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第126章 拍得息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星河何许人也?他很擅长察言观色,发现怒涛阁对沙家态度暧昧,立刻猜出沙家非但没有失势,反而处于特殊状态,

  修士渡劫,撑过去就能改天换地,威震八方。

  家族想要更近一步也要渡劫,遇到难事或许不假,只要撑过去就能别开天地。

  此刻,他大胆一试,看各方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沙家或许没有那么糟,反而有希望平步青云。

  就在这时,有人说风凉话:“小东西,你这般折腾不就是想告诉大家你家那位快要得势了吗?”

  “哼!”随着一声冷哼,感觉脑海炸裂。

  某位筑基修士受到刺激怒吼:“你们沙家上上下下都是无耻之辈,竟然撕毁白首之约将真真送到莫府做妾,给我去死。”

  “轰隆隆……”陈星河差点儿吐血,还好这里是拍卖会,怒涛阁不会让他出事。

  “荀兄住手。”

  “荀老二你冷静些,不要受人挑拨。”

  数名筑基修士出手,终于将这位“热血青年”拦截下来。

  陈星河心中了然,沙家确实存在危机,也确实有些无耻,为了富贵不惜牺牲某位子女,去讨某位大人物欢心。

  做妾?真是豁出去了!

  现场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再也没有筑基修士出价。

  “五千,一次。”

  “五千,两次!”

  “五千,成交……”

  陈星河擦去嘴角血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五千拿下息壤,这个便宜捡大了。

  他出售洵金总共拿到九千中品灵石,在有穹丹上可以分得两千五百。购买空鸣羽翼和灵宠袋花去两千中品灵石,加上最近十天花费巨资读书,也是一笔投入。

  所以心理价位在九千,谁知经过荀姓修士这么一打岔,足足省下四千中品灵石。

  这不是小数目,足够竞拍飞舟之用了。

  拍卖继续,沙百辰这个名字不胫而走,在某些人那里多多少少挂了号。

  “下面拍卖风遁飞舟。”

  陈星河心头大喜,想不到息壤之后便是风遁飞舟。

  他二话不说飙出高价,就像一个刚刚得势的小人,恨不得汇天大集所有人都铭记自己大名。

  其实这只飞舟很不简单,预计拍出一千五百中品灵石。

  可是陈星河上来就锚定一千,给人一种这小子既是暴发户又是疯狗的感觉。

  有心和他争吧?又怕这小子不按章出牌,九公子已经哭晕在茅房,正在掏家底支付巨额灵石。

  最后,无人跟拍。

  风遁飞舟到手,这场拍卖再无什么东西可以吸引陈星河。

  最后那两件压轴拍卖品不做奢望,起拍价就要两千中品灵石,能跟着长些见识便心满意足了。

  很快,拍卖会将息壤和飞舟送来。

  陈星河拿到息壤那一刻,立即在自己身上搜寻。

  找来找去,他从储物戒中取出当初干掉颜府杀手拿到的黄色软泥。

  “这种软泥既可充当包裹,又可附着身体充当铠甲,不过防御属性并不强。想不到息壤形成星力扰动,会与此物产生联系。”

  “之前星力有感,息壤对拍卖会上土行宝物存在某种联系,难道这团黄泥是土行宝物?”

  “不懂就试。”

  当陈星河将息壤靠近黄色软泥,没有出现变化。之后他将息壤送入软泥内部,同样没有发生什么。

  “这个?难道没啥联系?”

  “也不对,或许能依靠息壤找到土行宝物,回去再测试星力扰动最大范围。”

  拍卖会突然变得异常火爆,因为那件名叫幻海壶的残存灵器出现了。

  此壶可以幻化可怕洪峰,一个浪头拍下来震碎四座黄铜大钟,此等攻击让陈星河看着眼热。

  这次真的成了筑基修士盛宴,没有任何炼气修士敢于出价。

  价格冲上三千,对于陈星河来说就没有意义了,纵然他现在兜里有货可以兑换灵石,也不敢随意显露。

  此宝最后以八千五百中品灵石成交,毕竟不是真正灵器,操控起来颇费灵气,而且几乎没有修复和再度进阶可能,卖到这个价码已然不菲。

  两个时辰之后,陈星河终于见到了那两件压轴拍卖品。

  确实是一只战鼓和一只老虎,不过战鼓是活物,老虎反而是死物。

  妖怪!

  这是陈星河第一次看到妖怪,战鼓居然生出一张大汉面孔,还有浓密的红色须发,他的两只胳膊就是鼓锤,“砰砰砰”捶打脑袋破口大骂。

  “唔呀,你们赶快放了本大爷,我可是普天之下最为尊贵的声妖,跟脚深不可测。哼,知道谁曾经捶过本大爷吗?是仙人,非常非常厉害的仙人,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你们这些小辈全部灭去,连灰烬都不会留下。”

  鼓自顾自叫着,大家为了拍得此妖开始激烈竞价……

  最后那件压轴拍卖品是一只瓷虎,看上去非常普通,与瓷碗瓷碟没有区别。

  既然拍卖会将这只瓷虎定为最后一件拍卖品,肯定不像表面上那般简单,不过拍卖会并没有明说,全靠个人眼力。

  那只鼓争夺至一万三千中品灵石,瓷虎则一路飙高。

  有人出价三万,其他跟拍之人并未放手,现场拿出几件宝物评估价格,继续往上累加。

  好嘛!这真是大开眼界,最后以六万八千块中品灵石成交。

  手笔如此之巨,完全看不出罗浮岛灵石稀缺。

  其实这种价格已经畸形,罗浮岛上灵石少,法器和灵物更少,那些修真资源富足之地,类似物品反而要便宜许多。

  陈星河看出一些端倪,这只瓷虎拘禁着某类至刚至纯气息,就连右手都深深畏惧,半点不想接近此物。

  至此,拍卖会圆满结束。

  至于那些觉得不圆满之人,谁管他们如何去想?

  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陈星河发现六管事赠送的无事牌非常好用,减免半成佣金节省了百余块中品灵石。

  闭会之后,修士们纷纷离去。

  本来鬼蛟预订了临时洞府,只需走三条街就到达,可是恰恰在这三条街上出了问题。

  “给我过来。”青衣男子手持横笛出现,不知他使了什么法子,居然让陈星河和鬼蛟老老实实走到近前。

  “小子,沙真真是你什么人?”问话震耳欲聋,陈星河刚要张口回答,脑海中莲座星空突突突跳动,神智立刻恢复几分清醒,嘴巴一张一合答道:“远支堂姐,并无太多交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