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第087章 法号延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庭确实知道开龙脊开出龙吟之事。

  “关于开龙脊有一项传闻,据说莲峰寺很久以前有一位高僧,他年轻时在习武方面特别有天赋,开龙脊之日宛如巨龙嘶鸣,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此人进入莲峰寺,炼体速度超乎想象,而且最为关键一点,他炼体筑基之后活得比同境界僧人长。”

  “难道可以增加寿命?”陈星河觉得自己了解得太少,能遇到华庭这种善谈家伙也算幸运。

  “有这种可能!或许是以武入道的先决条件,传说江湖人士也有一丝机会成为修士,具体如何操作就不得而知了。说句丧气话,炼气炼体如蝼蚁,只有筑基才算真修士,无论朝着哪个路线发展,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筑基。”

  肖燊感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想不到修士所在天地如此高远。”

  华庭早就不指望修真修佛了,他只一心捞好处享受荣华富贵,呵呵一笑:“二位,高不高远无所谓,咱们得顾着眼前是不是?”

  “是,不知我们应该如何做?”肖燊和陈星河知道重头戏来了。

  “三天后听我吩咐,况兄把头发剃光即可,此去也许三四年无法与外界联系,所以有什么话这三天赶紧说。”

  “好,我们兄弟到时候恭候华兄大驾。”

  双方谈妥,分头行动……

  回到住处,二人并无睡意,趁着相聚制订未来几年计划。

  陈星河重点叮嘱:“肖哥要小心修意门,夜寒衣背后很有可能站着两名修士,也许他们并未放弃,还惦念着江面上那座冰山。接下来你要留一人奋斗了,我去莲峰寺探探情况。”

  肖燊一愣:“据我所知,夜寒衣江面一战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你所提及的不归路修士也失去踪影。”

  “都不见了?”陈星河突然想起一事,赶忙说道:“我曾听那两个老头提及大顺,大梁,以及北仓三国即将大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肖哥应该提高警惕,早做准备。”

  “能够让修士称作大乱的局面恐怕很不一般,确实需要提高警惕。”肖燊为人谨慎,得陈星河提醒,他决定转变思路让自己藏得更深。

  就这样,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陈星河混入华家商队,朝着人烟稀少的大东山脉行去。

  前后十天,八支商队汇聚。

  华庭与另外八名僧人有说有笑,他们就像闲暇时到野外踏青的公子哥,看不出一丝庄严。

  陈星河第一次见识到莲峰寺对世俗界的掌控。

  世俗界,修真界,这是华庭经常挂在嘴边的说法,每时每刻都能让人感受到自上而下的蔑视。

  又十天,总共十八支商队汇聚成一个整体,深入大东山脉腹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山路两边出现雾气。

  非常离奇的是,队伍向前行进时,雾气自动向两旁分开,行了一天终于赶到一处佛窟。

  说是一处佛窟,实际上漫山遍野都是洞窟,每座洞窟中都有佛像。

  这些佛像或沉思,或庄严,或怒目而视,或降妖除魔,让人目不暇接。

  几座洞窟中传出诵经声,心中顿时变得安静起来,仿佛一下子洗去路上疲惫。

  华庭跑到马车后面,压低声音说:“赶快换上僧袍,你的东西交给我转送就行了,等一会儿有一队僧人打此经过,你跟在他们后面向前走。记住,到了功德净土佛那里,沿着黑色木梯向上走三层,找到三十二号经舍。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师兄延明,我在这里法号延庆。”

  “知道了。”陈星河坐在马车隔间中,速度飞快更换衣物,片刻之后双脚落地,成了一名面容俊俏小和尚。

  华庭早已离去,老实说这件事有没有谱他也不清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唯一让他感到妥帖的是,姓况的有些傻有些痴,除了修炼啥都不在乎,没准有一天可以成为手中锋利刀刃。

  陈星河慢慢活动四肢,坐了这么多天觉得身体有些僵硬。

  路上听华庭叨咕,对于修士这个群体不再陌生,认知变得丰满起来。

  首先,修士从炼气期开始,向上每个阶层都像鲤鱼跃龙门,彼此之间差距不小。

  大到何种程度呢?那就是小小水洼和江海湖泊的区别,不能以道理计量。

  所以高阶修士完全压制低阶修士,这种现象在炼气期还不明显,一旦上升到筑基期就不同了。

  筑基初期想要战胜筑基中期不是简单容易之事,大多数时候阶位既一切,因此修士削尖脑袋都要向上晋升。

  再有,陈星河更正了自己之前那些胡乱猜测,他现在完全可以凭借武功与炼气后期修士一战。

  也许是因为所见所闻皆与筑基期有关,便想当然以为这个层次才是修士。其实修士初始阶段没有那么厉害,所以才有传闻说超一流高手可以与修士平等交流。

  更正了这一认知之后,他霍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门中,而不是不得其门而入。

  焦虑心情得到舒缓,再次抓住了那种触及玄虚境成为超一流高手的感觉,也许就是临门一脚的事儿。

  思虑至此,忽见一队僧人过来。

  陈星河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慢慢踱步,不多一会儿缀在队伍后面,双掌合十向前行去。

  大约走了一刻钟,只见前方出现好大一座石洞,或许已经不能用洞来形容,应该称之为石殿。

  就见香火缭绕,成人大腿粗细蜡烛突突吐着火苗,三个老和尚坐在佛像之下敲着木鱼,口中念念有词,听不清具体在念什么。

  僧人们踏上黑色木梯向上走去。

  原来佛像背后开凿了许多石洞,从上到下分作五层,很多僧人住在这里。

  陈星河很快踏上第三层,扫了一眼便找到三十二号经舍,这里正是“延明”的住处。

  打开简陋木门,入眼昏暗漆黑。

  作为一流高手,虽然没有达到暗室生光的地步,可是在黑暗环境中视物并不算难。

  仔细打量一番,陈星河立即确认延明确有其人。

  生活痕迹做不得假,从桌面上的灰尘来看,这位延明两个月没回来过了,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走了。

  陈星河非常满意,能有一个现成身份让他继承,这就意味着不用从头再来。

  话说华庭也是胆子大,拿钱就敢往莲峰寺塞人,不知道除了他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冒牌和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