功力有着不可思议好处。

  不知道过去多久,感觉像是经历了很长时间。陈星河成功修成金刚宝幢神功的第一层,同时也意味着他正式步入炼体期第一层,并且直接迈入巅峰,毫无难度。

  这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因为金刚宝幢神功一共十三层,越往后越难,所需药物听都没听过。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才第一步。

  老实说,陈星河对于炼体第一层没啥感觉,反倒是先天无漏功发挥出立竿见影般效果,新陈代谢进入全新状态,真气无时无刻不在运行。

  之前觉得没有十几年打磨别想冲击浩然期成为一流高手,现在感觉只需三年,甚至更短时间就会水满则溢,水到渠成。

  如果能找几根人参当萝卜吃,估计两年都不用,二十岁生日之前就有希望步入浩然期,达到无数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境界。

  当然,陈星河已经看到更广阔天地,人是可以飞上天的,随手一击就能干掉半座山峰。

  做人必须要有理想,他现在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飞上天,青涩质朴得可爱。

  “哗啦啦……”

  水花飞溅,陈星河探出脑袋问:“师姐,过去多久了?”

  罗婵儿看向沙漏道:“一个时辰,你确定自己练好了?”

  “才一个时辰?感觉过去很久了,好像连睡觉都可以省了。”陈星河啧啧称奇。

  事实上深层次睡眠只需一小会儿就能抵一夜,不过想要进入真正的深层次睡眠对于江湖人士来说太难,先天无漏功恰恰在这方面有着专长。

  不等陈星河起身穿衣,响起“噗噗哒哒”声。

  “什么声音?”

  二人抬头看去,忍不住惊骇。

  是绿眼睛妖怪,铺天盖地而来,空气变得燥热,而且散发着一股酸臭味。

  “星河!”罗婵儿叫了一声,发现爱郎已经来到身边,踹开房门带她回屋。

  城里瞬间充斥着尖叫声,惨叫声,关门声,气喘吁吁跑路声。

  这些妖怪生有翅膀,“扑棱棱”落到房顶上,蹦蹦跳跳寻找活人。

  城墙没用,拦不住它们。

  陈星河穿好衣物,用桌子椅子堵住房门和窗户,转回身拿出一本闲书看。

  其实也不能算闲书,而是白源郡地方县志。

  他想看看能否找到有关修士的线索,遂叫人弄来近千本县志。

  因为胖先生说利在北方,所以先可着北边县志研究。

  “师弟,你可真沉得住气。”罗婵儿取出宝剑,边擦拭光寒刺骨剑身边说。

  “啥沉得住气,一个字,苟!”

  “狗?”

  “师姐你那是什么表情,苟且偷生的苟。绿眼猴子来势汹汹,数量多得数不过来,江湖人士就是屁!”

  “那莲峰寺不管?”罗婵儿抱着希望。

  “大和尚来自莲峰寺,莲峰寺与宝莲宗有关系,想来与咱们江湖门派差不多,就是一个老大带着大量马仔。那妖娆女人来自什么月蛾宗,听名字就知道与盖住月亮的幺蛾子有关。其实说到底都是利益,谈不拢看不爽就打呗!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罗婵儿觉得很不可思议,喏喏道:“听你这么一说,这些修士和江湖人士没有区别。”

  “不!”陈星河摇头:“我觉得区别肯定有,而且非常大,这涉及人文环境和生存环境。就像你师弟我,懂算账,会迎合,这种人成为修士,那肯定一团和气你好我好大家好,偶尔勾心斗角也不会图财害命,毕竟和气生财嘛!再比如道士成了修士,会不会说古论玄,一门心思慕道长生?江湖大多厮杀汉,文绉绉公子不来,商贾地主不来,朝廷官员不来。所以江湖和修士相似的是人心是利益,不同之处应该很多,具体如何自然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

  “呵呵,讲得条条是道,师弟如果你成为修士肯定很了不起,说不定有一天成了神仙,那时我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神仙鸡犬升天。”

  “不好不好,升什么天?咱们得守着一堆娃,曾孙,曾曾孙,玄孙,玄玄孙,到时候每个月吃一家,吃一百年不带重样的。”

  “噗……”罗婵儿笑得够呛,这个家伙太能扯了,不过和师弟在一起好开心。

  忽然,有人敲打院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