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第097章 炼气之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星河在修行上磕磕绊绊,因为他没有师承引路,所以欠缺许多基础认知。

  进入莲峰寺以后,他已经注意弥补。

  炼气期也好,炼体期也罢,尚未产生神识,不过仍可料敌以先,凭的是什么?

  凭的是感知。

  神识诞生之初必有感知产生,那么这个感知是怎么来的?

  炼气需要纳天地灵气入体,久而久之对身体周围自然而然产生感应。

  炼体在这方面要差一些,不过辅以增强心神的观想心法,同样可以增加感知,甚至可以超过同阶炼气修士,这一点因人而异。

  此刻,陈星河所修宝莲经就属于观想心法。

  其他僧人修炼此心法的时候,自然要在莲座上放上一尊大佛,祈求佛祖保佑,像他这般胡作非为放置星空的例子一个都无。

  不过宝莲经确实神妙,竟然真的承载星空,并且生成一丝感知。

  陈星河觉着这一丝感知虚无缥缈,似乎起不到多少作用。然而刚刚修炼不能气馁,心中并未给予多高期许,只是觉着加强感受星力就成。

  可以说出发点相当朴实无华,什么佛啦莲啊都不指望,只要让我感应星力就没有白花那一万功德。

  福至心灵,金色莲台开始缓慢转动,对于星力的感知渐渐加强。

  “咦?没指望出成绩便有斩获,太感谢莲峰寺藏经阁了。”

  他心中高兴,知道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莲台对于星力的牵引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也许大半年观想下来才能看到明显进步,却总好过一无所得。

  “很好,就这般修炼,感觉特别充实。”

  “紫霄筑基神功也不能落下,毕竟有着筑基二字,而且受到沙家关注,万一有某些玄机呢?”

  “至少我要将内功修至玄虚境,探一探以武入道的可能性,都说无风不起浪,既然江湖存在传说,总得有个根源吧?”

  陈星河等于一体三修,炼气,炼体,炼内功。

  再加上观想,练拳,思考身法,从早上到晚上连轴转。

  别人或许看着都累,其实他已乐在其中。

  要不是与华庭约定好每过三天见一面,这般全心全意修炼几乎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就这样,半个月一晃而过,陈星河发现金刚宝幢神功第六层快要成了。

  为什么还是金刚宝幢神功?而不是般若金身诀?

  那是因为药材尚未用完,并且改变炼体功法也需要珍贵药材支撑,华庭那里还没有准备好。

  半个月下来,陈星河已经将暴猿通背拳完全转化为神猿如意拳,去除了那股子暴戾,就好像山中暴猿成精一般,该灵动就灵动,该大气就大气。

  诸般修炼都很顺顺,唯独蛰龙抱元功让他无比纠结。

  就算反应再迟钝,抛开睡觉强者这一优势,怎可能看不出自己有多么不适合牵引灵气入体?

  蛰龙抱元功还是第二层,昨天晚上勉勉强强能够感受到一丝灵气,这还是泉眼本身具备灵气的原因。

  陈星河已经了解到,此处温泉可不是省了烧水那么简单,而是位于一条微型灵脉上。

  灵脉是什么?

  那是暗藏灵石之所,那是数十万里疆域都未必能探出第二处的修炼圣地。

  要不然莲峰寺怎会扎根于此?那是因为炼体修士也需要灵气慢慢改变体质,从而为日后筑基增加一丝丝成功条件。

  所以这些灵泉就是莲峰寺根基所在,炼气初期引灵入体尽够了,说是得天独厚都不为过。

  然而正是因为这份得天独厚,陈星河才无比纠结。

  炼气对他来说并不容易,要是按照这种速度修炼,百年后或许能达到炼气圆满?到那个时候你还筑个什么基?

  筑基最佳年龄在四十五岁之前,未必越早越好,然而等到六十岁再去筑基,气血和身体状况毕竟不如年轻人。

  这样一来,陈星河对于炼气之路有些心灰意冷,不过经过多方了解才知道,炼气修士和炼体修士筑基之后或许实力相当,未来道路却未必相同。

  炼气之路越走越宽。

  炼体之路越走越窄。

  或许最终二者可以殊途同归,奈何过程还是炼气更胜一筹。

  这就是现实,越到高处炼体修士越少,炼气修士数量反而越多,所以这个世界属于炼气修士。

  主流和非主流!

  大众和小众!

  陈星河自然要走主流路线,因为通往巅峰的道路更多,炼体走着走着也许无路可走了,重头再来哪有那个时间?到那时岂不悲哀?

  所以他无法放弃,依然坚持修炼蛰龙抱元功。

  既然已经感受到一丝灵气,说明自己不是完全无路可走,这就可以接受,总好过没有灵根……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不料今日与往日不同。

  有人搬来巨石,“咚”的一声投入泉眼,溅起大量水花,逼得陈星河不得不退出深度睡眠。

  “延明,你给洒家出来。”

  “你个眼中只有金钱的狗东西,拿了上院宝典出来售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洒家要将你拘起来带往上院交给戒律堂师叔惩治。”

  陈星河漂出水面,打着哈欠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哪条疯狗上我这里狂吠?也不怕风大把嘴吹歪。”

  “小子,你就是延明?洒家要让你知道厉害。”

  说时迟,霎时快,沙钵那么大的拳头已经近在眼前。

  这一拳非常生猛,直线跨越十余丈,大有一击撼天的感觉。

  陈星河不敢托大,脚下轻轻一踏浪花,身似神猿抬起拳头,“咔嚓”一声扛鼎而击。

  周围山峰跟着一晃,沙钵大的拳头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高大和尚双脚向后滑行,落到实地之后又“噔噔噔”向后退了五六步,脸色阴一阵晴一阵看向对方,把眼睛瞪到铜铃那么大。

  “大和尚,你我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就凭这等三脚猫功夫敢来找我麻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小东西,看法器。”大和尚气不过,从腰间解下一只小锤子,抖手便扔了过去。

  陈星河一看:“哈哈,来得好。”

  右手带着风雷之音抓去,灰烬大网已在手上,“砰”的一声扣住锤头。

  尽管这只锤子见风就长,却改变不了正在变脆这个事实。

  于是,“噗嗤嗤”一阵噪音,陈星河将锤子硬生生抓成残渣,看得大和尚瞪破眼角发出怒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